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清州城馆驿。

    “你说甚底?你见着萧保先了?”

    喝得醉醺醺的张商英在阎婆儿的搀扶下刚回到馆驿,正分不清东西南北的时候,武好古忽然来向他报告“巧遇萧保先”的事情了。

    这是怎么回事儿?张商英寻思:莫不是喝醉了?萧保先不是辽人的正使,还是辽国的南京留守么?本官都没见呢,武好古怎么先见着了?

    “阎娘子,快扶中书到坐塌上去,再弄些醒酒的茶汤了。”

    “喏。”

    武好古吩咐阎娘子把醉了的张商英扶到一张坐塌上,让他倚着靠背后,又叫她去拿茶汤了。

    看见阎娘子出去,武好古又说道:“中书,方才下官去小樊楼听俏金娘唱曲,不知怎的,萧保先也在那里,便遇上了。”

    “遇上就遇上呗……不对,萧保先不是那个辽使么?我们明天才见他呢,到时候又得喝个酩酊大醉了!”

    张商英说着胡话,看来真是喝多了。在大宋朝做官还真是得有好酒量才行,应酬实在太多,而且宋人好酒的程度也超过了后世人们的想象。要不然开封府城内也不会有72家可能酿酒发卖的正店了。

    除了酒,色也是一个规模巨大的产业!青楼妓馆遍布宋朝的大小城市,上等烟花女子几乎就是后世的娱乐明星!此外赌也是一个巨大的产业……呃,这宋朝的城市产业结构可不大健康的说。

    而武好古现在已经在“色”这个行业中占据了最高端一流奸商卖标准嘛!现在花魁的标准就在武好古手里!

    酒这个行业,武好古则有了“二锅头”,只等界河商市开张,武好古就要新建“灯塔酒业”了。

    至于赌,武好古也是不会放过的。界河商市的万达,不,是万大瓦子就会是赌业云集之地!

    阎婆儿已经急急拿了茶汤进来,给张商英灌了一碗,然后就见这醉青天吐了阎婆儿一身,才稍稍清醒了一些。

    “阎娘子,你去吧。”武好古赶忙打发自己的“御用模特”去洗刷干净,然后才对张商英道:“中书,可好些了?”

    “好些了,就是头疼……”张商英摸了摸额头,苦笑道,“做官不易啊,现在想想还是苏东坡轻松快活。”

    武好古笑道:“只是东坡先生一大把年纪,呆在儋州真是可惜了。”

    “可惜?”张商英眉头皱起,看着武好古。

    武好古笑道:“他的字儿可值钱了……一个月写上一纸,拿去佳士得行至少能卖出一万五,一年就是十八万啊!依我看,朝廷该罚他卖字抵罪。”

    “卖字抵罪……”张商英笑得前俯后仰,“你年纪轻轻,怎就掉进钱眼里去了?和你说吧,现在有不少人想要禁止奸党的书画传世,统统都要毁禁。你手中若有,还是早点发卖了吧。”

    “我不怕的,”武好古一挥手道,“我家藏的那纸东坡先生的真迹是端王所赐。”

    张商英一时语塞,看着武好古若有所思:这个吏商好像话中有话啊!是在告诉自己他是端王的人吗?

    武好古接着又道:“而且毁禁苏东坡的字画没甚底意思……文玩字画,不仅要好,而且还要稀。东坡先生的字本就不多,要是再毁了一部分,等将来风头一过就是天价了。”

    张商英闻言点点头,“仿佛也有道理。”他顿了顿,没有继续讨论苏东坡的话题,而是问道:“萧保先知道你的身份了?”

    “知道,”武好古道,“他知道下官的身份。他还和下官说:界河商市一开,辽宋两国就是兄弟之邦了,以后应该互相扶植,使南北得以相安。”

    “哦?那么说此次的谈判会很顺利?”

    武好古道:“看来中书可以很快回朝复命了。”

    张商英点点头:“可是他的兄弟之邦……怎么听着是话里有话呢?崇道,你明白他的意思吗?”

    “明白,”武好古道,“他是说我们把一个汇聚十万商民亿兆财富的商市摆在界河之畔,辽国的嘴边,就是把辽国当成了兄弟。”

    “这个……”张商英被武好古这话一说,脑袋一下子又有点发懵了,“萧保先说的有理啊!”

    “的确有理,”武好古说,“所以商市不可完全无备。”

    “可是又该如何防备?”张商英问,“禁军厢兵都不可能入驻的,也不可能筑城防护,要不然就违反了澶渊之盟了。”

    武好古想了想,道:“商市应该有堤坝保护。”

    “堤坝?”

