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中自有黄金屋的真理仿佛得到了验证,不可一世的近幸武官,大使臣级别的东上閤门副使,管干界河市舶司公事的武好古终究还是不敢和阳谷义门范这样的士大夫家族对抗哪怕道理都在武好古一边,武好古还是答应给范家五千缗钱,作为他“强抢”超凶的西门女大侠的补偿。

    当然了,这五千缗巨款范之进还没有拿到。五千缗钱总有两三万斤,带着出门可忒不方便了。所以武好古这次没带多少现金买西门青的两万两白银不算,只能取了私交子,让赵钟哥和林冲带人去大名府的潘家金银绢帛交引铺提现。

    不过范之进是一点不担心自己收不到钱的,因为阳谷县的施大知县出面做了保证,还请武家父子在阳谷县内小住几日。

    有了这样的担保,范之进也就不担心武好古和武诚之赖账,便听从了知县施国忠的劝告,先安乐镇范家庄去用功读了。

    施知县说的不错,中了进士才是硬道理!他的文章已经到火候了,对经义的研究也颇为透彻了。所以“试经义”和“试论”都不是问题,只是“试策”还欠火候。好在他的至交好友张克公给了他一本刚刚在开封府出版的试策解惑,其实就是一本模拟考试例题和解题的例文,是开封府最好的几间民办院联合刊印的。不能说完全猜中题目,但是总归能摸到一个大方向。

    有了“试策”的大方向,范之进心里已经相当有把握了!

    这一科是高中在望啦!

    此时还未到秋收时节,自然没有客商到阳谷县来收购粮食,所以乡间的路上冷冷清清,没有什么行人。

    天色已经晚了,范大才子风尘仆仆,骑着一匹瘦小的毛驴缓缓行来,身边只跟了“范大侄子”和范五郎。

    “范大侄子”是陪范之进入城的,而范五郎则是主动要陪范之进范家庄的,还带上了他的那把着袴刀,还让“范大侄子”背上了弓箭,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范五郎总感到事情不妙。他是有“江湖经验”的,也知道西门青的“凶名”,所以不相信阳谷西门家和开封来的“近幸武官”武好古会那么好说话。哪怕他们表面上不敢怎么样,可背不住暗地下手买凶来杀范之进啊。

    因而这一路上,范五郎都是提心吊胆的,生怕从路边的麦田里面窜出个武功高强的刺客

    不过还好,现在都快到了范家庄了,也没看到刺客的影子。看来这大宋到底是读人的天下啊!

    就在范五郎长出口气儿的时候,“范大侄子”忽然嚷嚷了起来:“好多火把啊!在前面。”

    范五郎抬头向前看去,就看见夜色当中,一条火龙在乡间的道路上面弯弯曲曲,滚动一般的前行。

    “这是怎么事?为何有恁多人在夜间打着火把赶路?他们是哪个村的?”

    发问的人正是范大秀才范之进,原来他也看到了这条长长的火龙。范大秀才觉得奇怪啊,怎么大晚上不睡觉打着火把出来玩?太奢侈了吧?

    范五郎摇摇头道:“九,九秀才,不对啊,莫不是有人在行军吧?”

    “行军?大晚上的行甚底军?大宋的兵将甚时候恁般勤勉了?”

    陕西六路和河东路的大宋兵将当然会在晚上出门溜达了,和西夏打仗可不分昼夜的!

    可是在天下太平的京东东路,禁军官兵莫是在大晚上了,就是大白天时,也很少会大队人马行军的,因为大家都在忙各自的营生呢,根本集中不起来!

    “九秀才,他们好像是往范家庄而去的!”

    为范九秀才牵驴的“范大侄子”忽然叫嚷了起来。这范九秀才和范五郎才发现那些跃动的火把离自家的范家庄越来越近了。

    一支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军队,大晚上的在自家的范家庄开进,这事儿怎么想怎么不对啊!

    “去看看。”范九秀才是不怕武人的,而且他也不相信武好古这个从七品的武官能调一支军队来对付自己。

    这支兵浩浩荡荡的,怎么都得有上千号人吧?京东东路可不是地处前线的陕西六路,上千人的“大军”要调动,恐怕得京东东路安抚使下令了,所以肯定和武好古没有关系。

    范五郎总觉得事情不大对头,但是他一时也想不起来问题出在哪儿?于是就跟着范九秀才,加快脚步迎着那支浩浩荡荡的“军队”去了。

    走了约莫一炷香的时间,范九秀才等人就已经很接近那支“军队”了。而那支“军队”似乎要扎营休息了,乱纷纷的散了开来,还有不少人冲进了路边的麦田到处践踏。这些麦田可都是阳谷范家的产业!

