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在辽国的时候,武好古就曾经想一会平州张觉,不过却没有得到机会。因为张觉当时去上京考辽国进士去了最后当然是考上了,在辽国这里,世家子弟考进士很少会考一次以上的,都是一次中奖。

    “原来是觉之兄,久仰久仰。”

    虽然张觉在后来宋使上被列为奸臣,但是武好古自己也是奸商,奸商和歼臣应该是歼味相投的,于是就客气的招呼起来。

    不过张觉却微微皱眉,他听马人望说过武好古,知道武好古是个画师吏商,一介商人而已

    招呼完了之后,武好古又对正准备倒茶的小二道:“小二,你且去吧,多安排些好酒好菜便是了。”

    “喏。”小二领了命就去了。

    看到小二走了,马人望就笑着对武好古道:“这位张觉之和赵钟哥也是至交好友,都是慕容先生的学生,志向也是相同的,年初中了进士后就在南京转运使司做了录事。这次老夫就带着他一起来大宋这里见见世面。”

    慕容忘忧奔宋这事儿,在辽国也引起了不小的震动,毕竟这老头办了个香山院,不少燕云豪强子弟都是他的学生。

    不过慕容老头的学生却没有受什么牵连,该做官的还在继续做官,毕竟他们都是投胎高手!

    “马良嗣如今还在燕京做官吗?”武好古这时问了一句。

    “还在做警巡副使,”马人望笑道,“崇道你若到了界河商市的任上,应该能经常和他打交道的。”

    在辽国这边,商市、榷场的治安都是警巡院负责,缉私也是警巡院的差事。而商市、榷场、市舶司等等,又都归转运使司管辖。所以武好古在今后一段时间主要的交涉对象,就是马人望和马植,这倒是很不错的。

    武好古和马人望、张觉已经分宾主落座了。林万成则客串起了倒茶的小厮,给武好古等人倒上了茶汤,然后就出门守着了。

    武好古笑道,“马漕司这话是不是说界河商市的设立已成定局?”

    “定局?”

    马人望不置可否,只笑了笑道:“有你武崇道在,想必不是定局,也能变成定局吧?”

    马人望的话一出口,他身旁的张觉立即就露出了诧异的表情。张觉是知道武好古是宋朝这边的“近幸吏商”,还有从七品的横行官官位,着实不低了。可是他却不认为武好古在这一次辽宋会谈中能发挥什么作用?

    毕竟武好古只是一个吏商,而且年纪又那么轻

    武好古淡淡一笑,“你们要多少钱?”

    “至少十万缗,”马人望笑道,“不难办吧?”

    武好古摇摇头:“难办!”

    “怎么?你手头的钱不够?”

    武好古笑道:“钱不是问题,问题是不能给你们!”

    张觉有点被惊呆了,十万缗啊!不是十万钱,而是一亿钱按照1000钱兑1缗,怎么听着这武好古的口气仿佛是笔小数目?

    “不能给?”马人望愣了愣,“为何?”

    “不为何,”武好古摇摇头,“十万缗钱有,但是不能这样没个名目就给出去要不然朝廷那边不能交代。”

    “这”马人望看着武好古,“你们要甚底名目?”

    武好古笑了笑:“木料,燕山上郁郁葱葱的都是树,砍点木头给我不难吧?一料木头我出300文。砍个五十万料木头就有十五万缗了你们大辽总有七八万缗的赚头吧?当然了,这些钱都不能给铜的,只能给绢。”

    所谓的“料”是木工名词,就是一根木料的意思,至于规格是武好古也不清楚。哦,这个时代船的大小也是讲“多少料”的,也就是这条船用了多少木料的意思。

    武好古准备在界河商市发展造船业,同时还要大规模的营建商市,自然需要很多的木料。

    而这些木料是很难从河北东、西两路取得的。倒不是没有树,而是不许砍伐。因为树据说可以防骑兵也不知道大宋的那些文官的脑洞是怎么开的?他们难道认为契丹会骑着马撞到树上去吗?人家是游牧民族啊,马术那么糟糕还游个屁牧?

    而且树木被砍伐后是可以用来打造攻城器械的!攻城器械都是很大个的,运输不变,一般都是就近砍伐树木打造的。

    总之,宋朝河北的树木是不大好砍的,砍上几十万颗搞不好都够得上叛国的大罪了,所以要砍只能去砍辽国的树了。这是好事啊,多砍一点辽国的树,以后大宋北伐的时候,禁军的骑兵就不容易撞上去了。

    而在辽国的燕山地区砍树的成本也不高。也不说用徭役民伕去砍,把任务分派给大族,再一根木料给个200文的,就要多少都有了。所以大辽朝廷是可以从这笔交易中赚到钱的。

    当然了,这买卖普通的商人可做不了!

