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西门青是女人!

    武大郎把西门青睡了!

    西门青还怀了武大郎的孽种!

    武大郎还想纳西门青做妾……

    这这这这怎么可能?

    就在武好古和柴老员外、西门婆婆一块儿研究怎么把西门女侠变成武好古的爱妾的时候,在武好古的堂屋外面还有一个正在偷听的小特务,就是潘巧莲“送给”武好古的小女奴金瓶儿了。

    作为负担特殊使命的女奴,小瓶儿一向认为自己没有辜负潘巧莲的嘱托,一直都把武好古这个未来的姑爷看得牢牢的。

    虽然武大郎这厮比她想象的要好色,身边的各种美女也不少。可是在小瓶儿的盯防之下,墨娘子和杜文玉这样的女人,到现在都是武好古只能远观而不能亵玩的。至于那个武好古从辽国带回来的黄毛野丫头,潘巧莲倒是一点不在乎武好古怎么会喜欢那种野人?

    可是小瓶儿怎么都没想到,武好古居然找了个女扮男装的小三把她给瞒了,而且还在辽国的地盘上把好事儿做了,而且还有了孽子……

    这下可怎么办啊?

    小丫头一下子就懵了!

    这怎么和十八姐交待?十八姐的脾气可不咋地好,知道了这事儿后会不会把自己吊起来打一顿?

    打完了以后会不会气儿还不消,再把自己卖进青楼?

    这可怎么办啊?

    正在小瓶儿急得快要哭出来的时候,堂屋里面的谈话已经结束了,武好古起身亲自送柴老员外和西门婆婆离开。

    都快急哭了的小瓶儿现在也没办法了,只好先把这个噩耗去告诉潘巧莲了,不敢从正门离开,就往武家大宅的后门一路小跑。也不知道是脑袋发昏还是蒙着头走路不看道儿,反正没走出几步就猛地撞上了什么人。

    “哎呦喂,你走路看不看道儿?”

    自己不看道儿的小瓶儿倒是会倒打一耙,然后才定睛一看,原来自己撞上的是罗汉婢这个野丫头。

    罗汉婢好像真是成心的,正抱着胳膊笑吟吟看着被撞的东倒西歪的小瓶儿。

    “快让开!”小瓶儿正在气头上,张嘴就骂,“你个野妮子敢挡我的道儿?回头一定告诉大郎君,叫他用马鞭狠狠抽你一顿!”

    罗汉婢嘻嘻一笑:“好啊,那你就和我一起去见主人吧,随你怎么说,我保证不抵赖。”

    “果然是蛮子,就是贱!”小瓶儿又骂了一句,就想从罗汉婢身旁绕开,却不想被这蛮丫头一把抓住了手腕。

    “你,你想做甚?”小瓶儿怒道。

    “去寻大郎君,你不是要告状吗?走吧!”

    “你……”小瓶儿被罗汉婢一怼,顿时不知该说什么了。就在这时,一股蛮力就从她被罗汉婢捏住的手腕上传来,罗汉婢竟拖着她就往武好古的书房走去。

    小瓶儿嚷嚷道:“你作甚?你要作甚?快放开……我要告诉大郎君,让她把你吊起来打!”

    罗汉婢的回答却是欢快的很,“好啊,好啊,那我们快去大郎君的书房吧。”

    “你你你……”

    小瓶儿反应在迟钝,现在也知道不对头了。罗汉婢哪里是皮糙肉厚不怕打,分明是奉了武好古的命令要抓自己啊!

    武大郎那么坏,一定知道自己是潘十八姐派来监视他的,现在害怕“罪行”曝光,所以就让罗汉婢把自己抓起来……也不知道会不会杀人灭口?

    一想到杀人灭口,小瓶儿哇的一声就大哭起来了。

    可是她现在也不在大街上,哭得再凶也没人会来救她,又挣脱不了力大如牛的罗汉婢,只好被罗汉婢一路拽到了武好古的书房。

    武好古也刚送完客人回到书房,正在和高俅、花满山两位说话,看见罗汉婢把哭哭啼啼的小瓶儿拖了进来。

    “罗汉婢,你在作甚?”武好古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但还是板起面孔训斥道,“叫你把小瓶儿请来,你怎把她弄哭了?”

    罗汉婢松开了小瓶儿,笑嘻嘻的伏地请罪,“回主人的话,都是奴婢不好,请主人重重责罚。”

    “嗯,回头一定罚你。”武好古一挥手,“你先退下。”

    “喏。”

    罗汉婢“领罪”而去,把小瓶儿一个人留了下来。

    大概知道自己真的“有罪”,小瓶儿还低着脑袋在不停抽泣,伤心的不得了。

    武好古和高俅互相看了一眼,都露出了苦笑的表情。

    “小瓶儿,”武好古温言道,“你到我家也有些时日,你说我待你如何?”

