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听了武好古的这番话,章惇轻轻点头。虽然慕容忘忧的学问肯定不如大宋的进士,但是他应该能替大宋拉来一批能打的辽国大族子弟哪怕只拉来几百人,将来辽国那边就得少了几百铁骑,大宋这边兴许就多了一支精锐。

    看来还得哄哄这个慕容先生才是啊!

    “好啊,”章惇一笑,“明日午后你再来老夫的相府,老夫和你一起走一趟画仙观。”

    武好古笑道:“相公此行定然不会失望的。”

    为了章惇“一顾画仙观”,武好古又掏出了一些干货甩给慕容先生,让他在面见章惇的时候提出来,保管不让章大奸相失望而。

    章惇点点头,“但愿吧。”

    他大概到死都不会知道,真正的大军师并不是慕容先生,而是他眼前的武好古!

    虽然武好古的“学问”是比不了章惇和慕容忘忧的,但是将近1000年后的人所知道的东西,也不是章惇可以想象的。哪怕武好古不是个理工男,也能替章惇解决一些问题。

    比如兵到底概怎么练才能放心呃,至少看上去放心一点!

    章惇又笑了一下,“你带来的渤海人手中还有他们大王的信?”

    “渤海人的使者是这么说的。”

    章惇又问:“那你知道那个宝剑王是谁?身处何地吗?”

    “如果渤海使者郭药师带来的信真的是宝剑王所写,那此人应该身在辽国的中京道或南京道,极有可能是移居中京大定府的大氏王族一员,多半是公字辈的人物。说不定就是那个大氏族长大公鼎!”

    “哦?为何如此说啊?据老夫所知,大氏王族的嫡系在高丽国吧?”

    “可是从高丽海州到析津府跑一来至少得两个月。”武好古分析道,“而下官可没在大光明那边住那么久。”

    “有点道理,”章惇点点头,以示赞许,“去叫渤海人的使者进来。”

    武好古没有马上离去,而是对章惇一拱手道:“相公,下官还带来了三个黄头女直人,其中两个是黄头女直的武士。”

    “黄头女直?”章惇一愣,“他们是”

    “他们是渤海人雇佣的打手,”武好古说,“看上去非常彪悍!”

    章惇考虑了一下,便对武好古道:“那就叫个黄头女直的武士进来瞧瞧吧。”

    章惇是非常担心“一贼灭,一贼兴”的,如果真的可以选,他宁愿让契丹人千秋万代混下去。

    不过当武好古带着郭药师和一个粗壮的黄发蛮人走进来的时候,他就知道契丹人的麻烦可真的不小啊!

    这蛮子看上去就不好对付,也不知道在辽国的东京道还有多少?过去他们是一盘散沙,所以对契丹人构不成威胁。可现在听说这些蛮子就要被统一起来了

    以后和辽国为难的,恐怕不仅是阻卜人,还会再多一大堆女直蛮子了!

    武好古这时指着章惇对郭药师说:“郭大哥,这位便是章相公了。”

    “小底郭药师,拜见章相公。”

    郭药师的反应却是不卑不亢,很有一些大将风范。

    章惇有些讶异,眼前的渤海使者比他想象的要年轻,而且还颇有气度,看来渤海还是有人物的。

    “你带来了宝剑王的信?”章惇问。

    郭药师用浓重的燕地口音答:“正是,在下奉家岳光明君之命,送吾王宝剑王的手来开封府。”

    “拿来我看。”

    郭药师从怀中摸出一个信封,双手递给了武好古。武好古又将信封捧到了章惇的案之上。章惇拿起信封,轻轻撕开封口,从中取出了信筏,借着案上的一盏油灯放出的光芒,细细看了起来。

    宝剑王的法似乎不错,信筏上的字很漂亮,是颜真卿的颜体,很显然此人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信的内容主要是求援和攀交情,将渤海国称为中华藩属,请求大宋上国给予援助,帮渤海人复国,还答应在渤海复国后,世世代代奉大宋为宗主

    至于想要什么援助,信中也说得清楚,希望大宋可以援以金银绢帛,并且在渤海人大举事后共同出兵讨伐无道契丹。

    “你们渤海人准备何时进行大举事?”章惇合上信问道。

    “我们渤海人何时大举事要取决于我们的盟友生女直完颜部何时可以一统生女直各部。”郭药师的答非常坦诚,他指着身边的黄头女直武士说,“此人是黄头女直,属于葛苏馆部,是熟女直,也如此彪悍强壮,生女直比之更强,在辽国素养女直不满万,满万不可敌之言。若完颜部可一统生女直,将有战士两三万人,足可牵制契丹人至少三成的力量,我渤海人大举事就容易多了。”

    三成?应该是直接把契丹人打崩好吧!

