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武大郎又干了一件可以被视为穿越者之耻的事情嫖妓!

    哦,或者更准确的说他牵了一个非处妓女的手!是不是嫖现在还不知呢。

    之前他“用”了阎婆儿的身体不过是用来照着画画,这一次是真的失足了。而失足之后,心存愧疚的武好古就想要包养白飞飞这个“良家风味”名妓。

    “大郎,你想包养奴?”

    赤条条的白飞飞身子靠在已经有了些肌肉的肩膀上,俏丽的脸庞上挂着轻柔的微笑。

    “是啊,”武好古笑道,“我想带你去界河商市,飞飞姐,你知道界河商市的事情吗?”

    白飞飞嗯了一声:“大郎,奴其实是很想跟着你去界河商市,可是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

    身不由己?武好古心想:难不成有什么开封府的恶少地痞霸着白飞飞吗?呃,小说里面,电视里面都是这样的调调。才子遇到佳人后恶霸就会接踵而至!不过老子可不怕甚底恶霸,你们再恶还能有自家恶吗?自家后台赵佶再过几个月就是大宋官家了!到是候我武大郎就是恶魔级别的恶霸了!很恶很恶的!

    “那人是谁?”武好古问。

    意思当然是本恶魔给你做主了!

    “那人?”

    “那恶人是谁?”

    “恶人?”白飞飞秀眉微蹙,沉吟了一会儿,看着武好古问,“大郎,你可知道奴家三姐妹是甚底人物吗?”

    “妓……呃,是沦落风尘的女子。”

    白飞飞笑道:“撷芳楼是开封府乃至全天下最大的妓院,所以撷芳楼的老鸨和行首,就是开封府青楼行的行首。今年除夕宴上,七姐就会接任撷芳楼的老鸨,撷芳楼的行首由奴来接任。”

    行首?这个词儿在开封府有两个解释,一是一行之首!二是美伎。前者其实是正确的解释,后者则是胡乱叫起来,就和芝麻大的军官都被人叫“太尉”似的。

    “青楼行的行首?”

    “到时候奴和七姐就是整个开封府青楼行的七个行首之二!”

    武好古看着眼前仿佛良家美妇一样的女人,心下已经知道,撷芳楼三姐妹真的不是简单的角色。

    他当然知道开封府的一行之首有多大的能量了,因为他自己就曾经被个书画行的行首整得要死要活,后来自己又差点当上了书画行首。而书画行首不过是开封府各行各业中力量最小的行首。因为书画行是个斯文风雅的行业,又有太多的勋贵和官宦子弟在里面玩,有些人还喜欢化名去玩,所以绝对不允许闹出腥风血雨。

    要不然,赵铁牛早就让人在开封府城内动手,早早就把武好古给做了。可那是不允许的,将门和官府都不许,除非赵铁牛不要命了才能这么胡来。

    当然了,现在换了武好古的人主宰开封府书画行,一样拿陈佑文没辙。哪怕西门青的路线上有不少能打能杀的主儿,做掉陈佑文易如反掌,但是行规就是行规!哪怕武好古的好兄弟赵佶做了皇帝,武好古成了恶魔级的恶霸,也不能在书画行里面乱来……这个先例不能开!要不然今天死的是陈佑文,明天给人大卸八块的没准就是个将门艺术家了!

    不过在开封府,绝大部分的行当都不会和书画行一样那么“有规矩”的书画行就是不许打打杀杀罢了,坑蒙拐骗是可以的。譬如青楼行就没那么规矩。要是青楼行和书画行一样那么风雅,那谁去逼良为娼?谁去拐卖人口?脏活要没人干,青楼行过上十年八年不用扫黄,自己就没了……

    而且青楼行的门槛也不似书画行那么高,这里面有卖艺卖身和妓与伎的区别,有玩风雅的,也有直接卖肉的,最近还被武好古折腾出一个什么都不卖,直接靠画册出名然后就有钱赚的奇怪路数。上档次的“伎”还要讲点体面,可是为中下层人民服务的“妓”,那可就没恁般多的讲究了。

    总之,青楼行相比书画行,不仅更加庞大,更加复杂,而且也更加黑暗,其中牵扯到的利益当然也是极大的。而能成为青楼行的行首,这撷芳楼三姐妹绝对不像表面上看起来恁般温柔体贴。

    原来这白飞飞自己才是个大恶霸啊!青楼行可不是书画行,包赌包娼到什么都是黑社会,没点狠劲和手腕,怎么压得住?

    这种恶霸女我才不要呢!武好古顿时没了包养白飞飞的兴趣,他家已经有个超凶的西门女大侠了,要是再来个白大恶霸,这日子还过不过了?

