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从马车上下来的其实不是淫贼,而是淫贼他爹老淫贼……呃,应该是淫贼他爹武诚之武大员外。

    本来武诚之是不必来阳谷县的,儿子纳妾而已,又不是明媒正娶大老婆,他个当爹的不必走这一遭。

    可是武诚之比较老实,总觉得自己儿子对不住人家西门女侠。不仅污了女侠的清白,搞大了女侠的肚子,还不能给个正房的名分。而且西门家也不是小门小户,虽然不能和眼下的武家相比,但也是一方豪强。

    所以武大员外还是让儿子武好古备上一份厚礼,然后亲自出马来给西门家道个歉,再隆重的把西门青迎回开封府。

    虽然他是来道歉的,不过心情还是很愉快的。毕竟他就要当爷爷了,能不高兴?而且俩儿子都出息了,武好古做了从七品的武官,武好文则在太学用功,说不定转年就要高中了。

    另外,武家现在也豪阔的不行啊!有钱啊,佳士得行简直就是棵摇钱树,唱卖生意越做越大,不仅唱卖书画文玩,最近还卖起了房产、田土、花招儿位广告位、花舫、车马甚至还有绝色女伎……真是数钱数到手抽筋啊!

    而画册生意更火,陈留的那个刻印坊现在开足马力印刷都供不应求。而且在武好古回开封府后,还在和开封府的各家青楼正店商量来年的花魁大比,还计划在大名府、应天府、徐州和海州发行同样的画册。

    总之,也是一门数钱都数不过来的生意!

    现在武家真是要大兴啦!

    心情好,胃口就好,赶了一上午路的武诚之才入阳谷县城,就觉得腹中饥饿,于是就让人去问阳谷县城里什么地方有好吃的。同行的西门婆婆马上就推荐的金拱楼的开封菜。

    所以武诚之就让武好古、赵钟哥、林冲等人先去西门婆婆的客栈安顿,自己带着些人先去金拱楼点菜吃饭。

    才一下车,武诚之就发现一群莺莺燕燕朝自己涌了过来。

    武诚之有些奇怪,这怎么回事儿?这些女人为什么那么热情?自己好像不认识她们啊?

    老武定睛一瞧,发现都是些庸脂俗粉……呃,连庸脂俗粉都算不上,就是些要模样没模样,要身段没身段的村姑,自己府里有几个稍微上了年纪的女使都比她们耐看。

    而看她们的穿着打扮,分明就是卖身不卖艺的妓女。武诚之摇了摇头,他虽然也有好几天没碰女人了,可他是正人君子啊,怎么能干这种伤风败俗的事儿?

    “走开,走开。”

    一个跟着武诚之的潘楼街闲汉头目这时带着几个喽罗上去就要哄人,却被武诚之叫住了:“出门在外,莫要生事了……你们几个有看得上的,就去乐一乐吧,不管花多少都寻老夫来报。”

    “谢老员外!”

    “谢员外!”

    “多谢员外!”

    一群闲汉可没武诚之恁般挑剔,听到这话,全都称谢而去,搂了那些打扮得花枝招展的阳谷“名妓”往九芳阁里去逍遥了。只剩下一个西门婆婆客栈的老管事和一个武家的仆人跟着武诚之,一块儿入了金拱楼。

    “九叔,淫贼进了金拱楼了!”

    范之进的大侄子大声嚷嚷了起来,“可要叫人去捉拿送官?”

    范家是士大夫之家,是有权捉拿“贼人”和不服管的刁民比如抗租什么的去送官的!

    另外,阳谷县衙的胥吏也有一多半是范家人或范家的亲戚还有一小半是西门家的人,尉司的弓手有约一半也是范家人在充当西门家的人倒是更能射箭,不过他们对充当弓手没什么兴趣,一般都交钱免役了。

    所以只要范九秀才一声令下,阳谷县的衙役也会出动把那个胖淫贼给捉起来送官!

    这个阳谷县表面上是大宋朝廷派出的县官、主簿和县尉在管理,可实际上却是范家和西门家在管!而且,范家因为属于士大夫,所以势力更大,是阳谷县的第一家族“唯有读书高”在这个时代已经深入人心了!所以世家大族也不比钱多不比拳头,而是论进士老爷的数量。

    张克公听到“西门大侄子”的话儿也有点皱眉头!他才是县尉啊!你要请示也该向县尉请示才对嘛。

    不过皱眉归皱眉,皱完眉头他还是看着范之进范大秀才。

    作为进士出身的九品文官,张克公当然知道“为政不难,不得罪巨室”的道理。

    范之进说:“介仲兄,不如将这个淫贼带去县衙问一问?”

