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潘巧莲,安安稳稳躺在一张卧榻上,手里捧着碗香喷喷的鸡汤正在小口小口喝着。身边还有小瓶儿和苏影儿这两个心腹丫鬟忙前忙后在服侍着。好一副吃吃喝喝,安心保养胎儿的做派。

    相比之下,西门青就“苦命”多了。从四月份怀孕到现在,才安稳了不到一个月,说来还真有点对不住她。

    “十八,怎么样?”武好古看见潘巧莲的样子,知趣的上前问候。

    潘巧莲也不起身,只把盛了鸡汤的碗儿给了小瓶儿,然后就煞有介事的摸着肚皮上,“唔,好像在动,好皮,该是个男孩吧?”

    动?还是胚胎呢,怎么个动法?倒是西门青肚子里那个动得挺欢快,即便不是个小子,也是个和西门青一样壮的丫头。

    武好古在潘巧莲的塌边坐了下去,伸出手在潘巧莲纤细柔软的腹部摸了摸,“嗯,一定是个小子……大姐,你可得给我好好照顾十八。”

    让一个孕妇去照顾另一个孕妇……听上去仿佛很胡闹。但是西门青是媵妾,照顾主妇是应该的。而且西门青还是个很好的郎中,特别精通妇科,照顾怀孕的潘巧莲是最好的。

    “喏。”西门青欢快的应着,仿佛很高兴看到潘巧莲有了身孕。

    武好古想了想,又道:“大姐,女人生孩子是个鬼门关吧?”

    “大郎……”

    西门青和潘巧莲同时一愣,两个女人互相看了一眼,如然后同时用一种幽怨的目光看着武好古。

    武好古被她们一看,顿时也觉得失言,不过该说的话还是要说:“大姐,你们西门家有好的接生婆吗?”

    在宋朝,接生婆和医生是两个职业。西门家虽然有不少人以行医为业,也有祖传的医术,但是却没有人做接生婆。

    西门青摇摇头,然后又道:“不过奴知道几个在徐州、海州很有名的接生婆。”

    有名……就意味着不听话和自以为是!‘

    武好古想了想,说:“选两个不大有名的到开封府来。”

    “不大有名?”潘巧莲讶异道,“大郎,开封府这里有最好的产婆……”

    “当然要用最好的!”武好古点点头,“不过要防个万一。”

    “防万一?”潘巧莲问,“怎么防?”

    武好古说:“我在一本书上看见过一件助产的东西,名叫产钳的,回头就画下来,叫人用黄铜打造出来。”

    武好古其实没见过实物产钳是什么样的,他只见过产钳的图案,不过还是可以画个七七八八。

    “产钳?”西门青问,“是甚东西?奴怎么没听说过?”

    “是个在胎儿难产时将胎儿从子宫中牵出的工具,”武好古一本正经地说,“是神宗朝时陕西一个姓韩的郎中所创的。

    另外,这位韩郎中还创出了消毒法,以避免产妇在产后染病。”

    消毒法?

    西门青一愣,还有这个方法?一定得学会了,这样就不怕仇家给自己和大郎下毒了。

    武好古说:“大姐,你写信去给你大爹爹,叫他寻两个年轻能干的产婆来开封府。到时我把产钳和消毒法传给她们,就可以安心北上了。”

    “北上?”潘巧莲一听,樱桃小嘴就撅起来了,“官人要去哪里?”

    “去清州,”武好古说,“已决定了在清州和辽人谈判……九月初五启程,多半是要谈上几个月的。以后一段时间,为夫可以在开封府、大名府和界河商市之间奔忙,你们分娩时我应该可以赶回来的。”

    “哦。”潘巧莲撅着嘴,看上去很不满意。

    在她的理想中,武好古应该时时刻刻陪在身边才好,怎么能天南地北的乱跑呢?

    西门青的目光则在小瓶儿和苏影儿两个女孩身上游动着,现在自己和潘巧莲都怀了孕,不可能陪着武大郎了。可大郎身边总没个女人跟着也不合适吧?要不让苏影儿跟着去?

    ……

    “用间……”

    宫城,东府都堂之内,宰相章惇正在听取张商英的报告,听到了武好古提出的设立间谍司,同时向界河市派出大量禁军间谍的建议时,轻轻点了点头。

    “这个法子不错。”章惇捋着胡须,“成功出于众者,先知也……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啊!武大郎虽是一介吏商武人,却是读通了孙子兵法的。”

    “相公,您也觉得这事儿能行?”张商英又问,“那您觉着让谁去主持间谍司为好?”

