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王押司是阳谷县的押司,本来也是个读书人,考过一次礼部试,自然没有高中,之后就娶了阳谷范家的姑娘,在范家的支持下当上了县衙的押司。

    而周媒婆则是阳谷县里面赫赫有名的媒婆,之前曾经替范家的范之进做媒,求娶西门家的西门青。

    听到王押司和周媒婆一块儿来了,西门家的三个老头马上就明白他们的来意了。

    “大哥,还是去见见吧。”西门鹤的七弟族中排序,名叫西门鹰的老头说,“王押司的面子总是要给的。”

    押司就是经办案牍等事务的书吏文员,王押司是县一级的押司,通常一个县都有八个押司,管理各种文档案卷,是比芝麻官还小的吏。不过就是这样一个吏,也是阳谷西门这样的人家不愿意得罪的。

    毕竟阳谷西门家做的勾当并不清白,被官府调查那是难免的,有阳谷县里面的押司们照应,总归是有好处的。

    西门鹤叹了口气,又瞧了眼可怜兮兮跪在地上向祖宗们请罪的西门青,“青儿,你且跪着反省。”

    “大爹爹,孙儿知错了。”西门青态度良好,连声认错。

    西门鹤站起身,对两个兄弟道:“走,我们一起去见见吧。”

    “也好,一起吧。”

    三个老头一边说话一边走出了祠堂,他们前脚才走,西门青就大模大样站了起来,脸上也没一丝一毫的悔过了。

    “十九郎!”西门青喊了一声。

    一个北西门出身的矮壮汉子闻言快步从祠堂外面进来,见到刚刚站起身的西门青就是恭敬一礼:“大姐,您叫我?”

    北西门和慕容忘忧的慕容家一样,都是镇州赵氏的家臣,本身也属于豪族。因此内部的权力架构和世家是一样的,重视血统。同时因为生长在辽国,对礼法不是很看重。

    西门青是嫡流长女,地位明显高于这位西门十九郎,和人睡觉弄大肚子仿佛也不是什么大事儿……所以西门十九郎对西门青依旧恭敬。

    “唔。”西门青点点头,“二十郎来了吗?”

    二十郎是西门十九的弟弟,西门青吩咐他留在柴家等武好古到达就马上和柴家子弟一起赶来阳谷县报信。

    “还没有。”

    “哦。”西门青的秀眉蹙了起来,“怎还没到?莫不是遇上甚底麻烦了吧?”

    “不会的,”西门十九郎安慰道,“马家在这次析津府之乱中立了大功,绝对可以保住武大郎他们的。”

    虽然马人望这个南京警巡使在析津府之乱时也有失察之则,但是这次的乱子是西京道的龙烟铁山闹起来的,析津府只是被波及,还被迅速镇压,马家当然有功了。所以在析津府平乱之后,马人望马上就兼任了南京道统军使,负责镇压南京道的渤海反贼。而马植也得到了提升,暂时接管了南京警巡副使的职位,负责析津府城内的镇压。

    有了这样的权力,马植、马人望自然不会让武大郎被捕……那怕光明君也不会去真抓。所以武好古只要没死在析津府那场小小的内乱中,就一定能安然脱险。

    西门青点了点头,“十九哥,去听听那周媒婆和王押司都说些甚底。”

    “喏。”

    ……

    “老员外啊,这门婚事你们家大姐要是错过了,那可真是打着灯笼都没地方去寻了。你想想,阳谷范家的范之进啊,人家已经三过解试了,哪怕不中进士,也能很快拿到免解的资格,再考上几次科举,就能求个特奏名进士,到时候就是官人了……”

    周媒婆说得眉飞色舞,把一个范胖子范之进吹上了天。西门家的三个老头,则是眉头微皱,若有所思。

    范之进的本事,他们也是知道的,郓州有名的才子啊!说不定明年就高中进士了!

    而且这位范大才子不是甚心胸敞亮的人物,若是西门家拒绝他的求婚,再把西门青送给武好古做妾……这在范大才子看来,怕是奇耻大辱啊!

