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金娘子,金娘子可在里面吗?”

    武好古正一边品尝着小樊楼的开封菜一边听俏金娘唱曲儿的时候,忽听门外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然后就听见俏金娘的“妈妈”开口道:“萧大官人,哪阵风把您给吹来了?”

    萧大官人自然是萧保先了!他原本在楼下一个最好的位子坐着,等着听俏金娘唱曲儿。可是等人半天也不见俏金娘的人影,就在萧保先有点不耐烦的时候,俏金娘优美动听的歌声,却从小樊楼二楼的什么地方传出了。而所唱的歌词,似乎是一首四言绝句,做得非常工整,显然是出自名家之手。

    就在萧保先品味着诗句的时候,耳边不知道谁提了一句,说这首诗是苏东坡的新作,还说有一批东坡新作到了清州城……萧保先可是苏东坡的粉丝啊,这下他再也按耐不住了,马上就上了二楼,想要去见见俏金娘,顺便问问她有没有别的东坡新作。

    萧保先上了二楼,循着歌声就到了武好古所在的包间之外,房门敞开着,但是金妈妈却守在门外,挡住了萧保先。

    “哦,我是在楼下听见金娘子的歌声……这歌词是谁做的?”

    “是东坡先生。”金妈妈笑着说,“今日有个俏金娘的知己从开封府过来,还带来了东坡先生的新作。”

    “那知己是……”

    这时包间里面的歌声忽然停住了,然后就听见俏金娘的声音传来:“既有佳客,便请入内相见吧。”

    萧保先闻言,就迈步走进了包间,然后就看见一个俏金娘正和一个约莫二十出头的青年文士对面而坐,两人中间的一张方桌子上摆了些酒菜和一张瑶琴,另外还有文房四宝和一张写满了字的宣纸。

    “萧员外,”俏金娘站起身,向萧保先行了个福礼,“奴给您介绍则个,这位是开封府来的画商武崇道武员外……武员外,这位是沧州来的萧员外。”

    武好古站起身,拱了拱手,笑道:“萧员外,在下开封武好古。”

    “武好古?”萧保先仿佛在哪儿听过这个名字,使劲儿想了想,“啊,画中第一人?你是画中第一人?”

    武好古心想:这个萧保先果然是个文艺中年,不仅喜欢苏东坡的诗词,听开封花魁的小唱,而且还知道自己这个画中第一人。

    显然是可以交个朋友的!

    想到这里,武好古拱拱手笑道:“画中第一人是不敢称的,在下就是一介画师而已。这一次有些俗务来清州,顺便给金娘子带来一本新出的东坡先生的诗集。

    我看萧员外想来也喜欢东坡先生的诗和金娘子的歌,不如一起把酒听歌如何?”

    “把酒听歌?好啊!”萧保先笑着点点头,然后就一屁股坐了下来,倒也没有半分的做作。

    这人虽然附庸风雅,不过看上去也是个豪爽的性子。武好古心道:只要能投其所好,和他结交并不困难。

    俏金娘又展开歌喉,将苏东坡的和陶停云四首中的第一首又吟唱了一遍。

    “好诗,好歌!”萧保先抚掌大笑着问,“金娘子,还有吗?”

    “今日没有了。”武好古替俏金娘答道,“今日在下是从清州知州的接风酒宴上偷跑出来的,来的匆忙,竟把诗集忘了,幸好还记得其中的一首,就先叫金娘子唱了。”

    萧保先一愣,“清州知州的接风酒宴?”

    武好古一笑:“在下有个官身,还谋了个差遣,是作为张中书的随员来清州的。”

    他居然是张商英的随员?张商英弄个画商当随员想做什么?萧保先听了武好古的话就是一愣,显然辽国的情报工作和宋国一样糟糕,根本不知道武好古这个吏商近幸现在混得多好也许是负责搜集宋朝情报的辽国官员认为武好古一个吏商不重要,不值得调查和报告吧?

    武好古给俏金娘递了个眼色,俏金娘就替萧保先问了:“武大官人,您不好好在开封府,大老远的跑来清州有甚意思?”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嘛!”武好古笑道,“我虽然有个官身,但终究是个商人,总有牟利的。”

    也对!萧保先心说:商人就是唯利是图的!这个武好古一定是看到了界河商市有利可图才跟着张商英来的。只是这界河商市有什么大利呢?

