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来来来,十一哥你闻闻这味儿,是不是特别的醇香?这可是小弟独创的二锅头酒,既醇且烈,只能喝上一点儿,多了就醉了”

    武好古殷勤的给潘孝庵、高俅和赵钟哥各斟了浅浅一小碗“二锅头”,又给自己倒上了一小碗。

    这“二锅头”酒就是武好古在自己家里面蒸馏出来的白酒,是用上等的“潘楼醇”作为原料,用一套由炼丹房中使用的蒸露器改造而来的蒸酒器“蒸取”而来的蒸馏酒。

    之所以取名“二锅头”,是因为现在拿来喝的这些白酒是在往冷凝的“冷水锅”中第二次加冷水时凝出的白酒用第一锅冷水凝出的白酒太烈,第三锅冷水凝出的白酒又太淡,只有中间的第二锅冷水凝出的白酒刚刚好,所以就被武好古称为“二锅头”了。

    把潘孝庵从宫城里面请出来后,几个人就直奔东华门对面的丰乐楼而去。要了个丰乐中楼三层的包间儿,点了一桌子开封菜,不过没有让上酒,也没叫歌姬。只有金毛丫头罗汉婢一个儿在旁边伺候。

    罗汉婢随身带了一个做工非常精美的银质酒壶,里面是一壶刚刚蒸馏出来的“二锅头”酒。

    “怎就恁少一点?”

    “这是酒么?怎看着和水一般的清?”

    “是酒,闻上去好醇啊。”

    潘孝庵、高俅和赵钟哥都是好酒之徒,喝过的美酒都不下几十种,可他们谁也没见过这种如清水一般,闻上去又有一种浓烈酒香的酒。

    “钟哥儿钟哥儿是赵钟哥的小名,他的大名是赵昌,字元义,”武好古笑着对拿着个酒碗,看着浅浅一点的二锅头皱眉头的赵钟哥说,“这酒的劲儿可恁大,你要是醉了,可没人扛得动。”

    “醉?我会醉?”赵钟哥翻了翻眼皮,端起酒碗儿就来了个一口闷,然后就猛地咳了起来。“咳咳咳好辣啊!这酒好香,也好辣!”

    武好古在家里面弄出的这种“二锅头”酒的质量并不算高,别看酒的颜色清澈透明,但是里面还是有较多的乙醛,因此非常辛辣,需要陈放老熟后才真正好喝。

    “钟哥儿,你喝太多了,这酒只能一小口一小口的抿。”武好古端起自己的酒碗,小小抿了一口,然后又笑看着高俅和潘大官人。

    高、潘二人也学武好古的样子,端起酒杯也轻轻抿了一口,两人的舌蕾都被一种强烈的辛辣感刺了一下,然后就是一种浓郁到极点的芳香和甘醇。酒液和辛辣的感觉一同流入了两人的喉管,只留下了无穷的味和芳香在口中。

    “好酒!”

    高俅和潘孝庵还在味的时候,赵钟哥已经大声嚷了起来:“再来一碗!”

    武好古冲罗汉婢点了点头,小丫头赶紧上前拿起酒壶,小心翼翼的给赵钟哥、高俅和潘孝庵倒上酒。又迈着小碎步退到了一边儿。

    赵钟哥又是一口闷,然后再次大声嚷嚷着要酒,罗汉婢又给他倒了一杯,结果又被他一口喝了个干净。

    三杯烈酒下肚,钟哥儿的一张黝黑的脸盘上已经泛出红光了,显然酒精正在发挥作用!

    别看他平日好酒,可是他过去喝的都是低度酒,哪儿喝过至少有五十度的二锅头?三杯下肚,竟然有了微醉的感觉。

    潘孝庵则是一小口一小口的细品,喝一口酒再夹上一筷子的菜,目光却微微有点奇怪地打量着武好古,估计心里面一定有个大大的问号:武好古这小子是有法术还是怎么着?怎么总能整出一些让人意想不到的好东西?

    高俅是一脸的惊诧,他可是在端王府上当差的,王府里面什么好酒没有?端王可是深得太后宠爱的亲王,凡是宫里有的好酒,端王府上都有,凡是端王府上有的好酒,高俅都偷偷喝过可就是从来没有喝过和这个“二锅头”一样香醇辛辣的美酒。

    作为资深的酒徒,潘孝庵和高俅也很快意识到了“二锅头”的价值了。这种酒虽然喝起来辛辣,但是口感醇香浓郁,而且喝过以后非常“过瘾”,可以给嗜酒之徒最强烈的刺激。恐怕真正嗜酒如命的酒徒,在喝过这种酒以后,再喝现在市面上的酒,就会觉得淡而无味了

    商业头脑不一般的潘大官人已经结束了品酒,展颜笑问道:“大郎,这酒真的是你家酿的?”

