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咣当一声,先是一个定窑的白瓷刻莲花纹盘摔在地上,碎了!

    接着又是一个汝窑的天青釉圆笔洗,然后又是不知道什么地方出品的上等瓷碗瓷瓶什么的,在地上摔了一个噼里啪啦。

    潘巧莲的房里面,顿时烟尘斗乱,一地的瓷器渣滓。听到声音赶来的丫鬟婆子都拥在门外,探头探脑的往里瞧。只见小瓶儿不知什么时候来了,仿佛还犯了什么错,正跪在地上哭呢!

    潘十一姐则在大发雷霆,使劲儿糟蹋东西。砸完了瓷器,又开始撕字画儿都是名家作品!除了武好古的作品之外,还有米友仁、张择端、李唐的作品。眨眼的功夫,糟蹋掉的好东西拿去后世的苏富比至少能拍出十几个亿

    到了最后,潘大小姐把“魔掌”伸向那幅赵佶送给武好古的苏东坡真迹海上怀帖的时候,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家的潘大官人才急忙嗯咳了一声儿,走进了房,也随手拿起一方老坑洮砚也扔在地板上哗啦一下碎成两半了。

    “十一哥,你为何砸了奴的洮砚?”

    潘巧莲似乎被潘孝庵的行为给震住了,一时忘记了撕东西,反而问她哥哥为什么砸东西了。

    “哦,”潘孝庵笑道,“为兄看你砸得欢快,就帮你一起砸啊!”

    “哥!”

    潘巧莲跺了跺脚,一脸委屈地说:“大武哥哥欺负奴,你也欺负奴,你们都不是好人!”

    “怎么啦?后悔嫁给武大郎了?”潘孝庵连连摇头,“早和你说过武大郎没有端王好了可现在端王再有几日就要和王刺史的女儿大婚了,没你的份儿了。你又不能做端王的侍妾”

    “十一哥!”潘巧莲吼叫道,“奴才不稀罕端王呢!他和大武哥哥一样,都不是好人!”

    “哦?”潘孝庵故作讶异,“怎么事?武大郎怎么惹着你了?”

    “他,他,他在外面有女人了”潘巧莲那种妩媚俏丽的面孔上堆满的愤怒,抬起玉手一指跪在地上哇哇大哭的小瓶儿,“小瓶儿,你快把大武哥哥和西门小贱人的奸情告诉十一哥!”

    “西门小贱人?”潘孝庵一副吃惊的模样,“可是西门青的姐妹?”

    “不,不是的”小瓶儿怯怯地看了潘大官人一眼,然后一边哭一边说,“那西门青原来是个雌儿,她早就看上武大官人了,所以才会跟着大官人一起北去辽国。在辽国的时候,她,她就自荐枕席,上了大官人的床,还怀上了大官人的种!”

    “竟,竟有此事?”潘孝庵惊得都快说不出话了。

    虽然他早就在丰乐楼里面和武好古达成了交易,但是他也没想到武好古居然会这么编排西门青

    “千真万确!”小瓶儿说,“西门家的人都寻来了,要大官人给个说法!”

    “给给甚说法?”

    “他们要大官人在徐州给西门青置一所大庄园,把西门青好好养起来做外室”

    “这,这,这怎么能行?”潘孝庵气呼呼地说,“这还有没有规矩?”

    “嗯!”潘巧莲重重点头,看着哥哥,“决不能让西门青做大武哥哥的外室!”

    “对!”潘孝庵道,“可不能那么便宜了她这种不知羞的女人,一定要好好管教!”

    “对,一定要好好管教!”潘巧莲说着话忽然觉得不对啊,“十一哥,要怎生管教?”

    是啊,要怎么管?

    养外室这种事情在大宋朝实在太普遍了,便是潘巧莲的哥哥潘孝庵早先被老婆管着不许纳妾的时候,也在外面养了小的这种事情要管,无非就是大老婆带上家丁仆役去砸场子。

    可是砸场子这事儿对西门青恐怕无效啊!

    别看潘家是堂堂将门,潘孝庵还有军职在身,府上还养了不少家丁,门下还有充当走狗的恶霸。可是要对上西门青和她的那帮辽国来的硬手,只怕讨不了好吧?到时候不知道是谁管教谁了!

    “要怎么管呢?”潘孝庵想了想,“要不这样,我带上几个府里的好手走一趟徐州”

    “别,别,那西门青可是个硬手。”潘巧莲连忙摇头,“她是做辽宋生药走私的,和燕四家也有关系那个被官家封了中太大夫的慕容忘忧还是她家的世交长辈!”

    “那真不好去打了,慕容老儿可是从四品的文官,比你哥哥我可大多了”潘孝庵瞧了怒气未消的妹子,顿了顿,“那哥哥倒是有个计策,可以让你名正言顺地整治她。”

    “名正言顺地整治?”潘巧莲一愣,看着哥哥,有些露怯地问,“怎么整?”