    “清州有大利可图?”俏金娘问。

    武好古笑道:“清州的利我们这些汴梁子也不好插手了,不过朝廷最近和辽人在商量开个界河商市,以后宋辽交易就不在清州了,都要挪去沧州北面界河之畔的新商市。

    而且这界河商市还要大建,不仅要做贸易,还要兴产业,殖黎民,将来或许会有十万商户云集于斯,可是北方头一等的商埠了。金娘子,我看你也别回开封府去了,将来就在界河商市居住吧。”

    这个建议不错!萧保先轻轻点头,对武好古这个商人的印象又好了不少。

    “唉,”俏金娘摇摇头,“界河真要繁华起来都不知多少年后了……而且辽人也不一定会答应吧?”

    “说的也是,”武好古轻轻点头。“不过辽人一定会答应的!”

    萧保先有些不爱听了,大辽的事情,你一个宋朝的吏商怎么会知道?

    “为何?”俏金娘问。

    “因为他们也有钱赚啊!”武好古笑道,“这商市可是宋辽合建,再由商会买扑经营的,买扑之金,自是两国平分……光这一项,辽国将来就能年入数万乃至十万缗啊!

    而且,这个商市是位于宋辽之间,和榷场一样,可以让宋辽两国之人往来出入和长期定居的。

    金娘子,你想想啊,这不等于将小半个繁华似锦的开封府城,还有不计其数的金银财帛都搬到界河边上了?这可是要真的把辽国当成兄弟之邦了。若是宋辽要开战,恁般多的财富不是转瞬就被夺去了吗?”

    好像……是这么个道理啊!

    萧保先忽然发现武好古这个吏商说到问题的点子上去了!

    那么大个商市,若真有十万商户云集,那这个商市的规模岂不是要赶上析津府城了?

    这么个商市商市可不是析津府城这样的堡垒,哪怕有城墙也不会有多高多坚固摆在大辽的嘴巴边上,这不就是把大辽当成兄弟之邦了?要不然宋人不得天天担心被契丹铁骑打进来大肆抢掠?

    这事儿,对眼下的辽国是有利的!

    眼下的辽国已经有点应付不了西北阻卜人最近西阻卜又闹起来了,耶律洪基都想借西夏的兵力一起镇压了了,而高丽人和女直人眼看就要打仗,他们一旦决出胜负,那可就是高句丽或是渤海国复兴了……在契丹人看来,高丽人如果打败了生女直,那无疑就会进化成高句丽,吞下鸭绿江北的大片生女直土地,还会进一步威胁辽国东京道!

    而女直完颜部一旦战胜高句丽,那无疑将会拥有一统女直诸部的威信,到时候最不济也是个“大渤海国”,而且是初兴的大渤海!

    所以辽国是必须要干涉高丽女直战争的!必须要让女直和高丽人保持均势,一直相互征战下去。

    而要达到这个目的,辽宋之间不仅不能爆发冲突,最好还能在某种程度上达成默契必须要让宋人意识到,女直人统一起来或是高句丽再现,不仅对辽国是威胁,对大宋同样是很不利的……

    现在宋人主动提出的界河商市,分明就是要把辽国当成兄弟之邦了,辽国怎么能因为一点暂时不能满足的经济利益就把宋人往外推呢?

    真要这么做,那真是太愚蠢了。

    想到这里,萧保先忽然大笑着站了起来,冲着武好古一拱手道:“你说得有些道理,今日便到此了,明日黄昏,某家再来这里听金娘子唱诗,你也来吧……对了,在下是辽人萧保先!”

    “萧……保先?”武好古装出一副懵懂的模样,自言自语道,“仿佛在哪里听过。”

    “哈哈哈,”萧保先大笑,“回去问问张中书吧,某家先走一步了!”

    ……

    “留守,您说甚底?这界河商市一成,我们和宋国就是兄弟之邦了?”

    “是啊!”

    马人望听到萧保先万分肯定的回答,一下子也有点懵了。武好古那厮给萧保先灌了什么迷魂汤了?

    他之前还担心宋国强大了要威胁大辽的南京道,现在怎么就变成兄弟之邦了?

    萧保先说:“这道理,一介商人都看得分明……宋朝建商市于界河,就是将十数万人口,数百亿钱财帛,都置于我大辽铁骑触手可及的位置上。他们若真要背盟,我大辽岂不是发财了?”

    好像有点道理!

    马人望思索了一下,点点头道:“既如此,那宋人若不肯提前支付十万缗,我们该怎么办?”

    萧保先皱皱眉,“钱还是需要的,如今朝廷府库太过空虚,都在向寺庙要钱了。”

    马人望眼珠子转了转,“不如这样吧……我们不如卖点东西给宋人。”

    “卖甚底?”

    “木料!”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