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飞琼伴侣,偶别珠宫,未返神仙行缀。取次梳妆,寻常言语,有得几多姝丽。拟把名花比。恐旁人笑我,谈何容易。细思算、奇葩花卉……”

    阎婆儿的声音清柔,伴随着悠扬而有韵律的琴音,一曲柳永的玉女摇仙佩.佳人在大名府馆驿之中来回荡漾,犹如天籁。

    武好古怎么也没想到,阎婆儿这个骚到骨子里去的艳伎居然有这等琴音歌喉,她分明是个大艺术家啊!

    “婆儿操得好琴!唱得好曲!”

    当琴声响和歌声响起时,武好古的脸色微微一变,赞扬的话语就脱口而出了,话一出口就觉得不对了。

    阎婆儿是自己的家伎啊!自己居然不知道她是个大艺术家,这也忒荒唐了吧?

    他的话说出去自是收不回了,在场的韩忠彦、潘孝严和张商英闻听后都大笑了起来。

    潘孝严和武好古最熟,当下就笑着说:“大郎你不知道色艺双绝阎惜惜吗?”

    色艺双绝?武好古心说:我就知道那娘们是个卖身不卖艺的,哪知道她是个艺术家……

    张商英则摇摇头道:“他哪里会知道?惜惜走红的时候,他顶多是个娃娃。”

    “是啊,”韩忠彦也道,“一晃十几二十年过去了,我等都老了,只有惜惜姿色依然,还是色艺双绝啊。”

    原来阎婆儿真的有大红大紫的时候!武好古心想:可是色艺双绝的女伎在开封府都走卖艺不卖身,就是卖身也悄悄卖的路线,怎么可能像阎婆儿这样吊起来卖?

    “只是没有想到,当年恁般任性的阎惜惜,如今也做了人家的家伎。”韩忠彦接着感慨道。

    张商英也笑道:“是啊,我在开封府时见到惜惜做了崇道的家伎也着实吃了一惊……崇道啊,你竟然不知道惜惜有此才艺,莫非只顾着她的皮囊,别的都不问了?”

    “哈哈,惜惜的皮囊可也是一绝啊!”

    “是啊,也就是大郎年轻力壮,换个上了年纪的可受不了……”

    “怪不得武大郎这一路天天都在打熬气力,原来是为了应付惜惜啊!”

    “哈哈哈……”

    三个上了年纪的老官僚也不知道是不是喝醉了,居然就当着武好古和张叔夜两个晚辈的面开起了荤段子。其中的两个还是堂堂的文官大青天啊!

    而且一个是新党悍将,一个是旧党大佬。

    他们见了面难道不应该好像仇寇一样互相攻击的吗?

    其实武好古对新旧两党的斗争情况还是不大了解,在旧党的第一代大佬中,韩琦因为年纪太老,在熙宁六年就还判相州实际上是养老,熙宁八年就去世了,没有历经新旧两党撕破脸的“元祐更化”和“绍圣绍述”。而且韩琦还有“相三朝,立二帝”的功劳,也就是说英宗和神宗两代皇帝的册立,都有韩琦的功劳,而且韩琦还强迫太皇太后曹氏撤帘归政宋英宗,因此政治地位不容动摇的。

    所以在韩琦去世的时候,神宗皇帝还御撰墓碑:“两朝顾命定策元勋”,还“诏韩氏世官于相”也就是韩氏子孙可以在相州老家做官当知州。韩琦的孙子,也就是韩忠彦的儿子韩治和韩治的儿子韩肖胄都先后出知相州。

    另外,蔡京的幼子蔡脩后来还娶了韩琦的孙女,韩粹彦女儿为妻韩蔡两家成了亲家,后来还有几个韩粹彦的儿子被蔡京给连累了……

    总之,北宋的新旧两党表面上斗得你死我活,私底下不少人却关系不错还互相结亲联姻,到底怎么回事也挺复杂的。

    而武好古为弟弟武好文提出的亲事,也得到了韩忠彦的允诺。虽然只是口头的允诺,但是潘孝严还是告诉武好古,他弟弟一定能娶上韩家的女儿,无论中没中进士。

    当然了,中和不中,娶到的韩娘子肯定不是一个人。若是中了进士,那就肯定能娶上韩忠彦的亲女儿或亲孙女。在大宋进士及第就相当于鱼跃龙门了,之前哪怕是个田舍郎,此时都会成为人上人,便是宰相千金也可配得上了。况且武家也不是穷光蛋,绝不会让韩家的女儿吃上哪怕一点儿苦头。

    若是没有中,那么韩忠彦也会收养一个韩家族女嫁给武好文。这样武好文也能得到韩琦孙女婿的名分……有了这个名分,武好文稳稳当当升到太学上舍是没有问题的,有了上舍生的身份一样可以授官的。

    而今天的酒宴,就是为了庆祝韩武两家口头定亲而摆的!