    她可是见过西门青杀人的!拿着弓箭射梁山好汉啊!那么凶的女人谁整谁啊?

    潘孝庵笑道:“只要让她做了你的陪嫁媵妾,她不就只能任你欺负了?”

    陪嫁媵妾?

    潘巧莲这种出身的女人,自然知道媵妾是怎么事了。媵妾是跟着正室一起嫁到夫家去的,虽然身份比所有其他的妾都要高,可以替补当正室。但是理论上媵妾是附属于正室的,得服从正室的命令,和正室在同一战线去参加宅斗。如果正室生不出孩子,媵妾生的娃娃就算是正室的嫡子

    正因为这种特殊的关系,正室和媵妾一般都是一伙儿的,很少会发生争斗特别是她们的丈夫还有别的级别的姬妾的时候。

    “可是,可是”潘巧莲其实还是有点害怕西门青,“可她要是不服管怎么办?”

    听到她的提问,潘孝庵和小瓶儿同时松了口气儿。

    “十八姐,”潘孝庵道,“这事儿你得去问你嫂,你看我那么多的姬妾,有谁敢不服管的?”

    潘巧莲一想,好像是没有啊!

    潘孝庵接着忽悠妹妹道:“最要紧的是名分,妻妾名分一立,你就是主,她就是仆,而且她又是你的媵妾怎会不服你的管教?当然了,你是管教她,不是要害她。武家有家法,有尊卑,她就该服你的管。要是不服,你就能名正言顺把她逐出。怎么也比让她当个外室,在外面逍遥自在的充主母强吧?”

    “也对”潘巧莲居然颇为认同地点点头。“可是,可是这不是太便宜大武哥哥了?”

    “那你想怎么办?不嫁给武大郎了?”

    “这个也不行。”潘巧莲跺了跺脚。

    现在可是封建主义的大宋朝,如武好古这样有钱有势的男人谁不是妻妾成群?潘巧莲现在就算把武好古踢了,也就是便宜西门青她可就是正房夫人了!

    而潘巧莲能不能再找到和武好古一样好的夫婿且不说,就算寻到了,家里会没有小妾吗?

    潘巧莲咬咬牙,“但总不能这样便宜他们!”

    “这好办,”潘孝庵奸诈地笑了几声,“媵妾是陪着你出嫁的,也就是说,她得先到我家,然后再和你一起嫁出去。等她来了,进了我这宅子,还不是任你拿捏?她要是真的不识相,那就哼哼

    不过现在,你总得先给人家一个媵妾的地位不是?”

    “大武哥哥!你,你欺负人!”

    就在和哥哥商量好了一定要狠狠欺负一下西门青后没多久,武好古就到潘家大宅门来了。

    在内宅的厅堂门口,潘巧莲一看见自己心爱的大武哥哥,只是怒气未消地叫了一声。一张面上都是委屈,看来真是被武好古欺负惨了。

    看着她委屈的样儿,武好古又怜又爱又是内疚都是万恶的封建社会不好,让自己高尚的品格都受到了不良的影响,居然背着潘巧莲那么可爱的女子搞起了小三

    想到这里,武好古突然上前几步,握住了潘巧莲的手腕,潘巧莲被他这突如其来的行为弄得有些不知所措,忸怩道:“你要做甚?”

    “十八姐儿,都是我不好,以后我不让西门大姐在你面前出现,可好?”

    潘巧莲撅了下嘴,啐道:“你当奴是小肚鸡肠的女人么?”

    武好古一本正经地道:“十八姐儿,你当然是大度的,可是西门大姐她又有甚面目来见你?”

    潘巧莲哼哼几声:“怎没面目了?她是妾,奴是妻,世上哪有妾躲着不见妻的道理?”

    呼,承认西门青是妾了武好古提着的心终于放平了。看来白酒的利益,还有许给小瓶儿的一万缗嫁妆都不是白白付出的。

    有钱就是好啊!

    呃,也不对,不能有这样的想法武好古连忙收起了金钱万能的错误思想,用疑惑的目光望着潘巧莲。

    潘巧莲说:“等端王的大婚一完,你就赶紧去把西门大姐接来我家。”

    “你家?”

    潘巧莲点点头,认真地说:“奴要她做媵妾,大武哥哥,你知道甚底是媵妾吗?媵妾就是随奴一起嫁的,是奴的陪嫁奴要先管教西门大姐一番,要叫她知晓礼义廉耻!这样才能做奴的妹妹,做你的妾室。”

    好一个潘十八姐啊!武好古心里面好一阵感动,心想:西门青那么凶,你要是管不了她,等以后我们就夫妻同心,一起管教她吧!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