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不知道是不是武诚之送给白波义门武的五千亩学田起了作用,今年的河南府解试中,白波武家的秀才们表现很好。有一个诚字辈和两个好字辈的秀才顺利通过了发解试。

    当然了,他们和武好文还是不能比的。武好文的成绩那是神童加超级努力加科举秘籍蔡京给的的结果。哦,他还是太学生呢!洛阳白波武家的子弟怎么能比?所以白波武家的三个过了发解试的举子在解试中的排名都不高,没有什么必中的把握。

    不过这并不是武忠义把他们带去住“筒子楼”的原因,武忠义是想让三个涉世未深的武家才子避开武好古这个极其负面的榜样。

    武好古很负面吗?

    当然负面了!一个连发解试都没考过的画商人,现在却富贵到了让人难以想象的地步,怎么不负面?

    按照富贵界的权威专家晏殊的说法,武好古的富早就过了“腰金重、枕玉凉”的层次,而是到了“笙歌归院落,灯火下楼台”的地步。如果让白波武家那些幻想着当年祖宗们阔的时候怎么穿金带银、怎么大鱼大肉的秀才,见到了武好古现在的生活,一定会怀疑自己的人生价值的。

    而且,武好古不仅富而且还贵呢,他现在从七品的横行官啊!还有个肥得流油的勾当界河市舶司的缺儿,还恁般年轻,照他的官运,将来混到一个“贵官”那是毫无困难的。

    到时候武好古家就变成富贵将门了!

    这样一个富贵奸商,岂不是完全颠覆了“中自有某某某”的大宋人生观、价值观了?

    既然“不读”的武好古其实武好古读的比谁都多可以发家致富到如此程度,那大家辛辛苦苦读考科举还有什么意义?不如跟着武好古去学做生意吧。

    所以武忠义干脆不让自家的三个举人住进武家大宅或梨花别院,而是搬去了简陋的“筒子楼”里用功。

    顺便提一下,武好文并没有把从武好古那里得来的“科举秘籍”给武忠义观看秘籍就是秘籍,是不能轻易示人的,除非得到蔡京的许可。而蔡京只是将“秘籍”赐给武好古,并没有交给武好文,武好文毕竟还不是蔡氏忠党的一员啊。

    所以武好古根本不会承认将“秘籍”给武好文看过了,否则武好文和蔡京之间就有了那么一些恩义了宋人可是非常尊师重道的!

    在武好古到开封府城西武家大宅的当晚,他的大弟子米友仁和三弟子张择端就赶来拜见了。

    米友仁这些日子也在用功读,还和纪忆一块儿考了国子监别头试他现在也授了官,不能再享受国子监生的免解待遇,必须要考别头试锁厅试了。

    “可中举了?”

    武好古一见到米友仁就问他有没有中举的事儿。

    “中了。”米友仁摇摇头道,“别头试考了个第十二名。”

    开封府的别头试比发解试当然要容易一些,不过和别的地方的别头试是不能比的。因为在开封府考别头试锁厅试的人太多,因此竞争也蛮激烈的。米友仁能考个第十二名也不容易了,不过不一定稳中进士在武好古的印象中,历史上的米友仁并不是进士出身。

    不过话说来,武好古现在并不希望米友仁高中。因为米友仁一旦高中,就不会为武好古所用了。

    所以还不如落第,这样武好古就能把他拉去界河市舶司做官,有了这个好学生帮衬,界河市舶司的差遣就能做到最好了。

    另外,武好古还打算在米友仁“落榜后”把自己的人体写生绝技也传授给他。然后再给他谋一个出使放洋的机会

    “纪忆之呢?”武好古又问,“他也考了别头试吧?”

    “考了,第一名。”米友仁说,“今科显然是必中了。”

    纪忆的学问可比米友仁好多了,他虽然是商人出身,但却是个用功读的“种子”,不像米友仁花了太多的精力在法、绘画之上。

    “元晖,你也得好好考,”武好古笑道,“若是中了进士,将来总有荐跻两府的日子。”

    米友仁苦苦一笑:“老师,若是不中,你可得给我在界河市舶司谋个差遣。”

    “必中,必中!”武好古摇摇头,“还没考呢,不可说这样的话,更不可以存着这样的心思。”

    “老师教训的是。”

    嘴里这么说,米友仁心里面知道武好古一定会在界河市舶司给自己留个职位的。

    武好古点点头道:“元晖,时候不早了,你早些家去用功吧。你不像那些寒门子弟可以一考一辈子,科举对你而言就是这一届了,总要尽全力去考好。”