    “间谍司倒也不急,此事非同小可,”章惇摇摇头,“还是先在兵学司的名目下把间谍招募起来吧。”

    枢密院现在就是十二房二司,其中一个司是刚刚开张的兵学司,若马上再增加一个间谍司显得改革步子过大了。而且间谍司是什么衙门啊?那是同皇城司有点类似的,不过皇城司是对内的,主要在开封府界活动。可间谍司也不一定不能用于大宋内部啊。

    所以这个衙门摆在枢密院下面是很不妥当的,官家恐怕也不会放心……

    张商英道:“张荣僖张耆的孙子张叔夜刚刚升了宣奉郎,要回开封府待选了,不如让他做个兵学司博士,把谍报事先管起来吧。”

    张叔夜虽然是,门荫入仕的官儿,不过却是文武双全,又在陕西前线摸爬滚打了多年,积累了丰富的军事经验,同时因为他是开封将门子,对开封禁军也非常熟悉,完全可以驾驭他们,而且他还是个文资官,完全有资格在枢密院兵学司里面谋个博士的差遣。

    “嗯,”章惇点点头,“这个张叔夜是不错……就是他了,给了兵学司博士,再加个兼管谍报事的差遣。若是能做好了,将来可以替代慕容先生,就是做个北伐的主帅也是合适的。”

    章惇想得倒挺远,已经在琢磨北伐主帅的事情了!不过他可看不上童贯这样的宦官,可章楶这一代阃臣又显得太老,不可能在十年二十年后挂帅。而今年三十四岁的张叔夜显然是个合适的人选,他是亦文亦武,又是开封将门子,在陕西的表现也不错。若是能管好兵学司和对辽的谍报工作,将来就是个知己知彼的北伐阃帅了。

    章惇想了想,又说:“北面之事宫中向来是插手的,还是让往来国信所也插一脚谍报事吧。”

    “河北东路转运使司也可以管一点谍报事,”张商英这时又道,“现在河北东路的漕臣就有搜集辽国谍报的责任。”

    章惇点点头,笑道:“那是自然的,等你做了河北东路的漕臣就给加了兼管谍报事的名目,再让界河市舶司也管一点谍报事……谍报事的花销得叫界河市舶司拿出来。”

    这番安排在后世的大特务们看来简直是胡闹,谍报工作保密第一,哪有那么多衙门共管的?这样还怎么保密?不过宋朝就这样,涉及军国要务的事情就是多头管理。对外的谍报事宜,自然不能例外了。

    ……

    “日子定下了?”

    “定下了,九月初五启程,年关前应该能回。”

    武好古这个时候已经回到了开封府城西厢的武家大宅中,他是来向老爹武诚之报喜潘巧莲怀孕的,同时也把自己再次离京的日期告诉了武诚之。

    “家里面和商行的事情都安排妥了?”武诚之问。

    “都妥了。”武好古说,“商行改组在八月底前就能办好,从九月开始,内账房每个月都会给家里一千缗,可够花吗?”

    这一千缗不是用来维持城外梨花别院和武好古、潘巧莲、西门青他们的“小家”开销的,而是给武诚之及城内武家大宅花用的。

    “够了,够了。”武诚之笑了笑,“家里哪里花得了那么多,再说你爹我可还是开封府头一号的书画牙人呢。”

    武诚之的官牙身牌并没有失去,现在他儿子是“画中第一人”,还创立了佳士得行和花魁行,他自然跟着沾光,找他掌眼和买画的顾客多得不得了。每个月的进项怎么都有一两千缗。

    “现在是花不了多少,”武好古笑道,“等二哥儿中了进士,可就要花钱如流水了……该花的钱,可不能省啊!”

    中了进士之后可以“赚”,也可以“花”,各有各的路子,在官场上的前途自是不一样的。

    如果要“赚”,那就是走榜下捉婿的路线,娶个富婆进门。不过倒贴的富婆一般不能成为进士丈夫在官场上的助力。

    而要“花钱”,当然就要去交游士林,再寻一个大大的文官做老丈人了。这里面的学问可就大了!

    武诚之听出了武好古话中的深意,马上感兴趣地问:“大哥儿,你可是要给二哥儿做媒?”

    “做媒谈不上,去试探则个吧。”武好古说,“待会儿二哥儿从太学回来,我就给他写一幅真,带着去大名府……这次外出可不同以往,是跟着张天觉走的。一路之上的交际饮宴肯定多得不行,大名府的韩使相肯定是要见的,他可有六个儿子,孙女有十几二十个呢。”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