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之前在路上还和西门青一块儿笑话范家那个嫌宝剑太重的范开山的武好古,突然发现自家原来也有一个范开山……不对,武家的这个老秀才还不如范开山呢!

    人家范开山不到四十岁就是免解举子,五十四岁就拿下了特奏名进士和九品官身,在郓州地方上也是出名的乡绅贤士。便是现在阳谷范家散伙了,范开山本人也没掉价,还保持着在乡官员和大地主的架子。每年有144缗的俸禄,还有两三百亩隐田他本人还是可以保住一些隐田收租,家里面也是官户。

    而这位洛阳白波来的老秀才,看上去都是个老寿星了,没有七十岁也该有六十五了,胡子头发没有一根是黑的,全是灰白色的。人看上去又瘦又小,穿着一身新做的,有点儿大的蓝色儒衫,笑起来可以看见一口牙也没剩几颗了。

    就这样还不顾路途遥远,从洛阳跑到开封府来考进士……这可真是精神太可嘉了!

    武好古在家里的厅堂里面见到这位老秀才的时候,他已经美美吃了顿晚饭,正捧着碗云雾茶和比武好古早回家的武诚之,还有武好古那个很少露面的弟弟武好文在吹嘘自己和章惇的交情呢。

    “老夫和章子厚可是科场上的老相识了,我们一起考过两次礼部试。第一次是嘉佑二年,那年他本来已经中了,可是他侄子章子平中了状元。他觉得自己了不起,也应该可以中状元的,所以就拒不受敕。

    第二次是嘉佑四年,这一次章子厚又中了个第一甲第五名,仍然不是状元。我们几个科场上的朋友都劝他别再拒不受敕了,万一官家不乐意了,一辈子就毁了。他听了我们的话,就去做官了。这一晃都四十年喽……”

    四十年!

    章惇做了四十年的官,现在已经是宰相了。而这位武忠义却又考了四十年的科举,从一个少年才子考成了个皓首老翁。

    一辈子,都在科举上耗费掉了。

    想到这里,武好古叹了口气,堂屋内的几个人,这才发现武好古回来了。

    武诚之问:“大郎,你可回来了,吃了吗?”

    “吃了。”武好古一边回答,一边走进堂屋,向父亲行了一礼,然后问白发老头武忠义道,“老人家,你既然和章相公是科场上的朋友,何不去求个幕职,如今早也做官了。”

    老头子闻言一笑:“子厚倒是叫我去给他做幕的,可是我那时年轻气盛,总想着下一科可以中的。”

    这话听着就是吹牛!章惇什么出身?他自己族里面就有不少中不了进士的人要做幕呢,哪里轮得上外姓人?

    武好古也不点破,又笑问道:“我看老人家年纪不小了,这一科不如求个特奏名吧?如果资历不够,就去寻章相公通融则个?”

    其实武好古在和老头子开玩笑,一个不值钱的特奏名而已,每一科都好几百呢宋朝特奏名进士的数量比正奏名少一点,不过平均每一科也有三百多,武好古自己就能给老头求来,哪里用得着走章惇的路子?

    “大哥儿!”

    老秀才还没怎么着,武好古的弟弟武好文却先说话了,有点不快地说:“这位是白波义门的大爹爹,你怎能和大爹爹说戏话呢?”

    武好古看了眼缺乏幽默感的弟弟,才冲着那老头拱拱手:“好古见过大爹爹,刚才和大爹爹说笑,还请见谅。若大爹爹真的想求个特奏名进士,好古可以上奏官家,替您求个恩典。”

    “你就是武好古啊!”老秀才摸着白胡子,“好啊,好啊,虽然是个武官,可是恁般年纪就有了东上閤门副使,将来总是前途无量的。”他顿了顿,“小老儿虽然一辈子都不如意,可是心气儿还是有的,这一科高中在望。所以特奏名进士,老夫是不要的。”

    高中在望?可是您那么老了,中了进还能做什么事儿?

    武好古心说:科举就不能设个年龄限制?比如30岁截止,中不了的就去折腾别的事儿,别在一棵树上吊死啊。

    场面这个时候有些尴尬,武诚之只好开口打圆场道:“大哥儿,你大爹爹这次恁般早到,除了准备礼部试,就是来喝你的喜酒,另外还想和你讨论白波义门武分家的事情。”

    “是吗?”武好古找了把椅子坐了下来,笑着问武忠义,“大爹爹,您答应分家了?”

