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范五郎正战战兢兢的在周家客栈外头站岗,客栈里面就是可怕的“淫贼们”。阳谷县县尉司所辖的大部分弓手,都被这些淫贼打趴下了,有几个断了手脚,还有几个吐了血,还有几个掉了魂一溜烟跑回安乐镇的范家庄种地去了。

    而范五郎舍不得胥吏的身份和油水,只好硬着头皮带着几个还愿意留下来“玩命”的范家子弟,在县城的周家客栈门外看守。

    说是看守,可是客栈里的淫贼们进进出出时他是问都不敢问一句的。因为他还是要命的!

    不过现在最让他害怕的并不是周家客栈里面的淫贼,而是从昨天开始就在客栈外面转悠的几个阳谷西门家的打手。都是目露凶光的精壮汉子,怀里面鼓鼓囊囊的,显然是带着匕首。虽然范五郎知道,自家有官府照着,西门家这个罪犯家族是不敢造次的,可是心里面还是呯呯直跳啊。

    他已经知道范家这次是昏了头,招惹了不能惹的存在了……若是范九秀才、范十三秀才中的一个能在明年的大比中高中,那还算好。要不然那个超凶的西门女侠和她的淫贼丈夫有整整三年时间报复!

    正想着范家将来可能遭到的报复的时候,车马滚动的声响传了过来。范五郎顺着声音看去,只见一辆马车缓缓驶来,驾车的车夫范五郎是认识的,竟然是施大知县的车夫万顺。

    施知县的车怎么会来周家客栈?范五郎心想:难道是施知县想要在客栈审案子?

    “范五郎,武家父子都在吗?”勒住缰绳的车夫万顺瓮声瓮气地问。

    “在,在啊。”范五郎连声答道。

    万顺点点头,就对车厢里面的人低声说道:“夫人,武员外和武大官人都在呐。”

    “好的。”

    范五郎接着就听见一个清脆悦耳的女子声音,然后就是车厢门帘一撩,幽香扑鼻,伴着环佩叮当,出来一个明丽动人的妖娆妇人,这妇人一领玉色褙子,一件水红色的抹胸,手执团扇,身姿娉婷,恍若天上的丽人姗姗而来。

    “啊,夫人!”范五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来的居然是施大知县的夫人万氏。

    别看施大知县今年六十多岁了,可是他的夫人却只有三十多岁,而且看上去还比实际年龄要小一些,最多就是三十岁,正是风韵无限的时候儿。这样的美人儿,孤身一人到一个满是淫贼的客栈来做什么?

    范五郎不怀好意地想:难道是知县夫人耐不住寂寞,想找个淫贼消遣一二?

    知县夫人却没有多看范五郎一眼,迈开莲步就走进了淫贼居住的周家客栈。客栈里面已经有人留意到了有客到访,正在客栈院子里面拉弓的武好古连忙迎了上去,拱拱手笑道:“万大姐儿,哪阵风把你给吹来了?”

    知县夫人啐了他一口,又嫣然一笑道:“没大没小,大姐儿是你叫的吗?”

    知县夫人万娘子的娘家在开封府也是赫赫有名的商家,所以她没事也爱逛个潘楼街,和武好古他爹武诚之更是打小就认识的老朋友,真论起辈份,可比武好古大一辈儿。

    “嘿哟!嘿哟!”

    两人说着话,忽然有喊声从院子里传来。

    万娘子的美目一转,就被正裸着上身在院子里面举个大号石锁的赵钟哥吸引过去了……这才是好淫贼啊!就武诚之那死胖子哪有做淫贼的本钱?

    知县夫人笑吟吟一指赵钟哥,问武好古道:“大郎,这位郎君是不是大闹金拱楼的淫……银甲将军?”

    “他是三班借职赵元义,是镇州赵家的郎君。”武好古介绍完了,又冲正练得满头大汗的赵钟哥招手道,“钟哥儿,过来见见施知县的夫人吧。”

    赵钟哥听见武好古的喊声,才放下石锁,回过头看着武好古和知县夫人万娘子。美人娘子正冲着他笑呢!钟哥儿可不是个不解风情的傻大个,他虽然还未娶妻,但是在辽国的时候也蓄过姬妾。当下就冲万娘子一拱手,笑道:“原来是知县夫人,失礼,失礼。”

    “既然是镇州赵家的郎君,不如一起进来说话吧。”万娘子又是嫣然一笑,“不过须得穿好了衣衫。”

