<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纪忆和端王赵佶的关系很不错,也来过几回端王府,而且他的出手相当大方,王府上下大多收过他的礼物。今天给纪忆开门的王府仆人也不例外,是拿过纪大官人好处的。

    看见拍门的是纪忆,赶忙上前唱了个肥喏:“纪大官人呐,您怎恁么大早来王府了?”

    “东十字街鬼市子出了件不得了的好东西,”纪忆说着话,就把一个银锭子塞了过去。“是卫夫人的真迹笔阵图,今天早上就要拿出来了。”

    “卫夫人?是谁家的娘子?”

    这位端王府的仆人显然不知道卫夫人说谁?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

    纪忆笑道:“她是晋朝人,是晋朝名臣李矩的娘子,还是王佑军的书法之师,娘家姓卫,世称卫夫人。”

    “王佑军的老师?”这下端王府看门的仆人不敢怠慢了。

    因为赵佶早就关照过府里的下人,有王佑军父子的字帖出现,立即报告。现在是不是王佑军父子,而是王佑军老师的字帖出现了,当然要马上去报告了。

    “纪大官人先随小底去耳房稍坐,小底马上去禀报。”王府的仆人很客气的把纪忆请进了一间靠近大门的耳房,然后就飞也似的去通报了。

    要是换个什么王,那么一大老早的,纪忆就是吹出花儿来,也不可能把人家从府里面诳出去。可是端王赵佶是个例外,他可是酷爱书画文玩成痴的,早点起床算什么?要逛鬼市子不就得早起吗?而且端王赵佶身体也好,就是通宵不睡也没什么。

    所以一听说鬼市子出现了卫夫人的笔阵图真迹,二话不说,就从徐七七的被窝里面爬了起来,又吩咐下人去把纪忆请到书房。

    被他这么一折腾,徐七七也醒了,在床上坐起来,迷迷糊糊问正在丫鬟伺候下穿衣服的端王道:“殿下,天色尚早,您怎就起了?是要去上朝么?”

    “上甚底朝啊?”赵佶说,“我那哥哥还病着呢,也不知何时能好起来?”

    原来他还不知道赵煦病得都快死了……因为没人告诉他这事儿。向太后虽然喜欢他,但也知道他有点轻佻,怕他嘴上没把门的乱说,所以就吩咐宫里的人向赵佶隐瞒官家的真实病情。

    实际上,知道赵煦真实病情的人也不是很多,而且都是口风很紧的人。就是那个“未卜先知”的武大近幸,也从没和赵佶说过他哥哥快死了。

    不过,武好古也没闲着,他……是马屁精嘛!自然懂得要在关键时刻和未来的大宋伟大领袖站在一起!

    所以自打赵煦病倒开始,他就借口要和端王一起画油画就是官家全家福的画,搬到端王府住了。而且还顺便教赵佶画人体,还以此为借口又把撷芳楼的两个“良家姐妹”徐七七和白飞飞叫到王府里来了。

    没错,纪忆大概做梦都没料到。武好古现在就住在端王府,正搂着白飞飞一起睡大觉呢!

    “七姐,”赵佶这时突然想起了佳士得行的大东家正在自己的王府里面睡觉呢,他对徐七七道,“你去把大郎和飞飞都叫起来,一起去逛鬼市子。”

    “好的,奴马上去。”

    赵佶这时已经穿好了衣服,笑呵呵的就往王府的书房走去了。他到的时候,纪忆正坐立不安呢。

    “忆之,你怎恁般慌张?是要诳骗本王吗?”

    赵佶半开玩笑的一句话,差点没把纪忆给吓死。他现在可是要坑赵佶啊!要是泄了汤,不仅赵佶皇帝当定了,纪忆的小命儿也差不多到头了……就是赵佶念旧情,向太后也饶不了自己啊!回头还不得给押去御史台狱喝毒药啊!大明尊啊,救命啊!

    看到纪忆面如死灰的模样,赵佶也一愣,然后就乐了,“你莫不是真的和人串通,拿了本假帖子来蒙本王吧?”

    假帖子?

    纪忆闻言大松了口气,心里面连道了几声:“感谢明尊……”

    “若是能骗得了殿下,那幅字帖也值个几万缗了。”纪忆笑着说。

    赵佶点了点头,深以为然,“如果是假画,孤不敢保证识破,须得让米家父子看了。可这字帖嘛,孤的眼力可不在米家之下。”

    其实宋徽宗是书画双绝,工笔画也是一绝,而他所创的瘦金体书法的最佳用途就是用来给工笔画题字。

    不过鉴定绘画作品的难度要高于鉴定书法作品。因为书法作品有“碑帖”可以参考临摹的,赵佶这样的人什么好的碑帖没见过?没摹过?

