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宣奉,听说你那族弟张克公在阳谷县当县尉的时候被武大郎给欺了?”

    李忠的耳目也是通灵,居然也知道了张克公和武好古因为“淫贼事件”而产生的冲突。

    “一点误会而已,”张叔夜轻轻转动手中的酒杯,仿佛毫不在意,“而且也不是和武大郎冲突,而是被他的小妾,一个叫西门青的江湖侠女摆了一道。”

    “阳谷西门家可不简单呐!”

    “哦?李大官知道这家人的情况?”

    “听童刚夫提过,”李忠道,“这家人仿佛是幽州牙将之后,在辽国那边还有分支,是镇州赵家的家臣。马植南来,似乎就和他们有关系。”

    “是吗?”张叔夜仿佛恍然大悟,“怪不得武大郎恁般重视这个西门青了说来阳谷义门范去惹他们还真是自讨苦吃。”

    李忠眉头渐渐拧紧,“可是武大郎将这样的江湖豪强引为己用,终是不大妥当啊。”

    张叔夜呵呵一笑,“也许他也想折腾出一家将门吧?他现在就是从七品的东门,升到刺史以上仿佛也不是不可能的。”

    “就他一个商人还想开创将门?”

    张叔夜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怎么不能?将军不一定非要起于行伍,出身孤寒的。若是能驾驭有力的爪牙,再能审时度势抓住机会,不会带兵打仗的商人一样可以建功立业。那个吕不韦相秦的时候不就累次向东用兵吗?”

    “武大郎能比吕不韦?”

    “怎么不能?”张叔夜淡淡一笑,“吕不韦有公子异人,武大郎也有端王殿下做主啊!”

    “可是武大郎哪有将才?”

    “将才?”张叔夜哈哈一笑,“我那兄弟在信里面说,那西门家有500保丁,颇是精锐,比开封府这里的禁军强了不是一点半点啊!而且那个西门青还曾率领保丁连夜进军攻打梁山贼寇其间队列严整,并无一人掉队!李大官,你可是在西军多年的,觉得如何啊?”

    “怎么可能?”李忠吸了口凉气,难以置信。几百人的部队,跟着个女流夜行军,还队列严整,无一掉队这是武好古小妾还是西夏老梁太后啊?

    “怎么不可能?这就是北周隋唐的府兵之法啊!”张叔夜笑道,“官家若给我十万亩官田去养兵,五年之内我也能拉出500精锐。”

    其实用土地控制农民的身家性命,再迫使他们去从军作战的办法不是什么新发明。战国的时候七雄列强就在这样玩了,魏武卒不就这样吗?一兵给个一二百亩好田,把你一家都控制起来,谁敢不玩命?谁不玩命死全家啊!

    所以只要土地到了位,真的能让兵士得到利益,负责训练的小将也都足够负责,魏武卒这样的兵都练得出来。

    有了那样的精兵,怎么会打不出一家将门?

    李忠大笑:“官家会给你十万亩官田去养500精兵现在就不是大宋了。”

    “是啊,官家不会给的,”张叔夜道,“但是武大郎能自己掏钱买田啊!

    他那么有钱,别说十万亩,就是五十万亩也能买得起。若是按照阳谷西门家的办法来调教,2000保丁也养起来了。养保丁又不犯法,况且端王殿下将来的前途或许

    将来或有北伐之日,那可就是2000效用士啊!再花钱雇一点辽国跑来的勇士,一将精锐不就有了?而且他在辽国那边还有关系,好好经营则个,将来买也能买来几个城池的。若是能打下三两个州,一个节度使都能赏下来了。”

    李忠眼睛顿时一亮,连连点头。

    大宋是有保甲法的,特大地主养个几百保丁完全合法啊!几个特大地主加一起不就有2000人了?武好古真的要豁出去几十万亩田的收入,怎么养不出壮士?

    另外,大宋每打仗都允许民间壮士从军充效用。武好古拉着2000效用去打仗理论上也不犯法啊。当然了,没有后台的话,这事儿有点作死。可要是未来的官家给他撑腰,2000效用算什么?西军将门谁家不养?不养效用他们早给西夏打死了。

    西军能养,武好古就不能养?大不了打完燕云之后给个节度使的贵官做做“赦”了兵权就是了?

    “将来要想建功立业,”张叔夜看了眼李忠,笑了笑道,“养个几百壮士是少不得的李大官,你说是不是啊?”

