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大宋元符二年,七月十六,是武好古迎娶潘巧莲的前一日,潘家的“先遣队”就戴着金银双胜、御罗花幞头、锦袍、靴子、笏板等物,吹吹打打的就到了金水河畔内西门大街上的武家大宅。

    女家人在新人出阁前的一日进入男家,铺房挂帐幔,放置房奁、具珠宝首饰等物乃是宋朝婚俗。此外还要以至亲压房,大户人家还会派出从嫁的女使看守新房,不令外人和武好古本人入房。

    这一次带队的女家至亲名叫潘银莲,是潘巧莲同辈的老姐姐,已经五十多岁,是个儿女双全,丈夫也在世的贵妇人。她大概也不是第一回送潘家的女儿出嫁了,一切都熟门熟路,操办的非常妥帖。

    派来看守新房的从嫁女使武好古是认识的,就是那位已经升级为魔教妖人的纪大魔头送给武好古的家伎影儿,她娘家原来姓苏,名叫苏影儿。

    “影儿,果然是你啊。”本来有点“脸盲”的武好古这回倒是一眼就把这个漂亮的跟个狐狸精似的混血美人儿认出来了。

    “奴婢见过大官人。”苏影儿恭敬地行了一礼,然后有些怯怯地瞧了武好古一眼。

    大妇潘巧莲可跟她说过了,绝对不许勾搭武大郎,否则要家法伺候的!现在自己才到武家,就被武大郎叫来了,该不会是要自己侍寝吧?这个算谁的错?要不要行家法?

    这个混血小萝莉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武好古现在已经知道她的“真实身份”了,她也是魔教妖女啊!武好古对这样的妖女,还是有所忌惮的!至少在他和纪忆纪大魔头见面,讨论好了合作条件之前,他是不会碰苏影儿还有墨娘子的。

    不过他不知道,其实苏影儿根本不是真正的魔教妖女,因为纪忆和墨娘子都是摩尼教“计划生育”派的人,上哪儿去找那么多愿意牺牲色相的信徒?

    要是摩尼教“计划生育”派的圣职人员和信徒都有那样的“牺牲精神”,能使劲儿生孩子,这个有点邪门的教派也不会恁般没落了。

    苏影儿其实是来自一个破产的汉人海商家庭,母亲是个白番女奴,家里破产后和另外三个姐妹一起卖给了纪家。她自己也不是摩尼教徒,而是信奉佛道的。

    武好古警惕地看着“妖女”,“西门娘子还好吗?没有……”他斟酌了一番,“没有被十八姐欺负?”

    “没有。”苏影儿的回答很干脆。

    “那……西门娘子没有欺负十八姐吧?”

    在武好古的想象中,西门青和潘巧莲一定是两只母大虫在互相掐着呢结果人家是两只母狮子,姐妹情深,正琢磨着一块儿把武好古这只小公狮关进婚姻的牢笼……

    “没有啊。”苏影儿如实回答。

    居然没有……这不对啊,潘巧莲挺凶的,西门青更是超凶的,她们凑在一块儿怎么可能不掐呢?

    “那她们俩的关系怎么样?”武好古有些忐忑地问。

    “她们可要好了。”

    什么?要好?怎么可能!

    “你,”武好古温言问,“影儿,你老实和我说,十八姐和西门娘子她们……她们没有吵架?”

    “没有,她们可好了,天天形影不离。”苏影儿说,“昨晚上她们还在一个屋里睡了。”

    这是什么状况?武好古愣了又愣,姐妹情深?百合女?怎么宋朝也有这个调调?那她们百合了,那我怎么办?

    不行!回头一定得给她们立个家规,禁止“百合”,否则要家法伺候!可是真正的家法!

    “知道了,”武好古一挥手,“去忙你的吧。”

    “喏。”

    苏影儿长出了一口气儿,还好苏大官人没有打听潘巧莲和西门青昨晚上在商量什么?她可是外面伺候着,什么都听见了。那两个女人商量了一个晚上,在给武大官人定规矩!

    ……

    大宋元符二年七月十七,武好古大婚的日子终于到来了!

    这一天,距离武好古的魂魄来到这个时代,悠忽已经快一年半时光过去了。

    要说短暂,这一年半的时间的确不长,甚至可以说是一眨眼的时间。不过武好古在这短短的时间中,所取得的成绩着实不小啦。当然了,和那些自带王霸之气的穿越客还是不能比的。既没有成为一军之主,也没有高中进士在东华门外唱名。钱倒是赚了不少,不过这来路也不大光彩。别人是炼钢铸铁搞工业化弄钱,他倒好,在宋朝发行起s情杂志了……说他是近幸小人,也真不枉了。

    既然是近幸,从七品的武官也就不值一提了。这宋朝的官儿本来就不能只看品级的,若是进士出身的文官,做到从七品可真是了不得啦!可是近幸的武官……呵呵,不大值钱啊!

