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武好古并不是科举考出来的官儿,也不是行伍上起来的官儿,所以在担任差遣的问题上是有限制的。必须年满二十五岁,否则就需要皇帝下特旨才能担任实职。

    不过武好古现在立了那么多大功,的确也有资格让赵煦下个特旨了。

    赵煦思索了一下,又问道:“该给他甚底差遣为好呢?一个从七品的武官,倒是可以授个县令了。”

    宋朝的县官有县令和知县之分,其中进士出身的文官出任县官时授知县,没有进士出身的官员授县令。另外,宋朝的武官也可以出任地方官,其中大使臣可以出任县令。

    而县令或者知县也不是小官了,担任此职的官阶自从七品到从六品都有官大的当大县的县官,官小的去管小县。而武好古的从七品武官是管不了赤县京城内和畿县京城外的,望县四千户以上也悬,最多捞个紧县三千户以上,四千户以下的县令。

    不过武好古年纪太小,当官的时间也短,当个县令还是有些不合适。

    章惇这时开口奏道:“陛下,臣以为武好古不适合做县令。他名为武官,实则是个商人,又入仕不久,做县令恐难以胜任。”

    赵煦笑道:“朕也以为他做不了县令。可是他能做甚底?去做钤辖恐怕更不合适吧?要不叫他去合门司做官?”

    钤辖又名兵马钤辖,是个统兵官,有路分钤辖和州钤辖之分,相当于后世的警备司令,显然也不是武好古能当的官儿。

    而合门司就是管宫门的衙门,同时也掌握官员觐见的差事,一般是给将门艺术家或将门资本家做的,倒适合武好古。不过武好古并不想去给赵煦看门……

    章惇斟酌着开口:“臣以为,这界河商市倒是武好古能管的。”

    赵煦微微皱眉,武好古县令当不了,市长倒能做了?

    章惇接着说:“界河商市现在并不存在,朝廷也不会出钱征夫去建造该商市,一切都需要商人自建自管的。而朝廷只负责和辽人达成协议,同时开设一个市舶司以管理货物从商市进入大宋其他土地时的税收及和买即可。

    因此出任界河商市之长以及相应的界河市舶司之管干公事之员,都必须极为精通商务的亦商亦官之员。臣以为,由武好古出任此二职是最合适的。”

    实际上在章惇的夹带里面还有一个人比武好古更合适出任“灯塔市市长”的,就是现在还在辽国没有返回的纪忆了。

    不过“灯塔市市长”在章惇看来,肥则肥矣,却不是一个真正的好缺。

    首先“灯塔市市长”必须是商人,而且还得是大商人,要不然根本干不了这样一来,这个职位就和铜臭二字脱不了干系了。官场上的清流之辈,谁会愿意在脑袋上戴一顶“奸商”的帽子?武好古是个“没出身”的“脏官”,自然要找个能捞钱的差事。

    而纪忆可是太学生,马上就要中进士的,他应该先去翰林院,去学士院这样地方当个馆阁词臣,然后再去御史台做个言官,这样才能积累人望,将来才好做新党的接班人。怎么能去做个商人头头?要做上几年“商人头”,那就甭想荐跻两府了。

    所以,朝中凡是还想有朝一日宣麻拜相的官,你求他去当“灯塔市市长”,他也不会去的。

    而愿意去的官,十有七八都是憋足了劲儿准备大捞特捞。可是现在界河商市还八字没一撇呢!那里就是一片界河边上的麦田……田都没征呢!要捞也没得捞!

    这种没钱捞的“脏官”,谁肯去做?

    而且就算肯去做,也做不了啊!

    即便和辽国那里交涉下来了,界河商市没有个几十万缗的投资根本别想起来。而这些钱,朝廷是不会出的,都得交开封府的豪商们拿出来。

    朝廷里面拿个官有那么大本事能让开封府的那些豪商出钱?恐怕也只有这个武好古了……他的佳士得行才开张多久?就已经肥得流油了。而且马上又要娶潘家将门的豪商潘孝庵的妹妹,光是陪嫁就有几十万了!

    几十万建商市的钱,他自己都能掏出来!

