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老身见过武大官人!”

    “老朽见过武大官人!”

    一见武好古从后唐走出来,正由花满山陪着喝茶的柴老员外和西门婆婆都站起身,恭恭敬敬的行礼。

    武好古现在可是堂堂的从七品东上閤门副使,管干界河市舶司公事兼界河商市市长了。这等身份在开封府的权贵圈子里面不算什么,可是对柴老员外和西门婆婆这两个“江湖人物”而言,绝对是高高在上的。

    而且西门女侠现在想谋求的不过是武好古的妾而非正妻,即便成了,西门婆婆也算不上武好古的长辈。如果谋不到媵妾的身份,西门青就只能是“买而为妾”,便是武好古的财产了……

    武好古倒是客气,连忙拱手还了一礼道:“两位老人家莫要多礼,青儿现在……可还好吗?”

    柴老员外重重点了点头:“还好,好好……老朽和这位西门婆婆前来,就是来和武大官人商量的。”

    武好古连忙请两位老人家落座,又吩咐宅子里的女使上了茶点,然后才说道:“柴员外,西门婆婆,我也知道一个妾的名分的确亏了青儿……不过除了名分,别的方面,我都会待她如结发妻子一般。以后她也不必在开封府伺候正妻,随我去界河商市居住,顺便还能帮我料理一些商市的事务。”

    对于西门青日后的待遇,武好古早就想好了。不能让她在开封府和潘巧莲整天碰面,得带她去“灯塔市”做个“两头大”的夫人所谓“两头大”是清末民国才有的,就是资本家或官僚在老家有妻子,同时在经商或为官的大城市里再置一房太太,也当成是正室对待。

    不过武好古带西门青去“灯塔市”也不全是为了避开潘巧莲,而是要借助西门青的能力和人脉来管理商市。他纳西门青为妾一半是个人情感的需要,一半其实是看中了西门家在商场和江湖上的地位。

    虽然武好古自己就是大商人,平常交际的圈子里面也不少亦官亦商的将门勋贵。但是这些人,包括武好古自己其实都是“官僚资本家”。他们来钱容易,手面也大,而且习惯利用权力去攫取商业利益,可实际的商业管理能力并不强,也没有多少强力手段。

    他们开金银绢帛交引铺,做开封府的地产,在开封府开唱卖行这些都没问题。可是要做海贸,要凭空建立起一座商业城市,要做大规模的手工业,其实是不行的。

    要做海贸就必须养数百上千的打手,要不然出海必被抢!

    要快速建成一座城市,又不能利用朝廷的徭役动用民伕,那就必须要有奴工了包括契约奴和奴隶!那可是真的把劳动人民当牲口使唤啊,可不是金瓶儿恁般得宠享福的家奴,没有打手监工你管得了?

    大规模的手工业也一样需要监工,除非有如同佳士得行的画册业务那样的高毛利,否则大规模的手工业工场就必须建立在劳动人民血泪的基础上血汗工厂到21世纪还没有完全消失,在11世纪、12世纪发展资本主义可以避免血汗工厂那是在做梦。

    当然了,劳动人民不到血汗工场来做工,呆在乡村租种地主老财的土地,也一样是不会有幸福生活的……

    而要管理海贸打手,契约奴和奴隶以及血汗工场的监工,靠武好古和潘孝庵这样官商是不行的,就得靠西门家这号心黑手辣拳头硬的“江湖商人”。

    别看西门女侠遇上武大官人是服服帖帖,想怎么行家法就怎么行家法。可要是换成那些欺压宋辽劳动人民的工头,在海上打打杀杀的水手,还有横行霸道的强盗遇上西门青,那可就马上能知道她的厉害了。

    西门女侠可是很凶的!

    而她之所以愿意委屈自己侍奉武好古,除了情感上的因素之外,其实也是将武好古当成了西门家族上升的阶梯和后世的武侠小说中各种大侠们都不屑为朝廷鹰犬的立场相反,在现实中的大侠绝大多数都梦想成为朝廷鹰犬的。即便不能为朝廷所用,成为权贵的鹰犬也是不错的出路。

    在很多情况下,只有先做了权贵的鹰犬,然后才能成为朝廷的鹰犬!

    所以整天梦想招安的水浒传倒是写实流的武侠,那种各种高人无视皇权时不时暴打狗官的武侠都是在瞎扯淡。

    背后没有朝廷和权贵,西门女侠再凶也就是个女恶霸,成不了大气候的……

    所以和端王殿下混成了哥们,还轻易捞到了大使臣官职的武好古,就被西门青当成了能让西门家族成为朝廷鹰犬的上升阶梯武好古现在虽然不是将门家主,但是他又成为将门家主的潜力啊!

