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六月,夏花绚烂。

    武好古又一次离开了天下第一繁华的开封府城,行在五丈河边的官道上,感受着丰收在望的繁华和喜悦。

    路边田野中,麦子成长得相当茁壮,绿油油的一片,铺满了大地。

    从五丈河中吹来的河风,稍稍驱散了笼罩大地的炎热,虽然谈不上凉爽宜人,但还是让武好古的这一路东行舒服了许多。

    他是三日前,喝完了端王赵佶的喜酒后才离了开封府东行的,准备沿着五丈河一路前进,到了梁山泊再转向北行,前往西门青所在的阳谷县城。

    因为要路过传说中好汉云集的水泊梁山,所以武好古这带足了好手!随行的有刚刚授了从九品右班殿直但是还没有差遣的林冲、赵钟哥。还有从潘孝庵那里借来了几个潘家的家将门客。还有潘楼街上的泼皮头子刘二狗给武好古寻来的十来个五大三粗的闲汉,也不知能不能打?不过也可充个门面。最后,柴老员外和西门婆婆以及他们带来的十来个柴家、西门家的壮汉自也同行。

    另外需要一提的是,武好古、林冲和赵钟哥三人都带上了盔甲。

    武好古带了一副黑漆濒水山字甲,这是一幅皮甲,是用厚厚的牛皮经过“漂”、“煮”、“剪“、“晒”、“粘”等多道工序做成的甲胄。表面非常坚硬,涂出了黑底色,上面还手绘了花纹图案。这套皮甲是武好古上离开开封府使辽前订做的。

    宋朝虽然禁止民间私藏盔甲,不过武好古可是保卫大宋封建主义专政的武官,是可以拥有几领盔甲的。毕竟盔甲这玩意也要讲个尺寸,穿着最合身的甲得订制。堂堂一武官,连一领合身的盔甲都没有也太寒酸了。

    林冲则带了一领份量十足的步人甲,这是他在禁军里面当教头时拥有的装备,应该是公物。现在他是“武选官”了,不当教头了,也不知通过什么手续,把这领心爱的铠甲拿家了。

    而赵钟哥的甲是最牛逼的,是一领青塘瘊子甲!是他那个在辽国的侍卫汉奸军中干了一辈子的爸爸留给他的遗产,据说是军中宝器,也不知赵钟哥的老子是通过什么路子弄来的?这领瘊子甲原是存放在慕容忘忧那边,没有和赵钟哥一起南下,是慕容忘忧把它带到宋境转交给赵钟哥的。

    这种瘊子甲的甲片使用了冷锻工艺,甲片柔薄而坚韧,因为厚度只有热锻甲片的三分之一多,所以能用比较轻的重量获得最好的防护能力。应该是目前世界上最好的骑兵甲!

    除了一领瘊子甲,赵钟哥还带了一根马槊和一副皮质的马甲。武好古刚刚从端王赵佶那里得来的西域牝马赤云骓也借给了赵钟哥不是让他骑着赶路,而是作为战马让一个马夫牵着走。

    这匹据说属于“西极天马”就是伊犁马的牝马肩高达到了四尺七接近5米,比起武好古送给西门青的那匹河北牝马高了大约四寸,绝对算得上马中的女王了。

    而且这匹马不仅高大,还非常强壮,哪怕是赵钟哥这般壮汉,穿上瘊子甲骑在它背上,再加上一副马甲,也能飞奔疾驰。

    “大郎,只要某穿上瘊子甲,骑上赤云骓,便是梁山贼寇全伙到齐了,也照样能把他们打发了,所以你就尽管放心吧!”

    穿着身红色的武官服,骑着匹走马赶路的赵钟哥看见武好古眉头微皱,还以为他在害怕梁山好汉,便拍着胸脯说起了大话。

    且不说喽罗,梁山光是头目就有三十六人赵铁牛现在也是了呐!赵钟哥一个能打三十六个?

    林冲看见武好古一脸怀疑,笑道:“大官人,你莫不信,梁山草寇要遇上元义兄真是死路一条。铠甲大马长槊唐太宗的玄甲骑都比不上啊!不过下官看来,那些梁山草寇是不会来寻晦气的,他们只要远远看见我们,就会自行闪避了。”

    武好古点点头,然后顿了顿又道:“钟哥儿这一身装备不就是西夏铁鹞子的东西吗?就是马好一点罢了,怎就无敌了?”

    “还有骑兵的武艺,还有马槊。”赵钟哥笑道,“而且这铁鹞子也得看年份的铁鹞子是世兵,父子相传的本事和军器。想当年元昊活着的时候,铁鹞子那是连辽兴宗都打败了的!不过传到如今,却是大不如当年了。”

    武好古一笑:“大宋和辽国也是如此吧?兵将总是一代不如一代。”他顿了顿,“就不知道枢密院兵学司能不能走出一条养兵练兵的新路了?”