    另外,大宋是禁止铜钱外流的。不过宋朝的绢对辽国而言也相当于钱,因为钱对商品经济并不发达的辽国意义也不大。而且辽国现在还控制着陆上丝路,拿到的绢帛也可以出口给鹘鹘也是个中间商。

    “50万料木头不是问题”马人望从来就没想过树木防骑兵的问题,不过他还是摇摇头,“可是这和你们提前支付10万缗钱是两事啊。”

    武好古笑道:“50万料木头怎么够用?以后界河商市还要开设船厂、炭厂、木器厂,木料可是大买卖!将来一年50万料都有可能,漕司可有意经营则个?”

    说着话,武好古又伸出一根手指,“多了不敢保证,只要漕司愿意和下官合股做木料生意,一年一千万钱总是能分到的。而且,下官可以先预支一年的分红给漕司。萧留守那边,也可以预支一年的分红。不知可否?”

    两千万钱,按照宋朝这里七百多钱折一缗计算,就是两万七八千缗的贿赂,哦,应该是“预支分红”就这样出去了!

    这个手笔,让作陪的张觉倒吸了一口凉气儿:这武好古得多有钱啊?

    “这个”马人望犹豫了,他当然是清官,自然是不受贿的,不过马家做点生意是完全合法的。人家门阀啊,屈尊降贵做点买卖不可以吗?做买卖就有分红,提前分一点,也没什么吧?

    “实不相瞒,”马人望犹豫了一会儿,说道,“本官是觉得辽木南运对我们双方都有好处,若是大辽朝廷一年内收入个四五万的,也能缓解财用紧张。只是那萧留守他是燕王的妻兄”

    萧保先当然也是清官了,而且他还是耶律延禧的大舅子,他妹妹将来是要做皇后的。

    有了这层关系,想要用钱收买萧保先就有难度了。

    “人各有好,”武好古笑道,“不知这位萧保先喜欢甚底?”

    马人望道:“这萧保先虽是奚人,但是却倾慕汉家的文采风物,尤其喜好吟诗填词,而且自命风流。”

    “哦,是吗?”武好古点点头。

    张觉这时插话道:“对了,这些时日萧留守还常常往小樊楼跑。”

    “来小樊楼?”武好古一愣,“来吃开封菜?”

    张觉摇摇头,“仿佛是迷上了一个开封来的花魁娘子。”

    “是俏金娘?”

    张觉点点头,脸上也露出的倾慕的神采,“就是她她可是开封府来的花魁啊,不仅人漂亮,而且弹得好琴,唱得好曲,琴棋画也是无一不通的。”

    正说着的时候,包间的房门忽然被林万成推开了。

    然后就看见一个马人望的随从探进半个身子,“主公,萧留守微服而来了。”

    说曹操,曹操到!

    武好古想了想,问道:“俏金娘可登台献艺了?”

    “还没有,不过也快了。”答的是林万成。

    武好古道:“叫她来陪我喝酒,马上。”

    什么?张觉被武好古的话惊了一下,那可是开封府的花魁娘子啊!武好古若是个中了进士的才子也就罢了,可他只是一介商人,怎么能这样把俏金娘呼来唤去?

    “喏。”

    林万成应了一声就去了,也没带什么信物,其实他自己就是个标志他是武好古的老护卫嘛!开封府青楼圈里谁不知道?还有不少上了年纪的名伎想要勾引他老人家呢!

    武好古看到林万成去了,就对马人望、张觉道:“二位若不方便和萧保先见面,就暂且避,我就在这里和俏金娘一起喝两杯,等着会会萧保先。”

    “也好,”马人望笑道,“那老夫和张觉之就先告辞了。觉之,我们走吧。”

    “哦,那就告辞了。”

    张觉实在是不大了解武好古这个商人的手段,将信将疑的跟着马人望出了包间,下楼的时候,却忽然看见俏金娘抱着一架瑶琴,穿着身红衣,快步跟着林万成走上了楼,一边走还一边问:“林老爹,大官人总算想起奴了,这可真是太好了”

    什么?张觉简直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这武好古到底是什么路数?居然能让俏金娘这样女子为之倾倒?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