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啪嗒一声轻响,宰相章惇将一部纪忆带到相府中来的共和商约丢在了书桌之上。

    “呵呵,这是虚君共和,是要垂拱而治啊!”

    听到章惇的评价,纪忆就是一愣。他压根没看过共和商约,也没关心过在潘家园举行的商会股东会议在章惇找他商量怎么立简王为皇帝前,他整天在家头悬梁、锥刺股呢,哪有功夫去管一个什么“商约”啊?

    别看他出身平江豪商家族,可是他本人并不真正的商人,而且一个典型的士大夫,考试做官,位及人臣才是他的目标。所以纪家参与界河商市的事儿,都被交给了他的堂弟纪磊,他本人概不过问。

    今天不过是因为要到章惇家吃除夕宴,才把共和商约带来给章惇过一下目。本来以为章惇随便看看就通过了,没想到还节外生枝了。

    “忆之,这武大郎是宰相之才啊!”

    章惇接下来说的话,让纪忆更加惊讶。自己才是宰相之才啊!武好古怎么可能是宰相之才?他能写锦绣文章吗?他能考上进士吗?

    “还不是一般的宰相,”章惇接着说,“而是范文正公和王荆公这样的宰相之才!”

    什么?那么厉害?

    章惇看着纪忆一头雾水的模样,笑了笑道:“你没看过共和商约吧?”

    纪忆苦笑着点点头:“晚辈的确没有看过。”

    “现在看,看了你就知道了。”章惇说,“凭着这本共和商约,武好古就能名流青史了。”

    能名流青史?

    纪忆连忙从章惇手中结果“商约”文本,打开后先是一目十行看了一遍,然后又仔仔细细看了起来。越看眉头皱得越紧……章惇的评价没错,真的是“虚君共和,垂拱而治”啊!

    有元老会,有市民国民大会,完全可以架空皇帝老子啊!这不就是虚君共和,垂拱而治吗?

    当然了,能不能真“治”是不好说的,但是遂行共和商约理论上就能达到垂拱而治的目的。即便不能垂拱而治天下,多不也能垂拱而治界河商市如果界河商市真的实行共和商约,对于大宋皇帝而言,就是“垂拱”了,也就是什么都不用做,只管收钱了。

    “怎么样?”章惇问,“是不是开宗立派啊!也许百年之后,会有人称武好古为武子了!”

    武子?

    那是把武好古当成圣人了?就他……能当圣人?

    纪忆摇摇头:“相公,晚辈觉得武好古提出的共和商约甚为不妥。”

    “不妥?”章惇饶有兴趣地看着纪忆,“怎么说?”

    “这不明摆着吗?”纪忆咬着牙说,“这共和商约是要在界河商市执行的!若是能让商市得以发展壮大乃至大治,不就证明了商约的可行性和虚君共和的可行性?

    若是证明君可以虚之,那岂不是……”

    岂不是什么?纪忆一时也说不上。说武好古是乱臣贼子吧,似乎也不是。如果按照共和商约的办法治国,那就是三十三个元老重臣议政并且监督一个宰相了现在大宋朝只有一个宰相,可以没有一堆元老在监督啊!所以章惇不能说主持订立共和商约的武好古是乱臣贼子,要不然人家会以为他害怕重臣监督……

    而且共和商约都说了是部“商约”了,根本就不管朝廷的事儿嘛,何必庸人自扰之?

    章惇叹了口气,苦笑道:“所以老夫才说他能名留青史嘛……你我所不如也!”

    “相公,可不能任由其胡作非为啊!”纪忆急急地说。

    章惇苦笑一声:“不由着他搞,还能怎么办?封了界河商市吗?这商市能封闭吗?封闭了,且不说辽国那边现在会怎么样,日后若是北国大乱,靠河边东、西两路的状况能支持北伐吗?”

    听了章惇的话纪忆就是一怔。可不是嘛,就算界河商市是洪水猛兽,现在也只能养着!只有把界河商市养大了,以后北伐的时候才能要什么有什么呀。你现在把它掐死了,以后伐辽的时候靠谁来供应后勤?靠河北东路能行?根本不可能啊!

    而且……没有界河商市的港口和附属的海运能力,就算收复燕云后,一年百万石的粮食缺口怎么补?

    要是补不上,燕云地方的那帮豪强还不趁机造反作乱?那可比虚君共和还可怕!

    “相公,那么我们能否了共和商约吗?”纪忆想了想,又问。

    “否了?”章惇笑了笑,“让武好古在界河商市大权独揽吗?”