    问一问,可就没那么轻易能出来了!

    范之进也看出武诚之是个商人了,哪怕他背后有个什么将门做后台,他的商人身份都决定了多少会在这场纠纷中吃亏……除非他身后的将门之主肯强出头。

    可是强出头又能拿阳谷范家怎么样?整治一个勾搭良家妇女的将门恶仆而已,家主就算强出头,也不敢报复范家这样的士大夫之家。否则一准有御史言官要参他一个跋扈。

    将门是最怕别人说跋扈的……

    “哦。”张克公只是应了一声,不置可否。

    他自己就是将门子,当然也不怕别的将门整治。他现在可是将门子中进士!是开封府将门的宝贝,怕什么?

    不过谁知道那胖子背后是什么熟人?到时候多难为情?所以这事儿就当不知道……等那胖淫贼送到自己管辖的尉司以后,再叫他出个几千缗给范家赔罪吧!

    看他那样,也不差钱啊。

    范之进点了下头,对自己的大侄子说:“去县衙找你五叔,让他安排弓手来拿人。”

    “咳!咳!”张克公忽然咳了两声。

    范之进才又补充了一句:“莫伤了那淫贼。”

    “好勒!”

    ……

    老淫贼武诚之这个时候还不知道自己马上就要被儿子连累了,他刚刚在西门婆婆家的客栈老管事周老汉的陪同下进了金拱楼最好的包间儿。金拱楼的老板,和西门鹤同辈的西门羽也亲自出面招待。

    和西门家的大部分子弟不同,这位西门羽打小就不喜欢打打杀杀,而且还特别馋,就喜欢整点好吃的。虽然在父亲的强迫下也习了武艺,但是也没在江湖上闯出什么名堂,倒是隐退后开了个在整个郓州也大有名气的金拱楼在阳谷县的这家金拱楼只是总店,在须城郓州州治所在、平阴、寿张、东阿、中都等县都有分号。他还盘算着将来还要把主打开封菜的金拱楼开到郓州之外的地方去。

    “那武大官人是令郎?这可,这可真是……”

    知道了武诚之的来头,西门羽也只有苦笑着拱手了。

    “大郎他……真是对不住你家了。”武诚之也觉得对不住西门家,在知道了西门羽就是西门青的叔祖后,连忙赔礼道歉。“等见了西门老员外,我一定叫我那不成器的儿子给他老人家磕头赔罪。”

    不成器?西门羽心说:才21岁就从七品了,还不成器?再成器岂不是要做宰相了?

    “不必,不必了。”西门羽摇摇头,“不必去见我大哥了,他不在阳谷县。”

    “不在?”武诚之心想:难道是不肯原谅自家大郎,故意躲着不见?

    “那大姐儿她……”

    “她在,她在的。”西门羽道,“她有身子了,不方便走动,自是在阳谷县的……对了,武大郎在哪里?”

    “他去了西门婆婆的客栈,等安顿好了就过来。”

    武好古、赵钟哥和林冲可是“全副武装”而来的,还牵着马带着行李,总要安顿一番。

    “那便等用完了饭,再一起去大宅子里见青儿吧。”

    “好好,就这样吧。”

    武诚之正点头答应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了嘈杂的声响。

    “抓淫贼啊!”

    “莫让淫贼跑了!”

    “快快快,守住窗口、楼梯口……”

    武好古听了外头的喊声,微微有些诧异,阳谷县这地方看着民风挺淳朴的,怎么会有淫贼呢?该不会是从梁山上下来的吧?

    正想着“梁山淫贼”的时候,咣当一声,就有人把武诚之所在的雅间大门给踹开了。就看见几个那种弓箭棍棒的壮汉涌了进来,当先一个穿着圆领衫,头戴交脚幞头的衙门差人,西门羽认得他,上前理论道:“范五郎,你这是做甚?”

    “奉命捕拿淫贼!”被称为范五郎的差人答道,他一指坐在椅子上的武诚之,“他就是淫贼吗?”

    “淫……贼?”武诚之被这个指控吓了一跳,连忙解释道,“这位差官搞错了,我可以老实商人,不是淫……淫贼。”

    “哦,”范五郎笑了笑,“你是商人?”

    “对,对。”武诚之也知趣,马上从招文袋里摸出一个小小的银挺交给自己的一个长随,让他送给范五郎。

    范五郎接过银挺掂了掂,“你可是从开封府来的?”

    “是啊,”武诚之道,“我就是个开封府的书画商人……”

    “可是来寻西门大姐的?”

    “是……”

    范五郎冷笑了一声:“那就对了!来人呐,把这淫贼给我拿下!”

    “喏!”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