    宋朝的酒是专卖的,只有官府许可的酒坊酒店才能去官监酒务购买酒粬用于酿酒。私造酒曲可是重罪,达到一定数量后甚至要“杖脊黥面,配五百里外牢城”。

    不过官宦勋贵人家少量私酿,只要不拿出去贩卖,也是没有什么人会追究的。

    武好古看他的样子,心中就知道事情有点把握了,“这酒全天下就只有我家才有十一哥,你觉得如何?”

    “东西是好东西,”潘孝庵思索着说,“就不知道是否易得了?”

    “甚是易得,且不昂贵。”武好古笑道,“若十一哥想要,小弟自当双手奉上‘二锅头’酒的秘方。”

    双手奉上?你有那么好?

    潘孝庵扬了下眉毛,不置可否,似乎在等武好古开条件。

    看到潘大官人的表情,武好古只是叠起三根手指:“十一哥,小弟也知道你的为人是不会白白拿人好处的,所以小弟有三个不情之请。”

    潘孝庵看着这个越来越狡猾的武大郎,心想:这小子莫不是真的被甚底仙人给点化了吧?不仅总有古里古怪的好东西好点子拿出来,而且还总能把这些好东西好点子变成实实在在的铜钱。

    也不知道这一次,他想用这种好酒从自己这里换到什么了?

    武好古笑道:“一是这二锅头的买卖由我们两家合营,各出五成本金;二是二锅头酒首先要在未来的界河商市酿制,三年后才能在开封府设酒坊酿制”

    要求不高啊!

    潘孝庵听着有点儿疑惑,目光炯炯地看着武好古,就等他说出第三个条件。

    “第三嘛,”武好古苦苦一笑,“小弟有了一位红颜知己,想要给个媵妾的名分。”

    “甚底?”潘孝庵愣了又愣,“大郎,你要要纳妾?”

    武好古有红颜知己不奇怪,现在佳士得行的主营业务之一就是花魁画册嘛要是没有红颜知己才奇怪!而且佳士得行唱卖房的管事还是墨娘子恁般的女人,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想把她抱家呢!

    另外,武好古还有一个美女徒弟杜文玉,恐怕也是早晚要收到房里面的。

    可是现在武好古和潘巧莲还没正式拜堂呢,有必要那么急吗?

    “她是谁?”潘孝庵问,“是墨娘子还是杜文玉?”

    “都不是。”武好古答。

    这二位还没轮上到呢!

    “那是”

    “是西门青。”

    “谁?”

    “西门青。”

    “哪个西门青?”

    “就是和我一起北上辽国的那个西门青!”

    “是他?”潘孝庵瞪大了眼睛,“他不是男子么?”

    潘孝庵没见过西门青,不过却听潘巧莲和小瓶儿提起过此人,所以一直都以为西门青是男人。

    武好古要纳妾,潘大官人其实没有什么不同意见男人嘛,有了权势金钱自然要好色的!要不然一定是有毛病。而好色当然也包括好男色了!眼下还不是理学大兴的年头,所以宋人对于男风男色也谈不上反感。

    便是武好古和西门青“兄弟情深”,潘大官人也不认为有何不妥。

    可问题是将一个男子纳为妾室这个

    “实不相瞒,”武好古叹了口气,坦白道,“西门青是位侠女一直女扮男装行走江湖的。”

    “侠侠女?”潘孝庵看着武好古,心想:你还真会玩啊!身边已经有了才女、伎女、番女还不过瘾,居然又勾搭上一个侠女!

    武好古这时瞄了眼还在一杯杯饮酒的赵钟哥,嗯咳了一声:“钟哥儿!”

    “哦。”赵钟哥不知喝了多少,一张面孔涨得通红,舌头也有点大了,不过还能说话,“潘,潘大官人有所不知这,这武大郎能立恁般多的功劳,都,都是因为有西门青。所以,所以他是离不开西门青的”

    这话说的是什么意思?

    潘孝庵听得糊涂,武好古只好自己解释道:“西门家原是镇州赵家的家臣,前辈乃是幽州牙将,眼下在辽国也有分家存在。而在北西门家,北慕容家,还有燕四家中的赵、马、刘三家中,都有心向我朝的义士存在,阳谷南西门则是他们在我朝的眼线所以马良嗣才会同小弟相遇,才有了如今的局面。”

    “对,对,对!”赵钟哥道,“武大郎如今所有,西门青也有一份,所以一个媵妾的地位,无人如何都是该给的!”

    高俅也在一旁附和道:“十一哥,我看这事儿也不错十八姐和西门女侠本就姐妹情深,现在共事一夫,一块儿帮衬大郎和武家,多好啊!”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