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武好古等了一会儿,就见杜文玉和俏金娘一前一后,走进了书房。

    一见到俏金娘,武好古顿时笑了,“金娘子,总算舍得和萧大哥分手了?”

    “大官人说笑了,奴和萧大哥终是天差地别的人儿,只能做知己,不能在一起的。”

    这大约就是自知之明吧?别看萧保先在清州被俏金娘忽悠得五迷三道的,可俏金娘真要跟他去了析津府,那可就立马不值钱了。因为在析津府,萧保先是云端上的人物,一言九鼎,根本不需要“泡”俏金娘,这也就没有意思了。

    有些东西,得不到的时候才是最宝贵的!真的可以随便得到的,也就没什么了。

    武好古赞赏地看了一眼俏金娘,抬手指着把椅子说:“坐下说话吧。”

    “哦。”俏金娘坐了下来,面带微笑,娴静优雅地看着武好古。这个气质,比起潘巧莲也不遑多让了。

    武好古用赞赏的语气说:“金娘子,你很不错啊。”

    俏金娘当然是个不错的姑娘,不过在开封府还算不得顶级,只能说是二流。不过武好古要力捧她,她一样也会大红大紫的。

    俏金娘轻声道:“奴能有今天,全靠大官人提携,这次能提大官人尽一些绵薄之力,是奴的荣幸。大官人今后但有差遣,只管着人来清州城吩咐一声,奴自当效犬马之劳。”

    “有个机会可以给你,你要答应就不必在清州这个小地方了,”武好古道,“你和小樊楼的合同,我会让阎婆儿安排别人来接替。”

    “一切听凭大官人安排。”俏金娘依旧是乖乖听话的态度。

    虽然她和开封小樊楼的合同价值好几千缗,不过她非常清楚武好古可以给她的只会更多。

    “你且莫急着答应,”武好古说,“我给你的机会是有风险的,你要是不去,我还可以安排别的机会给你,你就不必离开清州城了。”

    俏金娘看着武好古,武好古说:“花魁画册准备出一个说才子佳人故事的‘连环画’,故事的内容是说一个开封佳人倾慕东坡先生的才华,不惜万里去儋州相会,这里可是万里共婵娟啊。”

    “东坡先生?”俏金娘有些犹疑地看着武好古,“可是苏东坡?”

    武好古笑了笑:“除了苏东坡,还有别的东坡先生能让你俏金娘走一趟儋州吗?”

    原来武好古给俏金娘安排的是一场真人秀!而且是和苏东坡一起上演的真人秀!

    苏东坡那可是北宋末年的大明星,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什么牙膏啊,帽子啊,红烧肉啊,还有墨锭啊,凡是能冠上“东坡”之名的,立马就身价翻倍,而且还会供不应求,连梁师成那个没卵子的宦官都要厚着脸皮说自己是苏东坡的私生子。更不用说苏东坡自己的墨宝了……在武好古看来,把苏东坡这样的摇钱树打发去亚龙湾看海的新党大佬们的理财能力也就这样了。

    如果让武好古来执政,肯定得把苏大摇钱树留在开封府替朝廷赚钱赎罪……一年三十万缗稳稳的,一个人顶得上一个州的税赋!如果运作得好,说不定连给辽国的岁币都能赚出来!而且苏东坡在辽国那边还有不少粉丝,完全可以拿他“出口创汇”。

    可这样的超级摇钱树,眼看就要死了!这可真是大宋gdp的重大损失啊!

    以武好古这个奸商的商业头脑,怎么能不好好利用一下?不好好发掘苏东坡的商业价值,怎么能体现出资本主义制度的万恶?

    “奴要去儋州?”

    武好古点点头,看着俏金娘道:“此去不仅有万里之遥,而且还有险阻艰难,你可敢去么?”

    “敢!”俏金娘也是够干脆的,想都没想就应了下来。

    “好!”

    武好古笑道:“这就对了,你去了回儋州,陪着苏东坡走完人生最后一程,这身价立马就不一样了。”

    是啊,俏金娘就是“东坡牌”的角伎了!还有花魁画册帮着炒,身价后面随随便便加个零都没问题。

    至于风险当然是有的,万里远行,很有可能死在路上!

    另外,苏东坡老爷爷能活多久也没人知道,万一在海南岛活到80岁呢?俏金娘的大好青春不就都丢在海南岛了?

