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终于满意而归了!

    阳谷县的风波多少有些意外,但是最终还是让武好古得到了一个比较圆满的结果。同时也让他看清了这样一个现实:如今大宋帝国的基层正在慢慢腐朽,渐渐失控。地方上的豪强大族,譬如西门家和义门范家之流,在阳谷县已经膨胀到了可以包揽把持的地步。

    而在义门范家崩溃的过程中,阳谷县衙几乎沦为了大族恶斗的工具。

    一开始是范家利用阳谷县尉司的弓手其实都是范家人去捉拿西门青的未婚夫!这事儿也许是范九秀才一时头脑发热,也许是范家谋划已久的行动!目的是让阳谷西门家威风扫地,以确立范家在阳谷县的绝对支配地位!

    之前在阳谷县城流传的针对西门青的桃色谣言,也有可能是范家人故意放出来的,目的同样是要打击西门家的威望。

    由于没有搞清楚“淫贼”的底细,范家抓淫贼的行动宣告失败,同时也让阳谷县的人们知道了纵横江湖的西门家现在有了高官相对阳谷县而言,武好古已经是大官了做后台。

    随后西门青就展开了凌厉的反击!用武好古给的钱收买了梁山做打手,打破了范家的老巢范家庄,同时又发动西门家的保丁来了一场武装大游行!这场武装大游行与其说是吓唬梁山的,还不如说是给武好古、施国忠和张克公这些官人看的。

    而“糊涂知县”施国忠则很聪明的选择了和西门家合作,借口范家有人从贼,宣布对义门范氏进行大分家这事儿从长远来看不利于大宋朝廷在阳谷县的统治,因为两大豪强抗衡的局面变成了一家独大!但是就短期而言,却是对施大知县这个糊涂官大大有利的。

    因为宋朝是按户收税和摊派徭义的,而且还实行户等制,对于拥有产业的“主户”按照财产多寡进行划分。将乡村农户划分五等,城镇的廓坊户划分十等。每个等级需要负担的税赋徭义,都各有不同。理论上上户富户负担较重,下户贫户负担较轻,不过在执行过程中就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儿了。

    大户豪强隐产降户,贫户百姓毫厘必察自是不用说的。此外宋朝还存在“官户”和“形势户”这两个特殊的户等他们也纳入乡村五等和廓坊十等之中,但又是特殊的存在,都是享有一定特权的。

    譬如阳谷义门范因为是个不分家的超级大户,又有三个从九品的官人存在,自然是享有最高特权的官户了!因而可以把持基层,拥有大量的隐田,同时不必缴纳免役钱和丁税。

    而一旦分家,除了三个拥有从九品官人的官户之外,其他的义门范家子弟都会变成普通的民户,不再拥有特权。而且大部分的范家隐田也会被清查出来,变成需要缴纳赋税的产业。

    因而施大知县在元符二年的政绩将会非常之好看……升官可就在望了!

    考虑到义门范家的经济基础就是官户身份和隐田,这场分家就等于挖掉了义门范的根基。失去根基的范氏家族,虽然还会衍生出三个士大夫门第范家有三个从九品的芝麻官,但是已无力压制财力雄厚,武力又非常强大,而且很快会变成官户现在西门家是形势户阳谷西门家!

    也就是说,西门青略施手段,就彻底摧毁了和西门家并驾齐驱多年的阳谷义门范,确立了西门家在阳谷县的绝对支配地位。

    同时西门青也证明了自己是一个超凶的女大侠当然了,西门青凶得起来,也和形势变化有关。原本西门家就是个形势户,斗不过官府和官户的。可现在慕容老头和武好古都准备保举西门家的做官,西门家就要变成官户了!

    而且慕容老头还是从四品文官,武好古则是从七品的“近幸小人”,有这两个后台在,阳谷县的地方官根本动不了西门家了。

    当然了,西门青瓦解范家的手段还是非常高明且凌厉的!

