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知道,知道。”墨娘子同情地点点头。

    家里破产了,多可怜啊!不想让人知道是可以理解的。而且纪忆还打算中了进士后娶章惇的孙女呢,万一人家知道纪忆破产了,嫌弃他怎么办?

    纪忆又说:“任何人都不说,包括武好古。”

    “嗯,奴知道。”墨娘子点点头。

    “这字帖,过几日就送到你那里。”纪忆缓缓说着,眉头已经越皱越紧了。

    他是有点急智的,情急之下,也算是有了个不是办法的办法就是把武好古拖下水,看看能不能把黑锅给他背。

    出卖章惇他现在是不敢的,鹤顶红的味道据说很不好啊就算要卖,也不是现在!

    但是自己出头去骗端王他也不敢。他是章惇的人这是没有办法的,官场上都知道他要娶章惇的孙女。不过仅凭这一条还不至于去儋州了此残生。北宋官场上政敌联姻的事情都很普遍,他一个新科进士娶宰相的女儿再正常不过了。就算被当成章惇的党羽也没什么,章惇现在是独相,党羽多得要死,哪能都去儋州?都去了儋州谁来做官办事啊?

    所以去儋州的都是“首恶”,如果自己帮着骗端王在关键时刻“失踪”,那就是首恶了。这样的首恶有的儋州可去就不错了

    所以这个首恶,自己是绝对不能当的!

    可是首恶谁来呢?

    纪忆就想到武好古了!

    也只有他能来干首恶了他和赵佶关系好啊,而且又开着开封府头一号的唱卖行。发现了笔阵图这样的宝物去请赵佶来看,那是再正常不过了。到时候自己就能巧作安排,神不知、鬼不觉的把赵佶从端王府里面骗出来了

    当然了,武好古一个吏商近幸,还是武官的身份,如果在立储的问题上犯了大错,可就不是去儋州看海的问题了,而是要杀头的!

    武好古这个时候还不知道自己的脑袋已经有了搬家的风险他现在挺开心的,马上要当爸爸了,而且他也知道赵煦快死了,具体是哪一天不知道,不过知道很快了。

    赵煦一死,自己的好哥们赵佶就要即位了。到时候,自己这个近幸的后台就更硬了。将来二十年都不用愁,若是能帮着大宋免了靖康之难,那就是几代人都不愁了。如果靖康之耻免不了,那么界河商市也可以向共和府、共和省、共和国的路子发展。自己说不定还能落一个国父当当,也是不错的。

    至于不让赵佶当宋徽宗什么的武好古刚穿越的时候或许会这么想,但是现在,他又不傻。没事儿去掺和立储之争干什么?而且根据宋朝的制度,文官可以议论立储的事儿。章惇说端王轻佻也好,还是说端王有福寿也罢,都是可以的,赵佶不能以这个名目整治他。

    但是武官不能掺和,武官只能听命,皇帝在听皇帝,皇帝没有听太后,太后再没有就听皇后的,总之不能在这个问题上提不同意见。要不然就是犯忌,历史上的岳飞就曾经犯过这个忌讳。

    不过武好古不是赤胆忠心的岳飞,可没兴趣去触这个霉头。而且赵佶和自己关系多好啊,干嘛不让他做皇帝?

    所以纪忆正准备给武好古下套的时候,武好古正带着自己画具跟着赵佶一块儿入宫呢大过年的背着画具入宫,自然是为了拍马屁了!

    作为一个近幸脏官,一定要时时刻刻把拍马屁这项重要的工作牢记在心。不能光想着走资本主义邪路就忘了拍封建主义马屁啊!

    所以今年他的年夜饭都不吃,主动提出要去为官家和太后画一幅全家团圆过除夕的油画。

    这份“忠心”通过赵佶报告给了太后,向太后自然是高兴的,于是就下了懿旨,让赵佶带武好古入宫作画武好古其实还有个绘画称旨的头衔,入宫替官家、太后画画也算是他的工作。

    另外,武好古入宫还想打探一番官家赵煦的身体状况。他知道赵煦命不久矣,不过却不知是什么时候驾崩?也不知道赵煦会不会因为元符二年的几件大喜之事而心情愉悦,身体也能因此多支撑些日子?