    另外,界河商市多半是“宋辽合办”的。也就是说,在辽国那边也得有够级别的朋友。而武好古恰恰又符合了这个条件,实在是担任“市长”的不二人选。

    不过商市市长理论上不应该由大宋朝廷任命的,但是赵煦也可以开个特例,以方便武好古筹建界河商市。

    市舶司是类似于海关的衙门,也兼管海商交易的市场,是肯定要设立一个的界河商市可以是个“关外之地”,但是货物通过商市进入大宋还是要接受市舶司管理的。

    因此武好古才会向章惇讨要界河市舶司管干公事这个差遣。

    听了章惇的一番解释,赵煦笑了笑:“章卿说得也对,就给武好古做界河市舶司管干公事,另外再给一个界河商市之长的名义,以方便行事。

    至于提举界河市舶司照例该由河北东路转运使担任……章卿,你以为吴安持可担当此任吗?”

    吴安持是王安石的女婿,是福建浦城人,和章惇是同乡。不过他并不是新党的干将,而是个偏旧党人物他爹吴充是旧党的大将,在王安石罢相后代为同门下平章事,请召还了司马光。

    不过吴安持没中过进士,是靠门荫做官的,所以没有他爹吴充那么难搞,大致上还比较合作,因此在章惇执政的时代,他也照样在当了好几年河北东路转运使。

    “陛下,吴安持的河北东路转运使任期将满,到不了商市正式开建就该去职了。”章惇说,“所以臣建议不必让他再负责筹建界河商市了,可以另外指派一员担任界河市舶司提举。”

    赵煦一想也对,吴安持还有几个月就该卸任了,估计也没心思去管界河商市的事情,还不如另派一员。

    “谁去担任提举为好?”赵煦又问。

    “臣推荐中书舍人张天觉,”章惇推荐了自己的心腹张商英,“陛下可令张天觉继任河北东路转运使。”

    “也好,”赵煦点点头,“界河商市筹建的确需要重臣参与,张商英的确可以胜任。”他顿了顿,“下一次赴辽的贺生辰使也给他做,让他去和辽人商谈此事。

    另外,还可以通过河北东路转运使司同辽国的南京道留守司接触。就说河北东西两路各处榷场皆远离海口,不便交易,不如两国共设一处大市于界河两岸近海口处,由两朝共管,商人自治。”

    ……

    “界河商市之长?市长?”

    武好古是第二天上午,在翰林图画院的衙署里面得知自己当市长的好消息的。他这时正和自己的两个学生,张择端和杜文玉一块儿在整理自己在辽国画的谍画都是一些不容易保存的铅笔素描,必须要尽快改成兼工带写的山水画和界画。

    另外,马植也给了武好古不少辽国的“军用地图”,其中还有析津府城的地图。拼拼凑凑的,也能凑出个析津府的全图,搞几个沙盘和模型城市模型完全没有问题。

    正想着自己立了那么多的功,可以得到什么官儿的时候,杨戬就给武好古送来敕命了。

    这次官家还真够意思,武阶官给提了七级,升到了从七品东上合门副使!是大使臣了,比潘孝庵的官还大了两级。而且颁下特旨给了武好古两个差遣,一个是界河市舶司管干公事,一个是界河商市之长这个市长的意思吗?武好古这下当上市长了,官儿还真不小啊!

    “崇道你的官儿升的也是飞快啊!”

    前来颁旨传诏的杨戬笑吟吟地对武好古道:“这份圣眷,可真是少见。”

    “还不是大家伙关照吗?”武好古也应景儿似的笑了起来,从招文袋里摸出了一张500缗的私交子悄悄递给了杨戬他的官运是不错,不过“官德”真是到了穿越者之耻的地步了。

    这一路过来,尽是在行贿了!行贿都行成了习惯,随时都带着大笔的私交子准备送人……还真是个“大送好官”啊!

    接过武好古递来的私交子一看,杨戬的面孔上就马上堆满笑容了,拱拱手道:“崇道还真是客气了……对了,官家还有口谕,让你明日午后去崇政殿面君。这可是亲贵的待遇了!”

    武好古之前是翰林画院待诏直长,不是外官,见皇上当然不用走臣僚面君的正常程序了。

    但是现在他已经“出职”了,不再是画院的人,而是普通的臣僚。要面君得排队才行,像他这个级别,等上一个月都挺正常,哪有明天就安排面君的?这份圣眷真有点过头了……如果现在的官家是赵佶当然没问题,可是赵煦和自己没那么亲密啊。

    武好古想想也不对,于是就问:“杨大官,明日官家是不是还要见慕容先生?”

    “对,”杨戬问,“是有一个叫慕容忘忧的……你怎么知道?”

    原来是沾了慕容老头的光!武好古心想:也不知那老头得个什么官?还是赶紧去画仙观问一问吧。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