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阳谷县城东南,景阳岗一带的树林,被夜风吹得哗啦啦的直响。

    穿上了黑漆濒水山字甲的武好古看着黑暗中的这树林,心里想到的却是一只命运悲惨的野生华北虎,华北虎在后世已经灭绝,而在宋朝的华北地区少量存在。不过武好古从来没见过它们,倒是在大相国寺的集市上见过几张它们的皮!

    也不知道现实中的景阳岗有没有野生华北虎存在?要是有的话,会不会被武松三拳两脚打死了?若是打死了虎骨可不能浪费,给自己泡白酒卖钱多好?

    虎骨酒啊,一定能卖出好价钱的

    武好古胡思乱想的时候,西门青正在催促她的400保丁还留了100看家快速前进。这400人摆出标准的行军队形,以“都”和“保”为单位。当先是一“保”刀盾手开路,中间则是一“都”弓箭手,武好古、西门青、赵钟哥、林冲等人,还有那位“知兵”的知县施国忠,还有县尉张克公等人,则走在弓箭手背后。落在最后压阵的,则又是一“保”刀盾手。

    西门家除了西门青外,还有十六个子弟随行,其中四人分别担任“保长”和“都头”,控制着400保丁行军。还有十二人则分成三组,两组分别走在行军大队两侧担任侧卫,还有一组是前哨,走在大队之前。

    这番行军的布置,实际上是最基本的带兵手段。可是这基本功有时候是能看出真本事的!

    武好古当然不懂了,他一路上除了想怎么拉拢扶植施大知县,就在琢磨老虎的事情。不过赵钟哥、林冲和张克公三人是真知兵的,看到西门家保丁夜间行军的表现,都暗自翘起了大拇哥。

    夜间行军和夜战是非常困难的!特别是上战场的时候,搞不好就跑了好多!而且还容易混乱。除非是真正久经训练,而且主将又能牢牢把握的精锐,否则是不能走夜道和打夜间野战的。

    林冲心想:若是换成开封府的禁军,走夜路上战场的话,400人中能有350个掉队!

    而西门家的这400多人,井然有序,没有显示一丁半点的慌乱。很显然,西门家族对他们的控制是非常到位。

    他们中有谁敢悄悄跑了,就等着杀头灭门吧!

    赵钟哥则觉得西门家的兵就是装备太差了,也不说有没有马了,就是给他们配上铠甲、长矛和少量的神臂弩破甲用的,都能极大提升部队的战斗力。差不多就能达到燕四家和平州张家平州张家的战斗力很强,超过燕四家精锐族兵的程度。

    如果大宋朝廷能在辽国大乱发生前练出五万这样的精兵,恢复燕云是不成问题的。

    而且,这样的兵其实也不难练出五万,只有几百个能牢牢控制一百个壮士的基层武官,再加上足够的钱财投入就行了。

    而张克公脑海中却浮现出了“牙兵”这俩字。

    这支兵根本不是保丁,完全是唐季五代节度使的牙兵啊!除了没有甲胄、长矛和军弩这种管制兵器,西门家的几百人分明就是几百牙兵啊!不过是一个郓州的土豪,居然也养了如此的精兵这分明就是有异志啊!

    西门家有异志是无疑了,可是张克公一时也想不出该怎么整治他们。因为西门家的保丁是合法的,是根据大宋朝廷的保甲法建立的。而且他们现在的表现也不犯王法,按照王安石订立保甲法的初衷,大宋的保丁就应该是西门庄保丁这样的。

    一阵马蹄响动打断了张克公的思绪,他抬头一看,只见一骑飞驰而来。借着西门家保丁手中的火把,张克公发现来人穿着件黑色战袄,是西门家的骑士。

    骑士寻到了西门青的马前,就在马背上行了一礼:“报大姐,前方十五里外就是范家庄,范家庄周遭一片安静,并无梁山贼寇活动的踪影。”

    当然不会有了,因为西门青出兵之前已经派人去通知了。梁山好汉这会儿肯定已经在家的路上了。

    这一次,他们可是大获全胜了!在西门家的地盘上打破了一个庄子,算是报了丰县大泽乡之败的仇。今年的过路费也可以涨上一些,好汉们的日子也能舒坦一点儿了。

    “明府君,”西门青听完了禀报,便对骑马走在她身后的施知县道,“梁山贼寇果然望风而逃了,今晚我们就能收复安乐镇和范家庄了。”

    安乐镇是范家庄附近的一座小城,年久失修,城墙不少地方都塌了,原先做过阳谷县的县城,现在是个镇市,包给西门青的一个叔叔他是包税商了。

    这个镇子并没有被梁山贼寇占据,甚至连碰都没碰,那里是西门家的地盘,要是碰了安乐镇,西门青是要扣钱的不过西门青现在还是提出了“收复安乐镇”,这当然是为了虚报战功。

    范家庄只是个“农庄”,总共就“一户”人,听上去太小。安乐镇再小也是一个城,里面的居民好几十户,收复起来功劳比较大。

    “好!”施大知县摸着白胡子,满意地点点头,“西门娘子,那就快些进兵,莫让梁山好汉走脱了。”

    “得令!”