    白飞飞却仿佛没有看透武好古的心思,又吃吃一笑道:“不过奴的身子,还是可以包给大郎的……只要大郎能帮奴一个小忙。”

    “包身子”的意思就是白飞飞以后只跟武好古牵手,不过她的人还在撷芳楼呆着,和徐七七一起主持撷芳楼的事务。

    顺便提一下,很少有人知道撷芳楼的东家是谁,就连武好古也不知道,他只知道撷芳楼的历史非常悠久,一直可以追溯到五代后周时代。那时撷芳楼就是开封府第一妓院!而在那个乱世中,脸面远没有金钱重要,青楼这种能带来不少利润的行当,会没有“恶魔”级的人物插手是不可能的,说不定还有一群“恶魔”一块儿插手呢。

    到了如今,昔日的“恶魔”们早就洗白成了贵族了,当然不能公开做撷芳楼的东家了,所以这座开封府第一妓院一直都是老鸨和行首在主持。

    “帮忙?”武好古皱了下眉,“是想让花魁画册给你和七七姐各出一本画集吗?”

    “画集自是要出的,撷芳楼行首交接可以开封府青楼行的盛典。不过这不是帮忙,而是生意。”

    白飞飞笑了笑,又道:“奴所求的事情是界河商市的青楼行首之一,得让艳艳去做。”

    “艳艳?”武好古愣了愣,“你们撷芳楼想去界河商市开分号?”

    “不是我们撷芳楼想去,”白飞飞苦笑道,“而是有人想我们去。”

    武好古顿时明白了,这“有人”的“人”,一定是张叔夜了。开封府这个大酱缸里是什么样的人才都有,自然少不了青楼行了。

    白飞飞看了眼武好古,又道:“而且我们撷芳楼也会入股界河商会成为三十三家股东之一。”

    撷芳楼入股多半也是张叔夜的安排。

    “好的,”武好古点头答应道,“撷芳楼可以入股,艳艳姐和阎娘子一起做行首,这样可好?”

    “行啊。”白飞飞笑道,“不过艳艳姐可是柔情似水的女子,你可不能让阎娘子欺负她。”

    “欺负?”武好古道,“这从何说起?”

    白飞飞一笑,“那奴就和大郎你说道一二吧。如今开封府的各行各业,大多是有行首的,而大部分的行首背后都有人,下面也都养了泼皮打手,青楼行也不例外。

    可是这开封府的泼皮打手都是有规矩的,可不能和西门家的那些好汉相比。所以这界河商市的规矩,也是要及早商量则个。”

    西门家?她知道西门女大侠的事儿了?武好古想了想,知道一定是阳谷县尉张克公把西门恶霸家的情况告诉张叔夜了,张叔夜又让这个白飞飞来给自己提个醒儿……

    看来今天在撷芳楼的艳遇也是早有人在安排的!对了,一定是高俅在安排,他就是高家将门的“边角料”。

    开封府城内的社会,几乎就是一张密不透风的大书包网.bookbao2啊!自己嫖个妓,居然也在这张大书包网.bookbao2的掌控之中。

    而这张大书包网.bookbao2,看起来还想和自家争夺界河商市的主导权!

    “那好吧,”武好古笑道,“那便再麻烦你则个,安排各方面的人物到撷芳楼聚一聚,有甚底规矩,摊开来说就是了。”

    “好的,奴家一定照办。”

    各方面的人物,其实就是两个方面的人物,一个代表开封将门开封府这座大都市的起源其实就是个大兵营!最盛的时候,光是禁军上四军的满员编制就有二十万众!而且禁军还许家属跟随,一个禁军拖上三个家属,八十万人就有了。现在虽然在编的禁军人数没那么多了,但是现在大部分的市民,都是当年庞大的禁军和禁军家属的后裔。因而开封将门在这座城市中的影响力,几乎是无处不在的。而且他们也是大宋皇家最信任的一股力量……大宋朝以文御武的本质,其实就是文武互相制约,并不是真的把武装力量置于文官的控制之下。

    而另一方面的人物,则来源于内侍。宋朝的宦官很低调,但谁要以为他们真是打酱油的,那可就太不了解北宋的历史了。和历朝历代的宦官主要管宫廷事务不同,北宋的宦官在宫廷内权力反而不大閤门司可不是吃素的,根本不可能挟天子令诸侯,但是却在“北面事”和西军中保持着强大的影响力。

    就在武好古要求白飞飞安排会面的时候,代表将门的张叔夜和代表宫廷的李忠,则在金水河上的一艘画舫中会面。没有女伎,没有歌舞,没有丝竹之音,就是两人喝着小酒,聊一聊界河之事。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