    “好好好,这就来。”赵钟哥笑着应答。

    武好古也不是个爱管闲事的人,只是客气的将万娘子请进了客栈的大厅。此时周家客栈已经被武好古包了下来,并没有别的客人,客栈大厅就成了武好古、武诚之父子会客的地方。

    而在武诚之被客栈的小厮请来之前,武好古就开始打听起知县的态度了。

    “那老头自是听奴的。”万娘子笑道,“他就是个糊涂虫加书呆子,根本没甚主见,只是运气好中了个进士罢了。”

    虽然科举考试的策问题目看着都像那么回事儿,但是题目毕竟是题目!不等于实际办事能力,即便是策问题,常常也是只讲大道理和儒家版的政治正确。

    而中了进士做了官之后,能否晋级,常常也和能力无关……和办事的本领相比,文官的“官声”则更加重要。譬如张克公之所以要斗一下“近幸小人”武好古,就是为了积累官声。

    至于武好古和武诚之是不是淫贼并不重要,张大县尉也不关心这个,他只要得到一个敢于对抗近幸武官的名声就可以了。

    而万娘子的丈夫施国忠的官声居然也不错,因为他早年当州县学官的时候挡了几个考锁厅试的官员官都比他大的路,得到了一个公正和不畏权贵的名声其实他根本不知道人家的背景,所以才能一帆风顺做到知县。

    不过想要再进步一下,却是有点难了。因为施大知县秉承着“君子不党”的理念,中了进士后不肯入党,既不是旧党,也不是新党,所以朝中无人,而且他也不会拍马屁巴结上官。

    但是这么一个官运似乎到了头的糊涂官,在武好古看来,却是可能会有大用的。

    因为他似乎是个老婆奴,而且他老婆和自家父子关系不错……若是能帮他运动一下,没准可以安排到什么关键的岗位上去。

    想到这里,武好古就笑着对万娘子道:“这次真是多谢夫人了,待在下回了开封府,一定还有重谢。”

    “谈甚底重谢,”万娘子一挥手,笑道,“奴和你父子也算老相识了,怎不知底细?说你爹是淫贼简直是莫名其妙,阳谷范家也不知道是怎想的?他们若不是士大夫之家,奴早就叫我家官人好生教训了。”

    武好古笑了笑,心想:教训范家的事儿自有人去办了,你家老官人只等着收拾摊子吧,说不定还能立个功劳……等我回开封运动一下,看看能不能弄个权知沧州或是知清池县事界河商市就属于清池县管辖给他做做?

    ……

    “围攻范家庄?西门青这娘们不会想害我们吧?”

    “范家庄有甚好打的?”

    “是啊,一碗饭,没油水,要打也是打西门家啊。”

    “别胡说,西门家可养着辽国来的死士,个个都是能打马战的骑将!我们打得过吗?”

    “对啊,新上任的须城巡检武松也是西门家养着的,这厮也是个能战的,这西门家不好惹啊。”

    梁山好汉们这个时候都聚集到了梁山脚下晁盖的庄子上了,正七嘴八舌议论着是不是要出兵去打范家庄。

    听着手下一般兄弟瞎嚷嚷,脸上疤痕吓人的晁盖嗯咳了一声,场面立即安静下来,然后他就对坐在身边的黑宋江道:“公明,你怎么看?”

    “打!”宋江早就有了成算,“不打则个,今年的过路费都不好收了!”

    “可是范家庄……”

    “不怕!”宋江笑道,“若是哥哥放心,就让小弟带人去吧,总要带回上万石米粮,上百条耕牛。”

    范家是且耕且读的义门,庄子里面最值钱的就是存粮和耕牛了。梁山虽然是收钱办事,不过也不能在范家庄走空,要不就是坏了规矩!

    因而几千石存粮和几十条耕牛,总是要拉回来的!

    “嗯。”晁盖看了宋江一眼,点点头道,“还是哥哥我亲自带人去吧……这范家庄离梁山泊也不遥远,有甚风吹草动就往梁山泊一躲就行。”

    “不至于的。”宋江笑道,“只要西门家的人不出动,郓州还有谁能和我们打?再说我们又不是要占了县城、州城,无非就是打个庄子罢了。”

    晁盖皱眉问:“公明,你说西门家的那娘们到底在琢磨甚底?打个庄子又不叫大开杀戒,怎恁不干脆?”

    宋江一笑:“最毒妇人心啊!那女人自是要砸了一碗饭的饭碗!”

    “砸饭碗?怎么砸?”

    宋江冷笑:“怎么砸小弟我也不知道,不过小弟相信,只要有几个范家人上了山,今后这阳谷县,再无范家义门的寸尺之地了。”

    “也罢,”晁盖一挥手,“让兄弟们预备则个,明日便出兵1000,去劫了范家庄!”

    大厅之内的众好汉皆道:“得令!”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