    “族长,族长梁,梁山贼寇又来啦!”

    范家庄,“弃武从文”碑旁,范家族长范开山正在儿子搀扶下愣愣的站着,看着劫后余生的族人们留着眼泪在收拾被梁山好汉蹂躏过的家园。

    现实中的梁山好汉也没水浒传里面恁般残暴,动不动就屠人满门,还要吃个人肉什么的,都是恶毒的诬蔑,不过抢人财物和**妇女这种事情还是有的。做贼不就是为了这个?所以范家庄在不到一日的时间里面,的确遭了大难!多年积蓄下来的财物和两三百匹头各种牲畜,大多被洗劫一空。粮仓里的存粮也没了,还有不少年轻的妇女被强行牵手,还有一些子弟被虏走

    不过梁山贼寇总是走了!

    现在的问题就是怎么善后了,范开山琢磨着无论如何得把范之进等人“从贼”的消息捂起来。

    这事儿只要能捂住,范家义门就还能存在下去,这的损失并不算甚底

    另外,范开山还想了想幕后黑手的问题。他可不相信梁山好汉会平白无故找范家恁般大的麻烦。

    这个阳谷县不是西门家的地盘吗?他们怎么敢?

    正琢磨的时候,范开山突然听到一个让他悚然的消息:梁山贼寇又来了!

    “你,你说甚?”范开山倒吸一口凉气儿。

    一个范家人说:“梁山贼寇来啦!都能看见火把了,族长,您快跑吧!”

    “跑?”范开山咬咬牙,“长剑!黑云长剑何在?”

    听到老爹要寻长剑,范十三秀才吓了一跳,连忙劝父亲道:“爹爹,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您可别想不开!”

    范老头瞪了儿子一眼,“去你的!谁想不开?为父还是从九品的朝廷命官呢!你小子一日不中进士,为父就一日不能去见列祖列宗!要不然你和你娘还有那么一大家子人怎么办?”

    一个从九品的芝麻官一年好歹有144缗的俸禄,哪怕没了义门族长的位子,有这笔收入,范开山的小家就能维持了。

    他要是死了,那家里可怎么办?

    “那您要长剑”

    “那是祖宗留下的!”范老头说,“到哪儿都得带上!”

    “哦。”范十三秀才松了口气,这才把藏在“弃武从文”碑后面的一把黑云长剑拿了出来。

    范开山看着祖宗留下来的,还保存的非常完好的长剑,不由长叹了一声。这可是昔日威震淮南的黑云长剑都的兵器啊!想当初范家老祖披重铠,挥长剑,万军之中任我来去,是何等威风?梁山上的那群贼寇要遇上祖宗,还不望风而逃?

    “走吧!”范开山叹道,“儿啊,若是你有了两个儿子,就让其中的一个学着用这柄黑云长剑吧!”

    范十三一愣,“阿爹,您说要让我的儿子学武?”

    “对!”范开山点点头,“我范家,必须要有人捡起这柄黑云长剑才行!”

    “莫哭了,莫哭了”

    同一时刻,范之进正和他老娘一块儿大哭,哭得宋江都有点烦了,“上梁山入伙而已,又不是上刀山下火海,哭个甚?”

    听到上梁山入伙,范之进哭得更凶了,他可是一心想中进士的,现在居然被捉上梁山入伙!

    “莫哭了,”宋江似乎是怕了他了,摇摇头道,“你就在梁山住上些时日,待我梁山和各方英雄开过了庆功会,就放你下山如何?”

    所谓的庆功会,其实就是和各方人物讨论今秋的过路费。宋江想将范大秀才拿出来展览一下,以显示梁山的威风好抬个价。

    之后范大秀才也没用了,估计西门青也不会为他支付在梁山的生活费,自然赶下山去,让他自生自灭了。

    而宋江的这番话,居然让范之进看到了希望!

    只要能下山,总归可以说清楚的他是被捉上梁山的,不是去入伙的!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