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金拱楼”是阳谷县城最大的一间酒楼,坐落在阳光县城西最繁华的街上,六开间两层高的酒楼,气派甚是恢宏,在阳谷县城这个小地方,也算是一等一的去处了。

    和阳谷县城内大部分上点档次的买卖一样,金拱楼也是西门家族的产业。是西门家族中一个行走江湖半辈子,而又喜欢吃喝烹调的前辈开办的。这座酒楼的场面大、气派大、还有口味地道的开封菜,价钱又公道,每日里来来往往的食客是川流不息,座无虚席,生意红火的很。

    阳谷范家的范大官人也是金拱楼的常客。他在授了从九品将仕郎后就不在阳谷县的乡下的范家镇居住了,而是和一个原本是郓州名伎的小妾一起住在阳谷县城内,就在金拱楼旁置了府邸。

    别看他只是一个没有差遣的从九品将仕郎,但是每月也有12缗的官俸,一年就是144缗。范大官人还谋了个阳谷县县学教师的职位,教师的月钱加上学生们的孝敬,一年也能有上百缗的收入。两者相加,一年也有250缗左右。这笔钱放在开封府是不够花销的,但是在物价低廉的阳谷县可就不是一笔小钱了。

    另外,范大官人的小妾还有两三千缗的私房,投在一间西门家子弟开得解库当铺上,一年也有四百缗的利息可以吃。

    所以范大官人夫妇的小日子,过得相当舒适惬意。家里面有仆人伺候,每日的饭食不是下馆子,就是让仆人去馆子里面点了菜带回家。隔三差五还能夫妇俩一块儿去郓州城内悠游玩乐,真正是神仙日子。

    因此,范大官人在阳谷县还得了一个“范逍遥”的雅号。较真论起来,西门家的西门鹤虽然家产有数万缗,年轻的时候还蓄了不少姬妾家伎,时时刻刻都有生意上的,江湖上的朋友围绕着,看似风光无限,可是却也称不上“逍遥”二字。现在上了年纪,身体也因为操劳加纵欲搞坏了,还被一大堆的俗务困着,又有一个不省心的女侠孙女,日子就更加逍遥不起来了……

    “范逍遥”这个时候已经离开了西门家的豪宅,还叫了范之进和范母一起到了金拱楼,一边吃夜宵一边议论西门青西门女侠的悲惨遭遇。

    “唉,真是没想到,西门大姐恁般好的姑娘居然就这样被淫贼给糟蹋了!”

    范母刘氏提前西门青,仍然是连连叹息,显然是很舍不得这样一个好姑娘成了淫贼的小妾。

    “这西门家也忒没用了,怎就怕个开封富商呢?”范大官人叹了口气,“这种人便是将门的家奴又有甚了不起?不过是个商人罢了。”

    考过十三次礼部大比的范大官人多少有点社会经验,知道能让西门家心甘情愿献上西门大姐的淫贼肯定也不是一般的淫贼。将门子是不可能的,那样西门老头也不必掖着不说了,那就多半是个将门勋贵家的豪奴了。

    范之进鄙夷地说:“西门家本就是工商末业之民,已经两三代没有人得官了,自然惹不起将门豪奴。不过这等奴仆,对我阳谷范家而言又算得了甚?

    若是西门家真的开了口,我家还会坐视不管吗?”

    “也不能一概而论,”范大官人摇摇头,看着有点气盛的侄子,“你若高中了进士,自然不必怕这些将门家奴了。可你现在只是个举子……虽然寻常的豪奴也不惧,不过真要遇上了那种正当红的勋贵家里面的豪奴,也是够呛的。”

    “就是正当红的,也不敢招惹我阳谷范家啊!”范之进哼哼道,“勋贵豪奴再豪也是奴,我家可是士大夫!我朝是和士大夫共天下的,一个豪奴要敢欺负我家,那就是和天下士大夫为敌!”

    “这话也对……”范大官人点点头。

    若是勋贵子弟自另当别论,但奴仆毕竟是下等人,就算经商致富有了百万家产,依旧不能和士大夫相比。

    如果两者发生冲突,那么开封士林是不会眼睁睁看着士大夫被奴仆欺负,别说是勋贵家的奴仆,就是皇家的中贵人,也照样会被一票憋着劲儿想扬名的御史怼得要死要活的。

    一个商人豪奴……哼哼,真要被御史言官们咬上,倾家荡产都是轻的,搞不好连命都得送了。

    “是啊!”范母附和道,“西门大姐便是被淫贼欺负了,也该求我家出头做主!怎么能把西门大姐拱手送出去呢?而且西门大姐是我家先瞧上的,怎么能让恁般下作之人给抢了好事?而且还叫西门大姐做妾,真是欺人太甚,当我阳谷县无人吗?”