    小瓶儿抽泣着说:“郎君……自是待奴婢好的。”

    有吃有喝,不打不骂,零花钱也多,还不用干活……这哪里是奴隶的生活?

    可是这样的好日子,仿佛要到头了!

    武好古笑了笑,“小瓶儿,你年纪也不小了,也该考虑将来了……你想过将来没有?是跟着我,还是找个好人家嫁了?若想要嫁人,我给你拿上一万缗的嫁资如何?”

    一万缗!?

    这可是天价啊!

    有这份嫁妆,在开封府都可以嫁个没甚背景的从九品小武官做正妻了!

    不过……这份嫁妆恐怕也不是轻易可以得到的吧?

    小瓶儿也不傻,抹了抹眼泪,用一种非常幽怨的眼神看着武好古说:“大郎君,奴婢知道您对奴婢好,可是奴婢也不能对不起十八姐……”

    “对对对!”武好古赞许地点点头,“我最欣赏你这样的忠仆了……一定要给你寻个官人,还得是年轻未娶的官人。”

    真有那么好?能嫁个没结过婚的官人?

    小瓶儿将信将疑地看着武好古。

    高俅在一旁附和道:“枢密院最近要办个兵学司,要选一批西军出身的少年英豪入学习兵,学成以后就会授从九品的殿直了……而判兵学司事的可就是慕容先生啊。有他做媒,害怕寻不到一个如意郎君给小瓶儿?”

    “可是,可是……”小瓶儿撅着嘴,“可是奴婢还是不能对不起十八姐。”

    “怎么是对不起呢?”武好古正色道,“小瓶儿,你何出此言?”

    “奴,奴婢……”小瓶儿一脸委屈,“奴婢不能隐瞒大郎君和西门大姐的奸情……”

    “奸情?”武好古翻了翻眼皮,怎么就是奸情了呢?

    “小瓶儿,”武好古吸了口气,又说,“我可叫你隐瞒了?”

    没有?好像真的没有啊!

    小瓶儿看着武好古,武大郎温和一笑,说:“你可以把我和西门大姐的事儿告诉十八姐。不过……你得照我说的去和潘十八姐讲。”

    “那您要奴婢怎么说呢?”小瓶儿知道自己在背叛潘十八姐,所以问话的声音几乎低到了不可闻的地步。

    武好古笑了笑,道:“这你莫着急,到时候自会让你知道的。不过今天先别去和十八姐说,待高大哥和潘十一哥说好了,你再去和十八姐分说不迟。”

    ……

    “大郎,你啊……”

    小瓶儿瘪着嘴走了,不知道去什么地方画圈圈诅咒那个勾引了武大郎的西门**了。书房里面就只剩下了武好古和高俅、花满山六目相对,看着“搞出人命”的武大郎,高俅也只剩下了一声长叹。

    “你啊,你要怎么去和潘十一说?”

    先“拿下”潘孝庵和小瓶儿,然后再迂回说服潘巧莲接受西门青,是高俅刚刚给武好古支的招儿。

    可是小瓶儿好糊弄,潘大官人却不好对付啊!

    小瓶儿一小姑娘,无依无靠的,给她一万缗嫁妆再加个如意郎君就妥帖了。可是潘大官人家里有的是钱,而且还是将门勋贵,堂堂的大宋武官!

    顺便提一下,在上回丰乐楼唱卖之后,潘孝庵和赵佶的关系也迅速亲近起来了,眼看着也是赵佶夹带里面的人物了。

    别看他现在官儿还没武好古大,可他是将门勋贵出身,又是正经带兵的武官。将来只要有赵佶的提拔,三衙管军还不是时间问题?

    这样的人物怎么收买?完全不可能啊!至少武好古拿不出可以吸引潘孝庵的条件。

    “要不还是请端王出面吧?”

    高俅思索了半晌,又提出建议。

    “不必,”武好古笑道,“端王殿下最近也忙碌得很,怎么能因为这点小事就去打扰?”

    “不让端王出面的话……”高俅眉头紧皱,“潘大官人也许会同意你纳西门娘子为妾,这事儿毕竟是你家的事儿,可是媵妾的身份就别想了。”

    武好古和潘巧莲的婚事儿现在也是板上钉钉了……端王殿下都准备和三槐王家的闺女大婚了,潘巧莲根本插不进去。若是不嫁给武好古,那就只有等来年去榜下捉婿了。

    只是捉来的进士女婿就不纳妾了?那不可能啊。到时候人家拿着潘巧莲的嫁妆去养小三,岂不是更气人?

    而且这种进士也就是个从九品的文官,放个主簿县尉而已,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捞到肥缺。哪像武好古现在就有管干市舶司公事兼界河商市之长的肥缺?这个缺在手里只要好好捞,捞上一百万都算少的。

    所以就潘孝庵的立场来说,是不可能把妹子从武好古身边撬走的。

    但是媵而为妾却也不可能,潘家兄妹可没恁般大度……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