    “若真的能办好,该是能调教出强将精兵的。”赵钟哥思索着道,“不过兵学司育小将,再由小将自募自练兵丁的路子,用来练重甲步兵和弓箭手应该是可行的,不过却练不出好的骑兵。”

    武好古又扭头看看林冲,似乎是想听听他的意见。

    林冲苦笑道:“骑兵的确难练的紧。在认识元义兄之前,我还以为自家是天下第一等的骑将了,可是和元义兄一比,还是差了不少。”

    赵钟哥道:“其实也不是林大哥的本事差,而是林大哥家里没有田庄仆役,也没地方养马跑马在汉地养骑兵,一兵没有几百上千亩的庄子是不行的。”

    骑兵对于农耕民族来说就是贵族兵种,其中具装甲骑重骑兵对于任何民族都是贵族兵种。而之所以称为贵族兵种,并不仅仅是昂贵的问题,而是必须要存在一个军事地主阶层,才有可能稳定持续地提供骑兵兵源。

    如果没有这个阶层,只是从没有财力养马的农民甚至市民中挑选骑兵,那这些骑兵的马术是很成问题的。

    林冲摇摇头,“要是有几百上千亩的庄子,为何不去读上进?还当甚底骑兵?”

    赵钟哥也摇摇头,接着又指出:“若是骑兵骑将们家里都没有几百上千亩庄子,那骑兵的良马又要到何处去寻?”

    “良马难道真就不能出于马政吗?”武好古问,“辽国的马政难道也和我朝一样,养不出好马?”

    宋朝马政基本上是个吞钱的黑洞,养马的成本极高,还占用了大片土地,而且也养不出多少堪用的战马。于是在王安石搞新政的时候给废除了,代之以保马法,不过到了哲宗朝初期,又发现保马法不好,于是废了保马法重新建立群牧监。但是重建的群牧监规模大大缩小,刚开始时只养了13000匹马,而且不堪用者过半。

    赵钟哥接过问题解释道:“辽国的马政讲求的是数量,总有几十万匹随时可用,不过用来做战马就稍逊了。

    而辽国的世家部族宫帐都有养马场,专门养育良马精骑供各自的骑士所用。而且辽国的群牧监也常常向世家部族宫帐调用种马群牧保量,世家部族宫帐则保质,如此相辅相成,才有足够的良马可用。

    不过那也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如今契丹人的部族日益羸弱,宫帐又多奢靡腐朽,无心军事,所以早就养不出甚底好马了。”

    武好古听着赵钟哥和林冲的议论,心里面却已经有了成算。他知道在中世纪,除了军事地主贵族骑兵之外,还有一种奴隶骑兵马木鲁克和古拉姆也是颇为精锐的!

    如果事情顺利,自家很快就会有一块小小的地盘了。

    到时候可以在界河边上搞一个定牧的养马场,搞些阿拉伯马和西域良马做种马,再多弄些大母马,用交和近交的办法育种,总能养出几百上千匹良马的。至于寻常的走马,花点钱总能搞到手的。

    另外就是瘊子甲了,梦溪笔谈里面就讲了这个问题,宋朝打造不出瘊子甲,哪怕请来了青塘的工匠,用完全一样的方法,也打不出瘊子甲所需的冷锻甲片。武好古估计,问题应该出在利国监的“煤炼铁”上这事儿后世有许多历史爱好者研究过,所以武好古也知道一些,应该是煤炭中的硫和磷在冶炼过程中和铁水结合,造成了宋朝的铁比较脆,打不出冷锻甲片。

    要解决这个问题,要么就是用木炭炼铁,要么就试着炼焦炭总之这个问题也一定要想办法解决!或许可以依靠“大学”的力量去搞技术攻关。

    未来的灯塔市可不能只有生意没有教育,“灯塔大学堂”在灯塔商市初成后就该上马了。

    而自家的“马木鲁克”也能在灯塔市调教,有个三五百人,将来就是一支堪用的重骑兵部队了

    想到这里,武好古就对赵钟哥和林冲说:“钟哥儿,林大哥,等我的界河商市办起来了,你们若是没有更好的去处,不如就来帮我的忙吧。”

    “求之不得啊,”林冲笑道,“下官现在还没差遣呢。”

    赵钟哥则笑了笑,说道:“等我老师不管兵学司了,我就到界河市去寻你,到时候可别不收留啊。”

    “好好好,一言为定!”8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