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大武哥哥!”

    脆生生的一声呼唤,武好古抬头一看,只见那个笑容妩媚的潘巧莲不知何时已经入了武好古居住的跨院,此时正俏生生地站在院子里冲着自己微笑。

    她今天穿着一套白色的衣裳,头上梳了个简简单单的垂肩髻,乌黑的束发用丝线扎了,垂在两肩白色的窄袖褙子上面。褙子的前襟是敞开的,里面就是一抹红色的胸衣,衬托起一道优美的曲线,满是诱人的春色话说北宋的女装可是相当开放的,比之大唐也不遑多让。

    “十八姐,真是想煞我了。”

    刚刚还在害怕潘巧莲会因为自己把西门青的肚皮搞大而发怒的武好古,这会儿又发现自己原来是恁般思念潘十八姐的。

    “大武哥哥,你都回了开封府,怎不去寻奴呢?”潘巧莲小嘴儿一撅,佯装起生气的模样看得武好古都有些入迷了。

    自己的“前世”眼光也不低啊!潘巧莲的姿色比起西门青,还是要更胜一筹的。

    武好古笑道:“十八姐,你也知道的,做官不自在,自在不做官啊。我现在是官了,总要先把官家交代的差事销了才好去办私事。今天早上才回来,马上就进宫,刚刚才回家,明天还要带人去见章相公,真是忙得团团转……”

    “还要带人去见章相公?”潘巧莲目光一闪,笑道,“大武哥哥,你现在可真成了大忙人了,是不是很快又要升官了?”

    武好古有些得意地一笑:“想来是要升的,说不定能一步到位当上大使臣……这样才能和十八姐你般配嘛。”

    潘巧莲闻言脸儿一红,抿着嘴儿一笑,说道:“谁要和你般配了?”

    武好古看着潘巧莲羞羞怯怯的模样,不禁心中万分喜欢,“十八姐,等我升好了官,就风风光光把你娶了吧。”

    虽然潘孝庵早就放弃了要求武好古晋升大使臣的条件,但是婚姻大事总要讲究一个门当户对。潘家将门累世官宦,在大宋来说绝对是一等一的门第。

    而武好古祖上虽然也牛逼过,可毕竟在武好古之前两代没憋出一个官了,只是在潘楼街上做书画买卖,是四民之末的商人。现在武好古虽然入了仕途,但只要不是科举出身,也不是凭本事投胎的荫补官,功劳再大也是“近幸”,是不大足道的,在高贵的文官士大夫看来,和买来的官儿也没大不同。

    所以武好古得弄个大一点儿的官位才能充门面,一个从七品的西上閤门副使才堪堪配得上潘巧莲这朵金花儿。要不然一准会有人在背后嚼舌头,说潘十八姐一朵鲜花插在武大郎这泡牛粪上面了。

    武好古的话让潘巧莲更显羞怯,低着头抿着嘴说:“大武哥哥就会哄奴开心,可奴根本不在乎你有没有官,只要你能和奴开开心心在一起,长相厮守,奴家就心满意足了。”

    潘巧莲说的是真心话儿,她并不是那种一心上进的女人,她的家世太好,从娘胎里出来就不知道什么是缺钱,也不知道“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是什么意思?

    所以潘巧莲对丈夫的仕途和家产也没太大的要求,长得帅宋朝标准的帅,又能整天哄着自己开心才是最好的。实际上,武好古这具肉身之前的主人,才是最合适潘巧莲的。

    而武好古现在却显得野心勃勃,一心想要做大官赚大钱,让潘巧莲有些始料未及。但是她也没想过甩了自己这个日益上进的男朋友……男人上进一些,总是好的。虽然潘巧莲自己不在乎,但是在开封府的名媛圈子里说出来也有面子啊!

    才21岁就当上大使臣了!将来的前途,怕是连横行官都不止了,多半年挤进“贵官”的圈子。如果将来能以节度使或节度留后致仕,那就算开创出一个武家将门了。

    两人短短的几句话间就溢满了浓情蜜意,他们很自然的并肩向小花园方向走去。武好古开怀笑道:“十八不在乎,我这个大丈夫可不能不在乎啊,有了官位权势,我们才好安安稳稳的长相守啊。

    等我们拜了天地,就去海州看看,是时候在云台山上起个别墅了。等以后什么时候,就在云台仙山一块儿隐居,过神仙日子。”

    “嗯。”潘巧莲开心的答应着,“到时候一定要在云台山建一个神仙居,我们就一起住在那里。”

