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怀抱着软软糯糯的西门女侠,手头还把玩着一团软绵绵的物件的武大官人,此时却想到了自己小时候玩过的斗兽棋。在斗兽棋中大象是超凶的,什么狮子、老虎、豹子、狗狗、猫猫的都能踩死,可偏偏害怕小老鼠

    现在的这个大宋帝国内部仿佛也是如此,高贵的文官士大夫就是大象,什么勋贵、武官、宦官、吏商、豪商、豪强等等,都不在他们眼里,除了梁山好汉这样的存在!

    因为大宋的体制就是重文轻武,就是君王和士大夫共天下。只要不敢公开挑战这个体制,哪怕手握重兵岳武穆,也只在风波亭走一遭。而梁山好汉是在这个体制之外的,范家士大夫虽然可以欺负西门家这样的豪强,可是遇上梁山的强盗那可就是“老鼠克大象”了。

    从某种角度而言,开封府的泼皮闲汉也是将门勋贵们养的“老鼠”。只是这些“老鼠”是养在开封府城内的,不像梁山好汉那么“乱来”,只能给高高在上的文官们捣乱,不能真的动刀子。

    不过捣点乱子也够文官士大夫们受得了,给你在开封府里面放把火,或者弄点叫花子进城装个什么流民,就能让两府大佬们头疼不已了。

    而把这种“斗兽棋”的关系套到郓州,那就是范家士大夫能压着豪强西门家,而豪强西门家又能驱使梁山好汉,而梁山好汉则能吊打范家士大夫了。

    如此就形成了一个微妙的循环,让没有一个官儿的阳谷西门家可以维持住豪强的地位。

    “看来我今后也得有自己的‘梁山好汉’啊!”武好古心里琢磨着,“要不然自家在界河商市的地位是不可能稳固的!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养寇自重吧?”

    眼见秋日将至,济水梁山泊五丈河桓沟等等水路航道,就要迎来一年中最忙碌的时候儿了。在须城十字北巷上的梁记保押行门外,新来的大掌柜赵铁牛穿着一身对襟长衫,手持着大蒲扇,一边扇风,一边大声指挥着十几个精装汉子打扫着保押行的门脸儿。

    所谓的保押行,就是兴起于明清的镖行、镖局的前身,而“保押”二字,则来源于“保押纲运”。保押顾名思义,就是保护和押送的意思,而纲运则是成批运送大宗货物的意思。大批运送的货物用车或船只装载,若干车、船则编成组,一组称一纲,就谓之“纲运”。宋初的时候,纲运都是官运物资,是由民伕保押的,是徭役的一种,丢了,少了,还需要赔偿。结果丢失的东西太多,民伕无力赔偿,多有破产。所以在宋太宗年间,就改由军兵保押纲运。

    可是到了仁宗朝时,西夏崛起,陕西、河东成为前线,需要大量的纲运补给。于是就让商人参与纲运,盐引、茶引就是发给这些纲运商人的报酬。而商人参与纲运后,自然就有了保押服务的需求。

    与此同时,负责保押纲运的武官因为禁不住商业利益的诱惑,也纷纷向“吏商”转变,纲运货物的数量和价值都大幅增长,保押的难度自然大增。依靠这些武官手中不断衰减的武力,也就不足以进行保押了。所以这些“吏商”也需要民间的武力来保护自己了。

    而主营拦路抢劫的梁山好汉们,自然也不会放过保押纲运的大利了,而且梁山的保押营生干得还相当不错在郓州、齐州、兖州、济州和濮州地面上,有谁敢劫梁山好汉的道?梁山可是这五个州地面上最大的一伙山贼,还是水陆两栖的,不仅占着梁山这个小山头,还在号称“八百里梁山泊”的湖泊中横行霸道。

    来往纲船,除非有碰不得的背景,否则谁敢不向梁山上供,保准会出状况!不一定要劫船,给你凿沉了,弄翻了,也是够呛的。所以就是后台和钢板一样硬的纲首,多少也会打赏梁山泊三瓜两枣的。

    另外,在郓州、齐州、兖州、济州和濮州等五州地面上吃保押行这碗饭的江湖好汉们,也都要给梁山上点供的。

    说起来,梁山好汉才是这五州保押行的衣食父母啊!没有他们在水泊梁山落草为寇,大家伙的保押行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而在郓州、齐州、兖州、济州和濮州地面上敢不鸟梁山泊的,也就是阳谷西门家这样的土豪劣绅了如果不动用实际战兵数量过万的开封、河北禁军,或是“战力恐怖”的西军,想要剿灭梁山泊的这般好汉,就只有让西门家族为首的五州土豪劣绅们出全力了。

    不过五州土豪和梁山的关系是非常复杂,有时候相斗火并,有时候又合作互利但是绝不会发生五州土豪齐心协力灭梁山的事儿!

