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六万亩的水田,不过就是二十来万缗而已,也能算是大买卖吗?”

    吴延恩的答让武好古有些吃惊,二十万缗的买卖还不大?这老头的口气可比力气大多了!

    “吴承直,”武好古皱眉问,“莫非您还有更大的买卖要同我做么?”

    “嘿嘿,”吴延恩一笑,“更大的买卖自是有那么一桩。”他顿了顿,“东门,你以为老夫为何要将六万亩好好的水田卖出去么?”

    武好古一愣,他听花满山和西门青说过海州吴家的情况,这家海商可是特有钱的!他们在高丽海州航线上占了相当大的份额,每年输入大量的高丽参和毛皮进入宋朝,又从宋朝贩卖食盐、丝绸、茶叶、铁器等物品进入高丽。上百年的海贸做下来,早就成了巨富。

    二十万缗在武好古看来是笔巨款,而对海州吴家而言,也不是特别的多,真要筹集总能拿出来,根本不必低价出售土地。

    除非海州吴家正在谋划一笔极大的买卖,所以才要筹集巨额资本而什么样的买卖,需要那么多的本钱才能做得成呢?

    武好古摇摇头,看着吴延恩,“在下不”说到这里,他忽然想起个事儿,之前他曾听人说话,海州吴家在高丽国开了分号,有人中了高丽国的进士还当上了大官!

    “难道和高丽国有关?”武好古好奇地问。

    “哈哈哈,”吴延恩大笑,“果然瞒不住武东门呐我家正要和高丽国做一笔大买卖。”

    大买卖?武好古心说:什么大买卖能花得了那么多钱?人参?毛皮?木材?还是别的什么东西?

    “嘿嘿,和武东门你直说吧,我们吴家这一次要做的大买卖是一场高丽人和女直人的大战!”

    大战?

    武好古这才想起来自己曾经听纪忆说过这事儿,好像是高丽国王看到契丹人从生女直属地撤军,就对鸭绿江以南的生女直部落起了觊觎之心,想要用武力征服。

    他不知道历史上有没有这么一场女直高丽战争,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高丽人决计打不过生女直的。

    “高丽人和女直人打仗这里面有钱可赚?”

    武好古对高丽国的事情不大了解,所以才有此一问。

    吴延恩笑了笑说:“岂止有钱赚?还可以赚到官位和身份呢!”他顿了顿,拿起茶碗抿了一口云雾茶,接着说:“这高丽国在许多地方都学我朝的,也对不少商品实行专卖,也设了榷场和市舶司。如今他们要和女直人开战,自然要筹集军费,采购铁器,囤积粮草,购买马匹高丽国小民贫的,府库之中无甚积蓄,自然就要用专卖权、榷场和市舶司换取钱财物资了。同时还会给捐输的豪商以高丽贵人身份,赐给土地。而我吴家,早就在高丽国开枝散叶,自然需要高丽的贵人身份和土地了。”

    原来海州吴家想要通过支持高丽国和生女直开战获利!武好古心说:估计这家海商后来一定赔死了!以生女直的战斗力,吴家给高丽人多少东西也都是个运输大队长!

    历史上女直人崛起那么快,指不定就有高丽国运输大队的贡献。

    “唔,唔,原来如此。”心里面这么想,武好古面子上还是频频点头,似乎颇为理解吴家的生意经。

    还不知道女直人超级能打的吴延恩得意地捋了捋胡须,笑道:“这女直人乃是契丹的走狗,于我朝也是敌对的,想来高丽人要与之交战,我朝一定乐见的。”

    “那是,那是。”武好古连连点头,心想:总能打死几个吧?而且就算大宋不乐见,高丽国还得是会愣愣的往女直人的钢板上撞!也不知道这高丽国为什么没有被女直人灭亡呢?难道是后来跪得比较快?

    “所以,”吴延恩笑道,“老夫此来开封府,就是想寻些门路,看看能不能在高丽女直之战中,寻到为朝廷效些犬马之劳的机会?”

    老头子原来还想在大宋朝廷这边投机一把!

