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一名女子走进了武好古所在的雅间儿,见她身穿一件绛红色绣着蔷薇图案的蜀锦褙子,云鬓高耸,妩媚动人。

    女子到了端坐在方桌后面喝茶的武好古身旁,就是盈盈一福,柔声道:“奴家金娘,见过武大官人。”

    来人就是俏金娘,是清州小樊楼从开封府请来的当红头牌,也是小樊楼现在的台柱子。

    虽然才来到清州不过一月有余,俏金娘就已经打出了名号。

    这其中当然也有小樊楼和花魁画册的功劳,为了尽快让俏金娘成为清州头牌名伎,小樊楼特地在开封府定了三千册盗版花魁画册都是登了俏金娘花招儿的那一期带回清州,然后还模仿墨娘子“潘家园题诗赠画”,在清州小樊楼也来了一回,而且俏金娘还顺便抚琴献唱,搞得很像一回事儿。

    顺便一提,墨娘子在开封府潘家园举行的“题诗赠画”,名义上是赠,可是有资格去潘家园的都是什么人啊?那里是潘美的赐第,没点身份的人怎么进得去?

    而那些有身份的人,又怎么可能白白接受佳人馈赠?所以墨娘子收到的礼物,其价值远远超过送出去的画册……而且还能得个不贪财的名声,真是一举两得啊。

    照葫芦画瓢的俏金娘自然也收到了不少礼物,付给花魁画册的三千缗“广告费”不仅全部收回,而且还有不少富裕。

    那三千缗,花得可太值了!

    当然了,除了花魁画册的威力和小樊楼的炒作,俏金娘也确有些本领。

    能弹得一手好琴,小唱的功夫也极为出色,琴棋书画,皆有涉猎,可称得上是一位才女。加上她相貌美艳,还能跳得好舞蹈。才能被花魁画册和小樊楼迅速捧红。

    不过在清州走红和在开封府走红可不是一回事儿,别看俏金娘在清州红了,可是在开封府,她仍然是不值一提的二流三流角伎。

    现在的规矩就是,要在开封府大红,就必须以花魁的名义登上花魁画册!如果能得到一个属于自己的花魁写真集,那才是真正的大红大紫。

    这样的女伎,别说在开封府,就是在整个天下,都是万众倾慕的红行首。

    而能够决定俏金娘成为花魁,拥有自己的写真集的那个人,现在就坐在她的面前。

    就是那个今年只有二十出头的画中第一人武好古!不知不觉间,武好古已经将开封府花魁的门槛拿在自己手里面了。

    武好古看着眼前的美人,淡淡笑了笑,“有笔墨纸砚吗?”

    “有。”俏金娘道,“奴就叫金妈妈去拿。”

    俏金娘姓金,是个姓金的过气女伎的养女。过气的女伎如果没有成为富豪官员的侍妾,通常会买几个姿色上乘的女孩加以调教,再将她们带入青楼勾栏,最后抽头分成,安享晚年。俏金娘的“妈妈”就是这样一个过气的女伎,现在跟着俏金娘到了清州小樊楼,就在武好古所在的包房外面站着,不敢进门。

    别看这位金娘子也算半红不紫过,就算比武好古大得多的官也交际过,但是在武好古跟前却不敢半分造次。

    因为那些比武好古官大的不过是“玩家”,而武好古现在则是开封府乃至整个大宋“娱乐圈”的王者。只要他愿意,俏金娘就一定能盖过李师师和墨娘子,成为大宋第一名伎。到时候,她的晚年生活可就多姿多彩啦!

    所以在得知武好古想要笔墨纸砚后,这位已经上了年纪,早就风韵不在,而且还有些肥胖的女人仿佛一下焕发了青春,飞也似的就向她和俏金娘居住的小樊楼的后院跑去了。

    金娘子去拿笔墨纸砚的时候,俏金娘就抱着瑶琴俏生生站在武好古的身旁,不似一个万千宠爱集一身的红行首,倒像是个正在伺候主人的小丫鬟。

    不过俏金娘却一点都不觉得委屈,因为她知道绝大多数以花魁名义登上花魁画册女伎,在武好古面前也是这个待遇。这种情况在武好古前世是想都不敢想的,都是相当于后世一线二线女明星的女人,眼巴巴的等着你来潜规则,想怎么潜都行,可偏偏没有功夫一个个“潜”……他太忙了,当奸商,做奸臣,还妄图反对少数民族南下,一件件,一桩桩都需要花时间花精力,而且家里还有两只嗷嗷叫的母狮子!

