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高大哥,可把你盼来了!”

    此时此刻,武好古的宅邸迎来了高俅这位贵客。他最近可是忙得团团转,和武好古都有一比了。

    而让他如此忙碌的原因,则是端王赵佶的大婚。赵佶和德州刺史王藻的女儿王氏的婚事在六月份就要举行了这可是关系到大宋国本的大事儿!

    未来的大宋是谁当家,就看是端王的儿子先出生,而是身患重病的赵煦先驾崩了。

    而武好古则是全天下仅有的知道这个秘密的人了!一旦赵佶成为宋徽宗,那么高俅这个端王府的小吏可就要飞黄腾达了。

    所以武好古虽然已经有了正九品的右班殿直官位,眼看又要当上大使臣,还是领着有一个将仕郎官位的米友仁,以及郭京、刘无忌两个假道士亲自到大门口迎接高俅。

    “大郎,你怎亲自出来了?”高俅看到武好古和米友仁出迎也是一愣。自己虽然是端王府的人,可毕竟没有官身,而武好古是正九品武官,米友仁更是个从九品文官啊。

    “高大哥说甚?”武好古笑着说,“你是我大哥啊!你来了我怎么能在宅子里面坐着?”

    高俅闻言有些脸红,自己这个做大哥的可得了武好古恁多好处,却无以为报,真是羞愧啊。

    武好古拉着高俅的手,甚是亲热,一起往宅子里面走去,“这些日子我不在开封府,佳士得行的事情多亏了你和元晖还有端王照看,今天我得好好敬你几杯。”

    “甚照看呐,”高俅摇摇头道,“还不是有了个保利得行了?”

    “无妨,无妨。”武好古笑道,“那个保利得行何时开张,某还要上门祝贺呢。”

    在和米友仁一起府的途中,武好古已经听自己的学生说了保利得唱卖行将要开张的事儿。不过他并没有太当事儿唱卖行当的发展空间还大着呢!就算再来几家,这个行业也是大大的蓝海。

    况且,佳士得行的画册业务现在还处于没有“正当竞争”的情况中武好古的那些人体素描现在只有米友仁和赵佶稍稍入门,别人根本画不了,只能临摹,所以画不了“原创”,只有盗版,这是没有办法和花魁画册竞争的。

    “还是大郎你有雅量啊,”高俅一边说,一边从自己的招文袋里摸出了一张请帖,递给了武好古,“大郎,这是端王叫我交给你的。”

    武好古接过请帖一看,原来是端王大婚的宴席请柬。

    “好好,到时候一定上门去给端王贺喜。”武好古顿了顿,“等喝过端王的喜酒,就该请高大哥和端王来喝我的喜酒了。”

    武好古的喜酒自然是指他和潘巧莲的婚宴。因为西门青的肚子大了,所以武好古现在也急着和潘巧莲结婚,只有娶了妻才好纳妾啊。

    高俅一笑:“哦?日子已经定下了?”

    “还没。”武好古道,“我今天才来,还没来得及安排这事儿呢。”

    “那我抽个空和高娘子一起走一趟潘府,去和潘供奉商量则个如何?”

    “好好,那就有劳了。”

    “对了,还有两个辽国来的朋友要介绍给你。”武好古笑着又道。

    “辽国的朋友?”

    高俅一愣,他知道武好古之前去辽国是有秘密使命的,可这事儿和自己没关系吧?

    武好古看了眼有些发愣的高俅,心说:这事儿你可别想跑了你以后是要做高太尉的,认识几个真正知兵的总有好处的。

    另外,大宋现在好像也没个特务机关搜集外国情报。或许可以鼓动赵佶弄一个“军统局”出来,将来交给高俅去管,叫他做个“高老板”也不错。

    说着话,武好古已经拉着高俅还有米友仁一起进了自己的内客堂,现在金瓶儿那个小特务不在,武好古正好和高俅、米友仁一起说点私事儿。

    三个人落座之后,府里面的女使捧来了香气四溢的云雾茶。等到女使告退后,武好古才叹了口气,对米友仁说:“元晖,你还记得西门青吗?”

    “西门大姐?”米友仁反应很快,马上就明白出了什么事儿,笑着问,“老师,你和她是不是”

    听到这话儿,高俅则是瞪大了眼睛看着武好古这个“老实孩子”。

    “是啊!”武好古点点头,“她有了!”

    “有了?”米友仁问,“有甚底?”

    “有身孕了。”

    “身孕?”米友仁问,“你莫不是纳她做妾了?”