    可是绘画就不一样了,没有“印刷品”可以看,要看真迹也不容易,能有好的摹本就不容易了,所以要养出眼力是很难的。

    “殿下,时候不早了,”纪忆说,“不如我们这就出门,快些去鬼市子吧。”

    “嗯,”赵佶点点头,但是却没有挪步,而是问,“那字帖是走佳士得行的路子唱卖的?”

    “是啊,”纪忆道,“殿下若不赶快,就怕有人出高价买断了。”

    “暗唱”的规矩和“明唱”不完全一样,在看货的时候有人愿意出高价,直接拿下不走唱卖的路子也是可以的。

    “不急,不急。”赵佶笑道,“既然是佳士得的路子,那这个人是一定要等的。”

    端王要等的人是谁?

    纪忆感到了一丝不祥,刚想发问,就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殿下,您怎么起得恁么早?莫不是要去宫中吧?”

    这是……武好古的声音?

    纪大官人差点没被惊得跌倒在地!武好古居然夜宿王府!?他忙扭头去瞧,入眼的确是一个素颜白裙,也没戴什么首饰,还有点睡意朦胧的美人儿。武好古则牵着美人儿的玉手,和她一起走来。

    这美人是谁?不像是风尘女子啊,也不可能是武好古的家伎,看年纪不对啊,二十多了,武好古家好像只有一个三十多的老家伎阎婆儿,平时搞点什么宴席都是这个阎婆儿临时从青楼行里拉人的……这女人,不会是端王府的女人吧?

    武好古和端王好到这种程度了?

    纪忆突然也觉得武好古是个近幸奸商了,居然巴结端王到了这种地步!要是端王真的即位了,以后还不得胡作非为?

    “大郎,忆之刚才来报,说是那纸卫夫人的字帖终于现世了,要孤王去鬼市子看看,你不如一起吧。”

    武好古闻言后心说:怪不得章惇说你轻佻,你也不看看现在什么时候了?你哥病倒多少天了……没准就挂了,这时候你该在王府守着,随时准备接封建主义的班,逛什么鬼市子啊?

    “殿下,您不必亲往,”武好古笑道,“我早和苏大郎、墨娘子说了,这幅字一出现,马上送到王府来给您观看,估计他们现在正往王府赶来呢。”

    果然是个善于阿谀媚上的小人!

    纪忆在心里暗骂。

    “就怕持有此字帖的主人不肯。”纪忆还得继续忽悠啊。

    他小辫子还在章惇手里攥着呢!

    武好古摆摆手,笑道:“若是不肯拿来,我也有安排了。墨娘子会请米襄阳去看,东西对的话,我直接买下来送给殿下就是了。”

    这是价值几十万缗的字帖啊!你还真舍得?

    纪忆听了武好古的话,惊讶得有些说不出话来了。武好古有钱他知道,可是几十万缗也不是小钱啊!武好古是暴发户的底子,没有恁般多的积淀,手里虽然有些钱,可也没宽裕到那种程度啊?

    不对,纪忆忽然想到了什么。

    武好古这厮一定是知道官家不行了,这才跟个狗皮膏药一样贴上端王的,还不惜重金要送字帖……小人啊!果然是小人!

    纪忆心里正骂着的时候,高俅突然风风火火跑了进来,也不知道出了什么大事儿,连通报都忘记了。

    “大王,大王,閤门司的潘孝庵带来十几个甲士到了王府大门外,说是带了太后手诏,请您立即跟他们入宫。”

    “啊?”赵佶闻言是愣了又愣。

    为什么要派甲士?要抓自己还是什么意思?

    纪忆额头上已经全是冷汗了!人家向太后甲士都派出来了……这还闹什么呀?自己这边根本就是秀才闹宫变,根本不行啊!还不如人家一个老太太有手段。

    而自己又是章惇的孙女婿,又突然跑来端王府这里要诳端王出府,现在赵佶、武好古一时没想到,事后想明白了,还能有自己好果子吃?

    而且……还有向太后呢!要让那个老太太知道了,还不直接逮御史台里面喂鹤顶红?

    这可怎么办啊!

    纪忆都快急死了,就在这时,他耳边突然响起了武好古的声音:“殿下,会不会是官家,官家……不予了?太后请您去……”

    “官家?”赵佶扭过头瞪着眼睛看着武好古,“你可别乱说,我六哥才二十五岁啊,怎么会……不予呢?而且他要不予了,叫我去也不顶事儿,我又不是郎中……大郎,你是说,你是说我要做……”

    纪忆这个时候再要绷不住了,咬了咬牙,走到赵佶跟前就是一个揖拜大礼:“大王,官家真的不予了!”

    “你……”赵佶看着纪忆,“你怎么知道的?”

    “是章相公告诉下官的,章相公想要立简王,所以才指派下官来……来诳骗大王出府,好误了入宫的时辰!章相公他,他……”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