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被关进幸福的牢笼,转眼已经半个月了。

    日子过得飞快,炎炎盛夏已经过去,秋风习习,在不经意间,已笼罩了开封城。

    武好古最近的事情很多,也很忙。

    首先,他和潘巧莲、西门青两人一起制定了武家家法。

    在制定了家法之后,内账房也随即成立,主管内账房的是潘巧莲本人,她虽是勋贵之家的女子,可是也精通商业,完全可以胜任管理内账房的工作。

    而在成立内账房的同时,潘巧莲多达三十八万缗的嫁妆和武好古、西门青在佳士得行的股份西门青在佳士得行也拥有少量股份,也都悉数注入其中。

    从现在起,武家指武好古、潘巧莲和西门青共同拥有的小家内账房,就成为了一个拥有庞大资产的“投资基金”了。以后武好古需要进行的所有重大投资,都将通过武家内账房来执行。

    其次则是海州吴家的族长吴延恩见面,谈判土地买卖事宜。这可不是几百亩上千亩的交易,而是足足六万亩的水田的买卖!而且还是位于海州朐山县境内,连成一片的六万亩水田。

    因为水田的收成远远超过旱田,所以价格也就相对高昂了,六万亩水田索价二十一万缗,平均每亩达到了三缗三百三十五钱。

    不过这个价钱其实还是便宜的,如果不是吴家急需资金,一次出手的土地太多,武好古就是出到五缗一亩,也很难收购到恁般多的水田。

    如此巨额的交易,即便是海州最大的吴家海商,也是了不得的大事,所以家主亲自出马也就丝毫不足为奇了。

    就在武好古和潘巧莲、西门青三人在婚后常居的城西梨花别院里,武好古和这位海州吴家之主,同时也是大宋北地有数的大海商吴延恩见了面。

    梨花别院是潘巧莲的嫁妆之一,位于琼林苑旁,不算周围附属的土地,光是宅院的面积就达的了近一百亩!

    院内有一个巨大的后花园,园内有池塘、假山、柳树和一大片梨树,还有亭台楼阁。真宗、仁宗的名臣晏殊在诗中所说的“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风”的场景,大约就能在这座梨花别院中看见吧?

    因为这所宅院面积够大,有足够的地方给武好古养马武好古现在正在搜集各种大马,房舍楼阁也都非常精致,宅子里面还配齐了潘巧莲使唤习惯的家仆。所以在婚后不久,武好古就把梨花别院作为自己的主要居所并不是要“父别居”,武好古可是孝子,在梨花别院里面给武诚之、冯二娘和武好文都安排了住处。

    大海商吴延恩是个上了年纪的老者,约莫有六十多岁快七十岁的样子,虽然须发皆白,但是精神却相当饱满,面膛红润,颇有几分鹤发童颜,一身花团锦簇的缎子长袍,腰间束着玉带,还系着一个大红色的绣花香囊,散发着龙涎香特有的香味。足下是一双白底黑靴,颇有气度地站在那里,远远一看就知道是一个了不起的大人物了。

    吴延恩身边还跟着一个人,年纪看上去大约在四五十岁间,皮肤黝黑泛着红润,身材矮壮结实,手中提着一柄朴刀,看上去威风凛凛。

    这个人,显然是海州吴家的“水军头”了

    据花满楼说,凡是大一些的海商,都是养了水军的!

    那可是真正的水军!不是商船护卫,而且他们乘坐的也不是商船,而是真正的战船,可以在海上高速航行,而且非常坚固,可以进行撞击。战船上的水军,则是大海商真正的核心竞争力。

    这些大海商,或单独,或几家联手垄断一条航线。别的中小海商想要在这条航线上运营,就必须向他们纳贡,否则就等着被他们抢光吧!

    也就是说,武好古如果想进入海商这个行业,就一定要有强大水军和战船。而且作为后起之秀,就必须做好同老海商火并的准备。

    而眼前的这位吴家水军头,很可能在未来成为武好古在水上的敌人。

    跟着吴延恩和吴家水军头一起来的还有多达几十号人的随从和一支马车队,大部分的随从也都带着弓箭和朴刀,全是又黑又壮的汉子,和西门家的打手团或有一拼。这些汉子都是步行而来的,没有人坐车或骑马。也不知道是他们不会骑马,还是吴家水军有什么讲究?