    张叔夜的意思也很清楚,就是想跟西门家学习,养点打手将来好跟着张家子弟一起冲锋陷阵。

    在他看来,枢密院兵学司多半是靠不住的这里面涉及到的问题太多了,这事儿可是文官在练兵啊!若是今上可以龙体安康,有他力挺,或许兵学司还能搞一搞。可眼下官家怎么看都不长久了,将来的官家会允许中枢文官在开封府掌握一支精兵?

    别以为这事儿比将门家族在河北或是西北养个几百保丁要小,想当年赵大是殿前军的统帅,不是外镇节度使!黄袍加身这种事儿,就得在开封府干。你在河北有个几百壮士最多落草为寇,想打进开封府是做梦。如果在开封府有个几百上千精锐,关键时刻是可以控制皇宫行废立之事的!

    现在大宋已经是文贵武轻,朝廷和地方的大权都在文官手中,天下舆论也被文官控制,以文御武也入了人心。之所以没有权臣挟天子令诸侯,就是开封府的兵权牢牢掌控在将门手中。

    若将门中出了逆贼,可以控制开封府但是控制不了地方,到时候自有忠良起兵勤王,就开封禁军那样的废物,肯定一打就被打败了。反之,若权臣有了异心,只要控制不了开封府的兵权,权臣自己的安全都没谱,皇帝一道旨意就什么都没了。

    所以中枢练精兵就是打破大宋权力平衡的大忌!

    在宋朝的历史上,中枢练兵事情从来没有实现过。别说天下还算太平的哲宗朝,就算南宋的韩佗胄和贾似道两个权臣当朝时,半壁江山都没有了,甚至地方藩镇也出现了,两个权臣都不敢在临安练兵。其中的韩佗胄可是武官出身,贾似道更是在前线带兵多年的阃臣

    “宣奉,你们张家想在沧州买田养保丁?”李忠已经明白张叔夜的想法了。

    “不是我们张家想养点人,”张叔夜笑了笑,“曹家、潘家、刘家、石家、几个王家,还有两个高家都想养点人。一家养个几百,十几二十家的兴许就有万效用之士了。

    这个,不比兵学司靠谱?”

    “那是,那是。”李忠连连点头,“一家几百个总是要的要不然将来用甚底去北伐?总不能都靠西军吧?

    只是这几百保丁要养起来,在沧州那种地方,没有个十万亩田地怕不够吧?”

    沧州不是海州,更不是淮南、江南,亩产很低,还老发大水。没有个十万亩土地,根本养不起一个大都保。

    而这十万亩土地,没有个十万八万的上哪儿买去?开封府将门虽然有钱,可也不是谁家都和潘孝庵一样啊潘孝庵在潘家将门里面也是仅次于潘孝严的有钱人啊!

    就是张叔夜自己也没那么多钱啊。

    而且,将门不是义门,人家是分家单过的。有钱的分支未必想建功立业,想要立功的未必有钱。

    “钱怎么办?”李忠问。

    张叔夜笑道:“自然从界河商市中来了李大官,你看这样行吗?”

    李忠是通天的!

    张叔夜和李忠说这些,自然是想通过他传话给官家赵煦了开封府将门是可以为朝廷出力的,也不需要在开封府练兵,这个太可怕了!只要皇帝能让大家在沧州发展一下,一家养个几百号人,将来也能拉出万把效用。有了这些效用,再从河北、开封禁军里面挑一点精壮,四五万精兵就有了。再从西军调个四五万,北伐大概就能成功了

    当然了,为了让大家能赚到钱养壮士,界河商市就应该让开封将门来把持了!

    “大郎,大郎,天都亮了。”

    因为琢磨心事,半个晚上没有睡好的武好古,这一觉就睡到了第二天快到中午的时候,才被白飞飞叫醒了。

    白飞飞还是一副“良家”装扮,伺候着武好古穿衣洗漱,然后还端上亲手熬好的七宝五味粥,和武好古一块儿用了早餐。

    “昨晚的账怎么结?”武好古一边吃一边问。

    这是他人生第一次嫖妓啊!

    “账?”白飞飞一笑道,“大郎都包了奴的身子,还结甚底账?昨晚上大郎答应奴的条件,莫不会忘记了吧?”

    不给钱就不算嫖了?

    武好古想了想,“包身子也得给钱吧?怎么结呢?”

    白飞飞还是摇头,笑道:“大郎,奴不要你的钱,你一年给奴画一张油画就可以了。

    而且,以后你也不要到撷芳楼来。奴在州桥瓦子旁有一个小宅子,没有甚底人知道,你去那里和奴相会即可。”

    呵呵,良家还玩到民宅里了,这白飞飞还真会玩啊!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