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进入九月,秋高气爽。

    开封城外的菊花开得漫山遍野,煞是好看。开封府的人们也不会白白浪费了这等美景,纷纷走出家门,携着家人美眷出城一游。

    金水河上,一艘艘画舫缓缓在河上行过,排起了长队。到了黄昏将夜之时,河上的画舫大多下锚靠岸,不过船上依旧灯火通明,如同仙乐一般的丝竹之音,更是在金水河两岸飘荡开来,久久不去。金秋的晚风徐徐,让人格外舒畅。

    在这众多的画舫轻舟之中,一条小小的,极不起眼的小船,是属于开封府城内画杜家的,就是之前和武好古作对,后来又见风使舵,献上了范仲淹的真笔字帖,还让孙女拜武好古为师的杜用德他们家的。

    可别小画杜家的财力,虽然在元符二年已经过去的九个月里,杜家到手的各种进项还没有共和行的十分之一多。但是杜家的一百六十多年的画商人世家!虽然背后还有需要上供的主子,但是主子们在很多时候是会被代理人蒙蔽的,所以捞到手的钱未必有被代理人黑掉的多!

    另外,一百六十年前的大宋才从五代乱世里面出来,那时候古董艺术品不值钱,开封府的地产和现在相比也不值钱。

    因而要论起“净资产”,开封画杜家的财富可是远超过眼下的武好古的哪怕算上潘巧莲的嫁妆,也不能与之相比。

    顺便提一下,和后世的某些大城市一样,这个时代北宋开封府的社会财富主要就是以地产的形式存在的。一个开封府城,占地大约就是二十七八平方公里,地价总值起码二十亿缗!大该足够买下几个大辽国了

    而开封府界内存在的真金白银铜钱相对地产价值,却是非常有限的,总价值不会超过一亿缗,都不一定能超过开封府豪门勋贵家中收藏的古董字画的总价值。

    也就是说,一旦开封府陷落或者存在陷落的风险,开封府的豪门商家拥有的绝大部分财富都会化为乌有。因为城市一旦陷入战火或者被战火威胁,地产价格就必然会雪崩!古董字画的价格,同样会一落千丈,到时候就是乱世买黄金了。

    从这个角度来说,开封府的“资本家”们还真是“与城同休”的。如果他们带着女真铁骑来抢开封府,或者自己来抢开封府,都是达不到“唯利是图”这个目的的这样做,只会让他们破产!只有开封府的繁荣发展,才是真正符合他们利益的。

    而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正是因为开封府这座天下首善之城太过富庶,太过安逸,也太容易发财了。哪怕什么都不做,买块地皮放着都稳赚!所以这座城市中的“资本家”们,也都是习惯安逸地发财的。

    用后世的话是,开封府的“资本家们”是缺少狼性的,他们是被大宋朝廷的权力圈养起来的宠物狗。实际上很多开封资本家背后就是被圈养的将门嘛!人家本来就是奉旨发财的!

    当然了,作为大宋的首都和一座交通其实并不方便的内陆大都市,开封府也不可能成为野蛮生长的狼性之都。

    而现在,界河商市这座怎么看着都有点“野蛮”的未来商都,突然出现在了习惯享受安逸的开封府豪商们面前。还真叫他们有些意想不到!

    作为和武好古关系密切的开封府画行的行首以及新任的翰林图画院待诏直长的杜用德,自然也接到了武好古的投资邀约投资界河商市的邀约!可不仅仅是入股商会,区区一万缗的投资,才不会让身家上百万的杜老爷子头疼不已呢。

    这一次武好古是希望杜用德可以在界河商市投资建“一条街”,一条贩卖文化用品、籍、艺术品和古董的商业街!

    要修路,要盖房子,还得想办法在开封府招商。这不仅是投资多少的问题,还特别商脑筋。有这点精力和资金,在开封府不一样赚钱?跑界河商市干什么?还离辽国那么近

    “文玉,”杜家的画舫之中,杜老头皱着眉头问自己的孙女,“你师傅到底是怎么想的?好好的钱,干嘛往界河商市里面投?他的那个甚底共和行现在不是很赚了么?”

    “爷爷,”杜文玉呵呵一笑,“奴的师傅可是有大智慧的,这些日子,您老还没看明白吗?”

    “不明白,不明白。”杜老头摇摇头,端起酒杯,抿了一口杜文玉送来的“二锅头”,“好酒!真是好酒”

    “这也是奴的师傅酿出来的。”杜文玉跟了武好古几个月,其实真正相处的时间也不多,却已经是武好古的崇拜者了。

    杜老头眉头一蹙,沉吟半晌后问:“孙女,爷爷问你个事儿,一定要老实说。”

    “嗯。”

    “你现在是他的人了吗?”

