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转眼又到了除夕之日,开封府刚下了一场豪雪,本来就差的路况变得更糟糕了。积雪虽然很快就会被清理干净,但是不少原本坑坑洼洼的路面现在都结了冰,一不小心就会滑倒。

    不过即便如此糟糕的路况,也阻挡不了人们在新年将要到来之际上街游玩采购的心情。

    开封府城内的大街小巷上,全都是人山人海的场面,叫卖之声,更是此起彼伏。还有各种小吃摊子,今天的生意都是特别兴隆,街面上到处都飘荡着诱人的香气。

    纪忆一个人走在繁华的不成样子的潘楼街上,却感受不到哪怕一丝的除夕之日的喜庆气息。反而有一种如履薄冰的感觉,他的脚下所踩的仿佛不是坚实的地面,而是黄河上面薄薄的冰层。只要稍有不慎,就会踩碎薄冰,整个儿掉进冰冷的河水,而且再也爬不上来了。

    不,他现在不是仿佛走在随时可能破裂的冰面上,而是根本就走在这样一块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碎掉的冰面上。

    而且,已经不能回头了!而且,已经听见了冰面碎裂时发出的声响……

    说起来,今天这样的困境,都是纪忆自找的。谁让他那么要做官,谁让他削尖了脑袋往上爬,谁让他费尽心机巴结上了宰相章惇?

    呃,做官能够巴结上宰相应该是好事儿……全大宋不知道有多少官都是想巴结而不得啊。如果不是纪忆真的是即会做事又会拍马屁,而且道德文章也是一流,章惇根本不看不上他,更别说把自己的亲孙女许配给他了。

    这可是高官的孙女婿啊!谁要一步入官场就有这样的机遇,那简直就是开了主角光环了。

    可是谁知道这又能想到如日中天的章惇和带着主角光环的纪忆,忽然间就会被官家赵煦放到了随时会裂开来的结了冰的河面上呢?

    这是储位之争啊!

    政坛上最最凶险残酷的事情,莫过于此了!

    虽然大宋有不杀士大夫的祖训,可是被贬去天涯海角一辈子和杀头又有多大区别?

    更让纪忆欲哭无泪的是,他完完全全是被迫卷入这场纷争的,而且还要站在非常看重自己的端王赵佶的对立面。

    自己为了巴结赵佶,花掉的钱都能堆成山了。让赵佶当皇帝多好啊!章惇只要说句话,一个定策功臣就有了。虽然向太后不喜欢章惇,但是有个定策之功保着,章惇最难看就是“请郡”这可是随时能回来再当宰相的“请郡”,官场上的人气党羽都不会散去,照样可以提携自己,再加上新皇帝赵佶的看重,将来多半也能做宰相的。

    可现在……拍马屁还拍出身败名裂的风险了!

    章惇显然铁了心要完成官家赵煦的“遗愿”,而向太后力挺端王也是肯定的。如果没有朱太妃还好说,可现在朱太妃还好好的在圣端宫呢!她的两个儿子要是先后做了皇帝,那太妃还不换成太后?到时候向太后连先帝正室的地位都要和人分享,那还不炸了毛?

    那是太后啊!皇帝没了就数她最大,整个开封府都会拥护她老人家,章惇的宰相表面上看在威风,但实际上是皇帝借权给他,他才能威风。他在开封府是没有一兵一卒的……

    太后要是撕破脸硬上,就算自己骗了端王出府,那不还有申王、燕王、睦王他们哥仨吗?太后随便从中挑一个做皇帝不行吗?

    到时候向太后也许不会对章惇太严苛,但是自己这个走狗一准倒霉……追夺出身以来文字,编管儋州海南岛,永不叙用的处分是跑不了的。

    这一辈子,就得在鸟不拉屎的天涯海角过了。

    那么卖了章惇投靠端王行不行呢?

    纪忆想到这个事儿,眼泪都快流下来了。

    现在皇帝还没死呢!

    只要皇帝这口气没断,开封府的一切就都在掌握之中。如果让他知道自己背叛了章惇,还想考科举中进士吗?只怕立即就被逮去乌台大狱御史台狱了,过不了正月就得“追夺出身以来文字,编管儋州海南岛,永不叙用”了……这都是轻的,说不定就在乌台大狱里面直接弄点鹤顶红给品鉴一下了!

    不杀士大夫那是不能明正典刑公开杀,暗杀的事情……谁知道呢?

    而且,纪忆只要背叛,就一定会泄汤。

    因为这事儿在宫外只有章惇、章援和纪忆三个人知道。而且在宫里面听上一耳朵的都是官家和刘皇后的心腹。要是向太后那方面忽然有了防备,那毫无疑问叛徒就是纪忆。马上逮起来弄死,连向太后都救不了他。

    也就是说,跟着章惇干,十有七八就是去儋州了此残生。

    如果叛变……十有七八就是在御史台狱里面被自杀。

    总之是完了!