    如果说武好古这一番折腾,真的取得了什么了不起的成就,大约就是让一个以威尼斯共和国为蓝本的灯塔市有了出现的可能。

    对于未来的那场华夏天倾来说,一个自由城市倒是个历史上不曾存在的大变数了。

    不过这个资产阶级自由市现在仅仅是小荷才露尖尖角,真要成功,以后的路还长着呢!

    除了这些事业上的“不值一提”的成功,武好古在家庭方面,倒是取得了真正的成功。

    他终于要有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家了!

    是的,之前他并没有把武诚之、武好文、冯二娘当成真正的家人。隔阂,似乎永远没有办法消除。

    而潘巧莲和西门青,却是真正属于自己的,特别是西门青和她肚子里的孩子……

    在一张磨制得非常光滑的铜镜之中,武好古看到了一个已经装扮起来的新郎官。一张眉目俊朗的面庞,脸上的线条比他最初从铜镜中看到的要鲜明了许多。从一双黑瞋瞋的眸子里面,射出的是稍微有些奸猾的目光,倒是挺符合奸商脏官的身份的。

    这天下,真能叫一个奸商加脏官的人物给救了?拯救苍生的人物,难道不应该是一身凛然正气的大英雄吗?

    武好古噗哧一声,自己也笑了起来。

    管他那么多干什么?天下能救则救,实在救不过来,谋个独善其身也就是了!

    门外忽然响起了轻轻的脚步声,武好古转头,就看自己这一生的父亲武诚之站在自己身后,正乐呵呵看着自己。

    “时候到了,该出发去迎亲了。”

    “好!”武好古冲父亲点点头,对于这个爹……他总是有点亲近不起来,就先这样了。

    “爹爹,孩儿去去就来。”

    说完,武好古就大步出了自己的卧房并不是新房,和父亲一起向宅子外面走去。

    迎亲的队伍早就来了,都是武诚之和冯二娘张罗的,请了开封府城内最好的操办喜事儿的人马。现在一大群穿得花花绿绿的男女捧着花瓶、花烛,香球、纱罗、洗漱妆合、烛台,裙箱、衣匣、百结青凉伞、交椅在武家大宅外面排成了长队,还有乐队在那里吹吹打打。另外还有一大一小两辆马车在那里等候没错,是马车!

    武好古没见着八抬大轿,只有两辆马车。原来此时的宋人主要用车迎亲的,轿子可不是寻常人可以坐的……

    之所以有两辆马车,是因为潘巧莲是带着陪嫁的媵妾一起嫁过来的。大妇潘巧莲本人坐一辆两匹马拉的彩画大马车,媵妾西门青则坐一辆红色的小车,只有一匹马拉。

    林万成牵了武好古的那匹赤云骓走了过来,这匹肩高足以四尺七寸的大红马,鬃毛修剪得一丝不乱,头戴红缨,尾垂彩带,还换上了蜀锦织成的缰绳,马鞍上垫上了金丝绒布,马镫也用上了包金的好东西。

    “大官人,上马吧!”林万成道。

    他说话的时候,一个武家的护院还拿来了个凳子,让武好古踩着上了马背。武好古坐在马背上,脸上的笑意是再也藏不住啦。

    一次迎娶两位佳人……让洞房花烛夜快些来到吧!

    美人们,我来啦!

    行家法来啦!

    ……

    “青儿妹妹,那个,那个……疼吗?”

    潘巧莲这个时候,也已经更衣梳妆绞面盘头,打扮完毕了。正坐在一面铜镜前面,打量着里面显露出来的一张绝美容眼。明眸雪肤,琼鼻樱唇,青丝如瀑。这等姿色,把她身后的媵妾西门青都看呆了,以至于没有听见潘巧莲的问题。

    “青儿妹妹,你说那个,那个……”

    “哦,姐姐莫怕,到时奴来说。”

    “说?”潘巧莲蹙起秀眉,那事儿是用说的?不是说用牵手的吗?难道,难道是用嘴的?

    “大郎又不是不讲理的人,”西门青笑道,“而且他还有求于我们俩,所以一定会答应的。”

    一定会答应的是潘巧莲和西门青商量出来的武氏家法……呃,不是那种“家法”,而是真正的家法!是将来武好古家里面是“根本大法”,包括武好古在内所有的人都要遵守的。

    如果武好古不遵守……家里面的两个女人就要,就要不让他牵手了。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