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赵佶的谨慎有些出乎了武好古的预料,而且他对“轻佻”的态度也不寻常,似乎没有把“轻佻”当成一个恶评。

    武好古心想:也许赵佶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不会做皇帝”,他的轻佻只是一种自污?

    毕竟现在的赵佶也不会想到他那个病怏怏的哥哥活不了几个月了,多半也不会想到会有一个坚决要拱自己上台做官家的后妈。

    如果他只把自己定位成一个“皇父”,那现在的轻佻是完全合适的,没有人会多说什么。反倒是热心政事才是相当不妥的举动

    不过这个问题再有几个月就不存在了,到时候赵佶就是官家了。所以现在能诳赵佶入股文曲画册也好,将来等赵佶即位了,自己还怕没办法扩充文曲的内容吗?

    只是章惇那老家伙恐怕也是宿命吧?

    武好古思来想去,没有再提及什么“轻佻”,也放弃了挽救章惇的努力。而且他仿佛也没什么办法,总不能现在去和章惇说:皇帝快挂了,讨论接班人的时候你少说两句,省得去亚龙湾看海吧?

    可是章惇一旦倒台,现在正在进行的许多改革,比如枢密院兵学司怕是要暂时搁浅了吧?

    就在武好古为了大宋王朝的未来而伤脑筋的时间,三个朴素得不像艳妓的女人轻移莲步走进了屋子,她们每人都挎着个篮子,篮子里面放了一些果蔬、面饼和鱼肉。

    领头的女人当然是徐七七,她走到赵佶、武好古两人跟前,盈盈一个福礼,然后抬手指着身后的女人:“这两位是奴的妹妹,白飞飞和朱艳艳,奴叫她们来服侍大哥儿和高大郎吧。”

    “好,好的。”赵佶笑着点头。“快些准备吃食吧,我都饿了。”

    “好,好,这就去,两位妹妹,和我来吧。”

    三个女人居然真的去一个敞开式的厨房生火做饭了

    高俅笑着对武好古说:“大郎,那七七、飞飞、艳艳可是义结金兰的姐妹,人称撷芳楼三姐妹,今晚上你可不许走了,就叫飞飞伺候你睡吧这撷芳楼三姐妹可会伺候人了,绝对不比你睡过的别的花魁差。”

    武好古瞪了高俅一眼,心想:我什么睡过别的花魁?我只是个画花魁的而已

    “好,好,好。”赵佶拍着手笑道,“就这样了,大郎,今晚我们就留宿撷芳楼吧。”

    武好古知道自己逃不掉了,只好应了下来。然后就扭过头打量着那个今晚上要伺候自己的白飞飞。

    这女子看着比徐七七年轻几岁,约莫二十三四的样子,身材则要苗条纤细一些,也是素颜示人,肌肤白嫩,细眉凤眼,完全是自然之美。看她切菜时的那个熟练动作,仿佛真的不是个青楼艳妓,而是个居家过日子的女人。

    “撷芳楼三姐妹一直是这样的么?”武好古有些奇怪地问。

    他这个花魁界的主宰今儿是第一次嫖,唔,也不一定是嫖,完事后给钱才是嫖总之,武好古对开封府青楼里面的情况并不了解。

    “是啊,”高俅笑道,“徐家野逸你没听说过吗?”

    武好古一愣,“胡说,那是徐熙的画。”

    “哈哈,撷芳楼三姐妹也一样。”高俅说,“不过人家的才艺可不差,琴棋画歌舞样样精通,都算得上才女了。”

    武好古不解,“既是才艺不俗,怎么在撷芳楼中?”

    “那我就不知了,”高俅道,“我只知道撷芳楼三姐妹早就赎了身,随时都能离开的。而且这些年也有不少官人想纳她们为妾或养为外室,可是都没得手。

    大郎,要不你试试看?或许可以抱得美人归。”

    抱得美人归?

    武好古心道:说出来你可能不相信,共和行大老板武大郎现在没有钱啊!内账房有两只母狮子看着,别处虽然也能有些进项,可是还得养杜文玉哪里还有钱去抱撷芳楼的美人?

    白飞飞这个时候已经切好了果蔬鱼肉,交给姐姐徐七七和妹妹朱艳艳烹制,自己拿了一个放着酒杯、酒壶、碗筷和一碟胡豆的托盘盈盈走到了武好古所坐的案几前面,然后冲武好古甜甜一笑,就跪坐下来开始布置酒桌了。

    赵佶和高俅也各自拖了一个蒲团聚了过来,这样子还真像是三个朋友在陋室中聚餐,一点都不像是未来的皇上,未来的太尉和未来的不知道什么牛人在一块儿喝花酒。

    布置好了酒桌之后,白飞飞就起身到了武好古身旁,然后再次跪坐下去,还用一种能让人感到亲切的甜美嗓音说道:“大郎,奴来给你倒酒吧。”

    武好古扭过头,仔细看着这个素颜美人,闻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的清香,整个人都觉得很放松。

    亲切和放松,大概就是撷芳楼三姐妹的特色吧?