    他现在有点担心赵煦熬到赵桓钦宗皇帝出生之后再过世。这样一来,就没有赵佶的什么事儿了之前武好古可能会以为没有了宋徽宗这个昏君,大宋江山就能维持下去了。

    可是现在他知道,宋朝的问题其实出在教育上!宋朝的失败是教育的失败,培养不出允文允武的封建主义接班人了。开封府的将门子没几个会打仗的,科举考出来的文官除了道德文章之外的能力,特别是军事能力都不强。

    结果就造成大宋的太平盛世无比脆弱,遇上特别能打的女真蛮子就跪了。

    而要改变这个局面,就得把“考试取士”改为“教育兴邦”,而如此重大的改革,要是没宋徽宗这个抓手,自己一个近幸武官根本无法推动。

    甚至,连自己费尽心机打造的界河商市也可能因为没有钢板一样的后台而关门大吉。

    所以他今天怎么都要近距离见一见赵煦,才好放心过年。

    “大王,今日你下朝颇早啊。”

    骑着马走到人山人海的潘楼街上时,武好古拐弯抹角打听起了赵煦的身体情况。

    “那是,今天晚上官家又得熬通宵,明天还得在东华门接受朝拜,还要见各国的使臣,中午还要给梁氏夫人和瞎征赐宴,一直得忙得黄昏后才能喘口气儿。初一还得拜祖宗,还得去琼林苑给辽国使臣赐宴,初二则是给西夏的使臣赐宴,还要去景灵宫皇家道观烧香。若是我们这样的身子也就罢了,几日不睡也没甚底,可他不行啊”

    赵佶的语气听上去非常难过,显然没有想到他哥死了皇帝就是他做了。

    “不行吗?”

    “是啊,脸色难看的紧,也不知得了甚恶疾对了,大郎,你可别乱说啊。”

    “知道,知道。”武好古顿了顿,“就不能让他歇歇吗?”

    “他哪儿肯歇?”赵佶苦苦一笑,“今天散了常起居后准保在崇政殿和宰执重臣问对到吃午膳。午膳后还有一大堆的除夕之礼要做”

    会不会给累死?武好古心想,他知道除夕到上元节间的十几天皇帝的日程安排是满满当当的,都快累成狗了!

    如果赵煦和赵佶一样身强力壮也就罢了,可是他偏偏是个病秧子,多半还有肾病,好好养着或许能多活一些日子,若是累得厉害,会不会就是这几日了?

    宋徽宗马上就要来了?

    赵佶和武好古一行人被堵在潘楼街上缓缓前行的时候,官家赵煦正一边喝粥一边在看共和商约。

    他最近的胃口非常差,山珍海味什么的看着就饱了,所以干脆让御膳房熬了点五味肉粥,倒是还能吃一点。

    “李忠,童贯。”赵煦忽然皱起了眉头,还唤了两个站立在崇政殿中的宦官的名字。

    “这共和商约”赵煦斟酌着用词,“你们有没有觉得这商约其实也能用于治理天下?”

    两个宦官都是一愣,不知道该怎么答赵煦的问题了。

    赵煦却喃喃自语道:“元老会议政监督,政所行政,大都保、警巡所、水巡所分掌兵事,这不就能治理国家了?

    而且把议政和行政分离似乎也有可取之处,既可以分宰执之权并行监督之权,又能实行独相专责,比群相制要好的多。官家也不必那么累了”

    赵煦说的其实是真心话,他现在是真心希望大宋也能实行共和商约里面的办法。因为他知道自己要死了,以后就是主少国疑他还是不愿意接受自己很快要死的现实,太后听政而且他也知道刘皇后没有自己的祖母高太后那样的手腕,甚至还有点天真。

    让这样的女人去面对群臣的确有点让人不放心,如果能有个元老会来监督宰相就好了。

    至于搞一群宰相互相扯皮,赵煦也认为不好。天天在朝堂上掐架,看着都烦,而且做事没有一点效率。还不如去元老会掐那里就专门掐架,然后投票表决,再由太后批准后由宰相去执行。

    当然了,这种体制也就在少君女主的时候用一用。真要有自己这样的明君当朝,元老会的权力就太大了。

    不过不可否认,武好古折腾出的共和商约真的可以治国!

    赵煦看出了共和商约的不同凡响之处,但是他并没有往共和国的路子上去想。

    他根本不知道有共和国这种政体嘛!而且他也不觉得武好古有野心,野心家都要揽权的,怎么可能搞个元老会来分权呢?

    难道将来还把造反的事情拿到元老会投票?这不开玩笑吗?

    “奇才啊!”赵煦合上了李忠带来的商约文本,有些感慨地道,“这个人的本事不在王安石之下啊!可惜晚生了几十年,要不然熙宁变法一定会搞得更好。”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