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巍峨而破旧的开封府城墙,在阳光下透出一股子雄浑之气。

    官道上来来往往的车马,川流不息,营造出一副生机勃勃的景状。

    武好古已经下了马,和西门青一块儿,随着人流车流缓步而行。开封府城就在眼前,心爱的美人西门大姐姐就在身边,可是武好古的心情却显得有些忐忑。忐忑的原因是西门庆的身份她现在还不是自己的妾,因为西门的身份是媵妾,也就是跟着潘巧莲陪嫁给武好古的妾。

    就是说,武好古和西门青马上就要小别了。等入了开封府城,武好古就得把西门青送去潘孝庵的府上,交给潘巧莲管教

    也不知道潘巧莲那个丫头会这么管教西门青?会不会用鞭子打?武好古想到这里,有些担心地看了西门青一眼,她的肚皮已经隆了起来,里面可是自己的血脉啊!

    在担心西门青被潘巧莲欺负的同时,武好古又开始替潘巧莲担心了。

    阳谷女大侠西门青啊!人家是超凶的女侠!梁山好汉被她驱使,阳谷义门范被她瓦解,而且她家好像还世代行医!

    这良医可活人,亦可杀人啊!潘巧莲那丫头别把她毛了,等会儿下点毒药给做掉了

    武好古心想:这个封建的婚姻制度果然是邪恶的,自己这个好人可千万别成了受害者了!还是先给西门青打个招呼,叫她包容一下潘巧莲。

    “大姐,”武好古有些抱歉的冲西门青一笑,“待会儿进了城,你,你”

    话到嘴边儿,武好古忽然不知道怎么说了,而且他也有点舍不得西门青西门青怀孕后的身体状况和胎儿的情况都非常好,根本不影响武好古对她“行家法”,所以这一路,武大郎和西门青可是夜夜牵手来着。现在入了开封府城,却要小别上十几二十日,真是让人想念啊。

    西门青仿佛知道武好古要说什么,嫣然一笑道:“待会儿入了城,奴家就要去潘家让十八姐管教了,是吗?”

    “呃十八姐她,”武好古苦笑了下,“她还小,不懂事儿。”

    “小?”西门青噗哧一声,“她可是大老婆,奴才是小妾,大妇管教小妾是天经地义的,奴便是挨了打,吃了亏,也只能生生受着。”

    会吗?武好古心说:那个惹了你的阳谷范家什么下场?那个范之进现在大概还在梁山上天天以泪洗面吧?

    “大郎,”西门青看了眼将信将疑的武好古,嗲声嗲气地说,“奴会乖乖听十八姐的话,便是受了欺负也要忍着,绝不会有半句怨言的。”

    没有半句怨言武好古是相信的,西门青对阳谷义门范也没半句怨言,只是直接把人家的义门拆了

    可是潘家将门不比阳谷义门范啊,人家是大宋开国将门,世世代代都和皇家通婚的豪门啊!

    一方是开封将门,一方是江湖豪侠,两边正要斗起来,武好古这个夹在中间的奸商加近幸小人,还会有好日子过吗?

    这个封建婚姻制度,真是万恶啊!

    “十八姐儿,您要的东西奴婢都准备好了!”

    “是吗?小瓶儿,都准备了甚底?”

    “有牛皮编的马鞭,有熟铁打造的镣铐,有捆人最结实的牛筋,还有打人最疼的藤条”

    开封府,小潘园,潘巧莲居住的跨院里面,小瓶儿正咬牙切齿地向主子潘巧莲报告准备刑具的情况。

    这些刑具,当然是要用来对付西门青的!

    潘巧莲当然知道西门青是超凶的,但是她是大妇啊!怎么都要叫这个勾引了大武哥哥的淫fu知道自己的厉害!

    潘巧莲也是超凶的!

    一想到自己是超凶的,潘巧莲那张妩媚艳丽的面孔立即就板了起来,然后恶狠狠看着小瓶儿。

    十八姐生气了!

    小瓶儿马上就害怕了,还以为潘巧莲发现自己“卖主求财”的罪恶了,腿儿一软,噗通一下就跪了下去。

    “十八姐,奴婢错了”

    “唔。”潘巧莲满意地点点头,看着匍匐在地,瑟瑟发抖的小瓶儿,心想:自己刚才的样子一定是超凶的!应该可以镇住西门青的!

    “那贱妇的住处安排好了么?”潘巧莲接着又问。

    她出嫁的日子是七月初十七,距离现在还有差不多二十天,因而西门青还得在潘家住上一阵子。

    “安排好了!”小瓶儿暗自松了口气儿,“奴婢给她安排了一间漏雨的柴房,一准叫她吃足苦头。”

    “好!”潘巧莲咬咬牙,“就这么办!”

    “十八,十八哎哟,这些整人的东西哪儿来的?”