    “大官人,这位就是吴家船行的承直郎吴大官人。”

    花满楼也跟着吴延恩一起来了梨花别院,看见武好古和西门青一起从院子里出迎,就连忙开口介绍。

    吴延恩原来也是有官身的,还是个文官,是从八品的右承直郎。这个官当然不是考科举考出来的,而是花钱买的,所以在承直郎前面还有个“右”字。不过花满山在介绍的时候,故意省略了这个“右”字。

    武好古一拱手,笑道:“见过吴承直,久仰,久仰。”

    吴延恩则很四海地朝武好古一拱手:“老夫在海州就久闻武东门大名,今日得见,真是有幸了。”

    西门青则行了个福礼:“吴世伯一路幸苦了,莫不如先到宅子里面做做,喝碗海州的云雾茶,再尝尝梨花别院的开封菜吧。”

    梨花别院的开封菜当然比阳谷县金拱楼的开封菜强多了,毕竟开封七十二楼之一的潘楼,就是潘家将门的产业啊。

    “好啊,老夫可是有日子没吃开封菜了。”吴老头笑了笑,就跟着武好古、西门青一块儿往梨花别院里面走去。

    吴老头子和武好古、西门青还有花满山,一块儿入了梨花别院的中堂,分别落座之后,那位持着朴刀的汉子却没有跟来。

    很快就有别院的女使上了香茶,宾主双方一边喝茶一边寒暄,扯了一会儿闲篇,老头子才将话儿引入了主题。

    “吴东门,老夫听人说朝廷打算在界河入海之口左近搞一个甚底商市?”

    “确有此事。”武好古答,“不过此商市须得和辽国合办,目前还在同辽人商谈。”

    “这商市由商人买扑?”

    “由商会买扑,”武好古说,“朝廷设市舶司于商市之外,对从商市入宋土之货物抽税和买,同时检查有无违禁之物出入,其余商市之事,一概不管,皆由商会加以管理。”

    “这商会谁说了算?”

    “股东。”武好古说,“一旦辽人允可,商会即可招股,由辽宋两国商人投钱入股,目前拟招三十三股,每股一万缗。每一家商户限一股,不得多投。”

    武好古现在和吴延恩说的只是“灯塔商市”建设的初步方案。

    三十三股,每股一万缗,一共就是三十三万缗!这笔钱主要是用来购买商市土地、挖掘环绕商市的壕沟、修建保护商市不被水淹的堤坝以及修建商市码头的。

    因为沧州靠近界河的土地,还有辽国那边属于武清县的土地地价都非常低廉,平均下来一亩还不到一缗。从三十三万缗股本中的抽出六到七万缗,就至少能买下六万亩土地,相当于40多平方公里,即便只重点开发其中的一半在宋朝土地上的那一半,也能有20平方公里了,只比开封府城略小一些。

    那么大的地盘当然也不可能都开发成商市,武好古只打算利用其中的三分之一,也就是不到7平方公里来建设商市和港口码头以及居民区。余下的1314平方公里,则用于建设学校和牧场。前者将包括灯塔院六艺院、灯塔大学堂和灯塔海学堂包括兵学堂,后者则用来养马。其中灯塔大学堂还将包括一系列的实验工场,灯塔海学堂则将包括码头和船厂。

    另外,灯塔院、灯塔大学堂和灯塔海学堂都将拥有自己独立的围墙、港口和护城河。如有必要,这三座学堂都可以改造成独立的城堡进行坚守,如果加上灯塔市的南北两个商市,那就是总共五个独立的城堡里。而这五座城堡又可以通过界河水道互相沟通,形成一体。

    当然了,如果未来灯塔市需要收缩防御,那么这五座城堡中的四座都可以放弃。只要有一座城堡存在,灯塔市就是卡在女真人喉咙口的钉子!

    “有三十三股?”吴延恩问,“现在招了几股了?”

    “有十一股了。”武好古答。

    这十一股分别属于武家、潘家、西门家、慕容家、马家、赵家赵钟哥家、米家一股、高家高俅、王家王驸马、端王府、苏家和纪家。这十一家虽然还没有缴纳股本金,但是入股的意图非常坚定。另外还有不少开封府的豪门都流露出入股的意愿,招满三十三股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那就算我们海州吴家一股。”吴延恩说。

    “好啊,一言为定。”武好古笑吟吟看着吴延恩道,“吴承直,那些我们能说说您那六万亩水田的大买卖了吗?”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