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可是,可是”

    潘巧莲可没西门青恁般多的心眼。哦,也不是她缺心眼,而是她自己就有足够多的财产给将来的孩子们继承或是作为嫁妆。

    而且,她是大妇正室,生下的孩子都是嫡出。嫡出庶出的在科举上是没有区别的,不过在门荫上肯定是不一样的。现在武好古就是个从七品的横行官了,将来当上刺史、团练使、防御使之类的“贵官”是很可能的。到时候潘巧莲所生的儿子们可能拿到不少门荫的名额,所以根本不会少了富贵。

    所以潘巧莲倒不是完全不能接受杜文玉入门。可是西门女大侠就不能让步了,因此她看到潘巧莲动摇,赶忙提醒道:“姐姐,今天我们如果让杜文玉进了门,那来日就会有更多的女人进门了这个先例可不能开啊!”

    她自己进了门,就想要关门了!

    潘巧莲斟酌着说:“可是大郎要把美姬和家伎往家里招,你我怎拦得住?”

    说着话,潘巧莲就看了一眼立在堂下的阎婆儿,心说:这个女人还是你西门青力主招进门的,怎么现在又成了个妒妇,一心想要挡住杜文玉了?

    “其实大郎对美姬和家伎并无多少兴趣,”西门青也看了一眼阎婆儿,“阎娘子,我说的可对?”

    “对,对。”阎婆儿点点头,“主人似乎不大喜欢青楼女子,奴婢带去清州的女人,他一个儿也没用过。哦,在清州还遇到一个开封去的俏金娘,主人和她虽有许多交集,可并没有儿女私情。”

    潘巧莲也轻轻点头,她也察觉出武好古的这个有点不合常理的习惯了。虽然他身边总是萦绕着各种美伎,但是却一直保持着“工作关系”。

    而且现在潘巧莲身边的使唤丫头苏影儿是作为家伎送给武好古的,虽然给潘巧莲抢了去,可是武好古却从来没有恢复苏影儿家伎身份的意思,也没提出把她当成美姬。

    很显然,武好古喜欢的是良家而不是美伎。

    顺便提一下,宋朝的官宦富贵之人不仅有妻和妾这两种“牵手伴侣”,在自家宅子里面还有“姬”和“家伎”这两个等级的女人可以“牵手”。

    而“姬”和“家伎”的地位比妾还要低下,基本上等同于奴隶,是可以随便送人的存在。

    也就是说,武好古在官场上的朋友或上级是可以向武好古索要他的“姬”和“家伎”的,而武好古同样也可以向别人提出类似的要求。此外,主动馈赠“姬”和“家伎”在宋朝官场上也极为多见。

    但是妾就不一样了,向别人索要妾是相当失礼的,如果是西门青这样的媵妾更是禁止索要和馈赠的媵妾是后备正妻,地位还是相当高的。

    因此以武好古的身份,在家里养上一大群姬和家伎是天经地义的,甚至可以动用内账房的公产,因为这本来就是“经营活动”的需要。所以武好古向阎婆儿支付的“承包费用”都是由内账房出的。

    而且,根据“武家基本法”,武好古在外面的青楼里面的一切花销,都可以由内账房报销如果他逛青楼还需要花钱的话。

    所以潘巧莲和西门青其实还是非常开明的!

    “但是我们总有有个说得过去的借口吧?”潘巧莲蹙着秀眉道,“要不然大郎搞不好会生气的。”

    有个借口就不生气了?

    西门青苦笑着和阎婆儿对了一下眼神,阎婆儿道:“夫人,奴婢倒是有个借口。”

    “是何借口?”

    “人伦。”阎婆儿道,“那杜文玉是主人的学生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所以杜文玉就相当于主人的女儿。师父纳徒儿为妾就是乱了人伦了,一定会被世人耻笑的。”

    “对对对!人伦不能不顾,”西门青拍拍手道,“我们可不能让大郎沦为世人的笑柄。”

    潘巧莲也郑重地点头,“说的对!人伦大义一定要讲的,否则大郎搞不好会被御史弹劾。”

    人伦大义在宋朝是可大可小,没有人追查的时候不是个事儿,若有人要拿这个做文章,也的确够武好古这个近幸吏商喝一壶的。

    三个女人正在大谈人伦的时候,小瓶儿风也似的跑了进来,向潘巧莲行了一礼道:“夫人,老爷来了。”

    老爷就是武好古了。在宋朝这个称呼一般是官宦人家的男主人用的,武好古在开封城内的武家大宅里不是老爷,因为他爹武诚之还在。可是在城外的梨花别院里就武老爷了。

    老爷带着老爷的两个徒弟,心情忐忑地走进了“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风”的梨花别院。

    他这个老爷可是被“武家基本法”约束着的“立宪老爷”,在家里面是不能作威作福的。

    武好古可以“违宪”镇压“两只母狮子”吗?