    因为这场酒宴名义上是武好古做东,所以他不能溜走,才等到了作为压轴节目的阎婆儿的表演。

    武好古此刻心中,自然是大感惊讶:这样一位德艺双馨的大艺术家,竟然湮灭在历史长河之中,后世人们只知道李师师而不知道阎惜惜阎婆儿的艺名,实在是太过可惜了。

    好在自己来到了这个时代,武好古下定了决心,一定要让阎惜惜和潘素儿一样,名流后世!

    不如让就她成为第一个在美术史上留下姓名的人体模特吧!

    以后“阎老师”的大名,会在历史上流传上一千年,不,流传上两千年!

    当然了,“阎老师”在眼下这个时代,也会因为一幅阎婆儿写真图而名声大嘈。因为即将出现的界河商市,就是一个可以展出阎婆儿美妙躯体的地方。

    她的画像,将会被悬挂在万大瓦子中的怡红院内……现在的问题,就是怎么说服这位阎艺术家了。

    “文玉,去把阎老师请来。”

    “阎……老师?”

    “哦,不是阎老师,是阎婆儿。”

    “哦。”

    酒宴终于结束了,喝得有点醉醺醺的武好古就借着几分酒劲儿,让杜文玉去请阎婆儿到自己居住的院子中来因为武好古给管大名府馆驿的官员送了礼物,所以得到了一个院子可以和杜文玉、阎婆儿、林万成等人一起居住。

    “甚底?大官人寻奴去……去做甚?”

    阎婆儿见到杜文玉的时候,她刚刚安排好今晚陪张叔夜的姑娘……她带来的姑娘已经送出去两个了,一个给了张叔夜,一个给了潘孝严,张商英到底是东华门外唱过名的,这点操守还是有的,只是让阎婆儿陪了一个晚上,然后就一直独睡了,到底是清官啊!

    而武好古这个脏官的操守则出乎了阎婆儿的预料,虽然这脏官的目光常常打量阎婆儿的胸脯,可也就是看看而已,既没有要阎婆儿去陪牵手,也没要阎婆儿给安排别的姑娘。

    一路上仿佛就是和杜文玉调调情……如果不是知道武好古已经搞大了两个女人的肚子,阎婆儿还以为他有什么毛病呢?

    “大概,大概是侍寝吧?”杜文玉撅着小嘴,显得非常无奈。

    老师怎么就看上这个老女人了?她那点儿好啊?除了会弹琴唱歌……可自己还会画画呢!

    而且阎婆儿就是个人尽可夫的婊子,怎么能和自己这个黄花闺女相比?

    阎婆儿却非常得意,她早就想勾引武好古了。可武好古却偏偏对她没什么动作,几乎都让她怀疑自己的魅力了。

    “前面带路吧。”阎婆儿得意地说。

    “哦。”杜文玉没得办法,只好领着阎婆儿进了武好古的房。

    武好古住的是个“套间”,外面有厅堂,里面是寝室。阎婆儿和杜文玉到来的时候,武好古就坐在厅堂里面喝着解酒的茶汤。在他的面前,画架子已经支了起来,一堆土法制做的铅笔则摆在一旁的案几上。另外,厅堂里面还点了至少十支大红蜡烛,照得灯火通明。

    “奴婢见过老爷。”

    阎婆儿行了福礼,还口称奴婢她并不是武好古的奴婢,只是假装的奴婢,不过一路上还是很认真的在装,显然是个表演艺术家。

    “唔。”武好古微有醉意,目光灼灼,望着向自己行礼的阎婆儿道,“阎娘子,你可想名流千古吗?”

    名流千古?阎婆儿愣了又愣,这是怎么回事儿?不是侍寝吗?怎么就千古了?

    “想的话,”武好古说,“就脱衣服吧。”

    什么意思?阎婆儿回头看了一眼同样愣愣的杜文玉,杜文玉小声问:“老师,您的意思是让阎娘子把衣服脱了?”

    “脱,”武好古点点头,“统统脱了。”

    阎婆儿问:“在这里脱?”

    “对!”武好古又道,“文玉,你去把门窗都关紧了。”

    杜文玉应了一声,就连忙去关好了窗户,正要出门,却被武好古叫住了。

    “文玉,你去哪里?”

    “老师,奴……”杜文玉回头一看,只见阎婆儿已经很不要脸的在宽衣解带了,她连忙低下头,“奴,奴……”

    “文玉,”武好古不耐烦地打断道,“你留下来。”

    留下?

    杜文玉的小脸刷的通红起来,低着头不敢说话了。她早就有和武好古牵手的决心,但是她一直以为牵手这个事儿只能两个人牵,从没想过还可以三个人一块儿牵的。

    正在杜文玉羞的要寻个地缝钻进去的时候,武好古又开口了:“文玉,为师现在就教你画人体了,这人体写实绘画,乃是写实绘画中最为高妙之术,可谓博大精深,为师都没教过你两位师哥......“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