    老头子捋着胡子,注视了武好古一会儿,才点点头道:“我白波义门武是皇封过的义门,别看现在有些没落,可门第还是高的。要分一部分子弟去海州也不是不行,只是要答应老夫三个条件。”

    门第这回事儿,在宋朝还是有点用的,就是在结婚的时候能拿出来说一说。所谓门当户对主要就是讲门第中进士也能提高门第,而不是将家里有多少钱,有几套房。

    武好古作为一个在后世很多人看来属于下等人的商人,有资格和赵家人婚配,还可以迎娶潘巧莲这样的将门女,就是因为他的门第其实不低。

    他也是白波义门武的子孙,是武周皇室的嫡系后裔,在唐朝编写的氏族志上也有他这一门。

    而白波武家的门第,对于武好古在海州的经营也是非常有利的。因为有了较高的门第,海州武家就能很容易的和海州当地的豪商地主联姻,从而形成一个庞大的姻亲集团。

    武好古笑道:“请说吧。”

    “第一,海州武家的子弟不能丢了耕读传家的根本去做商人。”

    武好古淡淡一笑,武诚之、武好古和武好文这一支武家子弟,在白波义门武的眼里,大概就是丢了根本去做了商人的吧?

    只是经商的开封武家在武好古、武好文这一辈就憋出了官人,进士看着也大有希望可得了。

    而一心一意耕读传家白波本宗,却连个特奏名进士都没有!

    “第二,海州武家的家塾一定要有大儒主持授课。”

    什么是大儒?武好古心想:中了进士的儒应该够大,可他们是不可能去一个私塾授课,而会去私塾授课的儒都是自己都考不上的……这怎么能算大儒呢?

    “第三,海州武家一定要维持聚族而居,不可分散于各地。”老秀才说,“若是答应这三条,老夫就同意分半个义门武去海州。”

    要求还真不少,而且都是做不到的!

    不过武好古却还是连声地答应下来,“行啊,行,一切都依大爹爹的。”

    武老秀才看武好古答应得爽快,心里起了些疑问,又道:“大郎,在老夫面前,可不能打诳语。”

    “大爹爹哪里话来?”武好古正色道,“晚辈为人最是老实,在潘楼街上出名的。”

    一奸商还说什么老实?

    武老秀才可不傻,淡淡一笑道:“你说老实可不行,老夫可是要派出诚字辈的白波子弟去盯着海州武家的开宗立业,若是不合老夫的要求,老夫就不许白波的武家人去海州。”

    “行,没问题。”武好古又是一口答应。

    不就是派人检查嘛!这个要应付不来还做什么忠臣,做什么老实商人?白波来的人,要钱给钱,要女人给女人,要官就给买个官宋朝也有捐纳官,如果什么都不要,就交给西门大姐去沟通。西门大姐是最善于沟通的女大侠了……

    “还需定立字据。”武老秀才还是觉得不大放心,又提出了新的要求。

    “行!”武好古照样一口答应。

    立个字据怕什么?武好古连超凶的西门女大侠都不怕,还怕字据吗?

    老秀才终于放心了,笑了笑说:“如此就好,等到这次春闱大比后,老夫就亲自主持白波义门武分家吧。”

    “那便一言为定了。”武好古笑着点点头,然后又撇了自己的弟弟武好文一眼,“到那时,我们武家可就是一门双进士了!”

    武好古自己肯定不会去考这一科的进士了,不仅考不上,而且也没功夫去操办了。哲宗昏君还有几个月就要龙驭宾天了,在这之前,界河商市的大局必须定下来。所以这一科,武家最多是一门两进士。

    听了武好古的吉言,武好文却是微微摇头,“大哥把中进士想简单了,那可是全天下的才子大比,小弟的才学还是有些浅薄。不过大爹爹的文章火候却是足够的,这一科一定能高中的。”

    武老秀才也摇了摇头,看着武家的后生武好文,叹了口气,“科场上比的可不仅是文章,还有运气啊!文章好到能入第一甲的才子固然是必中的,可是这样的人能有多少?一科几百个进士之中,大部分人和其他落地的举子其实是差不多的……特别是那些过了多次解试,钻研了一辈子文章的士子,又怎么会差呢?可这运气不来,就只能在科场上蹉跎了。”

    听了老秀才的这番有点哀伤的言论,武诚之笑着说:“运气这种事情是可以求来的,明日大相国寺开山门的,不如我们一起去进个香,向菩萨求点福气吧。”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