    西门家岂不是平添了一个大敌?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毕竟范家也是阳谷县的世家土豪,天下大事他们不知道,但是西门家的那点事儿他们可知根知底……

    若是范之进成了官人,再用官场上的人脉来追究西门家的走私勾当,西门家可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当然了,西门家也不是说没有后台,他们的祖上是卫国公赵赞这个大投降派的家臣。

    可是赵卫公家和西门家的关系现在已经很淡薄了,赵家将门现在就是吃喝玩乐搞艺术的将门,不需要西门家的壮士了。

    “周娘子啊,这个事儿……”西门家的家主西门鹤终于开了口,“这个事儿还得听青儿的意思,你也知道她一向是在外面走动的江湖儿女,向来是很有主见的。”

    “老员外,”和周媒婆一起来的王押司说,“大姐都多大了?二十三还是二十四?都是老姑娘了,再不嫁人,这辈子就耽搁了。”

    西门老头苦笑着摇头,他孙女已经不是姑娘了……肚子都让人搞大了!现在怎么能再发给范秀才?让范秀才当接盘侠?可人家又不是没睡过女人的呆子。

    而且西门青也不乐意啊!

    对了,那个淫贼武大郎肯定也不乐意。这个淫贼好像也很厉害,和端王混在一起,还是蔡京的门下,而且还有百万家资,替马植买了节度使……

    这可真叫人为难啊!

    ……

    “大郎,这个……这个真的是你写的?”

    “自然是我写的,先生,用您的名义献上去怎么样?”

    “用老夫的名义?”

    “是啊,您是燕云张子房嘛!”

    “张子房?哈哈,老夫看你才像张子房啊!”

    武好古现在和柴老头分了手,正在往开封府赶路。在路上,武好古让林冲去买了辆宽敞的马车,然后和慕容老头共乘。两人在车上一起讨论给大宋官家献策的问题。

    慕容老头看上去有点道亨的样子,可以吹成个“北地张子房”,若是能再拿出什么“平燕n策”的献上去,官家看了一高兴,没准就赐个大官给做做了。虽然不会有实权,但是拿钱肯定不少,多半还有赐第……慕容老儿可就发了!

    另外,慕容老儿看上去也比较像,而且也能吹,有他在开封府装个张子房对推动武好古的计划是很有好处的。相比武好古自己献策效果更好。

    所以在前往开封府的途中,武好古家把自己的写的平燕八策,都交给了慕容老头。

    这八策大致上是:一、支援渤海遗民;二、暗结北地汉人豪强;三、延揽北地人才;四、吸引北地财富及权贵子弟入宋;五、修建灯塔商市;六、发展宋、辽、丽、倭之间的海运及贸易;七、囤积粮草于灯塔市;八、囤积北地奴隶于灯塔市。

    “都是我写的!”武好古得意地道,“这八策乃是以辽攻辽之法,不需要大肆整顿河北东、西两路,也不需要由运河和陆路运输大量军粮,更不需动用数十万民伕随军……”

    根据沈括在他的梦溪笔谈上的记载,宋军的战兵和后勤的辅兵、民伕的比例,理想情况下是1比3,出兵10万就需要33万辅兵、民伕转运粮草和辎重了。

    若是要和历史上的宣和北伐一样,出兵15万伐辽,需要动用的辅兵、民伕将多达5万!

    也就是说,宣和北伐需要动用的人力应该多达5万之众!

    而5万人需要消耗的粮食和其他各种补给,还有参与军事行动的牲口的消耗,又是一个天文数字,都需要河北东、河北西两路转运司筹集这可不是一声令下就能马上齐备的,必须得在战争开始前很久就开始筹集。而提前筹集粮草,动员民伕的行动,又容易被辽人发觉,从而进行准备。

    武好古的“灯塔市”和宋、辽、丽、倭之间的海贸如果经营成果,那么后勤补给的压力将会大大减轻。15万大军所需要的辎重、粮草,完全可以囤积在灯塔粮市之中,甚至可以向辽国、高丽国购买。

    而民伕和辅兵的动员数量也可以大大减少,因为武好古建议在灯塔市实行奴隶制!

    这样灯塔市就能购买上几万到十万名身强力壮的奴隶,他们可比民伕有用的多……

    甚至北伐的战兵选锋也可以通过灯塔市募集,人数不会太多,不过几千精锐还是有希望得到的,都是不得志的北地勇士。

    “再加一条吧!”慕容老头看完了武好古写的平燕八策,思索了一番,笑道:“再加一条偷袭!”

    “偷袭?”

    “是的!粮草、辎重、奴隶,都可以不动声色的集中于灯塔市……还打甚堂堂之阵?何不暗中调集两三万西军精锐突袭燕京城?”

    “突袭?能成功吗?燕京可是坚城啊!”

    “坚城又如何?”慕容老头笑了起来,“燕云豪强都是墙头草,只要宋军显出雷霆之势,再诱之以利,肯定会倒向大宋的。”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