    “学生明白,学生告辞了。”

    送走了米友仁后,武好古又和张择端、杜文玉也没再宅子,而是一块儿骑马出城,往梨花别院去了。

    原来武好古家里面的两只怀孕的母狮子并不在开封城内的大宅里面,而是住在了城外的梨花别院里面。

    武好古现在急急忙忙赶过去,一来是想看看两个孕妇现在怎么样了?二来自然是想让杜文玉和两位师娘好好拉一拉关系了

    “正道,”武好古在骑马出城的半道上问张择端道,“你两位师娘可知你师姐跟着我去了清州?”

    “有点知道了”张择端偷眼儿看了自己的师姐一下,发现她羞红了脸,压低了脑袋骑在马上,“师姐可好久没去给两位师娘请安了。”

    武好古心想:潘巧莲有点粗枝大叶的也许不知道,可是西门青那婆娘心如发丝,怎么会想不到?她们两个联手还真是不好办啊!一定要想办法破了她们的联盟,分而治之才是最好的!

    “大夫人、大姐儿的话,郎君的确是用过奴婢的身子了”

    就在武好古赶往梨花别院的时候,他新收的“管事家伎”阎婆儿已经先一步抵达了,正在向潘巧莲和西门青打小报告。

    “哼!”挺着大肚子坐在一张玫瑰椅子上的潘巧莲哼了一声,“大色狼!”

    男人有钱就变坏果然是真的!

    武好古现在就越来越坏了

    “姐姐,”西门青倒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儿,笑吟吟道,“我们让阎娘子陪着郎君,不就是为了不让郎君在旅途上寂寞吗?阎娘子的身子不就是让郎君用来败火的吗?”

    西门青的算盘是很精的,她其实不在乎武好古在外面玩官当到武好古这个级别,“玩”是正常的,不玩那是圣人和宦官。

    但是和什么样的女人牵手却是个问题!

    用阎婆儿败败火有什么好怕的?武好古还能把她纳进门来做妾?根本不可能,阎婆儿也不会答应。他们俩个就是图一乐儿,根本不会增加宅门里的竞争者。

    况且武大郎如今什么年纪?正是身强力壮的时候,而且这些日子还在林万成的指点下打熬力气,身体已经一天比一天壮了,怎么能一直没女人?

    “那大郎有没有寻别的女人?”潘巧莲又问。

    “没有”阎婆儿顿了顿,“不过有别的女人去找大官人。”

    “谁?”西门青问。

    “杜娘子。”阎婆儿答道。

    “杜娘子?哪个杜娘子?”潘巧莲追问。

    西门青说:“姐姐,是杜文玉!您没发现她已经好久没来宅子上请安了吗?张择端可是隔三差五就来的。”

    “哼!”潘巧莲哼哼道,“我早知道杜家老头和杜文玉这小狐狸没安好心!”

    西门青也秀眉大皱,好好的三人行现在变成了四人b了!

    “大姐儿,我们怎么办?”潘巧莲这时却有点没主意了,武好古纳杜文玉做妾这事儿,真的能拦得住吗?

    “家有家法!”西门青道,“姐姐,这事儿须得你来点头,只要你不允,大郎最多养杜文玉做个外室。”

    “外室?”

    潘巧莲一拧秀眉,“外室和小妾有何不同?”

    西门青说:“自是不同的,妾生的子女也是武家人,外室所出的那可是孽生啊!”

    孽生子不能继承武好古所有的,并且在内账房监管下的财产!

    现在武好古一家的财产实际上是分成三部分的,第一部分是武好古的婚前财产极其增值部分;第二部分是潘巧莲带来的嫁妆以及由嫁妆增值所带来的利益;第三部分则是西门青带来武家的少量财产,都是西门青的私房西门青是没有嫁妆的,这些钱也投在内账房中,享受增值利益。

    其中第一、第二部分占到武家内账房管理财产的九成七,西门青的钱只占了百分之三。

    这三部分财产现在共同支持着武家的开支和武好古的事业,似乎是共同财产,但是在将来由下一代继承的时候,可就有不同了。

    潘巧莲和西门青拥有的财产,肯定都要由她们所出的子女继承!而武好古的婚前财产以及后来的增值部分,则由潘巧莲和西门青所出的子女平分

    也就是说,如果多了一个杜文玉,将来可就多了不少分家产的武家子孙了!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