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阳谷县城外,西门庄中,此时正在大摆宴席。

    金拱楼的厨子们一早上就到了,还带来了一大堆的鸡鸭鱼肉和各色果蔬,好一阵煎炒烹炸,到了临近中午的时候,一道道开封菜不断的送上来,再加上酒壶碗碟,把一张张摆在庭院里面的方桌子塞得满满当当的。

    来吃饭的都是西门庄的保丁,梁山好汉攻打范家庄的消息一传到阳谷县城,他们就被召集起来了。好几百个庄稼汉,穿上了西门家统一给做的战袄,背着藤编的圆盾和头盔,带着弓箭和直刀从西门庄附近的各个村子赶了过来。

    保丁们到了之后,自然要先大吃上一顿啦!皇帝不差饿兵,西门大姐一样不能让自家的保丁饿着肚皮上战场。

    除了一顿丰盛的宴席之外,西门青还让金拱楼的厨子准备了够500人吃上两天的炊饼夹肉干,还给每个保丁都备上了一葫芦烧酒不是白酒这些烧酒是给保丁们在和梁山好汉作战前喝了壮胆的!

    大筐大筐的铜钱也早就预备好了!西门庄内有一个钱库,里面随时预备着整整一万缗铜钱,是专门用来奖励保丁作战的。西门家可不会让保丁们白白流血流汗,该给的奖赏是一文都不少给的。

    这一次参战的保丁,有一个算一个,先给一缗钱的出丁钱,这钱会由西门家的管事儿送到保丁们家中。

    出战以后,凡是与敌对阵则在给对阵钱,打一阵算一阵,也是一人给一缗钱。

    然后则是论功钱。

    作战取胜自是人人有赏,而刀盾手和弓箭手还可以另外论功。刀盾手论的是“斩首”之功,割脑袋领赏是也!弓箭手则论“神箭”之功。西门家的弓箭手使用的羽箭箭杆上都刻了名字。打扫战场的时候,可以根据射中敌人的箭杆上的名字记功。

    再之后是分利钱。

    也就是把抢到的战利品卖了以后,根据“官阶”大小和功劳大小分钱。

    最后则是抚恤钱。

    凡是战死的,负伤的,都根据情况不同,由西门家族出钱予以抚恤。

    哦,西门家用兵不仅有赏,还有严厉的惩罚!

    包括军棍、鞭打、土牢、逐出和斩首等五种刑罚。其中军棍、鞭打和土牢是用来惩治轻微过错的。而逐出和斩首都是严刑了!所谓逐出,是包括夺佃的!

    西门家的保丁都是客户佃户,但是不需要缴纳佃租。而一旦被逐出,不仅会失去不缴租的待遇,连耕种的土地都会被西门家收回,而且决不会再建立新的佃租关系。

    而斩首则会和逐出通常是一起执行的!也就是说,保丁本人被杀,土地被西门家收回!被杀的保丁家人,就会面临饿死的困境,几乎是灭门的严惩!

    这两个不人道的惩罚,自然都是用来惩罚临阵脱逃和临阵违抗军令的保丁的。不仅罚的严,而且还真的会执行!

    西门家是真正能做到有功必赏,有过必罚的豪强!

    这西门家的“军法”,可是大宋禁军的军法要森严多了!而西门家保丁接受的训练强度,也超过了除西军之外的其他宋军。因此战斗力是刚刚的,绝不再大宋西军之下……如果西门青在酒席上向施大知县的吹嘘都属实的话。

    “明府君,不是奴家吹嘘,我西门家的500保丁,若是到了陕西,也是可以和西贼的兵马斗上一斗的。梁山的那贼寇怎么能和西贼相比?根本不足为惧啊!而且这一回还有开封来的武太尉居中指挥,还有赵将军和林将军冲锋陷阵,区区梁山贼寇,实在不足为惧!”

    西门青、武好古、赵钟哥、林冲、施国忠还有张克公这几位都在西门庄的大堂内用餐,也没有什么特别好吃的,就和外头保丁们吃的一样,都是大鱼大肉配上烧酒炊饼。

    施大知县和张克公赶到西门庄的时候,酒席已经在准备了,西门青也不提什么绝食而死的事儿,而是大大方方的和自己的未婚夫武好古一起出迎。本来应该去大名府取钱的赵钟哥和林冲居然也跟着一起,也不知道他们是取了钱回来了,还是压根就没离开过?

