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慕容忘忧的赐第就在原来的都亭西驿,现在的西平王府边上,面积不小,几乎和武好古的家宅一边儿大。只是院子、房舍、花园、乃至房中的布置,总是透着一股破败和陈旧的气息,也不知道多少年没有好好修缮过了?

    因为宅子太旧,而慕容忘忧又是孤身随着武好古南来,所以他也住不了那么多房子,就只是让人整理出了一个小小的跨院居住。

    就在慕容先生住的跨院之中,一间厢房里面此刻正有一条大汉横卧床上,鼾声大作,正是赵钟哥。他今天中午喝多了白酒,醉醺醺的由罗汉婢搀扶回来的,进了屋就倒头大睡,直到现在也没醒。

    而慕容先生一身儒服,正和一个商人打扮,腰背有些佝偻的老者,带着一群家丁仆役打扮的人,笑呵呵的走进自己的宅院,一边走还一边和那老者大声说:“好,就按照你要的给,只要他们好好做事就行了。”

    “那小老儿就多谢大官人了。”那老年商人点头哈腰的道谢,随后又是一阵猛烈的咳嗽。

    进了院子,大门一掩,慕容老头就连忙搀扶起来那老商人,“云鹏,你身体不好怎还亲自过来?”

    被称为“云鹏”的老者,正是西门青的爷爷西门鹤,云鹏是他的字号。他竟然也到了开封府,还进了慕容忘忧的赐第。不过显然不是以公开身份,而是以一个“人牙子”的身份,带了一群西门家和慕容家的子弟赶来的。

    这些西门、慕容两家的子弟,名义上都是慕容忘忧的家仆,是来打理这所宅子的。而在他们到来前的一日,慕容老头已经打发临时雇佣来的几个仆人回家了。

    “唉,青儿这次真是……”西门鹤叹了口气,“她来不了,我只好自己来了。”

    “值得的,”慕容忘忧笑道,“武大郎人不错,又有钱……而且还很有谋略,没有他,我可当不了现在这个官儿。等回头枢密院兵学司开了张,就给你家保举一个武官,再保举几个学生,将来总有官做的。”

    柴老员外到西门家替武好古提亲的时候,还不知道慕容忘忧可以当上从四品的中太大夫这可真是幸福来得太快了!本来西门家三代憋不出一个官,现在武好古能保举,慕容忘忧也能保举,一下子就是三四个官儿到手了。

    还别说,西门青的“牺牲”还是很值得的!

    “而且青儿也不是为了我们两家的几个官牺牲色相的,”慕容忘忧和西门鹤一边走,一边说:“她是为了数百万被契丹禽兽压迫,活在暗无天日的地狱之中的燕云汉儿牺牲的!她这是……为国为民啊!”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就是说西门青这样的女侠……呃,做为国为民的事情,也不一定要杀武好古这样的脏官。

    陪武大脏官上床,有时候也是可以为国为民的。至少现在恢复燕云的事业,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展!而西门青的贡献,是不可否认的。

    “在‘平燕九策’中,”慕容老头接着说,“界河商市是非常要紧的,而武大郎看来又能掌管界河商市一段时间……所以你我两家,还得利用这个机会,把根扎进界河商市啊。”

    别看慕容老头现在是从四品的文官,还是判枢密院兵学司,看着挺大,但实际上他也知道自己是不可能掌握太多实权的等到他把枢密院兵学司的局面撑起来了,也就该挪窝了。

    而武好古的界河商市能掌握到什么时候就不好说了,没准可以十年二十年控制下去。别看只是亦官亦商的差遣,可实际上能够掌握的财富和权力,比起枢密使都要大!

    更重要的是,界河商市没有枢密院恁般扎眼,只要武好古能得到皇帝的信任,就可以作为近臣在那里一直替皇帝管钱袋子。

    正说话的时候,慕容忘忧推开了一扇虚掩的月亮门,嘎吱吱的一响,正在睡觉的赵钟哥就豁然而醒。他刚一醒来,便下意识的探手去抓自己总搁在枕头下的直刀,一下却抓了个空。

    “是老夫!”慕容忘忧低低叫了一声,“钟哥儿,快出来见见云翁吧。”

    赵钟哥推自己睡觉的厢房房门,冲着门外的西门鹤拱拱手:“云翁,一向可好?”

    西门鹤苦笑:“还好,一时还死不了。”

    慕容忘忧朝钟哥儿一招手,然后就和西门鹤一块儿进了堂屋,赵钟哥也一起跟了进去。三个人也不客套什么,各自寻了一张椅子就坐了下去。

    “元义,武大郎准备怎么安排青儿?”西门鹤先问起了自己孙女的前途。

    “媵妾。”赵钟哥说,“有点亏了。不过正室的位子也不是没机会,只要神不知,鬼不觉的下点药……呵呵,这对大姐儿来说不困难吧?”

