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武好古在开封府忙着升官发财已经到了团团转的时候,还要忙着把嫁资三十万缗的大美人潘巧莲娶家,真个人生得意了。却“忘”了在京东西路的阳谷县城里面,还有一个被他搞大了肚皮的西门女侠正在度日如年地等待着他。

    阳谷县西门大宅的厅堂里面,这个时候正灯火通明。

    柴老员外十天前就带着几个柴家子弟跑到了阳谷县,寻到了西门鹤去替武好古提亲,要纳西门亲为妾,还表示可以拿出一个保举做官的名额做聘礼。至于聘金,更是随便西门家开价,要多少都行。

    这纳妾的条件,真的是相当不错了,西门青知道也觉得挺有面子了给人做妾和嫁做人妻一个是“赚进来”,一个是“赔出去”。说得难听一点,就是西门家把西门青卖给武好古了!而能“卖”多少,就是西门女侠的身价了。

    现在武好古开出价,可真是充分反应了西门青的价值,她自己是非常满意的。

    可就在西门家几个老头要答应没答应的时候,事情又突然起了变故!

    变故的原因还是那个阳谷才子范之进!他已经碰了两软钉子了,也不知怎么就不死心其实是他妈不死心,又找了媒人第三次出面。

    而且这一次出面的还是一个娘家姓西门的媒婆是西门家嫁出去的女人,年轻时也和西门青一样是女侠。

    不过没有遇上武好古这样的人物,而是嫁给阳谷县城内开旅店的周秀才,还生了两儿两女,现在两个女儿都嫁了人,其中一个嫁入阳谷范家。两个儿子则都在读上进,准备着要考发解试,而范家的范进之则是他们的偶像。

    因为是西门媒婆是西门家的老妹子和西门鹤是一辈的,西门家的几个老头不能随便搪塞了,只好老老实实承认,要把西门青“卖”给开封府的一个大商人做妾

    而就在西门婆婆把这个让人难以置信的消息告诉范家母子后,本来对西门青并不特别有兴趣的范之进心里已经窝火了。

    西门家这是什么意思?看不上自己这个读人?若是西门家把西门青嫁给那个姓武的商人也就罢了,西门家本来就是唯利是图的商人嘛,目光短浅,眼睛里面只有铜钱。可问题是西门青是给人做妾啊!

    而且还是给个商人做妾要是给个高贵的文官或是世家出身的勋贵官做妾也就罢了,可偏偏不是!

    这西门家算什么意思?难道范之进范大秀才就这么不值钱?西门家就这么看不上范之进范大秀才?这个读人犯了执拗也真是叫人有点受不了,他居然请出了范家的老太爷,特奏名进士出身的从九品将仕郎范宜山范大官人,就在今天晚上和范之进还有西门婆婆一块儿来了西门大宅。

    也不是一定要娶西门青,就是讨个说法,到底是怎么事儿?西门家的大姐怎么就宁愿给个商人做小妾也不多瞧范家大才子一眼?

    难道范家的大秀才就这么不入西门家的眼儿?

    这可是叔叔可忍,婶婶也不可忍了!

    “大哥啊,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你就青儿一个孙女,本来不是要招赘的吗?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就,就把青儿给个商人做妾了?西门家祖上也是世代官宦,哪有嫡出的女儿给人做妾的?”

    西门家的老媒婆这个时候也是一脸的不解。西门家祖上可是“忠烈辈出”啊!西门青给人做了妾,这可就有辱没祖宗了!

    “没错!云鹏老弟,你莫不是老糊涂了?”考了一辈子科举的范大官人也捋着白胡子直摇头。

    他和西门鹤打小就认识,西门鹤从小不学好,不好好念,就喜欢舞刀弄枪骑马射箭,去考了几次武举都栽在了文章上,结果就只能行走江湖做个江湖郎中了。西门家在他手里也走了下坡路

    而他则是阳谷县的大才子,一生十三次礼部大比,虽然都落了第,可还是求来了特奏名进士,现在是堂堂的士大夫了。范家也因为有他这样杰出的子弟,所以才能一步步兴旺起来。

    可是西门家再怎么下坡路,也不至于要“卖”闺女啊。

    “到底是怎么了?”范大官人说着话,总觉得事情不对劲儿,他其实也知道西门家一直在干走私的勾当。“云鹏,是不是犯事儿了,要靠着人家的财力和关系解难啊?要真是如此,老哥我还是有点朋友的刚刚授了提点京东西路刑狱司的李文叔就曾和我有旧。”

    李文叔就是李格非,就是李清照他爹,李格非二十年前当过郓州教授,范大官人当时又是郓州有名的免解举子,和李格非自然是有些交往的。

    “不,不是,不是的”西门鹤只是苦笑着摇头,“髯翁范大官人的号,你就别问了若你们家秀才真的要娶我家的姑娘,只要不是青儿,别的姑娘都行,嫁资我给两万缗,可以吗?”