    “还没”

    “还没?”米友仁佩服的看着武好古,“老师,您真是太厉害了,学生佩服不已。”

    米友仁也是将门子,还常在外走动,如何看不出西门青是什么样的女人?

    那可不是风尘女子,而是江湖侠女!武好古的身份迎娶她自是没有问题他们俩显然也看对眼了。可是纳她做妾就难了,而现在武好古连个妾都没给,就把人家的肚子弄大了,这个真是太厉害了。

    “佩服?”武好古看着米友仁,“元晖啊,你觉得十八姐会不会答应我纳西门青为妾?”

    “答应您纳妾?”米友仁噗哧笑了出来,“那怎么可能?潘十八恁般凶悍!您又不是亲王,也不是朝廷重臣”

    潘巧莲很凶吗?

    西门青才凶吧?她可是会杀人放火的女侠啊!

    武好古突然发现自己好像是有点过分了!好色就罢了,呃,也不能算好色,只是对女人负责而已。潘巧莲是和原先那个武大郎是青梅竹马的相好,自己不能夺了人家的舍就不负责了吧?至于西门女侠是自由恋爱泡上的,怎么能始乱终弃?

    可问题是自己怎么总招惹那么凶的女人?

    “难道一点办法都没有?”武好古望着米友仁和高俅,“元晖,高大哥,你们可得给我想个办法啊。”

    “办法?”米友仁有些同情的看着自己的老师。

    纳妾这事儿其实米友仁是很有经验的,他虽然没有正式结婚,可以姬妾已经有一堆了。可是他的姬妾都是穷人家的女孩,可没有杀人放火的女侠。

    现在武好古一方面娶了在开封府名媛圈子里都算是凶悍的潘巧莲,一方面又把人家西门女侠的肚子搞大了。

    这事儿能轻易了了?

    高俅并不知道潘巧莲有多凶他和潘巧莲不熟,只觉得潘巧莲在端王面前挺乖的。而且他也不知道西门青是杀人放火女侠。于是就哈哈笑了起来。

    “大郎,这事儿容易啊。”高俅说,“女人就是刀子嘴豆腐心,没跟你的时候这个不行那个不许,真的成了你的人,还不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了?我家那婆娘就是如此,现在哥哥我都纳了好几房姬妾了,也没见她大发雷霆啊。”

    高俅的老婆原本以为要跟着他穷一辈子的,将来还得为仨儿子的房子发愁。可现在高俅一下子成了端王的心腹,而端王又是继承皇位的大热这可好了,送礼的人都快把高家的门槛踏破了,真可是要什么有什么了,她还有啥不满意的?

    “高大哥的意思是,先把十八姐娶了,再和她说西门大姐的事儿?”

    高俅点点头:“对,对,就是如此。生米煮成熟饭,她还能有甚招儿?”

    “元晖,你看呢?”

    “啊,”米友仁也点点头,“也只能如此了,十八姐是一定要娶的,要不然潘家那边不好交代。”

    潘巧莲的背后是潘家将门,武大郎的身份娶潘巧莲已经是高攀了,如果再出点什么篓子把婚姻吹没了,那潘家将门就要视武好古为仇寇了。

    根据米友仁的经验,豪门婚姻从来都不是小两口自己的事儿,而是两个家族之间的联姻。武好古现在升官发财好像玩一样简单,俨然也是豪门了。如果能带着潘家一块儿“豪”,至少潘家这边是不在乎他有多少小妾的。

    当然了,对阳谷西门家而言,西门青的名分也不是最要紧的,最要紧的也是武好古这个姑爷能为西门家的那些“大侠”们带去什么好处?

    而有了共同,且是足够的利益,武家、潘家、西门家、米家、纪家、慕容家、高家等家族才能结成一个紧密的同盟,成为将来灯塔自由市的核心

    武好古想了想,又问:“那么在我和十八姐儿拜天地之前,西门大姐的事儿”

    “不能说,”米友仁斩钉截铁地说,“绝对不能说啊!要说了,老师您和十八姐的婚事多半就得吹!”

    他刚刚说到“吹”这个字儿,门外就有武家的家仆来报:“大郎君,潘家十八姐儿来了。”

    潘巧莲来了?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啊!

    武好古连忙站起身,冲高俅一拱手,“高大哥稍后,待我去和十八姐说几句话。”

    他得去看看潘巧莲是男装还是女装没过门就往夫家跑可不守礼法,若是男装也就算了,当她是潘小哥吧,待会儿一块儿喝酒吃饭。若是女装,武好古就只能和潘巧莲悄悄讨论一下婚姻大事了。

    西门青的肚子可一天天大了,武好古不能再耽误下去了。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