    武好古才二十一岁就是大使臣了,距离“小将门”的起板价正任刺史就是本官是某地刺史也不是遥不可及的。将来只要端王做了天子,稍微照应一二就有了。

    再说了,现在就是将门家主的那些人,西门青也够不着啊!所以哪怕武好古委屈了她一些,她也心甘情愿。

    而西门家族和武家正在成形的“依附关系”,在整个大宋是非常多见的。开封府的那些做生意将门,每家下面都有充当走狗鹰犬的门客家臣家族。要没有这样的门客、家臣,脏活累活谁去干?潘大官人这样的还能亲自去放高利贷和收账吗?不可能啊!

    所以武好古想要在灯塔市做出一番局面,就必须要把西门家族变成武家的附庸或是代理人、承包商之类的存在。

    许多需要用“拳头”去开拓的买卖,就得让西门家之类的能干脏活的家族去打理。

    而未来的灯塔市,毫无疑问就是一个集中了各色罪恶、血泪和梦想的资本主义初级阶段的自由市。必须要有凶狠的鹰犬才能统治那里……也许在几十年上百年后,西门家族这样的代理人,会干翻武家、潘家这些权贵家族,成为自由市真正的主人!

    不过现在,武好古这样的人才是主宰。

    “……大官人,我家青儿就想要个媵而为妾的身份,便是叫她去伺候大妇也是本分。不知道这点小小的要求,能不能答应呢?”

    西门家的老媒婆肯定已经从花满山他是西门家的世交那里打听过武好古如今的身份地位了,所以姿态放的极低,也没提保举的事情武好古若是没有差遣在身,西门媒婆自然要把保举的价钱谈好。

    可是现在,武好古有了管干市舶司公事的差遣,一个市舶司下面可有不少芝麻绿豆官儿呢!武好古手头自然有好些个可以保举的名额,不保举西门家的人,他还能保举谁?武家虽然也有不少亲戚,可都是些义门书生,能干什么?

    所以西门媒婆也就不担心西门家的人没有官做了,所以就把谈判的重点放在了西门青的身份之上。

    武好古只是沉吟,柴老员外忍耐不住,问道:“大官人,此事……很为难么?”

    武好古脸上阴晴不定,半晌方道:“不瞒二位,其实我也想为青儿争取一个好一些的名分。不过媵而为妾的决定权不在我手中……潘家能不能答应才是关键啊。我自然为全力争取,但是做不到的可能还是有的。”

    媵而为妾的名分之所以高,是因为媵妾是作为正妻的“备件”一起嫁到夫家的。在正妻生不出儿子的时候,媵妾若有儿子就是嫡子。在正妻亡故的情况下,媵妾可以替补成为正妻。

    这都是从嫡庶森严的门阀时代流传下来的传统!

    不过潘家其实还好对付,无非就是用利益和潘孝庵交换……武好古已经准备好了一张王牌,不愁打动不了潘孝庵,可是潘巧莲不一定会听她哥哥的话。

    这丫头一旦闹将起来,可就叫人头疼了。

    “若是做不到,”西门婆婆皱起眉头,“那可就只有买而为妾了……这妾价多少都好说,问题青儿的脸面。”

    “脸面……”武好古问,“这从何说起?”

    西门婆婆道:“买而为妾是有一应手续的,得由牙侩作保,准备龟书,订立契约,商谈妾价……这事儿若是在开封府做,就怕青儿脸面上挂不住啊。”

    实际上买而为妾就是把西门青当成个物件卖给武好古……此外还有一个变通的办法,就是雇而为妾,订立一个雇佣契约,是有年限,有报酬的妾。

    不过西门青是要死心塌地跟着武好古一辈子的,所以雇而为妾是不可能的。

    另外,还有“赠而为妾”的模式。不过这种模式一般用于家伎级别的妾,比起买而为妾更低贱了几分。

    “不在开封府?那要在何处办理呢?”武好古问。

    “在阳谷县。”西门婆婆道,“实不相瞒,老身就是阳谷县的人牙子。”

    人牙子就是人贩子!不过是合法的,不会被各种青天大老爷抓去坐牢杀头。而且宋朝的人牙子的业务不仅是买卖人口,还包括劳务中介要雇佣劳工、仆役、女使、签约奴等等,一般也得去找人牙子帮忙。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