    范之进咬咬牙,“自是不能如此……这天下间,总还有公道的!我倒要看看这淫贼到底是何方神圣!”

    范大官人似乎被侄子的一腔热血打动了,点点头道:“对!总还有我们士大夫可以为生民立命的!”

    范家这三位的精神,在后世人看来是很难理解的,但是在宋朝……他们这种读书上进成了士大夫的人,就是任务天下有他们一份!

    他们士大夫是和天子共天下的,所以天下不平之事,他们就是要管一管!

    哪怕是天子做了错事,照样有人敢犯颜直谏!

    至于武好古这种手眼通天的豪商,还真的不在范家这种乡村士大夫的眼睛里。真要怼起来,吃亏的肯定是武好古这种事情在后世是不可想象的,但是在宋朝则是天经地义的。

    因为和士大夫共天下这话……绝大多数人是当真的!

    所以武好古再有钱,也不是这普天下众多小主人中的一份子……除非他憋出一个进士!

    而阳谷范家虽然没有几个钱,就是一帮读书的老农民,但是天下有他们的一份!

    这大概就是主和奴的区别了……

    ……

    “大哥,明天我就和柴大哥一起走一趟开封府……得好好和武大官人论一论大姐儿的身价。”

    同一时间,西门媒婆正在和西门鹤还有柴老员外一起商量西门青的“定价”,哦,西门青本人也在场。

    因为怀孕的缘故,她的身材丰腴成熟了许多她本来就不是那种纤细型的女人,只是因为长期的锻炼和饮食控制,使得身材得以保持。现在怀了孩子,自然不会舞刀弄枪拉弓骑马了,而且吃得也多,回到阳谷县后已经胖了一二十斤……前胸更是鼓出来了变成了两座山峰!

    “七姑奶奶,你说甚呢?”西门青现在也放开了,不再把自己未婚先孕的事儿放在心上了,听到西门媒婆的话就没好气地说,“你把我当个红角伎了?要卖给武大郎?”

    “你这丫头懂个甚?”西门婆婆瞪了西门青一眼,“你知道在大宋律法中妾也是要分三六九等的吗?”

    妾还分等级?西门青一愣,她还真没研究过。

    西门婆婆又问:“你这丫头以为可以做几等的妾?”

    西门青一挺自己大胸脯,“自是一等的!”

    “呸!”西门婆婆啐了西门青一口,“想得美!妾中最上等的是滕而为妾。”

    “疼而为妾?”西门青不明所以。

    西门婆婆道:“从嫁为滕,古时候是同姓姊妹从嫁为滕。不过我朝没有以庶孽之女滕嫁的规矩,都是平民之女做士宦之女的从嫁之滕。滕妾的地位亚妻一等,是可以扶正做填房。若武大郎未过门的妻子足够大度,你就做她的从嫁之滕,那我家就不要买妾之资了。”

    原来是这样,西门青寻思道:只是潘十八姐肯“疼”我吗?

    “滕而为妾之后就是买而为妾了。”西门婆婆接着说。

    西门青不羞不臊地问:“不是还有奔而为妾吗?”

    “奔个甚?那是古时候的规矩。”西门婆婆说,“如今可没这规矩,你和武大郎那是**,依着大宋律法是要判一年半徒刑的!”

    “徒刑?”西门青哼哼几声,满不在乎。

    其实武好古和她**的地点是辽国的析津府,这个罪行应该归南京道警巡院管,不归大宋的青天们管……而且现在的南京道警巡马植还在武好古和她之间牵线搭桥,怎么都是一个从犯吧?

    西门婆婆继续往下说:“若是争取不到滕而为妾,就只能退而求其次,把青儿卖给武大郎了。买妾也有买妾的规矩,需要寻了牙侩,写好龟书,订立卖契,确定卖者自愿,来路合法,买者合意,然后才是论价。”

    “论价?”西门青蹙起秀眉,“那我应该论多少价?”

    “你呀,美姿首又有武艺,自不会便宜。”西门婆婆用一种看牲口的眼神看着西门青,“三四千缗差不多了!”

    “甚?才……三四千缗?”西门青一听这价就不乐意了,“太便宜了吧?”

    “便宜?”西门婆婆哼哼道,“你以为妾价几何?三四千缗已经是天价了,除非是开封府的红行首,要不然是不可能有更高的价钱了……不过卖出多少钱对我家都不是好事,如今要争的还是滕而为妾啊。”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