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寂静的午后,阳光无遮无挡的洒了下来,照得整个开封府一片白炽。酷热的天气下,哪怕是开封府这个繁华之地,也显得有些无精打采了。在中午天气最热的时候,连街上的行人都变得稀少起来了。东华门外马行街上,高大雄伟的丰乐楼矗立在那里,望过去,丰乐楼的飞檐斗拱都因为热气而浮动起来。

    武好古已经出了东华门,穿着被汗水浸湿的官服,骑在一匹温顺的母马背上,心神不属的缓缓前行。

    崇政殿的觐见已经结束了,虽然赵煦和章惇问了武好古很多问题,还不时夸奖上几句,但是“重重之赏”还是没有见着,武好古现在还是一个正九品的右班殿直。虽然升官是早晚的事儿,不过武好古还是有点小失望。

    不过赏赐没有马上敲定也有好的一面,便是武好古还能再努力争取一把,说不定能谋得一个更好的结果。

    他现在是正九品的武官,在大宋的官僚体系中真个不算甚底,这一次立了恁大的功,怎么都要运动到一个大使臣吧?

    另外,一个大使臣在翰林图画院当待诏直长是不像的。毕竟待诏直长只是吏员的差遣,小使臣做做就罢了,大使臣可是能放县令,能当一将之主的中层官员了,所以武好古还想给自己谋个好差遣。

    一般的差遣他也看不上,就是给个县令他也不想去做一个县令能贪多少?而且还不知给发配到什么地方,多耽误事儿啊?

    至于军职,他更干不了啦,他现在刚刚开始学拉弓拔刀,怎么去带兵?

    而且武好古早就有中意的职位了,就是灯塔市或者是灯塔市舶司的监督官。

    虽然武好古在“平燕九策”中提出了设立一个自治商市的建议。不过他也知道大宋官家和各种青天的心眼不大,至少不会允许明面上的自治,所以一定会设立一个提举灯塔市司之类的衙门。

    而武好古必须把这个提举司的实权拿到手里,才能保证灯塔市在未来发展成一个“资本主义幽灵”。

    不过要拿下提举司也不容易,因为计划中的灯塔市是一座海贸商市,类似于市舶司下的商市或是榷场。负责管理的衙署极有可能会参考市舶司。

    根据眼下的朝廷惯例,提举市舶司一职乃是由漕臣,也就是转运使兼领的。灯塔市属于河北东路的沧州,按照惯例应该由河北东路转运使兼任提举。所以提举这个职位,武好古现在是无法染指的。

    不过河北东路转运使事儿很多,不可能专心致志管理灯塔市市舶司,因此真正掌权的肯定是市舶司监督和勾干官,这几个职位武好古一定得拿在手里。只要控制住这几个职位,灯塔市舶司的实权就在武好古手中了。

    而有了灯塔市市舶司的实权,武好古就能进一步把灯塔市往自由市的路子上带了。具体的方法就是商会自治,把城市的建设和管理权都下放给一个由他自己牵头发起的商会。再由商会推选出市长、警巡长和裁判长,商市的建设费用,也由商会负责筹集,招商引资的事情自然也是商会的。

    而提举灯塔司官署的工作,则是守住灯塔市通往大宋的入口,征收官税,以及同灯塔市商会研究讨论市税和博买、和买等事宜。

    换句话说,灯塔市将是一个“包税自治市”。朝廷只管收钱,不参与商市的日常管理。

    而这种“包税自治”的模式,在宋朝其实是非常普遍的。宋朝人称为“扑买”或“买扑”。根据宋朝的规定,凡年税收在1000缗以下的野市、镇市、虚市,一律实行包税制,由大商人出钱承包,官府不差员监管。年入一千缗以下的酒务、道店同样承包给商人。

    这种“包税制”在政治上当然是不正确的,不过的确能收到钱,而且还节省了收税和管理的成本。

    但是灯塔市可不是一般的小集市,而是一座大型商业城市。把这样的城市包给商会恐怕是有点儿出格的事情好在灯塔市的发展也有一个过程,一开始的时候也就是个中等镇市而已。

    至于将来灯塔市发展起来以后,那应该是徽宗赵佶的时代了

    想着心事的武好古不知不觉就已经出了开封府内城的梁门,走在梁门大街上忽然听见有人在喊“老师”、“老师”,而且这声音还挺熟悉的,好像是自己好徒弟米友仁。

    他连忙转过头,顺着声音看去,只见一身月白色儒服,耳后插着支蔷薇花的米友仁正骑着匹毛驴,身旁还跟着个背着个笈的少年僮。瞧这样子,应该是刚刚从国子监放课出来。

    “是元晖啊。”武好古轻轻一拉缰绳,停住了胯下的马儿,“正有事儿寻你呢,今晚去我家小酌几杯如何?”