    武好古心说:看来渤海人是大大低估女直人的战斗力了,根本没想到女直人可以在护步达岗一战中击溃契丹主力吧?

    章惇又瞧了眼那个黄头女直,沉默一下,“你们和女直完颜部有盟约?”

    “有。”郭药师说,“生女直部是渔猎之族,杀熊搏虎之民,是不缺战士的,不过却没有铁器。如果没有我们渤海人提供兵器甲胄,他们是不能和契丹人交战的。现在完颜部可以崛起,就是得到了我们的帮助。”

    你们肯定帮过头了!武好古心想:都把你们自己的渤海国给帮没了!

    “原来如此。”章惇若有所思,“那么北阻卜人呢?你们没有给他们铁器吗?”

    “没有。”

    “为甚?”

    “因为阻卜人都是穷凶极恶的强盗,而且不敬佛祖,信仰西方的邪神。”

    神佛?邪神?

    章惇听得有点糊涂,看了武好古一样,似乎想让武大郎给解释一下。

    武好古道:“现在正和契丹大战的北阻卜部落信奉的是基督教聂斯脱里派的,就是在唐朝时一度极为盛行的景教,不过也不完全一样,是没有汉化的景教。”

    他说的北阻卜部落其实就是克烈部,又称克列夷、怯烈、怯里亦、达旦等等,位于辽国西北路招讨司的辖区之内,大约就是蒙古高原西北那一块儿,是阻卜人中实力比较强大的一股。大约在11世纪初,基督教聂斯脱里派传入了克烈部北阻卜,并且很快成为了克烈部的“国教”。

    这个聂斯脱里派是个基督教异端,也曾经在中原广泛传播,被称为景教。不过在中原传播的景教很大程度上“佛教化”了,同在北阻卜传播的聂斯脱里派差别巨大。

    因此在宗教上,信奉聂斯脱里派的北阻卜人就显得非常异类,和信奉佛教的契丹人、汉人、渤海人都难以和睦相处。

    另外,此时的北阻卜人的生产力非常落后,几乎没有什么可以和契丹人、渤海人和汉人进行贸易交换,但是又需要铁器、食盐、粮食等物资。于是抢劫就成了他们获取物资的重要手段!而他们生活的地方又正好靠近丝绸之路的北线通道,倒是可以抢到不少东西。

    久而久之,北阻卜人也就成了渤海人、汉人、契丹人、党项人、纥眼中的强盗民族了。

    所以对阻卜草原的“铁禁”是得到周围各国各民族的一致支持的!

    阻卜人在辽亡金兴的这段时间之所以只能打酱油,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周边各族的“铁禁”。

    但是随着大辽崩溃和西辽崛起,阻卜草原就处于失控状态,铁禁也无法实行西辽和大金是敌对的,自然不会为了大金的安泰去封锁阻卜草原的铁器贸易了。

    因而大辽崩溃和西辽兴起,在某种程度上就是蒙古崛起的先决条件。

    章惇问:“若是契丹失国,那阻卜诸部会由谁统辖?”

    “在下不知。”郭药师答说,“我渤海是定居农耕之族,是不可能统御草原的。”

    章惇在心里盘算着:若渤海人真无力统治草原,将来北国也许会出现阻卜和渤海两国并立的局面吧?这对大宋而言,应该是最好的局面了。

    但愿天佑大宋,真的能让北方出现两雄相持的局面吧!

    想到这里,章惇点点头道:“宝剑王的信老夫自会上呈给我朝天子,不过渤海如今尚无寸尺之土,亦非一国,我朝自不能以国礼相待,你可明白?”

    “在下明白。”郭药师答。宝剑王和光明君要求的本来就不是虚名,而是来求实际利益的。

    不过章惇并没有马上开价“大送”虽然善于送钱,但也不是随随便便就会把钱送出去的。而且郭药师只是一个信使,能够见到章惇已经算非常成功了。想要拿到援助,渤海方面还得派出更大的角色才行啊。

    “明日给你换个住处吧,”章惇又道,“开封府城内人多眼杂,所以老夫给你们渤海人预备了一处清净的地方,就在开封府城西。明日一早就会有人到武大郎府上来把你和你的人接走。你且在开封府住一段时间,等到给宝剑王的信拟好了,你再和我朝的密使一同返。”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