    “对,”武好古道,“一个半圆形的堤坝,将商市南岸保护起来,免被水淹……自打黄河入界之后,界河水量就大增,隔个三五年就会泛滥一次,今夏就泛滥过,因此界河商市必须有堤坝防护。要不然大水一没,损失可就惨重了。”

    “可堤坝终究不是城墙,形制也不一样啊。”张商英明白武好古的意思,是要借口界河水患,把堤坝修成防御的土墙,可是堤坝终究不能修得跟城墙一样。

    堤坝因为要承受长时间的水泡和水压,因此多修造成大坡度的梯形,是比较容易攀爬的,而且高度也有限,能修到两丈高就顶天了,再高就很难说得过去了。虽然界河商市的堤坝外面还可以挖个防走私的壕沟,可是这种壕沟能有多宽?不能和护城河相比的。

    “堤坝之上还可以修房子啊,”武好古说,“房子可以有围墙。”

    其实武好古早就计划好了,界河商市的防洪堤坝不需要修多高,有个一丈到一丈半就足够了,也不需要将对外的一面削成崖壁状,但是要有足够的厚度,能够在外侧形成大角度的斜坡。

    同时,堤坝顶部必须有相当的宽度,以便修筑客家土楼样式的房屋和一道一丈左右的围墙。“土楼”应当是正方形的,正方形的一角向围墙之外伸出,高度则在两到三丈之间,而和土楼连接在一起的围墙并不是半圆形的,而是一多面形,大体呈弧状走向的夯土包砖墙体。

    “可是就算有了围墙,”张商英摇摇头,“没有兵也不行啊。”

    “怎么会没有兵?”武好古一笑,“我大宋还有保甲法,廓坊户也适用保甲法的。”

    武好古其实是在“玩法”,因为界河商市是在“辽宋之间”,是个模糊地带,是否适用大宋的保甲法是有待商榷的。

    而且界河商市是由商会管制,若真的有上万商户,那可就是二十个都保了……若是真的贯彻保甲法,上万保丁可就置于商会领导之下了。

    另外,商会管制的可不仅是界河南市,还包括界河以北的北市!居住在界河商市的也不仅是宋人,也包括辽人、高丽人、阻卜人、回鹘人,甚至日本人……

    “这样也行,”张商英也没多想,毕竟保甲法是大宋朝廷自己制定的。“只要界河商民严守保甲法,朝廷也不会有异议的。”

    “那是自然。”武好古说,“可以在同辽国的谈判中提出,商市仿效我朝行保甲法,仿效辽国设警巡院。”

    武好古提出这两条意见,就是想用宋辽条约的形式,确认界河商市的保丁和警巡院合法。

    “就这样。”张商英想了想又道,“商市的选址和大小,辽人不会有异议吧?”

    “不会的。”武好古非常肯定地说,“不过是三万亩土地,又不白拿他们的。”

    根据武好古制定的计划,界河商市南北各有三万亩土地的面积,合在一起相当于后世的二十几平方公里。

    不过界河北市不会进行大开发,大部分会作为堆放木材的堆场,暂时圈养牛羊贸易品的牧场存在,只要一小部分会开发成码头、商站和桥头堡。

    而在界河南市,真正被开发成商市的也就是一万五千亩是宋亩,比后世的市亩小10%左右,大约相当于后世的九平方公里。

    武好古和萧保先说的“十万户”是不可能的,九平方公里摆不下那么多人。不过一万户应该是有的,常年聚居在那里的人口,多半会超过十万人。

    至于商市的大致城市规划,武好古也已经做好了,将会是一个半圆形的,以港口广场为半圆心的布局。

    剩下的约9平方公里,则是一条狭长的沿河地带。根据武好古的设想,将会交给灯塔书院、灯塔大学、灯塔海学院和灯塔牧场等使用。

    除了灯塔牧场之外,书院、大学和海学院,都会拥有高大的建筑物、围墙和壕沟作为依托,就类似于界河以北汉人豪族的堡寨。

    其中灯塔书院因为会拥有最多的师生,所以将是三大学院中占地面积最大的,一旦界河商市因为幽燕沦陷而必须放弃,灯塔书院将会变成对抗少数民族南下的桥头堡。

    当然了,界河商市和“灯塔堡垒”的建设并不是一步到位的,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界河商市同样也不是一天建成的。而是会分成几期进行,整个工程将会延续超过二十年!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