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阳谷县,安乐镇,范家庄。

    范家完了!

    阳谷范家的族长,拥有特奏名进士身份和从九品将仕郎官衔的范开山,这个时候穿着心爱的官服,顶着幞头,颤抖的老手中攥着一把不知从哪儿弄来的,既长又宽的宝剑,跪在范家祠堂之内,对着范家列祖列宗的排位老泪纵横。

    因为他知道自己是阳谷义门范的最后一代族长了!“聚族一千口郓州第一,同居一百五十年世上少有”的范家义门,现在已经被梁山好汉攻破了。

    哦,也不能说是攻破,好汉们根本没有攻……因为范家庄根本没有人防守。

    范家庄可不是西门庄。

    后者是常年有100名弓箭手、50名刀盾手和10名骑将驻防的。其中10名西门家的骑将都是能射连珠箭的好手,100名弓箭手素质也不低。这110张长步弓射起来,1000个梁山好汉都得变成刺猬。

    而范家庄虽然看着像回事儿,也有围墙,墙外还挖了壕沟。可是围墙里面却没有可以防守的保丁。都保当然是有的,就是没有能打的保丁。义门范祖上虽然也出过武人,范开山手中的长剑就是祖上留下供在祠堂里面的兵器,可是范家早就弃武从文,转变成了科举家族,走的是耕读传家的路子,没有,也无力推行允文允武的教育。

    允文允武可不便宜!所谓穷文富武,在农耕社会中要学武,就必须有一定的经济实力!西门家有这样的财力,范家则不具备。而且西门家原是幽州牙将家族,祖上还参加过安史之乱,现在还有北西门一脉在辽国从军,自然是精通武学的他们的武学可不仅仅是武艺,而是包括用兵打仗在内的一系列本领,所以西门家可以组织起500战斗力不弱的保丁。

    而财力不足的范家为了让更多的子弟接受科举应试教育,自然不会去传授和科举无关的武学军略纸上谈兵的兵法是教一点的,不过不能用这个去组织军队和敌人打仗的。

    由于范家子弟都能文不能武的,范家控制的都保自然也无法组织有战斗力的保丁了。

    而且范家也不可能向西门家一样,给充当保丁的佃户许多优待,以鼓励他们为范家战斗。

    毕竟范家没有横财来路,就只能靠刮地皮的这点收入在维持那么多子弟读书、生活和繁衍。便是范家子弟中大部分读书不怎么出色的,也都会在两到三次发解试失败后成为耕地的农民!

    所以范家这样一个以培养保卫大宋封建主义江山的官员为目的的科举义门,就是一个读过书的农民家族,自身是没有自卫武力的。

    之前的恁多年,范家庄之所以没有被梁山侵犯,一方面是因为“一碗饭”没什么油水;另一方面也是由于西门家不允许梁山在阳谷县境内做案。

    而长期的和平安宁,也让居住在范家庄的人们丧失了基本的警惕和自卫的意识。真的以为自己的道德文章可以挡住梁山的山贼。

    当梁山贼寇的千人大军来犯的时候,范家庄内是既没有可战之兵,也没有几件能够用来武装自己的武器。

    所以贼寇一到,范家庄内就乱成了一团。而当庄子外面的梁山贼寇喊话说是“范九秀才带他们来取些米面肉食”时,作为范家族长的范开山居然昏了头,命令打开了保卫范家庄的大门……

    而后,上千名梁山好汉就如潮水一样,挥舞着刀枪涌入了完全没有自卫能力的范家庄!

    不过范家庄被梁山攻破并不是范家完蛋的主要原因……除非梁山贼寇准备造反,否则他们是不敢灭掉一个士大夫家族的,因为灭了范家一门是在挑战大宋文官的威严,梁山如果这么做了,那就等着被大宋朝廷的天兵围剿吧。梁山贼寇最多杀几个范家的小虾米立个威,再抢点东西和女人上山其实也没山可上,范家还是原来的范家!

    所以在梁山贼寇攻入范家庄时,范开山并没有绝望,而是带着自家的儿女和媳妇还有妻子一起避入了范家祠堂。还让自己的儿子守在门口,看到有贼寇靠近就大喊:“进士公在此,不得造次!”

    还别说,进士老爷的招牌还真是好使!

    梁山好汉们只是在祠堂外面撒野肆虐,没有一个人敢踏入祠堂半步。

    就在范开山长出口气,准备好好琢磨一番到底是谁在背后使坏,让范家遭受如此劫难的时候,他的长子,守在祠堂门外的范之文范十三秀才忽然失魂落魄冲进来,告诉了一个让范开山陷入绝望的消息有范家子弟加入了梁山!这可是个青天霹雳啊!