    “是啊。”杜文玉点点头,“奴现在是老师的学生。”

    “不是这个,”杜老头摆摆手,“那方面。”

    “哪方面?”杜文玉眨着眼眸,一脸天真地问。

    “就是就是男女之事,你知道吗?”

    “男女之事是甚底?”

    “就是牵手啦。”杜老头问,“你的手让他牵了没有?”

    “没有”杜文玉俏脸儿一红,她已经明白爷爷在说什么了。

    “怎么还没有?”杜用德轻轻转动着手指的酒杯,“他对你没兴趣?”

    “爷爷!”杜文玉跺了跺脚,娇嗔道,“奴才不喜欢他呢,跟个木头似的,还被潘巧莲和西门青两个管得死死的!”

    看到孙女的表情,杜用德大笑,“没想到武大郎也会惧内。不过也难怪,他可娶了潘巧莲那个凶婆娘,还得了三十多万缗的嫁妆,总要怕几日的。

    对了,他过几日不是要去清州吗?身边带了女人吗?若是没有带,你不如就跟着一路伺候。这一去几个月,他还真的能当了和尚不成?”

    杜文玉眼睛顿时一亮,连连点头。她知道自己的师傅有个很奇怪的习惯,从来不嫖妓,哪怕和人应酬,叫了美伎陪酒,也就是一块喝两盅,仅此而已。要不是和潘巧莲、西门青搞出了人命,杜文玉还以为自己的师父有什么毛病呢

    杜老头笑道,“这次你跟着他,再摸摸界河商市的底。如果他对你好,界河商市也真的可为,那我老杜家不妨跟一点。”

    武好古的好徒弟杜文玉大概不会想到,她的这个从来不嫖妓的老师,这个时候正在林万成的保护下,迈步走进一间妓院。而且不是什么上等的青楼,而是设在开封府城北厢军营聚集之地的一家名叫怡红院的妓院。

    哦,就是刘无忌的那个姘头阎婆儿的妓院。

    “东翁,这里怎么没开张的样子?”

    走进怡红院,林万成发现妓院里面空空荡荡,也没有看见妓女,也没瞧见龟奴,灯火倒是通明的,要不然林万成还以为自己进了“鬼屋”了。

    正说话的时候,忽听楼梯脚步声响。

    从楼上走下来两个女子,其中一个正是半老徐娘阎婆儿,还是一惯的豪放作风,穿了件几乎透明的薄纱褙子,里面则是小小的一件抹胸,两颗大肉球晃荡晃荡的就来了。她身后跟着的女子,年约二十出头,一身青色的苏绣长裙,外面着一件青色褙子,姿态婀娜,极为动人。她的胸前也和阎婆儿一样鼓鼓的,隐约透着一抹细腻白嫩,瓜子脸,柳叶眉,一双明眸秋波荡漾,更显妩媚风情看她的长相,和走在她前面的阎婆儿很有几分神似,也不知道是姐妹还是母女?

    “奴的怡红院不开了,自是冷冷清清了。”

    阎婆儿听见了林万成的话儿,在楼梯上就答了起来。

    “不开了?”武好古一愣,“难不成你和刘小乙要大婚了?”

    武好古是被刘无忌约来怡红院的,怡红院现在是刘无忌的产业,而且这个昔日混迹潘楼街的假道士现在也上去了,和郭京一起,都是端王赵佶的御用道人。

    “大婚?”阎婆儿嘻嘻一笑,“奴这样的女人还敢想这等事情?你那好兄弟眼下可是端王的红人了,不得找个好的?”

    男人有钱就变坏的真理不仅适用于武好古,对刘无忌也是有效的。他昔日苦穷的时候,能有个女人就不错了,虽然老了点,可姿色并不差。

    但是现在,呵呵,端王赵佶的红人啊!赵佶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当官家的人!上赶着派刘无忌马屁的人还能少?这些日子,不知道有多少开封府商人家的闺女往画仙观去求姻缘呢!

    刘无忌这个小白脸,怎么还看得上阎婆儿?哦,其实也不是看不上,阎婆儿真是个很有韵味的女人,熟透了的妇人,对于喜欢熟妇的男人来说,就是极品啊!据说连端王赵佶都和她牵过手了

    可是和她牵手是一事儿,娶她做老婆是另一事儿,刘无忌现在也知道这个理儿了!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