    辛辛苦苦的寒窗苦读,绞尽脑汁拍马屁,还不惧艰险走了趟大辽国,最后怎么就落得如此下场了?

    大明尊啊,您怎么就不保佑我一下呢?

    有点万念俱灰的纪忆这时拐进了一条稍微有点僻静的小巷子,墨娘子的新家就在这条小巷子内。

    跟着武好古混的墨娘子不知怎么回事儿,突然就发了大财,居然在开封府内城买了个房子……在家里苦读的纪忆听说这事儿也是吃了一惊。因为墨娘子买的还不是破破烂烂的宅子,而是一所相当精致,还有个院子的宅邸,就在东十字大街附近。据纪忆所知,这样的宅子没有四五万缗是拿不下来是……

    这女人跟着武好古才多久?就买了这样的房子,这武好古是财神爷转世的吧?

    哦,不对,不对。纪忆心道:我是信明尊的,所以不相信有投胎转世,也没有财神爷,只有大明尊和黑魔王两个神……

    正胡思乱想的时候,墨娘子居住的小院子的门忽然被打开了,就看见披着件裘皮斗篷的墨娘子提着个单肩包从里面出来,一副正要出门的样子。

    “咦,怎地大官人来此?”

    墨娘子显然没想到纪忆会在除夕日来自己家。哦,若是往年还好说,今年可不一样,眼看再过二十几天就是春闱大比了宋朝礼部试都是在正月二十几号这会儿纪忆应该在家里头悬梁锥刺骨呢,怎么就出来玩了?

    “哎哟,大官人,你这是怎么啦?是不是老太太……”

    墨娘子这个时候看见纪忆的脸色了,一副死了爹妈的样子,顿时就想到是不是住在平江军的纪家老太太出什么状况了。纪忆他妈要是没了,那他就得丁忧,自然不能考科举了……

    纪忆忙摇摇头道:“没事,她老人家挺好的。”

    其实纪家老太太根本不老啊,人家十五岁生的纪忆,今年才四十出头,而且一直养尊处优的,看上去也就是三十岁,和纪忆站一块儿就像是他姐姐似的,所以纪大官人离丁忧还早呢。

    “那您这是……”

    纪忆苦苦一笑,没有回答,只是问:“墨娘子,你要去哪里?”

    “去武家大宅啊。”墨娘子道,“今日是除夕啊,奴去吃除夕宴。”

    对了,现在墨娘子在给武好古的佳士得行当管事。纪忆想起来了,他叹了口气:“有个事儿和你商量,一边走一边说吧。”

    “好啊。”

    墨娘子应了一声,就和纪忆一块儿出了门。

    “你还记得那幅笔阵图帖吗?”

    “记得啊,那是你家的传家宝啊。”墨娘子笑道,“只是不知真伪,是不是想请米家父子看看?那你可得小心一点,别让他们调了包。”

    “我想卖了笔阵图。”

    “甚底?”墨娘子听到这话顿时停下脚步,瞪大了眼睛看着纪忆,“是不是你家的生意出状况了?”

    那是卫夫人的笔阵图啊!

    卫夫人是东晋的书法大家,王羲之的书法就跟她学的!她的真笔字帖有多大的价值就可想而知了。

    而墨娘子所说的“不知真伪”,意思是不知道藏在纪家的笔阵图是卫夫人的真迹还是王羲之冒卫夫人之名写的。

    总之,这字帖不是卫夫人的就是王羲之的,绝对是无价之宝啊!

    这要拿到佳士得行唱卖,唱出几十万缗那是毫无疑问的!

    纪忆肯把这样的宝贝拿出来卖,毫无疑问就是急需用钱,而且是急需一笔巨款周转。

    如果不是纪家的买卖砸了,还能是什么?

    纪忆刚想否认,忽然想到自己好像也不能和墨娘子明说。墨娘子现在是武好古的人,而武好古和赵佶的关系好得不行。要知道自己在算计赵佶,还不马上报告?到时候自己就得就着鹤顶红过上元节了……

    “是啊!”纪忆说,“我家的船队遇到了风浪,全都沉了,损失好几百万……”

    “全都沉了?”墨娘子看着纪忆,一脸难以置信。纪家做海商好几百年了,向来是“分队航海”,而且经营的航线不止一条,怎么可能全沉了?

    “你莫多问了。”有点心烦意乱的纪忆说,“这事儿先和你说则个,你千万别泄露笔阵图是我的,可知道了?”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