    武好古一家就让张择端去通知米友仁、苏大郎、郭京、刘无忌和高俅了,请他们几人晚上到自己的家中吃饭,顺便也和他们商量点事儿。

    “学生正为这事儿而来,”米友仁笑道,“学生已经见过张师弟了。

    老师,瞧您一身官服,可是刚刚入宫面君了?”

    “是啊,”武好古笑了笑,和米友仁并辔而行,“见过官家、章相公和蔡学士了。”

    在崇政殿觐见之后,武好古还去了趟枢密院见了枢密副使蔡京,交待了一番使辽的任务,只是例行公事,并没有深入。

    米友仁笑问道:“老师此行一定又立下大功了吧?”

    “功劳是有,”武好古苦苦一笑,“但是麻烦也不小。”

    人命都搞出来了,这麻烦还能小吗?

    不过现在还不是说这事儿的时候,武好古一向是先公后私的,眼下要考虑的还是怎么把更高级别的阶官和灯塔市舶司的实权拿到手里面。

    米友仁问:“老师,有甚麻烦?”

    武好古摇摇头:“这里可不是说话的地方,先我家去吧。”

    武好古和米友仁一块儿到武家宅邸的时候,苏大郎、郭京和刘无忌都已经到了,都在客堂里面和武诚之、慕容忘忧一块儿喝茶聊天。郭药师和钟哥儿却不在武家宅邸里面,由张择端陪着去逛开封府了。

    “慕容先生,官家和章相公已经看了您递上的奏章了。”

    寒暄介绍了一番之后,武好古就把今天在崇政殿面圣的事儿告诉了慕容老头。

    “如何?”慕容老头不动声色地问。

    武好古看了他一眼,这老头儿换上了一身道袍,还把自己好好收拾了一番,还真有点儿高深的模样儿。

    “自是龙颜大悦,”武好古笑道,“还叫章相公和您还有郭大哥见面香山先生,不如我们明日就去相府拜见如何?”

    “拜见?”慕容老头一笑,捋着胡须道,“你叫老夫去拜见章子厚?”

    “是啊。”武好古点点头。

    “不去,不去。”

    不去?武好古一愣,不去能跟着来开封府干什么?

    慕容老头一指客堂里面端坐的另外两个假道士郭京和刘无忌,“老夫明日就搬去画仙观住了,章子厚要见老夫,就叫他去画仙观吧。”

    这话儿一出口,武好古和武诚之父子都笑了起来,这老头儿竟然端起架子来了。

    只是眼下又不是群雄并起的乱世,位极人臣多年的章惇会吃他这一套?

    看见武好古一脸为难,慕容忘忧摇摇头道:“大郎,你只管把老夫的意思转告给章子厚,他不来,老夫过几日便燕云去也。”

    真的?假的?

    武好古有些发懵,这个慕容老头真以为自己是诸葛亮啊?就算他比诸葛亮还厉害那又如何?他也不是大宋朝的进士,谁会当他真好汉?

    慕容老头捋着胡子笑道:“商市之策能不能成,就看章子厚肯不肯屈尊降贵来画仙观了。

    他若不走这一遭,你也不必多想了,这事儿必不可成。他若真的想用这条计策,莫说一趟,就是三顾之礼又有甚底不可?”

    “慕容先生说的对啊,”米友仁官场经验到底比武好古丰富多了,马上就明白慕容老头的用意了,“若是官家和章相公真用得着慕容先生,端一端架子更好,没有一个大夫,老先生怎么能出山?”

    此时宋朝的官制中是没有带“大夫”名号的武官,只有文散官阶官中有光禄大夫、金紫光禄大夫、银青光禄大夫、正奉大夫、通奉大夫、太中大夫、中大夫、中散大夫、朝奉大夫、朝请大夫和朝散大夫一共11个“大夫”,其中最小的朝散大夫也是堂堂从五品下的文官。

    在宋朝,从五品的文官可不小了,入政事堂的资格勉强都够了。

    “大夫算甚底?”慕容老夫摸着胡子,“老夫在北朝可是堂堂进士!”

    辽国的进士可以一点不“堂堂”,就是契丹人哄着汉人大族玩儿的工具而已。

    米友仁闻言又连连点头,“对对对,还得赐个进士出身这样老先生才可以放手为大宋出谋划策啊。”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