    这话听着总不对味儿啊!

    西门老婆婆年轻的时候也走过江湖,知道人心险恶,有专门夺女儿家清白的淫贼!

    “大哥,”西门婆婆看着满脸都是病容的西门鹤,“莫不是有人摘花吧?”

    她说的是“黑话”,摘花的就是“牵手”的意思,不过和采花还是不一样的。摘花是你情我愿,是西门女侠情愿让人摘,采花就是用强用迷了。西门媒婆也知道西门青一身的武艺,而且也不大一个人外出,身边总是跟着族里面的好手。

    这种女人,哪里是采花贼敢招惹的?

    “这这这”西门鹤听了自家这妹子的话,急得都有些结巴了,这是家丑啊!连忙看了看范家的俩呆子,似乎没听明白,这才出了口气。

    不过西门老婆婆却已经看出不对了,跺跺脚道:“大哥!你也是我家在江湖上也有头有脸,甚时候吃过恁般亏?那摘花的是谁?头叫人去插了杀了。”

    西门家是混江湖的,和梁山好汉差不多一个路子,只是人家不劫道,而是走私!不过谁要欺负上来,该砍人还是得砍!“摘花”的那人要明媒正娶了西门青也没什么,可以要让西门青做妾,那就是在欺负西门家了!那得拿刀子插几下才行!

    “你”西门鹤瞪了自己这个乱说话的妹子一眼,“插个啥!能插早插了!摘花的是个好事家!”

    武好古那是能随便“插”的人吗?人家现在是朝廷命官,说不定还当上大使臣了,“插”了他就是杀官造反上梁山了。而且武好古还是个能为西门青出大价钱的“好买家”啊!

    西门媒婆问:“有多好?”

    “能给家里保个上品的。”上品的意思就是有品级的武官,这可是西门家梦寐以求的东西!

    要不是西门鹤没有亲儿子亲孙子可以去当官,他早让人把西门女侠送去开封府了。

    西门媒婆一愣,“有这路子?那也不是不能通融的。”

    西门家的兄妹在对黑话,范家的两个儒生叔侄则在对眼色。他们都是一心只读圣贤的人,不过读人脑补能力强,虽然听不懂,但是也能脑补出个大概。

    西门青一定是遇上采花大盗,叫人家采了!而且这采花大盗还是个有势力的,是个开封府的大商人,西门家惹不起,只好把西门青送给人家做妾。

    不用说,这个淫贼一定是个连西门家这样的江湖走私贩都惹不起的存在!不过西门家惹不起并不等于范家惹不起!

    西门家的人再能打,也是江湖势力,说不好听就是草寇。

    而范家可是官宦人家,家里面有三个从九品的文官,在郓州都是一等一的豪门。而且阳谷县的施知县更是范大官人早年在应天院求学时的同窗好友,两家还结了儿女亲家。莫说你一个开封府的商人,就是八品九品的武将,也不敢招惹阳谷范家除非是将门勋贵出身的豪客。

    不过对方真要是将门勋贵,西门家也不用藏着掖着了,他们西门家这等身份,能攀附上将门勋贵是莫大的光荣啊!

    西门老媒婆这时还在用黑话和哥哥对话,“那好事家会来阳谷县吗?”

    老媒婆打听这事儿是因为她家可有三个“百无一用”的生,莫说进士,就是发解试考着都累,周老头子年轻时过了一,俩小子靠了两三都没过。科举路想来是没指望的,不如去给豪门当个吏门客,说不定也能谋个出身

    “要来的,快来了!”西门鹤皱着眉头说,“柴家的老大已经亲自来了阳谷,替那好事家说和来了”

    “那我就来做青儿的媒人吧。”西门媒婆也不顾两个范家的秀才脸色有多难看,直接就“叛变”了。

    她家有俩读差强人意的秀才儿子呢!要是不给他们谋个出路,将来还不俩穷措大?

    而范之进和范大官人则互相对视了一眼,都记下了“某淫贼”要来阳谷县这事儿了

    淫贼,你可要倒霉了!8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