    一方面赚高丽人的钱;一方面帮朝廷搜集情报,顺便搞搞宋丽秘密外交没准高丽国挺能打的,把生女直推了然后又和辽国打起来呢?到时候,说不定就是宋丽联军打辽国了

    另外,吴延恩也知道女直人的完颜部蛮厉害的。高丽人要和他们开战必然会消耗巨大,而高丽国的手工业规模很小,很难支持长期战争的武器消耗,少不得要从大宋这里进口大量的铁器。

    若是以走私的形式出口,数量又太大,吴家又得花不少钱去疏通,如果能得到朝廷的许可,那赚头可就大了。

    所以各种算计之下,吴延恩就亲自来了开封府。当然了,他要走的门路多了去了,武好古只是其中不大起眼的一条。

    “原来如此,”武好古想了想,笑道,“在下明白吴承直的意思了不如这样,我寻个机会去和蔡副枢密说一说这事儿吧。”

    居然是蔡京!

    吴延恩本来以为武好古可以替他走一走童贯或是慕容忘忧的路子,没想到对方的路子直接能通到枢密副使蔡京那里,这可真是让人喜出望外了。

    “那可就多谢武东门了!”

    “且莫言谢,”武好古摆摆手,“在下其实也有一事想求吴承直。”

    吴延恩笑道:“武东门的事情,尽管开口就是。”

    “其实也不是在下的事儿。”武好古道,“而是一桩公事。”

    “甚公事?”

    武好古笑道:“还请承直见谅,这是一件不能说的公事。”

    “不能说?”

    “对,就是不能说的。”武好古看着吴延恩道,“在下想借你们吴家一条战船和一位水军头。另外,还想在你们吴家的造船场打造一条战船!”

    武好古想要的战船和水军头自然是用来给渤海人送援助物资的。这事儿他本想求助于纪忆,不过现在他知道纪忆是魔头了,自然要敬而远之。海州吴家正好送上门,那可就不客气了。

    另外,他也是想偷师学艺,积累打造战船和水军的经验。后世不是有百年海军之说吗?可见海军是需要花时间花精力去积累的,而武好古这边除了花满山是海商出身,几乎就没有和海上搭边儿的了。所以必须要抓紧一切机会学习造船和水军知识。

    “行!”吴延恩并没有多想,就一口答应了下来,“这个忙我家可以帮,武东门你甚时候要人要船只管言语一声。”

    “那便多谢吴承直帮衬了。”武好古顿了顿,“至于吴承直所托之事,可否准备一封上,在下可代为递送给蔡副枢密。”

    “上已经写好了。”吴延恩一笑,就从随身带着的招文袋中取出了一个信封,递给了在中堂里面伺候的罗汉婢。

    宋朝的官员可以上言事,百姓也可以投状言事,多少还保留了一些国人议政的遗风。所以吴延恩这个买来的承直郎是可以自己提出投机高丽女直战争的。只是他家虽然有钱,但是在朝中影响力有限,如果不多多花钱通路子,吴延恩的上恐怕都递不到真正的话事人手中。

    第二天下午,和吴延恩再次见了面,草签并不是官方的合同凭由买卖田地的契约吴延恩又给武好古打了个折,5万缗成交,一年内付清全款,并且分期交割之后的武好古就在西门青的陪同下,带着吴延恩的上去了一趟慕容忘忧的宅邸。

    虽然武好古已经答应了把吴延恩的上递给蔡京,不过他还是先找到了慕容老头,想听听他的意见。

    当武好古到达慕容家宅邸的时候,发现这里已经多了不少人气。仆役、女使,还有不知道哪儿来的精壮汉子进进出出,“脸盲”的武大郎还瞧见几个长相不错的小娘子,也不知道是慕容老头的女儿或孙女,还是他老人家的妻妾?

    老慕容出迎到了二门,然后就把武好古和西门青直接领进了自己的房。房里面的陈设非常简单,除了案、架之外,就是在墙上挂了一柄长剑,一长一短两张弓,一幅武好古画得燕云全图,角落里面还摆着一领盔甲慕容老头可不是个只会道德文章的大儒,他在考上辽国进士之前也在南京道的侍卫汉奸军里面任职,还指挥过骑兵呢!

    老头的案上乱七八糟的摆了不少文稿,上面记录的是辽国汉军侍卫亲军、宫帐军,西夏铁鹞子骑兵、御围内六班,后周殿前军,当然还有唐季五代的幽州镇牙军的编组及训练方式。

    这些文稿可都是慕容老头的心血,一部分是凭他和赵钟哥的记忆,还有西门家收藏的兵写成的;一部分是询问了跟着小梁太后流亡大宋的梁氏家将写出来的;还有一部分则查阅了枢密院编修司密藏的大量文件史料。现在就差搜集大宋西军的募兵、练兵之法,就可以整理总结出一部可以用于实际练兵建军的慕容兵了。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