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武家大宅的前院,仍然有纵酒之声,武好古的婚宴还在没完没了的进行之中。

    迎亲的一大堆繁文缛节都已经完毕了。迎亲的队伍先在女家忙活了好一阵子,喝礼酒、发利市、念诗词、新人出阁登车、再发利市,最后才吹吹打打的把两位新人带回武家。

    等到了武家之后,还有拦门、撒谷豆的礼仪,是由郭京这个半仙人主持的,为的就是镇压什么青阳煞神,也不知道灵不灵?

    压了煞神后才是入门、坐虚帐这可是成亲的大礼重头戏儿,各种仪式和武好古在后世知道的结婚礼仪大不相同。

    武好古也不明白什么,只是跟着司仪的指挥行事,和不少人喝了酒,又在大宅中堂上的一把搁在床榻上的椅子上坐了坐,然后又是喝酒,最后才在潘孝庵的县主老婆长嫂如母,她现在充当丈母娘的角色相请下才下了地面。接着就是在众人簇拥下入了门口挂满了碎绸缎条的新房可不是去和潘巧莲行家法,而是要将潘巧莲牵出来,行“牵巾”之礼。

    牵出来以后,再到堂内挑盖头,居然不是武好古这个新郎官挑,而是老秀才武忠义的儿媳也就是武诚昌的老婆用一杆秤来挑,也不知是什么说道?

    潘巧莲露了面容后,又去武家供着祖宗牌位的家庙参拜诸亲,礼毕后,轮到潘巧莲牵武好古回房,交拜,然后再坐床。做好以后,一群不知道是谁的老大娘就用线团、干果、彩球什么的丢将过来,扔了武好古一头……接着就和交杯酒,喝完之后还要把酒杯以特定的姿态放到床底下。放好酒杯,就有人来剪了武好古和潘巧莲的一点头发,结成了“合髻”,这就是所谓结发之妻的结发了。

    结完了发,武好古就从潘巧莲手中接过一支花,潘巧莲则解了武好古一个扣子,然后掷花床下。然后武好古和潘巧莲再一起去了中堂行参谢之礼,就是向来贺的亲朋拜谢。拜得头昏眼花后,再去拜武诚之和冯二娘,接着是武诚之和冯二娘同潘孝庵夫妇互相行礼。接着众人又把武好古和潘巧莲送入了洞房。

    入了洞房之后当然不是行家法了,而是众人贺喜、掩帐,完事后赵钟哥那厮就把武好古抱着出了新房……是抱出去陪人喝喜酒!

    总之这一番折腾,也算让武好古领教到了中国传统婚礼的各种仪式和名目,忙到后来,他都有点想抛开这一切,直接拉着潘巧莲和西门青去睡一会儿了。

    不过那也就是想想罢了,因为今天武家可真是高朋满座啦!

    不仅开封府书画行的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来了,就连官场上都来了不少人物虽然武好古是近幸,可人家和端王赵佶的关系铁啊!他的婚礼,赵佶是必到的,能在大宋未来官家至少也是官家他爹面前混个脸熟,怎么都不亏吧?

    所以除了赵佶之外,大人物还来了不少。包括枢密副使蔡京、给事中张商英、德州刺史王藻他是赵佶的岳父、驸马都尉潘意和潘意的父亲潘孝严都来武家大宅露了个脸儿。

    另外,章惇的孙女婿纪忆他在七月十五这天就回了开封府,蔡京的儿子蔡攸,米芾、米友仁父子,慕容老先生,还有童贯,梁师成,杨戬这三个内宫的大官,还有一群没有入仕但是和武家兄弟关系不错的太学生、国子监生,为首的就是王甫和赵明诚,还有一个女扮男装的李清照,也都来喝武好古和潘巧莲的喜酒了。

    还真是有点“群忠聚集”的意思啊!

    不过作为酒宴的主角武好古,总要陪着这些大宋的栋梁喝上一圈儿吧?

    还好,陪着武好古和来宾喝酒的高俅、赵钟哥、米友仁三个早有准备,在武好古喝的烧酒里面掺了不少水,要不然他肯定得喝醉得不醒人事。

    今晚可是洞房花烛夜啊!他还得留着清醒的精神,好对潘巧莲行家法呢!

    终于,趁着还没有被酒精击倒前,武好古总算逮着个机会,悄悄退出了宴席。这个时候天色已经黑透了,差不多快到二更天了晚上十点多了留给武大官人对潘巧莲行家法的时间可不多,因为到五更天时,他还得和潘巧莲一块儿去“拜堂”!