    能用两万两银子“买”到这样一位女侠,对武好古而言实在是太划算了。因为武好古现在不缺钱不缺官更不缺后台,缺的就是杀人的刀子啊!而西门青就是一个可以帮武好古“打造刀子”的帮手。

    虽然武好古已经知道怎么“造刀子”了,但是理论是一回事儿,实践又是另一回事儿了。

    人家西门家可是真的养了500精锐保丁的阳谷豪强,而且通过和土匪勾结的办法拿下了一个县的实际控制权,是有充分实践经验的土豪劣绅。

    武好古盘算着,等自己把半个白波义门武划拉到手了,就交给西门青打理,用西门家的办法,以武家宗族为核心,广置土地,掌控至少1000家,不,最好是2000家精壮客户,搞上三四个都保。如果可能,也控制住一个县的基层。

    同时再让海州武家的核心子弟都去灯塔市上学,先去读六艺书院,然后后读灯塔大学或灯塔市的兵学司。这样未来一旦有需要,海州武家就能组织起至少2000人的精兵。

    若是再加上西门家、慕容家、柴家,可能还有赵钟哥的赵家,马植的马家,张熙载的张家,花满山的花家等等豪强的力量,再加上武好古的学生六艺书院和奴隶战士,说不定就能拉起上万精锐,还能控制住几万户的人口。

    未来武家军的双核心之一就算有了!

    至于武家军的双核心之二,武好古希望能有一支“灯塔市国人军”。所谓国人,源出西周,指居住在国都或大邑之内及附近,拥有一定政治权利的民众。譬如在左传中就“子驷郑国正卿帅国人盟于大宫”的记载;孟子.梁惠王中有“国人皆曰不可,然后察之”的记载;史记中则有“叔齐亦不肯立而逃之,国人立其中子”的记载。可见国人类似于后来的公民,是国家和城邦可以依靠的核心力量。

    以各家豪强为核心的武装,类似于北周和隋朝初年的老府兵有别于开皇十年后府兵军籍归州县管理的府兵,战斗力应该是有保障的,但是容易造成豪强势力过大,因此需要用“国人军”加以牵制。

    而且“国人军”也可以看成是后世近代军队的初级版本,都是职业军官六艺书院加兵学司加上公民兵的组合。应该是比较靠谱的力量,不过武好古能够建立的不过是幼苗级的公民军队,没有老府兵扶一把,搞不好就夭折了……

    不过国人军和豪强的老府兵都是不能拿来当炮灰的核心,因为人数不会太多。灯塔市的国人在未来可见的年代中,撑死了就是几万人,能有一万个国人军就不容易了。而老府兵的人数也就是万人左右,再多就超过几家豪强的管理能力了。

    两者相加,能够维持两万战兵的武力就顶天了。

    但是有了这两万人的核心武装和一个便宜低级军官的体系,灯塔城邦在未来的乱世中就能驱使大量的雇佣军了。

    想到这里,策马走在西行途中的武好古忽然回头问和他并辔而行的西门女侠,“大姐,我们在徐海二州买了多少田土了?”

    “田土?一亩都没有。”

    “一亩都没有?”武好古一愣,“怎恁般难买?大姐,你是不是出价太低?其实钱不是问题。”

    西门青摇摇头,笑道:“奴知道,不过官人要买田是为了安置白波义门武分过来的亲戚,最好当是能连在一起的田。”

    “最好是这样。”

    “现在正好有个机会,”西门青笑道,“海州有个大户准备出让六万亩水田,都是连成一片的。”

    “六万水亩?”武好古吸了口气,“恁般多?谁的田?”

    “海州吴家。”西门青道,“吴家是海州海商,财力非常雄厚,不过也没有因商废儒,族中一直都有一房子弟专攻儒业。不过他们的儒学功夫不怎么样,总也考不上进士。后来不知怎么想的,他们不考大宋进士而是去考高丽国进士了,居然还高中了。如今在高丽国混得风生水起,所以就准备出手海州的田产了。奴家已经让人去和他们说了,准备花二十万缗把这六万亩一并拿下。”

    “好啊!”武好古笑道,“二十万就二十万,贵一点也无妨。”

    农田当然也是要按质论价的,西门家这次替武好古寻到的是水田,价值可不是旱地能比的!

    “官人你倒是真好说话。”西门青一笑,“只不过人家也不在乎万儿八千的……这海商都做到高丽国大官儿了,钱得多成堆成山了。”

    高丽国是大宋重要的海上贸易伙伴,吴家人能当上高丽国的高官,不必说,一定在宋丽贸易中拥有一定的垄断地位了,拥有的财富恐怕不在武好古之下。

    “那他们想要甚底?”

    “奴不知道,”西门青道,“不过吴家的人很快会到开封府去和您面谈条件。”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