    显然是不能的,至少在把“两只母狮子”分而治之之前,武好古是不能“违宪”的。而且,现在武好古是非常需要潘巧莲和西门青的。有了潘巧莲,武好古才是开封将门的“自己人”,有了开封将门的支持,他才能坐稳界河商市“市长”的宝座。而西门青牵着江湖和燕云,有了西门青,武好古才能在界河商市暗蓄武力,才能铲除一些不服从自己的刺头。

    “人伦?”

    在一家人用餐的厅堂之内,武好古刚在饭桌上试探着提出要把杜文玉给“收”了,以免“武家绝学”外传武家绝学就是武好古的人体写生技法了在场陪酒的阎婆儿就“多嘴”了一,提出了人伦什么的。

    武好古有些讶异地看着把自己的闺女带入青楼界,还不止一次暗示可以和女儿一起伺候武好古的阎婆儿这个女人居然有脸说人伦?

    阎婆儿笑着说:“老爷,不是奴婢多嘴,您和文玉的师徒名分已定,要是纳她为妾,外面可就要有人嚼舌头了人言可畏啊!”

    “你”

    武好古狠狠瞪了阎婆儿一眼,心想:这个女人怎恁般多嘴?要不是你不是我的奴婢,这一定把你吊起来打一顿!

    “对啊!”大妇潘巧莲这时也点头道,“阎娘子说的对啊,即便人言不足畏,御史台的那些人还是很喜欢挑大郎你这样的吏商的错儿。所以纳文玉为妾的事情,奴觉得也是不妥的。”

    御史?

    这的确是个问题!这帮家伙最喜欢找自己这样的“近幸”的麻烦了。现在正是界河商市开张的关键时刻,可千万不能因为一点小事丢了“市长”的职位。

    “可是”武好古瞥了一眼厅堂的大门,杜文玉和张择端现在应该就在门外,也不知道乖徒儿现在是不是在流眼泪。

    “可是文玉对我家也是很要紧的,”武好古斟酌着用词,“这个女徒弟,我是很喜欢的。在我的三个徒弟之中,也只有她才能继承我的衣钵等她学会了我的全部本领,将来就让她做我的代笔。”

    代笔就是代武好古画画的意思。

    武好古是不可能做一辈子画家的,因为他事儿太多了,根本不可能全身心投入艺术创作。而且绘画是一门需要不断练习的艺术,讲究“笔不离手”,必须不停的画,才能保持住技艺。

    但是将来武好古要做奸商,要做脏官,要做资本主义之父,要做的事情实在太多,根本不可能保持绘画技艺。

    可他又不愿意放弃自己“画中第一人”的名号,因此就必须培养一个代笔。而米友仁和张择端都有属于他们自己的艺术生涯,不可能给武好古代笔。只有杜文玉因为是一介女流,在宋朝这个时代是很难出头的,所以就是最佳的代笔人选了。

    而且武好古在教授杜文玉绘画技艺的时候,已经发现她的艺术天赋极高,不亚于米友仁和张择端。

    潘巧莲和西门青互相对视了一眼,两个女人心里有底了武好古真的是一个“遵纪守法”的好老爷,看来以后还可以好好管教。

    西门青笑道:“大郎,奴提个建议,不如叫文玉陪你去界河商市吧。由内账房出一笔钱,在界河商市为文玉起个大宅子总之不能亏待了文玉。”

    “这样啊”武好古心想:这就是让杜文玉做外室了。虽然没有名分,但是也不受大老婆的气。在界河商市那里,她和正室根本没区别,宅子里面她就是女主人啊。

    至于钱财,对于自己这个界河商市“市长”而言应该不是问题,将来一定可以在界河商市给杜文玉置下一大笔产业。

    “好吧,”武好古思索着说,“头我和她说说,如果她愿意,这事儿就怎么办了。”

    他顿了顿又道:“十八姐,大姐,有个事儿和你们先说则个,等你们都生了娃,我们家就要一分为三了。开封府这里一个家,海州那边也需要安一个家,还有就是界河商市也有一个家。开封府这边就由十八姐主持,海州就交给大姐管吧。”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