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潘巧莲和西门青两个试图通过管住武好古的钱袋子来阻挡他的桃花运的女人,显然太低估了武大郎魅力了。实际上有没有钱,武大郎都是能交上桃花运的!

    譬如这位和他在州西瓦子门前巧遇的墨娘子就是个不怎么爱钱的女人,她现在可是和李师师齐名并列的开封府两大花魁行首啊!不知道有多少开封府的贵人富豪想要一亲芳泽,受他们委托的老鸨更是三天两头往佳士得行跑,都开出了一夜万缗的天价了。还有人愿意送她价值十万缗的豪宅把她养起来。

    可是她压根就不假颜色,毫不犹豫加以拒绝!

    这等视金钱如粪土的作风,更是让她的身价在最近几个月里飙升,隐约超过了李师师成为了开封府第一名伎得不到的东西,大概才是最珍贵的吧?

    不过别人得不到的墨娘子,武好古自己也一样无从下手。别看她现在是佳士得行的人,可人家赚得是清清白白的钱,还是自由自在的自由之身,武好古只是她的雇主,不是她的主人……

    说真的,墨娘子的这份出淤泥而不染的清高,实在很难和家伎划上等号。而武好古在试探了几次之后,更是后悔给了她一个自由之身。

    早知道这样,就该狠一下心,拿了她的卖身契其实根本没有这种东西,把她变成自家的家伎了!

    可是今天不知怎么回事,墨娘子不仅在州西瓦子门外主动招呼武大郎,而且见了面后还提出和武大郎一块儿共进晚餐。

    看来这桃花运要来了,是挡也挡不住的!

    ……

    墨娘子和武好古一起吃饭的地方,并不是什么酒楼。

    而是坐落在州西瓦子旁的一个小茶楼,茶楼的名称叫做洞庭茶社,从外面看上去,是一个江南民居风格的小院,院子里面载重了不少矮小的竹子,显得非常雅致。

    走进了茶楼,则更能感受到那份江南竹林水乡才有的雅趣。

    原来茶楼里面的装饰和家具,都是用竹子打造的,在北地并不多见秦岭淮河以北也有竹子,只是由于气候原因,北方的竹子都很矮小,不适合打造家具。

    这里的竹子家具,显然都是千里迢迢从南方运来的,光是运费恐怕就不菲了吧?

    而茶楼名字中的“洞庭”并不是取自洞庭湖,而且出自太湖洞庭山,此时的洞庭山是著名的茶山,出产洞庭茶,也就是后世的碧螺春茶。

    这座洞庭茶楼里供应的,就是来自太湖洞庭山的洞庭茶。

    除了南方运来的竹子家具,太湖出产的洞庭山茶之外,茶楼里面还有操着吴侬软语的江南少女在充当女使,而且还供应地道的江南点心和小食。

    如此用心的一间茶楼,又开在富豪权贵云集的开封府城西厢,价钱自然不会便宜了。

    不过开封府从来不缺富贵之人,况且这处茶楼又能让那些来自江南的富商官僚一解乡愁,自然就生意兴隆了。

    便是现在这个晚饭的饭点儿上,茶楼里面也都坐满了客人,不过墨娘子却早就预订好了一个位于茶楼二楼的小小的雅间儿。

    墨娘子也没叫什么菜点,只是要了两碗鸡汤做汤头虾仁做面浇头的虾仁桐皮面和两碗洞庭茶。

    “墨娘子常来此地?”

    武好古打量着自己和墨娘子所处的飘逸着茶香和鸡汤向我的雅间,微笑着发问。

    墨娘子笑道:“还不是托了大官人的福?这里可是出了名的贵,一个雅间坐下来便是三五缗,烹一回茶,叫几个姑苏小食就得一二十缗了。若不是跟了大官人,奴家可花费不起。”

    武好古心说:原来纪忆那厮是坑货,居然不能让美人敞开了用钱,真是太不像话了。

    当然了,墨娘子现在也不是武好古包养的小三,她的花销都是自己赚来的。之所以说是托了武好古的福,是因为武好古给她提供了佳士得唱卖行管事的职位,让她成为了宋朝的高收入职业女性。

    “钱可够花么?”武好古还是有点俗,在这么一个雅致的地方,居然和墨娘子这样的雅人儿提钱。

    墨娘子微蹙秀眉,没有回答。

    武好古道:“若是不够用,下个月给你出一本写真画册,画甚底你自己决定,由我来画,等刊印发卖出去后,给你分一成利吧。”

    果然是个生意人!