    西门青是个大夫!自然是会下毒的……赵钟哥的思维是燕云大族式的,族中为了嫡庶之争,是常常会死人的!在他看来,西门青迷住武好古,再毒杀潘巧莲,夺了正室的宝座,顺便让自己的儿子继承族长之位,那是很可能会发生的。

    西门鹤苦笑着摇头,“大宋这边没有必要……也许会姐妹情深也说不定。无非就是个名分,若是能姐妹情深,共事一夫,也是佳话,在江湖上也好说。”

    赵钟哥嗤的一笑,“那是你家的事情,我不多嘴了。对了,老师,你打算给我安排甚底官职?”

    “先做个兵学博士吧。”慕容忘忧道,“你是带过兵的,也知道契丹人是怎么打仗的……看看能不能搞出一套合适宋军的打法?”

    慕容老头对于大宋朝廷派给他的差遣,还是非常认真的。因为在他看来,再多再好的计谋,归根结底也需要一支能打的军队去执行!

    大宋若想要恢复燕云,五万精锐战兵是无论如何都要有的。而练兵也不能闭门造车,一定要有针对性,必须要知己知彼。所以赵钟哥最合适的位子,就是去枢密院兵学司当博士。

    “好,就这样吧。”赵钟哥笑嘻嘻点头。

    ……

    “你还有个媵妾?”

    “是啊,就是那个西门青……阿爹,你该早看出她是女扮男装的吧?”

    “呵呵,你还真是有办法……”

    武好古这个时候,已经回到了自家的宅院里面,得意洋洋的在和老爹武诚之说话。

    这回可真的是一手牵一个了!哦,还有几个候补的,墨娘子一个,杜文玉一个,金毛丫头罗汉婢也不错……这大宋的封建主义制度看来也有优越的方面啊!

    “西门青肚子里面已经有了孩儿,”武好古笑着向老爹报喜道,“等三日后喝完端王的喜酒,就起身去阳谷县把她接来,这样最晚七月份孩儿就能把她和十八姐一块儿娶了。”

    端王赵佶的喜酒是一定要喝的,这可是个进一步加深友谊的机会啊!

    而且武好古喝了赵佶的喜酒,七月份他结婚的时候,就能把赵佶请来了,这是多大的面子?

    武诚之笑了起来:“哈哈,那么说来,老夫到明年就能当爷爷了?”

    “没错,”武好古笑道,“当爷爷了……”

    武诚之道:“那我可得和你一块儿去趟阳谷县了,还得带上几个女使好伺候她。”

    “您和我一起去?开封府这边叫二哥照看?”

    “有你小娘呢。”武诚之道,“你二哥哪有空?他可天天都在用功,若是能高中了,那武家可就是三喜临门了。”

    武好古的弟弟武好文,这些日子都在太学里面埋头读书,过着两耳不闻窗外事的生活。而且武好古还把从蔡京那里得来的“科举秘籍”给了他,说不定真的能中一个。

    “你不去碰碰运气?”武诚之笑着问。

    “不去了。”武好古摇摇头,“元符三年这一科来不及了……等忙完这一阵,就该建灯塔市了。那可是大买卖啊,而且还很急!开封府里面,还有另外一摊买卖也要料理,真是忙不过来。”

    不过灯塔市还是当务之急,必须尽快推动!

    因为支持灯塔市的皇帝赵煦可能只剩下几个月的命了!武好古是经常可以看见赵煦的活人,自然知道他患上了可怕的疾病,肯定逃脱不了历史上的宿命。而赵煦一死,虽然和自己关系很好的赵佶会成为官家。但是权力交替,旧党反攻,新党内斗,章惇下台等等事件,肯定会一一发生。

    到时候朝廷内外乱成锅粥,哪儿还有余力去推动灯塔市的建设?若是要拖到赵佶完全把持住了局面,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所以这几个月是关键,只要能和辽国达成协议,并且正式开始建了,那么未来的几年也就不会有什么变化了。毕竟谁也不愿意撕毁和辽国之间的协议……特别是在朝廷内斗的关键时期。

    而加速筹建灯塔市,也是武好古要亲自走一趟阳谷县的原因。西门家一手可牵着大辽国呢!得赶紧给马植去消息,叫他想办法推动,可能还要再送个几千两黄金的活动经费过去。

    总之,必须争分夺秒才行!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