    “好。”武好古点点头,拿起自己带来的酒葫芦递给白飞飞,“倒这里面的酒,这酒很烈,不能多饮,浅浅的倒一点就行。”

    “好的。”白飞飞应了一声,就接过酒葫芦,拔掉了塞子,顿时就有一股浓烈的酒香散了出来。

    “好香啊!”

    “好酒!”

    赵佶和白飞飞同时赞了起来。

    如清水一般透彻的酒液很快被倒了出来,依着武好古的吩咐,浅浅倒在了三只酒碗中。

    “高大,这就是你和我提起的武家美酒?”赵佶拿起酒碗,喝了一小口,“啊,好冲啊!”

    “这二锅头酒怎么样?”武好古笑着问。

    “好淳,好烈”

    这一葫芦的二锅头已经放了一段时间,因此没有一开始那么辛辣和刺激了,而是有了一种浑厚的感觉。

    “只是这二锅头的名称太难听了。”赵佶摇摇头,“不如不如就叫酒中仙吧。”

    酒中仙的名称有二锅头好听吗?

    武好古想了想,笑道:“就叫酒中仙吧。小乙,等我这酒大量酿出来了,你可得给弄个御酒的名头啊。”

    武好古的生意基本上走中高端的,平民百姓的小利他不高兴去赚,所以这“二锅头”或“酒中仙”也一样,都得卖出后世82年拉菲的价钱来!

    一壶酒中仙怎么都得卖个几十缗吧?所以讨个御酒的名分抬抬身价也好。

    “好啊,到时候我去和官家说。”

    到时候,你自己就是官家了!

    正谈话的时候,徐家的另外两个姐妹已经端了饭菜过来了。简简单单的四菜一汤,偏是色香俱全。另外还有七张热腾腾的烙饼,同样散发着诱人的香气。

    武好古看了这些饭菜,连连称赞:“真没想到啊,七姐、飞飞和艳艳姐竟然有如此手艺,恐怕丰乐楼的大厨都不如你们啊。”

    得了武好古的夸奖,三个女人都露出的欢喜的表情,白飞飞笑道:“大郎你喜欢吃就常来吧,奴做给你吃。”

    这假话说的一点都不做作!

    武好古现在有点喜欢这位特色名妓了也不知包养她需要多少钱?如果不是太贵,倒是可以包一包。

    饮酒,吃饭,闲聊,轻松快乐的时间过得很快,就在武好古稍微有点醉醺醺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不过对于撷芳楼这种地方来说,一日之中最精彩的时候,仿佛才刚刚开始。

    不过,例外似乎也是有的。

    “大郎,时候不早了,奴伺候你早点安歇吧。”

    和武好古说这话的正是白飞飞。口味清淡但是却让人味的四菜一汤加烙饼的晚饭已经吃完了,虽有美人相伴,却没有歌舞助兴,也没有文人宴会中常有的诗词歌赋,只是单纯的家常一餐。

    吃完以后,三个女人就各自伺候着“自己的男人”要房睡觉了。

    “好吧。”武好古点点头,冲赵佶、高俅拱拱手,然后就在白飞飞的搀扶下摇摇晃晃站了起来。

    白飞飞扶着武好古就向自己的房间走去了,那是一个和徐七七的房间相连着的小间,陈设同样极为朴素,只有一张大床,床头有个案几,床边上还摆着张椅子。

    “大郎,你先坐会儿。”白飞飞扶着武好古在床沿上坐下,然后柔声道,“奴去给你打洗脚水。”

    “你打洗脚水?”武好古有些讶异地问,“你没丫鬟吗?”

    白飞飞一笑,“大郎,今晚就是奴一个儿伺候你,你就安心享用吧。”

    说完,她就转身出了房间。不一会儿,果然捧着个大木盆走了进来,木盆里面盛着大半盆的清水,还冒着热气。

    白飞飞放好了木盆,自己也跪了下去,开始亲手替武好古脱靴子脱袜子。然后又亲手替武好古洗脚,洗得非常仔细,就仿佛是一个贤妻良母在照顾辛苦了一天的丈夫。洗完之后,还做了一次足底按摩,还真是非常的舒服。

    做完足底按摩后,白飞飞就捧着木盆出去了,一会儿又拿了木盆、水杯、柳条枝和牙粉进来,伺候武好古洗漱完毕,又奉了一被醒酒的茶。看到武好古清醒了不少,白飞飞又是甜甜一笑,说道:“时候不早了,奴现在就伺候大郎宽衣就寝吧。”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