    而更让范开山绝望的是,在“从贼”的范家子弟中居然还包括和范十三秀才齐名的范九秀才范之进!

    范之文告诉父亲,自己看见九哥正带着他的老母亲和儿子,同几个梁山头目一起,一步一回头的向范家庄外走去。

    入伙梁山可不是闹着玩的!哪怕是被迫的,也是“从贼”啊!范家堂堂义门,族中子弟都是读圣贤书的士大夫,他们不知道孔曰成仁孟曰取义吗?怎么可以从贼?这算什么?范曰从贼么?

    都从贼了,还士大夫,还义门?这是忠义的义还是聚义的义?

    范开山范大老爷知道,大宋朝廷对所谓的义门其实也是很忌惮的,毕竟这义门也能聚集大量的人口包成一团!很容易闹出乱子!所以义门子弟必须要洁身自好。做个贪官污吏没有什么要紧,有个把小偷小摸也没什么,可绝对不能“从了”那种占山为王的大贼头。

    因为占山为王是对抗朝廷的一种最低级的形式!聚族一千口的义门要是和这种山贼勾结在一起,就有造反作乱的可能了……这是朝廷无法容忍的!

    再说了,要考科举也得身家清白啊!

    而义门是不分家的,所有的子弟都在一个户籍下挂着,所以有子弟从了贼,这个身家就不清白了和你一个户籍的兄弟子侄都落草为寇了,你还想考科举做官?

    这是要打入朝廷内部做内应吗?

    这肯定是不允许的!

    如果范家的子侄门还想继续走科举上升的途径,就必须解散范家义门。

    也就是说阳谷义门范必须大分家!

    而大分家则会让整个范氏宗族在经济上面临崩溃的危机!

    因为义门在聚集人口的同时,还会凭借义门的巨大规模和士大夫家族的地位去侵占朝廷的税赋和徭役。

    譬如阳谷义门范这个还没有经过大宋朝廷认证的义门的子弟,就从来不缴纳免役钱,丁税也加得极少,只是让一些族中子弟在县城充维持治安还有钱拿的弓手钱不是官府拿出来的,而是阳谷县的商人们出的,就算服役了。

    与此同时,阳谷义门范还控制在大量的隐田!

    所谓隐田,就是在官府的田册上不存在的田地,因而完全不用缴纳任何税赋!这些隐田,才是阳谷义门范真正的根基。

    阳谷义门范现在有一千多口男丁,加上老弱妇孺,人口超过三千,拥有的土地则多达七万六千多亩,是阳谷县最大的地主。而在这七万六千多亩土地中,有五万多亩是隐田。

    一旦分家,不仅范家大部分的子弟无法再逃避免役钱和丁税,而且这五万多亩隐田也无法继续隐瞒。这些田地,全都会变成登记在册,必须依法纳税的田产。范氏一族每年就要多交至少万缗左右的田税田税是交纳实物的、免役钱和丁税。

    那么多的税压下来,完蛋不是义门范,而是整个范氏宗族了!

    范家再也没有足够的财力去维持对族中子弟的教育,要不了一代人,范家连特奏名进士怕也出不了啦,到时候就会沦为寻常的农夫家族……

    范家的根……没了!

    一想到一百五十年的科举义门毁在自己这一代人手中,老泪纵横的范开山就想将祖宗留下的长剑搁在自己的脖子上。

    只是这剑太重啊,拿不动啊!那么重的剑,也不知祖宗们怎么拿得动?

    ……

    凄惨的哭喊声,狰狞的狂笑声,还敲打或砸碎东西的声音,混合成了全世界最可怕的乐章,传到了范之进范大秀才的耳朵里面。他现在正搀着已经哭成了泪人儿的老娘,一步一回头地向范家庄外走去。

    去从贼!

    走到敞开的庄子大门口的时候,他看见了范家老祖宗留下的“弃武从文”碑!

    原来范家老祖,当年也是一介粗鄙武人,出身唐末淮南军的黑云长剑都!三代人伺候了杨行密、徐温、徐知诰李昪、李璟、李煜五代君王。在南唐灭亡后才移居阳谷县,认清了天下太平的大趋势,下决心弃武从文,走上科举入仕的正途。这块“弃武从文”碑,就是当时立下的。

    可是没想到,一百多年后,这些黑云长剑都的子孙中居然出了范之进这样的不肖子,为了活命就忘记了忠义,要上梁山做贼了……

    不如一头撞死吧!

    范之进心里想到了成仁取义,可转念又想到了孝。他若死了,老娘怎么办?谁来养活?难道要活活饿死吗?

    想到这里,他长叹了一声,含着眼泪走出了范家庄。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