    当然了,武好古把俏金娘派去海南岛并不是“赌命”。因为武好古知道苏东坡活不了多久了。历史上建中靖国元年七月时,病逝在常州。即便他能因为武好古的蝴蝶效应多活上几年,他也该回开封府了。

    因为徽宗执政后,苏东坡在海南岛的流放生活就结束了,先是去了廉州安置现广西北海,后来又去了永州,后来又复任朝奉郎并且赦还开封府,在走到常州时病死。如果能多活几年,多半就能返回开封府做官了。

    若真能如此,跟着苏东坡返回开封府的俏金娘立马就是开封府第一角伎了。

    “金娘子,”武好古接着又说,“你大可以放心,我以有安排,定能叫你来去平安,也不会吃多少苦头。还会有良医跟随,因而也不需要太担心水土不服。沿途吃用住宿,也会好好安排,还会有护卫跟随。”

    古代的长途旅行可不容易,如果不做好万全的安排,随随便便上路可就有的是苦头要吃了。

    而万里迢迢,要想安排的舒舒服服,那钱可就花海了去啦。武好古这次不仅给俏金娘安排了良医,还会有厨子、丫鬟、保镖、车夫,甚至还会请个纪家跑过南番航路的管事一路跟随。

    另外,武好古还打算收购一些驿券,好让俏金娘一行在路上可以入住条件较好的馆驿。

    驿券当然是可以收购转让的,因为这个东西也是福利和奖品。主要赐给选任的官员和押纲的军头。特别是后者都比较节省,常常用不了恁般多的驿券,就会拿去转给商人,换点钱物。进京赶考的举子们也可以得到驿券,沿途入住馆驿,是很舒服的,如果用不完拿去卖掉换俩小钱在开封府花用也无可厚非……寒门举子嘛,过日子仔细一点是应该的。

    除了给俏金娘在路上和到海南岛花用的开销之外,武好古自然还要给苏东坡一大笔馈赠了。苏大学士身为一棵不得志的超级摇钱树,现在的日子过得是非常清贫的。

    在儋州这种地方,想来也不会有人找他“代言产品”,也不会有人买他的字画。所以武好古还准备让俏金娘带上一大笔钱去儋州,途径广州的时候来个大采购想来苏东坡也不把一个万里迢迢来看望他,还带着厚礼的女粉丝挡在门外头不赏脸吧?

    听完武好古一番叙述,俏金娘却有些糊涂了,“大官人恁般破费,不会只为了成就奴和东坡先生一段佳话吧?”

    “呵呵,金娘子果然聪明。”

    武好古说着,就在自己的书桌上拿起一把折扇,轻轻展开在了俏金娘面前。向上展现在俏金娘跟前的扇面上是一幅工笔设色美人图,然后武好古又把扇子翻了个面,另外一面上是一首词牌,苏东坡的洞仙歌冰肌玉骨。

    “大官人,这是……”

    “东坡扇,”武好古笑道,“以后会是界河商市中的一大产业。”

    一座真正有前途的中世纪自由市自然不能只有青楼、赌场、跑马厅了,还必须有可以吸纳大量劳动力和产业资本的手工业存在。

    而这些集中于自由市的手工业并不一定要多高端大炼钢铁,大造火药当然好了,可是这技术门槛不是一下子能突破的,而且产品造出来没市场也白搭啊。这种东西辽国不能卖,大宋又不会买,所以也不可能支撑一个自由市的发展壮大。

    因此武好古重生以来,一直都在走“低端”路线,先做一个没什么科技含量的奸商。

    将要在界河商市发展的低端产业,现在已经确定只就有酿酒、刻印和造船。其中酿酒产业可以容纳的劳动力十分有限,造船虽然是劳动密集型产业,但是武好古这边并没有核心技术,得看海州吴家的意思了。

    所以武好古只能挖空心思为界河商市寻找新的具有发展潜力的低端产业,制扇这个行当作为印刷业的延伸,显然是很适合在界河商市运营的。花魁行的印刷厂可以大量提供扇面,而界河商市的建筑工地和船厂有能提供大量廉价的木材边角料可以制作扇骨。

    不过要让界河商市的纸扇业发展起来,武好古还需要创造出流行和品牌,所以武好古才琢磨出了“东坡扇”的创意。

    现在既然有了东坡肉、东坡肘子、东坡巾、东坡帽、东坡墨、东坡牙膏,再多一个东坡扇想来也是挺有市场的。

    而要打东坡扇一炮打响,就必须要舍得下本钱,还要来一点宋朝人没见过的新鲜营销手段。比如把苏东坡和俏金娘的“真人秀连环画”印在东坡扇上,如果条件成熟,还可以做出彩印。

    这样一来,东坡扇的品牌可就立马打出来了!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