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这可太好了,苏大哥,你可是帮了我个大忙!”

    武好古是九月初三上午,在共和总行,也就是原来的佳士得行总店得知苏家准备投五万缗在界河商市的。

    这可是界河商市获得的第二笔大额私人投资不包括对界河商会的投资,第一笔投资则是是阎婆儿的青楼……真是有点丢了资本主义的脸!还好资本主义是唯利是图的,不要脸也罢。

    “怎么说是帮忙呢?”苏大郎笑道,“我家在界河商市投资可是为了赚钱的……这界河粮行,总不会亏本吧?”

    亏本应该是不至于的。武好古心想:不过想要赚钱恐怕也不容易,搞不好要先亏上个三年五载,等到界河商市的运营上了轨道,人口多起来了,粮行才会赚钱。

    当然了,这种长线投资,武好古自己也打算在界河商市搞上几个。

    一是界河马场,就是用来养马和改良马种的场所。恐怕是十年二十年都要烧钱亏本的项目!

    二是界河铁场,这其实是个“试验铁场”,根本不可能赚钱,而是为了攻克“冷锻甲”技术而开设的。武好古准备从徐州利国监、幽州龙烟铁山和辽东铁州铁山等三地输入铁矿,然后用木炭或焦炭试验性的冶炼之所以要从不同的地方输入铁矿,是因为梦溪笔谈上曾经提过不同的铁矿炼出的铁料是不一样的……

    总之,武好古就是个不懂什么科学技术的艺术家,也只能走实践检验真理的路子,慢慢试错搞试验了。

    三是界河船场,这也是个“试验场”,不过武好古对于造船并不是一窍不通。呃,他并没有造过船,但是却画过船。风帆船和桨帆船都画过,还画过船只的龙骨这都要感谢他后世工作过的漫画公司。

    不过仅仅依靠这些基础,武好古也不可能造出强大的桨帆战列舰,试验探索还是非常必要的。

    另外,界河船场还可以用来打造发石装置。这东西为了可以装在船上,也可以用来守城,配合“火药燃烧弹”使用,应该是有点效果的。

    将来条件成熟,还得开火药厂、铸炮厂如果技术能跟得上的话。

    不过作为唯利是图的资本主义,也不能都搞这些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赚钱的高大上的勾当。要不然把资本亏完了,就没有主义了!所以,武好古在界河商市的运作上,还是一如既往发挥他的奸商本色。

    肯定能赚脏钱的营生,他也已经安排好几个了!

    第一当然是“二锅头”酒,长线来看是要由潘楼提供技术开酿酒厂的,不过短线就直接上蒸馏酒,收购一点原料烧酒先把钱赚起来。武好古计划抢在宋徽宗登基之前拿出第一批产品,然后献给宋徽宗当御酒,再让宋徽宗赐个好名字,这样就能装逼成功卖高价了。

    其次则是从勾栏瓦子中寻快钱了。勾栏瓦子在宋朝是一种“游乐商业集散之地”,当然也可以包括妓院青楼。武好古计划在界河商市搞一个特大号的瓦子,名字就叫万大瓦子“万大”寓意包罗万象,应有尽有。而万大瓦子将是整个界河市商业区的中心,阎娘子的青楼就将设在万大瓦子的一角。除了青楼之外,万大瓦子还有表演、扑跤、赌场、赛马、饮食和购物等六大卖点。

    其中赛马更是为从北面而来的契丹贵人们所度身定制的项目!在武好古的计划中不仅会有以速度取胜的赛马,还会有讲究技巧的马球比赛和马术表演。而且还会为胜利者颁发相当高昂的奖金!胜利的马匹也会在万大赛马会登基在册,成为一代名驹,如果母马要找它们“牵蹄子”,主人是要付钱的!

    当然了,赛马和马球比赛肯定是要下注开赌的!而且花魁行将来还会在界河开设分行,专门围绕“万大赛马会”和“万大扑跤会”进行运营。

    只是这么一个这么大一个万大瓦子要交给谁去运营,现在武好古也没想好。他对瓦子设想是很丰满的,可是要实现却也不容易啊。

    “大哥儿,你的粮行买卖交给谁来管?”武好古想到这里又问。

    苏大郎本人是不能离开开封府的,他可是共和行的大掌柜啊!

    “给苏达山管。”苏大郎说,“他是我的一个族兄,管苏家醋行粮仓的,对米粮的事情再熟悉不过了。”

    这个时代的醋是百分之百酿造的,没有化学勾兑的醋。而酿醋的原料就是粮食,糯米、小麦、高粱、麸皮、大米都可以酿醋,所以醋行苏家对于粮食贸易也不陌生。

    “好!”武好古笑道,“这样最好。”他顿了顿,“开封共和行这里就托付给你了,我今儿还有个本子要画……是个名叫阎惜惜的艳伎。”

    “惜惜?”