    宋朝“拜堂”的时间居然是结婚次日!这个和后世的什么一拜天地、二拜父母、夫妻对拜看不是一回事儿。那可是真正的拜堂,这可是很不容易!搁在后世绝大部分人都没这条件去拜,所以只能拜个天地意思一下了。

    因为拜堂首先要有个堂!是堂,不是厅,这是有区别的!至于区别在哪儿,一时半会也说不清,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如果谁家的房子是有“堂”的,一定是很大很大很大的。

    如果房子稍微小了一点,连堂都没有,就不知道拜堂的问题怎么解决了?

    不过这个要求是难不倒武好古的,他家现在是五进五出的宅子,外堂、中堂、内堂一大堆,各种各样的厅就更多了。于是就选了最大的中堂,堂上摆一面大镜子,望堂展拜。拜完之后,再拜尊长亲戚,还有准备彩缎、巧作、鞋袜等作为赏贺之礼,尊长同样要准备礼物作为答贺。

    拜完堂,婚姻之礼还没完,还有婚后三日的“三朝礼”,就是翁婿两家互相送礼,送什么还各有讲究。

    “三朝礼”后还要拜门礼,就是去女家广设华筵再喝一场“会郎酒”,喝完之后,再由女家派人敲锣打鼓送女婿回宅。

    拜门礼后还有“煖女礼”和“弥月礼合”两场操办,如果一一按照礼仪办下来,一场婚礼能陆陆续续搞上一个月!花费之高,恐怕是普通人家不可能承担的。所以大部分宋人的“传统婚礼”也都是简办的。

    可武好古和潘巧莲现在都是属于豪门吏商,而且还是特有钱的那种,不大肆操办一番,也是说不过去的。所以一个月的折腾,是怎么都跑不了的。要不然两家那么多的钱,不多花掉一点,着急啊!

    所以今天这通闹腾,还只是婚姻大礼的开始呢!

    就酒席上开溜后,武好古就在自家的一个打着灯笼的使女引领下,走在四处都挂上了红灯笼的宅子里面,走了好长时间,才到了洞房所在的院落里。

    小瓶儿和罗汉婢守在院子的月亮门前,都穿上了大红的绸缎衣服,喜气洋洋的向武好古行礼讨赏,在得了一把喜钱以后,两人一边高喊着“新郎官驾到”,一边推开了房门,领着武好古越过厅房,再掀开珠帘,才进入寝室。

    寝室之内,龙凤红烛高烧,烛泪已然在盏盘上堆积了不少。婚床之上,一身吉服的潘巧莲端坐其上,并没有盖盖头,目光有些忐忑地看着走进来的武好古。西门青则挺着有点鼓起来的肚子,侍立在旁,还真有点媵妾的样子。

    婚床之前,摆着一张案几,上面放着几盘小菜,都是吃剩下的,还有两个酒杯,一个酒壶,还有笔墨和一个卷起来的卷轴。

    这是什么?

    武好古心想:难不成上床之前还要画画?画潘巧莲的人体?恐怕不给吧?要不就画西门青吧,她可比潘巧莲“豪放”,说不定能答应的……

    “官人。”

    武好古正瞎琢磨的时候,两个美女已经起身向武好古行礼了。

    “娘子……”

    武好古也捏着嗓子,学者戏台上的腔调回了一句,惹得潘巧莲噗哧笑了一声。

    “时候不早了,”武好古笑道,“不如早点歇息吧。”

    歇息的意思肯定不是睡觉,而是牵牵手,行家法了……武好古看着妩媚得好像只狐狸精的潘巧莲,早就按捺不住了。

    “等等。”

    就在武好古想要扑上去牵潘巧莲的小手儿的时候,西门青却挡在前面了。

    “大姐,你这是……”武好古皱起眉头,今晚没你什么事儿,自己可不能太纵欲了,一晚上应付两个可太累了。

    “大郎,”潘巧莲也开了樱口,玉手一指案几上的卷轴,“奴和青儿妹妹这几日思量再三,觉得得给咱家定个家法,以后得依着家法行事,可不能胡乱欺负奴和青儿妹妹。”

    这意思是以后要依着家法来欺负西门青了?武好古心说:这个女侠还真会玩啊,说不定她就想着要让自己好好欺负吧?

    “好啊!”有些醉意的武好古笑了起来,“我看看。”

    说着话,他就拿起卷轴,借着烛光展开看了起来。看了一会儿,这眉头可就越拧越紧了。

    这不是一部家法,而是一部约法啊!是要用来约束自己这个一家之主花钱的……不仅家用要有个规矩,不能胡乱花销。这钱是用来投资的,还是用来花天酒地的,都得让潘巧莲和西门青两个娘们同意。

    而且这两个女人还想通过投资入股的形式,把自己的佳士得行也监控起来!

    这哪里是在结婚,明明是一头扎进了一个牢笼里去了……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