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西门大宅后面的楼阁告处,西门青站在面向东南方的窗口,冷冷地看着今日中午时闹出诺大风波的金拱楼,俏丽的面孔板了起来,露出了铁青的颜色。

    这段时间,她这个堂堂的西门女侠已经变成了整个阳谷县茶余饭后的笑柄了。县城的无知愚民不知编了多少段子来诬蔑她这个为国为民的女侠她自荐枕席陪武好古睡觉都是为了解救契丹铁蹄下的燕云黎民百姓啊!他们这些愚民知道什么?

    好吧,女侠自然有女侠的风范,不和他们一般见识,只当没听见!

    可是阳谷县尉张克公和范家的九秀才范进之是无知愚民吗?他们怎么也不依不饶的要针对自己这个为国为民的女侠呢?

    他们今天居然在金拱楼抓淫贼……想把武好古他爹武诚之诬成淫贼!真是叔叔可忍,婶婶不可忍了!

    如果他们把武好古说成淫贼,西门青也忍了……那小子本来就有点淫,还把自己给上了,说他是淫贼也不冤枉。

    可他们怎么能说武诚之呢?这什么意思?是谁自己和武诚之扒灰吗?真是太可恨了……西门青贝齿噬着红唇,用细不可闻的声音说着:“若不给你们一点厉害,还当我西门青好欺负了!”

    西门青啊!

    阳谷女大侠……超凶的知道吗?

    西门婆婆站在西门青身后,脸上全是苦笑,又探头打量一下西门青的脸色,低声道:“大姐儿,今晚就和武大郎父子走吧,离开阳谷县到开封府去……到了那里就好了。”

    “好了?”西门青语气无比阴沉,“好得了么?”

    “怎么好不了?武大郎在开封府有许多路子,没有甚底摆不平的。”

    西门青冷哼一声道:“婆婆,你也不想想,大郎为何要纳我一个打打杀杀的江湖女子为妾?难道仅仅是为了我的这点姿色吗?他身边姿色超过我的女人可多得很!”

    “青儿……”西门婆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西门青却替她答道:“大郎想要的是我的手段和我们西门家在江湖上的地位还有这一门能打能杀的汉子!而我们家要跟着大郎一路腾达,最后做回将门,就得有手段,能解决大郎用钱和权都解决不了的麻烦。”

    西门婆婆被西门青的话吓了一跳:“青儿,你想作甚?莫不是要动刀子吧?”

    西门青是超凶的,她手里有杀人的刀子!

    跟着她南下的北西门和北慕容的子弟就是她的刀子,别看人数不多,可个个都是狠手。而且南西门本身也有武力,西门青原本是南西门少主,多少有些追随者的。

    另外,西门青还有江湖上的关系和门路,可以花钱雇佣打手。

    如果她想要动武,血洗阳谷安乐镇范家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西门青笑了起来:“自然要动刀子了……不过这刀子要怎么动,也是个学问啊!”

    “学问?”

    西门青并不和西门婆婆讨论这事儿,只是问:“现在梁山那边,是谁在须城坐镇?”

    须城县是郓州州治,就在济水北清河、桓沟运河和梁山泊的交汇处附近。是交通要道,非常繁华,同时也是盘踞梁山的贼寇和各方人物联络的据点,一直有梁山头目在那里坐镇。

    西门婆婆回答道:“是赵铁牛。”

    “哈哈,还是个老相识,不过也没甚底了不得的。”西门青笑了笑,“婆婆,带我去见大郎吧。”

    “好,好的。”

    ……

    西门家族在阳谷县的势力虽然看上去有点萎靡,但是底蕴还是在的。西门青就毫不费力避开了张克公安排在周家客栈周围的弓手,大摇大摆进入了客栈去见武好古。

    她到来的时候,武好古正在安慰自己的父亲,已经急得团团转的武诚之。

    “阿爹莫着急,姓范的是在自讨苦吃,如今我家可是官宦门第,他家不过是群种地的农夫。”

    “怎是农夫?他家是士大夫啊……”武诚之连连摇头,“你若是文官,为父是一点不着急的。哪怕就是个从九品的将仕,也不怕这等乡下士大夫。可你却是个武夫,别看官大,却是要战战兢兢做官的。今日钟哥儿一闹,少不了有人要说你跋扈了。若是有御史弹劾,你的从七品武官转眼就得丢啊!”