    “你认识?”

    苏胖子笑着点点头,“怎生不认得?”

    武好古心想,原来你这死胖子嫖过人家。

    苏大郎看着武好古道:“大郎,你不知道高大哥和刘小乙帮着搭救惜惜的事儿?”

    “不知道。”武好古摇摇头,一脸茫然。

    苏胖子一笑:“也难怪,你现在可是忙得很了。我告诉你吧,这阎惜惜原来是和她父亲一起过的,她父亲是个禁军的小使臣,奉命押纲的时候遇了山贼,一时害怕,弃纲而逃,所以犯了军法,本人刺配牢城,累得闺女也没入了教坊做了官伎……这是两三年前的事情,后来她妈阎婆儿的姘头,就是你那好兄弟刘小乙发迹了,于是路子通到了高师严那里,高师严出面去给惜惜赎身了,不想却跟她娘亲做了民伎。”

    宋朝的官伎其实是个比私伎还要糟糕的勾当,理论上不卖身,实际上比卖身的私伎还不如。因为官伎并不是营业的,而是类似文工团的存在,专为官府服务,表演歌舞助兴,而且禁止和官员牵手。

    只许看,不许牵,还真当大宋的文武官员都是君子啊!

    而且,官伎的收入是没有办法和同等姿色才艺的私伎相比的,遇上出手大方的官员还好些,要不然就是个吃不饱饿不死的局面。根本不可能如李师师一样,捞上一大笔过舒舒服服的隐退生活。

    “原来是这样。”武好古点点头,对苏大郎道,“那她遇上我也算走运了……我给她画三十六张图,安排在十二月出画册,总能捧红她的。”

    苏大郎笑道:“好的,就这样安排。”

    ……

    本来苏大郎还想拉着武好古去喝一顿践行酒,可是却被武好古拒绝。

    后天他就要离开开封府北上了,可没多少时间可以浪费了,于是便和苏大郎告辞后就带着林万成径自离开了。

    出了共和总行,武好古的心情格外的好。

    灯塔市界河商市看来是真的能成了,这可是一座属于自己的城市啊!甭管灯塔市上面还有多少“婆婆”,可是负责建城的人总是自己……这“建城”可不是“筑城”,而是将一片界河边的荒原变成一座万恶的资产阶级自由市!

    到时候武好古就是万恶的资本主义之父啦!说不定还能成为抗拒少数民族南下的大反派人物……真是令人期待啊!

    想着自己以后邪恶的样子,武好古心里就越来越得意,不知不觉就溜达到了金水河畔的武家大宅。

    他到达的时候,大宅门外正停着一辆马车,门前的拴马柱上还拴着一匹高大的骏马。

    武好古的一个“跟班”,白波武家过来的村秀才武好谋正站在门口,看见武好古就迎了上去:“大哥,有贵客来访。”

    听对方管自己叫“大哥”武好古就在心下冷笑一声。其实他在白波武家的排名不是老大,不过原来的老大已经死了,所以武好古就晋升成了好字辈的大哥有钱有势就做大哥?白波武家的这个家规倒是很与时俱进啊!

    “贵客?谁啊?”

    “贵客有三个,”武好谋道,“其中两个是姓阎的娘子。”

    阎婆儿和阎惜惜算甚贵客?武好古从马背上下来,把缰绳丢给了林万成,“还有一个说谁?”

    “还有一个姓张,是个从七品的宣奉郎。”

    姓张的从七品文官?谁啊?武好古想了想,不认识啊。不过不认识也得去应付一下,人家可是堂堂的文官啊。

    “你先叫阎家母女去我的内堂等候则个。”武好古吩咐道,“那位张宣奉可是在中堂吗?”

    武好谋笑道:“大哥儿,两位阎娘子已经被八哥领了去见嫂夫人了……”

    “嫂夫人?”武好古闻言一惊,“那位嫂夫人?”

    “自是潘娘子啊。”

    “潘……潘十八入城了?”

    “是啊,就比两位阎娘子早到片刻,她是去潘家园吃潘驸马小公子的满月酒的,顺道来宅子小歇片刻。”

    武好古心里一阵叫苦,真是两个没脑子的书呆子!就算潘巧莲在家,你们也不能带着两个上门的小姐去寻她啊!

    而且还是母女花,这回好了,母狮子要发威了!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