    潘孝庵的声音这时从屋外传来了,超凶的潘巧莲哼了一声,冲小瓶儿招了下手,就莲步轻移走了出去。看见外屋的地上扔一堆吓人的皮鞭、镣铐、牛筋、藤条,也不知哪儿弄来的?

    “那是奴叫小瓶儿去弄来的!”潘巧莲气呼呼地说,“是要拿来对付那贱人的。”

    “哦,”潘孝庵皱了皱眉,然后瞪了眼正往潘巧莲身后躲的小瓶儿,“怪不得刑杖房管事儿报告说遭了贼,原来”

    “贼?十一哥,你说谁是贼?”

    “没谁,没谁”潘孝庵连忙摇头,“那个啥,武大郎到了,还带着,带着那个西门大姐。”

    “大武哥哥来了?”潘巧莲的脸孔上刚刚露出喜色,突然又猛地狰狞起来,“那贱人也来了?”

    “来来了。”潘孝庵看了看一地的刑具,“十八姐儿,你莫闹了,我家也是高门大户,做事不能不讲理啊,她怎么也是你的媵妾,又有身孕,万一闹将起来,出了人命可怎么办?”

    “出不了人命,”潘巧莲一挥手,“奴是有分寸的!”

    没说你!潘孝庵心想:就你那两下子还想害人家?人家可厉害呢,谈笑之间就把阳谷义门范家给拆了!

    潘家也派了下人跟着去接西门青西门青名义上是“卖”给潘巧莲的,再由潘巧莲带着嫁入武家,这才是媵妾自然知道阳谷县发生了什么?而且潘家派出去的都是见多识广的,怎么会猜不到阳谷义门范的垮台是西门青的手笔?

    这女人超凶的!

    “十一哥,”潘巧莲说,“奴就是吓唬她,叫她知道厉害,以后不敢和奴作对!”

    吓唬?

    潘孝庵吸了口气,“好吧,那就稍微吓唬则个。”他顿了顿,“十八,你要不要随我去见见武大郎?”

    “好吧,就去见见。”

    潘巧莲马上点了头。虽然她有点儿恨西门青勾引武大郎,可是对武大郎的感情却没有什么变化,还是日思夜想,当下就跟着哥哥往外客堂去了。

    “大姐,”武好古这个时候还在低声嘱咐西门大姐,“你可千万别别和潘十八一般见识,她就是个孩子。”

    “嗯。”西门青乖巧地应了一声,“官人放心,奴一定不会忤逆潘姐姐的。”

    “可是,可是她若是欺负你怎么办?”

    “那就欺负呗,”西门青眨眨眼睛,“奴不怕人欺负的。”

    这话听着咋那么不对劲儿呢?武好古心里一阵叫苦,为什么在后世的穿越里,主人公娶上恁多妻妾,都能家宅和睦,到了自己这里,怎么就闻出火药味儿了呢?

    这两个女人,待会儿不会打起来吧?

    正担心的时候,潘巧莲和潘孝庵已经迈步进了厅堂。潘巧莲先是瞧见了她朝思暮想的武好古,甜甜地叫了一声:“大武哥哥。”

    “啊,十八姐。”武好古看着俏生生的潘十八,马上眉开眼笑起来。

    这潘巧莲和西门青是完全不重样的美人看来大宋封建主义婚姻制度还是有优越性的。

    “奴家见过潘大官人,潘娘子。”

    西门青的声音响了起来,打破了武大郎和潘巧莲有情人相会的美好场面,潘巧莲那张俏丽妩媚的面孔顿时阴沉如水,还好似在胀气一般,鼓了起来,看着非常奇怪。

    “十八姐,你”

    潘巧莲哼了一声,将目光投向了西门青,看见西门青正用一种让人如沐春风般的迷人微笑对着自己,仿佛是一个大姐姐在看最受宠溺的小妹妹。

    “奴家见过潘娘子。”西门青又恭敬地行了一个福礼。

    有阴谋!

    武好古心里直替潘巧莲担心,西门青这女人有点面善心狠,也就是对自己好

    果然怕了!

    潘巧莲心里面的气儿顺了不少,实际上她也有点怕西门青的她是见过西门青杀人的!杀人啊!她哥哥潘大武官都不敢杀人,西门青就敢,而且还杀得很欢快!

    现在她肯服管,那就再好不过了。

    “嗯。”潘巧莲凶巴巴地应了一声,“西门妹子,你可知道自己的身份?”

    “奴是媵妾,”西门青低眉顺眼地说,“姐姐是奴的主人,奴以后一定小心服侍姐姐。”

    “这还差不多!以后你就好好服侍我吧!”潘巧莲满意了,心想:待会儿就不打她了

    可武好古却担心了,潘巧莲显然不知道西门青是超凶的母老虎啊!还要让他服侍,会不会被害了?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