    墨娘子心想:这武大郎什么都好,就是太喜欢钱,脑袋里装得都是生意经……这来钱的本事比纪忆那个世代海商还要强个十倍百倍!而纪忆其实也强不了多少,整个就是官迷,什么事情到了他那里,都是升官的阶梯了。

    “怎么样?”武好古见墨娘子不言语,便追问一句。

    这可是大生意!

    墨娘子现在是一夜万金缗而不得的名伎了,这身价相当于后世的大明星,出写真集可是大明星们捞钱的好办法。

    而且墨娘子又能唱又能舞,还可以搞一个唱歌跳舞的发布会,再来个题诗墨娘子的大字写得很好,诗词是做不了的,不过可以花钱找枪手代劳售画册……这还不卖疯掉?

    当然了,画册是卖不了几个钱的。定价指佳士得行拿到手也就是三百到五百文,卖出去几万册不过两万缗钱。不过架不住“花招儿”赚钱多啊!三十六页的墨娘子写真图配上十二页广告,一页广告在佳士得行能拍出两三千……真是赚翻了!

    即便只给墨娘子一成,也能拿好几千缗其实远远不止了,因为这个时代的“追星族”远比后世的追星族们有钱,有资格“追”墨娘子的都是官人阔佬,从墨娘子那里拿到题诗画册的时候,怎么能不打赏则个?

    墨娘子笑着摇摇头,“大官人在这等雅致的地方,能不能不要提那阿堵物?”

    不提钱?

    那提什么?爱情?

    武好古打量着墨娘子那张艳丽动人的番人面孔,看着她很优雅地吃完了一碗分量很不足的鸡汤面,然后又抿了一口洞庭香茶。

    墨娘子轻轻地放下茶碗,然后用一双会说话的明丽眼眸看着武好古,笑问道:“大官人,你可知奴在平江时是甚底人物?”

    “你在平江不是纪家的家伎吗?”

    墨娘子轻轻一笑:“大官人绝对奴像个伎?”

    武好古一愣,仔细打量着墨娘子,也觉得她不大像个女伎……女伎虽然也分卖艺卖身的,但是再怎么装清纯都是出来卖的!

    可墨娘子怎么看都是“不卖”的,她身上似乎散发着一种圣洁的气质。

    没错,就是圣洁!

    虽然墨娘子的长相和身段很容易让人产生欲望,可是真个接触下来,她的圣洁气质又会打消一点武好古的欲望……

    “不像,你不是女伎!”武好古皱起眉头,“你是何人?纪忆之又为何要说你是他家的女伎?”

    墨娘子问:“大官人听说过摩尼教吗?”

    “摩尼教?”武好古吸脱口而道,“你是魔教反贼?”

    “反贼?”墨娘子蹙着秀眉,有些不解地问,“你觉得奴像是个反贼?”

    好像也不像……武好古看着墨娘子,深深感到了不安。墨娘子是不是魔教妖人武好古并不在意,她便是任盈盈一样的魔教圣女又如何?现实又不是金大侠的小说,没有恁般牛逼的神功。

    可是墨娘子是纪忆的人啊!墨娘子是魔教妖人,那纪忆说不定也是个妖人!而且还是个打入大宋朝廷内部的大妖人!

    这纪大妖人想要干什么?想要从内部瓦解大宋王朝吗?

    还有,墨娘子今天为什么要和自己挑明这事儿?难不成想要色诱自己入伙?

    那自己要不要来个将计就计?

    “大官人,”墨娘子缓缓地说,“奴在六天前收到了纪大官人从清州着人送来的书信,访辽的使团已经返回宋界了。而且在返回之前,蹇尚书还在析津府和辽国的南京留守说了界河商市的事情。”

    “哦?竟然恁般快?”

    武好古小小的吃了一惊。

    大宋朝廷做事通常是很拖拉的,界河商市这事儿却抓得恁般紧,看来这事儿有戏啊!

    墨娘子又道:“李副使现在还留在析津府和辽人商讨界河商市的事宜……大官人你是管干界河市舶司公事,看来要不了多久,就又要去辽国参与谈判了。”

    墨娘子顿了顿,看着武好古又道:“另外……纪大官人还在辽主的春捺钵营地遇到了回纥王派来的摩尼僧!这摩尼教,原来是回鹘的国教,而回鹘又广有良马,且有善于养马的摩尼僧,若能通过摩尼教通回鹘,那我朝就能得到良马和善于养马之人了。”

    胡扯!

    武好古心想:西州回鹘早就改奉佛教了,怎么可能以摩尼教为国教?就算在西州回鹘还有个把摩尼寺,那一定也是个别现象,怎么可能有魔摩尼僧作为西州回鹘的使者去见辽主?

    不必说了,这一定是魔教妖人纪忆和墨娘子的阴谋!武好古想,且让我将计就计,看看这两个妖人想干什么?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