    武好古笑着点点头,他的确有一个在云台山和海州设立据点的计划。当然不是为了哄潘巧莲开心,而是海贸线路配置的需要。

    他现在准备发展的是一个东北亚贸易圈,就是一条可以顺时针或是逆时针进行环形航海的贸易路线,其中的关键节点有大宋的海州、明州和灯塔市,辽国的苏州,高丽西海道的海州,日本的博多。

    大型帆船队可以顺着风向,西北风起时从辽国的苏州一路南下到明州,待东南风起时再由明州北上。根据北上南下的航线不同,再形成多条航路。而在这多条航路之中,最为重要的节点并不是窝在渤海湾内部界河岸边的灯塔市,而是地处中原东部,拥有运河、淮河之利的海州。

    因为只有海州,才能最方便的将这个时代还相当发达的中原地区和世界联系在一起眼下这个时代,中国的瓷器主要产自中原而不是长江流域的景德镇,最主要的冶铁中心则在徐州的利国监,京东两路的丝绸也相当不错,淮南东路的海盐也远销高丽和日本。

    所以大力发展海州港口,也是将来的必然之选。

    万一……万一武好古现在的种种谋划,都改变不了少数民族南下的历史惯性,那么海州和临近的徐州,就将成为武好古设想中的抗金大据点了。

    “对了,”潘巧莲说着话忽然用胳膊肘碰了武好古一下,道:“大武哥哥,你是和西门小乙一起离开开封府的吧?他怎么没和你一块儿回来?”

    “她啊?她没和我一块儿离开燕京,”武好古连忙转移话题,说,“在燕京遇上了一场变乱……渤海奴起义,可吓人了!”

    “起义?吓人?”潘巧莲果然被武好古的话转移了注意力,紧张兮兮地问,“怎么回事?”

    “也没甚,”武好古笑道,“就是有人在燕京城内打打杀杀……要不是这事儿,我怎么会恁般早就回来?而且也立不了大功啊,算起来还要感谢那些渤海人呢。”

    “哦,”潘巧莲吐了吐小粉舌,“以后还是不要再去辽国了,太危险了。”

    她说着,又瞄了武好古一眼,见他神色自若,没有一点慌张,便想道:大武哥哥的胆子也是越来越大了,倒是有了几分男儿气概。

    武好古呵呵笑道:“不去,暂时不去了。等娶了你以后,我还得抽空读点儿书,没工夫再去辽国了。”

    “读书?”潘巧莲看了武好古一眼,笑道,“大武哥哥莫不是想做东华门外唱名的好汉吧?”

    “这个……咳咳,东华门外唱名是要的,大宋毕竟是重文轻武,大使臣不值钱啊,若是能转成文资就是朝官了。进士出身的朝官,才是真正的好男儿。”

    “哦?”潘巧莲背着双手,慢悠悠的绕到了武好古的前面,贝齿咬着红唇,双眸微微扬起,脸色荡漾着狐媚的俏丽,坏笑道:“做了好男儿以后,是不是要姬妾成群了?”

    武好古咳了一声,一脸正气,大义凛然地道:“十八姐当我是登徒子吗?我便是高中了,也不会蓄恁般多的姬妾,因为我要一心为国为民做事的。”

    “是吗?”潘巧莲听着武好古的话儿,总觉得有点儿不对。不蓄恁般多的姬妾?是不是想少少的蓄上几个?

    武好古见潘巧莲神色起疑,马上又转移话题道:“十八,今日高大哥和米小乙都在我家做客,我且去和他们分说一番,就送你回家好吗?”

    “也好。”潘巧莲点点,暂时不去想武好古要蓄姬妾的问题了。

    在她想来,这事儿总还早呢,待到自己年老色衰收不住大武哥哥的色心了再说吧。眼下,大武哥哥总还是自己一个人的……

    武好古嘿嘿笑道:“还要和十一哥说一声,明日家父还要和高娘子一起上门拜访。”

    “令尊和高娘子一起上门?那是……”

    说到这里,潘巧莲的俏脸儿一下涨得通红。

    武好古笑道:“自是要谈婚论嫁了……过不了多久,你可就是我武大郎的人了,到时候可要乖乖听话,要不然……”

    “要不然怎么样?”潘巧莲闪着大眼睛问。

    “要不然可要行家法的。”

    潘巧莲哼道:“家法?吓唬谁啊,奴才不惧呢!”

    不惧?武好古心说:西门青也说不惧的,不过态度可比你十八姐好多了,人家是任打任罚任牵手,浑身上下没一点侠女的威风……

    一想到西门侠女,武大郎就忍不住有些心猿意马了,一手牵上潘巧莲,一手牵上西门青,那才是神仙过的小日子啊!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