    范九秀才见到这一幕连连摇头,骑着毛驴就走上前去,一边走还一边大声呵斥道:“尔等是何处来的兵马?因何践踏农田?”

    黑夜当中,一个黑不溜秋的汉子瓮声瓮气地说:“直贼娘的,你这厮哪儿来的?敢管爷爷的事儿?”

    跋扈!

    太跋扈了!

    范九秀才可从没一个武人这样怼过,就是在阳谷县城的金拱楼里面遇上的铁甲淫贼也没这样说话啊。

    “哼,”范九秀才一声冷哼,“某乃是阳谷义门范家的秀才范之进”

    话说到这儿,他的大腿突然被人拧了一下,他低头一看,原来是范五郎在捏自己。

    “五郎,你做甚?”秀才问。

    “九秀才,他们不是官兵”

    不是官兵?

    那是什么人?

    范之进眯起他的近视加散光眼好一阵踅摸,才发现那些“大兵”都穿着老百姓的衣服,手中却大多拿着长枪、刀盾,一看就不是善类。

    “尔等何人?因何到范家庄来?”范九秀才壮着胆子发问。

    那个黑汉子已经带着几个人走到了范九秀才跟前。这黑汉子一脸凶恶的模样,留着一部乱糟糟的大胡子,头发也乱蓬蓬的疏了一个发髻,手里还拎着一把朴刀,瞪着牛眼就问:“你这厮就是范家的九秀才吗?”

    “正是。”范之进答道。

    黑汉子哈哈笑道:“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啊,范大秀才,乖乖的跟你李逵爷爷一块儿上梁山吧。”

    “上哪儿?”范之进仿佛没听明白李逵的话。

    “上梁山啊!以后就莫读了,和兄弟们一块儿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吧!”李逵笑着就走上前去,伸出一条满是黑毛的胳膊就要来捉范之进。

    范之进被这突如其来惊呆了,这是怎么事儿?怎么在家门口遇上梁山贼寇了?这些贼寇怎么敢到范家庄来?这莫不是在做梦吧?

    就在关键时刻,范之进的大侄子不知哪儿来的贼胆,猛地扑向了李逵,抱住了他的粗腰,口中还嚷嚷道:“九叔,快走,我和五叔一起拦住这贼寇。”

    “好”范之进下意识的应了一声,然后左右张望,想要寻找应该和可恶的梁山贼寇同归于尽的范五郎,可是放眼望去,哪里还有范五郎的踪影?

    “啊”

    一声惨叫紧接着传来,范之进扭头看过去,见到了让他毛骨悚然的场面,他的大侄子已经被那个凶恶的黑汉踢翻在地,又用朴刀插了几下,胸口赫然就是几个正在飙血的窟窿,眼见着就活不了啦。

    “杀,杀人啦”

    范之进看见自己的侄子被杀,整个人都懵了,下身冒出一股暖流,当场就尿了裤子,逃跑什么的早就忘记了,一个人傻愣愣的骑在驴背上任凭李逵像捉小鸡一样把他揪了去。

    “莫害怕,莫害怕,和某去见晁盖哥哥,宋江哥哥吧,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梁山的人了。”

    什么就是梁山的人了?我还要去考进士呢!范之进这个时候想到的居然还是科举考试。

    他可是要考科举中进士的人,怎么能上梁山呢?梁山上也没科举啊!考不上科举,又要怎么光宗耀祖?

    就这样昏昏沉沉的,范之进就被拖到了另外两个穿着体面的汉子跟前,其中一个面目狰狞,脸上有道吓人的伤疤,个头很大,正是晁盖。另一个是五短身材,和那个揪住范之进的李逵差不多黑,正是孝义黑三郎宋江。

    看到两个老大,李逵就嚷嚷了起来:“晁大哥,公明哥哥,范家庄的九秀才来我们梁山入伙啦!”

    入伙?谁要入你们梁山的伙?

    范之进心中呐喊:兀那贼人,吾读圣贤之,岂能同尔等为伍?勿多言,要杀便杀!

    不过这等正义凛然的话,嘴上却怎么都喊不出来,只是被李逵拎着到了宋江跟前。

    宋江看了眼几乎被吓瘫的范之进,笑呵呵地道:“好,好,我梁山正缺九秀才这样生,以后就是自家兄弟了。”

    他顿了顿,又对李逵道:“铁牛,你且带着九秀才一起去打范家庄,要先礼后兵,告诉里面的人,是范九秀才领着梁山兄弟来庄上取些米面肉食的,叫他们快快开了寨门,莫伤和气。”

    “好嘞!”李逵笑了笑,拎着早就懵逼了的范大秀才,又领了一二百个喽罗去叫门了。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