    “金娘子,有件事情请你帮个忙。”

    武好古突然开口了。

    “好的。”俏金娘二话不说,马上就应了下来,也不讲什么条件。

    这样的态度,倒让武好古对她另眼相看了。

    “坐。”武好古一抬手,示意俏金娘坐下说话。

    俏金娘依言而坐,娴娴静静地看着武好古。

    “你也不问我叫你做甚?”武好古问。

    “只要是大官人吩咐的,奴一定照办。”

    俏金娘的回答让武好古非常满意,看来这是个听话的好姑娘。既然是好姑娘,那就应该好好利用,好好栽培了武好古可不仅仅是个宋朝“娱乐圈”大亨,他现在还是个大特务,很快就要有个勾当谍报事的差遣了。作为大特务,自然要培养和利用女特务了……

    武好古问:“这些日子有个辽国的大贵人天天都来捧你的场,你可知道?”

    “知道。”俏金娘回答并不让人意外。看人识人也是女伎必修的基本功,和才艺姿色一样重要。

    武好古又问:“你知道他的身份?”

    俏金娘道:“不知具体是何人,但应该是辽国使团中的大官。”

    武好古说:“他应该是大辽南京留守萧保先,辽国太子其实不是太子妃的兄长。”武好古顿了顿,又道,“你可知在辽国,这等亲贵都是可以出将入相,大权在握的吗?”

    “奴不大清楚……”俏金娘想了想,问,“大官人想叫奴去勾引那辽人?”

    “不必。”武好古摇摇头,“勾引就落下乘了……你要做他的红颜知己,而我也要和他交朋友。

    金娘子,你告诉我这朋友该怎么交吧。”

    一个大宋的吏商特务要和一个未来辽国皇帝的大舅子交朋友……这可真是民族大团结的典范了。

    至于交上了朋友之后要怎么利用,哦,应该是帮朋友的忙,武好古现在已经挺拿手的了。

    而俏金娘这样的红行首,自不必说,个个都是交朋友的好手了。武好古现在也算是宋朝娱乐圈的大亨了,自然知道女伎这一行,卖艺卖身其实都不如卖交际。真正想大红大紫,都得靠交际。

    而交际不一定要上床牵手的,关键要看交际的对象是谁?如果是慕容老爷爷的兵学司的同学们,那不用废话,直接牵就是了。可是萧保先这种附庸风雅的货要泡的是才女,要和人家做红颜知己,哪能直接牵手?多没意境啊!

    俏金娘当下思索了一番,便对武好古道:“大官人,那辽国贵人曾经花大价钱点了奴的唱,都是东坡先生的曲牌。”

    “原来喜欢苏东坡。”

    苏东坡的官运虽然很差,都去亚龙湾看海了,但是他在文坛上的人气却很高。“苏黄米蔡”四大家之首是当之无愧的!而且在辽国那边,苏东坡的人气更旺,凡是附庸风雅的辽国大贵人,都能咏上几句苏东坡的词。

    “他的文采如何?”武好古又问。

    “奴不知。”俏金娘回答道。

    两人说话的时候,俏金娘的“妈妈”,已经把文房四宝拿进来了,小心翼翼摆在了武好古的跟前,然后倒退着走了出去。

    “替我研墨。”武好古道。

    “喏。”

    俏金娘站起身,到了武好古跟前,就往一方名贵的丛台澄泥砚中加了些许茶水,然后又用一块东坡墨相传是苏东坡在亚龙湾看海时发明的,实际上是墨商借着苏东坡的名气打广告研磨了起来。

    武好古看到墨磨得差不多了,就提起毛笔就开始在宣纸上写诗,俏金娘则立在武好古身后,低声念诵:“霭霭停云,濛濛时雨;八表同昏,平路伊阻;静寄东轩,春醪独抚;良朋悠邈,搔首延伫;停云在空,黯其将雨;嗟我怀人,道修且阻;眷此区区,俯仰再抚;良辰过鸟,逝不我伫。”

    念完后,俏金娘就问:“大官人,这是东坡先生的新作?”

    “对,”武好古道,“我离开开封府前才拿到抄本,有好几首和陶诗,都去年末今年初才写得的。”

    苏东坡虽然是“奸党”,但是他的诗词却是在开封府“娱乐圈”大热的,因而武好古这个蔡氏忠党之徒,也会在第一时间得到东坡诗作的抄本现在专门有人在做这个买卖的!

    武好古问:“金娘子,可能唱么?”

    这是在考俏金娘了。

    诗词都是可以唱的,不过要在第一时间找对曲牌弹唱出来也不容易。

    “能。”俏金娘马上点了点头。

    “那好,”武好古笑道,“就在这里唱给我听,唱得响一些,要让楼下的人都听见。

    老林教头,把门打开,再叫小二上酒菜吧。”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