    因为灭了梁山,舞刀弄枪的土豪们就要被读圣贤的乡贤士大夫们往死里欺负了。

    所以梁山和五州土豪们间,基本上还是合作共存的时候多,狗咬狗的时候少。如丰县大泽乡的那一场火并,还真是极少有的。

    因而赵铁牛的梁山好汉生涯和他之前想象的完全不同,既不住在山上,也不用去拦路抢劫。而是舒舒服服住在郓州州治须城的城内,担当保押行的掌柜,和各路人物往来,日子过得好不自在。

    对了,赵铁牛掌管的这家保押行实际上就是梁山泊和各路好汉还有纲商们接触的窗口。

    现在已近秋季,水路繁忙的时候就要到来了。赵铁牛也要代表梁山泊和各方面进行谈判了刚刚过去的一年对梁山而言是非常困难的,因为被超凶的西门女侠带人在丰县大泽乡暴打了一顿,还丢了一个头领李进义因为伤重,在几个月前死在了应天府的大牢里,江湖声望大跌,不得已调降了保护费,所以大家的日子就过得辛苦了一些。

    希望今年可以涨点儿钱了赵铁牛抱着胳膊,看着正卖力打扫的喽罗们,不禁皱起了眉头。

    要涨保护费可不容易啊,除非梁山能尽快做一笔“大买卖”,提振一下江湖声望。

    正琢磨着要怎么涨价的赵铁牛,忽然就听见巷子口一阵马蹄缭乱的声音,十几骑马正朝这里奔来。大伙儿的目光都不由得转了过去,赵铁牛也抬头看了一眼,却见当先一匹高头大马上却是一个年轻的女人。在这女人身后,还有一骑举着面青色认旗,上“西门”二字。

    来者正是超凶的阳谷女侠西门青!

    虽然在阳谷县城内不少无知愚民都编了段子笑话西门女侠,不过在京东东路的江湖上,西门女侠还是凶名赫赫的!

    因为西门女侠带人在丰县大泽乡把晁盖、宋江率领的梁山好汉揍了个鼻青脸肿。梁山四头领李进义死了,大头领晁盖还毁了容

    而且大泽乡一役后,梁山好汉们还不敢去找西门家寻仇,西门女侠的凶名自然是震天响了。

    “快,快开正门,有请西门女侠!”

    赵铁牛连声儿下令,梁记保押行大门洞开,赵大掌柜好像压根不知道西门女侠暴打梁山好汉的事儿,满脸堆笑地迎向前去:“啊!可是阳谷西门女侠?不知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恕罪,恕罪这大热的天儿,快快快,快请下马,到行内小坐片刻。”

    西门青也客气的拱拱手,然后撩袍下马,笑着问道:“你就是赵三十六吧?久仰,久仰。”

    三十六是赵铁牛在梁山好汉中的排名,现实中的梁山可没有108好汉,只有36个头领,在李进义去世后,就剩下35个,赵铁牛正好补进去,所以就排名36了。

    “把箱子都抬进去!”西门青朝身后几个西门家的武士吩咐了一声,才跟着赵铁牛昂首阔步进了梁记保押行的大门。

    这时赵铁牛才发现在西门青这一行人的背后还有一辆马拉的板车,板车上摆着几个看着就沉甸甸的箱子,也不知里面装得是什么?

    在保押行大堂之内,赵铁牛着人献上香茗,然后才小心翼翼地问道:“不知女侠今日前来,所为何事?”

    西门青淡笑了一声道:“三十六哥,妾身走这一遭,是想请动梁山好汉做一桩大买卖。”

    赵铁牛赔笑道:“不知是甚大买卖?陆上的,还是水上的?是插肉杀人,是切竿子劫道,还是拔桩子打庄子?”

    他说的自是黑话,西门青都能听懂,笑着应道:“想请好汉帮忙拔个桩子。”

    赵铁牛接着问:“木桩子防御弱还是石桩子防御强?”

    西门青答:“是木桩子。”

    赵铁牛又问:“桩子在何方?”

    西门青道:“阳谷县,安乐镇,一碗饭。”

    “一碗饭”是阳谷范家的绰号,不仅是取了“范”的谐音,还说明范家没啥油水,打下来也就是“一碗饭”抢点米面而已,金银财宝是没有的。而且范家还是士大夫之家,打了以后麻烦倒是有一大堆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