    出乎施国忠和张克公的预料,之前受了委屈的西门青,这会儿居然深明大义,什么要求都没提,就答应出兵。在她答应出兵后没多久,兵们就纷纷赶到,然后就开饭饱餐,准备吃完后就上战场了。

    而且人家还是有备而战,兵器、战袄、头盔俱全,两天的行粮和用来激励斗志的美酒、铜钱,也都在第一时间准备就绪。

    将门出身,多少也知点兵的张克公心想:光是这份雷厉风行,别说是开封禁军、河北禁军,就是西北禁军恐怕也做不到吧?这西门家真是生错了朝代,若是投生在唐季或五代,说不定能打出一家节度使来!

    只是如今是文治天下的大宋盛世,阳谷西门这样的豪强,终究是个隐患啊!若是他们和梁山贼寇勾结起来,没准就要糜烂一方了。这样的豪强,最好还是能铲除了……

    “施知县,”就在张克公琢磨着怎么铲除西门家是个祸害的时候,西门青的奸夫武好古突然开了口,“这一次本官出门办点私事,不想遇上了郓州的贼寇作乱,回京之后自是要将事情经过写了奏章,上呈给官家的。只是这奏章不大好写啊……”

    “奏章有啥子难写的?”施知县笑道,“据本官所知,东门的兄弟还是个太学生呢。”

    武好古笑道:“本官还是略通文字的,只是……这奏章上难道要写本官受施知县之托,领着阳谷县的保丁去剿匪么?这不是抢了施知县的功劳?”

    施国忠闻言看了看武好古身边的西门青,心说这怎么是抢功劳呢?西门青不是和你tong奸的吗?她人都是你的,功劳自然也是你的!

    心里怎么想,嘴上当然不能直说了,于是就问道:“那依着武东门的意思,该如何是好?”

    “知县不如和我们一起走一遭吧?”武好古笑道,“这样居中指挥的自然是知县了。”

    知县带兵剿匪?

    施国忠一想到凶悍的梁山贼寇,就下意识的要摇头。

    武好古抢着说道:“施知县,如今官家最喜用文武兼备之才,如朝中的几位相公,坐镇西北的几位使相,无不是知兵的文官。若施知县您能亲自带兵剿匪,如何不是知兵的文臣?”

    这个武好古果然是个奸臣!张克公微微皱眉,施国忠就是糊涂官,连文官的公务都处理不好,还知兵?

    张克公是了解施大知县的,可是施国忠却不怎么自知。别看他年纪一大把了,可是官瘾还是很大的。不仅没有想过要致仕回家,还在梦想升官呢!

    他的文散官阶是从七品宣奉郎,已经是朝官级别了!再往上跃一跃,就到了五品、六品的官阶,两府是不敢想的,可是漕臣转运使、阃臣安抚使没准可以想一想的……

    可是当官这个事情,到了一定的级别也要讲点突出表现的!作为一个文官,施大知县文采其实很一般,当不了词臣学士,而且也没有在御史台咬当朝宰相的勇气。管理地方的能力更加不行,当了两年阳谷知县,连税赋都没收齐过。

    现在表现一下“知兵”的本领,倒是个吸引官家注意的机会啊!

    “西门娘子,”施知县扭过头,无比认真地看着西门青,“这一战不会有甚意外吧?”

    官是想当的,不过命更要紧!

    “不会,”西门青笑道,“必胜无疑!”她顿了顿,“多半连交战都不会有……梁山贼寇见了明府亲率的大军,就该望风而逃了。”

    “便是他们望风而逃了,也是知县的功劳。”武好古补充道,“其实剿匪的功劳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知县您的勇气!如今的文官,有几个敢带兵上阵的?”

    宋朝虽然是以文御武,可是御武的文官通常不敢上阵,都是远远的在几百里后面躲在城堡里御。

    当然了,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也没什么不可以。只是战场上的兵将其实是很不自觉的,欺下瞒上,争功诿过,讳败为胜等等的,都是家常便饭。

    若是文官们都守在城堡里面不出去,是很难掌握真实情况。所谓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必须是那种有足够多的心腹干将去控制部队的儒帅才能玩的。

    所以施大知县敢于在土匪来犯前出城迎敌,还是非常出众的表现!

    “真的会望风而逃?”施国忠又问了一句。

    “十有七八。”

    西门青当然不能把话说死了。实际上梁山贼寇就是她花一万两银子雇来的,现在才给了三千,人家当然要望风而逃了,要是把西门青打死了,晁盖、宋江找谁要银子啊?

    而且,梁山贼寇真是打不过西门家的。梁山是乌合之众,西门家的保丁临阵脱逃是要杀头灭门饿死的,所谓群殴的时候都是有进无退,梁山寇怎么打得过?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