    武好古现在虽然官做得不小,但却不是高贵的文官,而是需要夹起尾巴的武官。

    当然了,这也不是说武好古就必须在范家这种只有特奏名进士的注水士大夫之家面前低声下气,可是也不能太跋扈……

    “丢不了。”武好古笑着摇摇头,“今天跋扈的是钟哥儿,他是北人南来,正合了天子的心意,且又是英雄了得,官家正要千金买马骨呢。”

    赵钟哥是个榜样,是做给北面一帮不得志的世家子弟看的。所以御史是弹劾不动他的……只要皇帝压着,御史也没什么办法。毕竟眼下这个哲宗朝是赵煦和章惇这对昏君奸臣两手遮天的。

    不过武好古不是赵钟哥,他就是一个近幸的吏商宋朝管做生意的官僚叫吏商,是可以随便弹劾着玩的。

    而且他之前升官太快,说不定会被官家借着弹劾降个几级以示敲打。

    一想到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立功劳才升上来的官,有可能因为几个弹章就降下去,武好古就忍不住有些恼火。

    可是他又有什么办法呢?谁让他是个不值钱的武官呢?

    另外,自己的父亲无端被人控告和自己的小妾tong奸也真叫人恼火!而且武老头还被扣在阳谷县的县城里面一时走不了。

    想到这里,武好古叹了口气,对武诚之说:“阿爹,孩儿等会儿就带一份厚礼去拜见施知县,看看能不能通融则个。”

    除了行贿的老办法,武好古还打算写信找自己的后台帮忙他现在是蔡京忠党的一员,这位枢密副使总该帮帮忙吧?

    就在这时,林冲的声音从武家父子俩所在的屋子外传来:“大官人,西门大姐到了。”

    西门青来了?也不知她有什么办法可以对付范之进那个混球?

    武好古忙对父亲说:“阿爹,孩儿先去见她,待会儿在领着她来拜见你。”

    ……

    “青儿,你的肚子……”

    武好古在自己居住的上房里面见到了换了身男装的西门青,比之前在燕京分别时可胖了不少,变得丰满起来了,脸蛋珠圆玉润的,胸脯鼓鼓囊囊的,肚子也有点儿隆起了。

    “嗯,”西门青羞答答点了点头,“已经有了……”

    看着女侠羞怯的模样儿,武好古又想到了在燕云和西门青朝夕相处的日子。他上前拉起了西门青的玉腕,把她牵到了床边,两人一起坐在床沿,然后又伸出胳膊将女侠揽入了怀中。

    “青儿,”武好古的手掌在西门青身上游动,从腰间缓缓向上,一直到了胸脯,真的好大啊,“今晚别回去了,我想要对你行家法……”

    西门青的身子颤了一下,软软的依偎在武好古怀中,不过口中的回答却让武好古有些意外。

    “官人,今晚不行。”

    “不行?”武好古的手掌用力一捏。“行不行?”

    “哎呦……”西门青叫唤一声,“官人,今晚真的不行……奴奴今晚要出城去。”

    “出城?去哪里?”

    “须城。”

    “须城?做甚?”

    “联络梁山!”

    “梁……山?”武好古这下也没什么兴致了,“怎么回事?找恁般贼人作甚?”

    “找贼人自是收拾士大夫了,”西门青的语气有些阴沉,“大宋虽然重文轻武,但也不是没有人能治他们!要不然我西门家早就叫恁般读书人给吞了。”

    “用梁山对付士大夫?”武好古将信将疑,“那伙可是贼人啊!”

    西门青一笑:“我们可不怕梁山贼人,可是我们这样的豪强,如今却被官府和那些耕读传家的书香门第压着……而那些书生门第,又是惧怕梁山草寇的!只要我们西门家的保丁不动,阳谷县没有谁能挡住梁山。”

    其实西门家也没有能够荡平梁山的武力,但是他们在阳谷县还是有二三十个能战的武士和几百个精装的保丁,足够在阳谷县境内和梁山好汉干一场。

    若是能集中郓州、兖州、济州、濮州等州中和西门家类似的“武士家族”当然,西门家的底子好,战斗力是非常强的,远远超过其他家族的力量,要剿灭梁山贼人也不是什么难事。

    可如果这些“武士家族”都按兵不动,那么凭着梁山的武力,在郓州除了州城须城,是没有一个县城能守住的。

    “郓州兵马钤辖也没办法?”武好古其实知道答案,但他还是问了一句。

    “没有!”西门青说,“郓州兵马钤辖手底下才几个兵?而且这些兵都是没钱不动弹的。要他们来阳谷县解救范家世居的安乐镇,没有上万缗钱能行?而这钱,我们不出,谁能拿出来?”

    “所以你就想……”

    “对!引贼自重!”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