    好像也不行啊!界河商市这么个地方,不能变成武好古的“藩镇”啊,这也让他大权独揽二十年,到时候上上下下都是他的人,如果辽国那边再乱起来,武好古说不定就能以界河商市为中心,建立起一个新的幽州镇了,他就变成武禄山了……

    也不对,武好古多半没有将来了,这次他是做定了“首恶”,除非章惇真的能把简王拱上台……纪忆心想:到时候不如我去界河商市吧!由我看着,总不会让虚君共和这个路子闹大的。

    “忆之,老夫现在拿这个界河商市是没办法了,”章惇按着额头道,“也只得任由共和商约在那里实行了。但是你将来一定要把这个隐患解决掉,无论如何不能让共和商约乱了天下人心。

    这虚君共和,垂拱而治好是好,但终究不合我大宋的祖宗家法。”

    章惇这个变法的急先锋现在居然在说祖宗家法了!看来他是真的看出了这部共和商约有些不妥了。不过章惇对“共和”的警惕程度还是不大够,远远比不是满清末年的那些王爷阿哥。

    毕竟他不知道世界上还有一种可以不要皇上的共和体制,在他的理解中,共和商约即便闹大了,也就是在君权和相权之外再加一个议政之权而已。

    若是这武好古早生个几十年,或许可以和王荆公议论则个……

    “晚辈明白。”纪忆非常郑重地回答道。

    章惇点了点头,又问道:“对了,那件事情怎么样了?”

    那件事情自然就是蒙骗端王在关键时刻出府的事情了!

    今天章惇在上朝的时候发现官家赵煦的精神有差了一些,一想到今后十几天中赵煦要面对的诸多繁文缛节,章惇就非常担心赵煦会突然倒下!

    “已经有了万全的安排。”纪忆说,“保证追查不到我们头上。”

    “好!”章惇眯着三角眼看了眼纪忆,“好好去做吧,老夫今日的地位,就是你将来的地位!”

    纪忆站起身,行了一个揖拜之礼,“多谢相公栽培!”

    章惇一笑:“说甚底相公?叫岳祖丈吧。”

    “喏。”

    ……

    “臣武好古拜见陛下,太后娘娘,太母娘娘,皇后娘娘。”

    武好古终于在内东门外的安寿堂见到病怏怏的官家赵煦和日益发福的向太后,满脸忧愁的朱太妃,还有年轻貌美的刘皇后。

    皇家的除夕夜宴就摆在内东门外面的几座小殿宇内。因为内东门是内外宫的分界线。入了内东门就是后宫了,别说武好古不能入内,就连端王赵佶也不能进去。

    所以等到官家赵煦一死,向太后垂帘听政的时候,百官上朝的地方可就不是文德殿常起居的地方了,而是会移到内东门。

    另外,也没有崇政殿问对了。到时候太后和宰执重臣的问对,也会改在内东门附近的殿宇中进行。

    与此同时,掌控内东门的内东门司也会变成一个相当机要的衙门。

    “武好古,平身吧。”赵煦有气无力地开了口,“你的共和商约朕看了,很不错啊。看来朕之前是小瞧你了。”

    “陛下过奖了。”武好古有点儿心虚地说,“共和商约不是臣一个人做出来的,而是界河商会的三十三家股东一起商量出来的。”

    “呵呵,”赵煦笑了笑,“你以为朕不知道这都是你先提出的条款,再叫那些股东们来议论吗?”

    “陛下圣明。”武好古赶忙送上一句马屁话儿。

    “皇儿,你说的共……和商约的,是个甚东西?”向太后这个时候忽然插了句嘴。

    老太太对官家赵煦的健康状况是非常了解的太医院的医官每天报告,都是相当不乐观的所以她知道自己很快就能垂帘听政了,因此就开始留意国家大事儿了。

    “是个……”赵煦斟酌了一下,“是个可以把界河商市治理得井井有条的办法。”

    武好古送了口气儿,看来赵煦对“共和”的警惕性也不高,没看出自己其实是个乱臣贼子……

    “哦,”向太后点点头,“恁般年轻就能治理一方,也算是奇才了。不过你终缺一个出身,不好大用,若是能在界河多读点书,将来考个进士,说不定会有荐跻两府的一天。”

    “微臣今后一定多多读书。”武好古又是一礼拜了太后。很显然,向太后也没把武好古太当外人其实武好古和向太后也算是沾亲带故的,向家和潘家都是大名府的豪门,又都是将门,双方早就是亲上加亲的亲戚了。所以武好古在娶了潘巧莲后,就算是大宋将门勋贵圈子里的人了……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