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不行,不行,武大官人,西门家真的不缺钱,哪怕你给十万缗,他们也不会把西门青给你的。”

    “孩子?你知道西门家是甚营生的?人家是医者,能活人,也能杀人……这等事情,他们拿手的很。”

    武好古这时候已经启程西行了,因为没有了西门青,他也没心情在柴家庄逗留了,第二天就和柴老头一块儿上路了。在路上,武好古就和平辔而行的柴老员外商量起怎么把西门青弄到手了。

    哦,其实也不是要把西门青搞到手,西门青早就是武好古的人了。武好古真正要得到的是西门家族的支持西门家族亦武亦商,虽然处于“士农工商”的最底层,但是他们家有许多能打架能办事儿的子弟啊。

    看看西门女侠一个女流的能力就可见一斑了!

    武好古要实现建设“封建主义灯塔”的理想,光有钱有后台可不行,还得有人帮着办事儿啊。武好古自己的宗族眼下是指望不上的,一群读过书的老农民,绝大部分人一辈子连洛阳城都没去过几回,你做什么事儿?

    而潘家将门也靠不上,潘家子弟要么纨绔,要么就是大老爷,会做事的自家也有大买卖,怎么可能替武好古办事儿?

    所以武好古眼下能指望的,也就只有阳谷西门家的人了。

    如果武好古八抬大轿把西门青娶了,再生个儿子姓西门继承西门家主之位,完全可以把西门家族拉到自己旗下。可是他偏偏又离不开潘巧莲,因而把西门青变成了侧室,所以这事儿就有点困难了。

    不过也不是无解,要不然西门青也不会自己跑回阳谷县去。

    “大郎,你听老夫一言,”收了武好古三千缗好处费还没拿到现钱的柴老员外捋着白胡子,皱着眉头说,“钱可不是万能的!西门家的事儿,是不能用钱解决的。”

    不能用钱?那可就麻烦了……

    “那用甚底?”武好古看见柴老头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就知道他有办法,就连忙请教。

    “官!”柴老头目光灼灼地看着武好古,“西门家现在就缺官,还不能是买的官……大郎,你有办法吗?”

    何止西门家缺官,沧州无棣柴家一样缺官啊!

    而宋朝的官也是分成几档的,以出身论,最不值钱的就是捐纳为官,便是商人也瞧不大起。比捐纳高等的则是特奏名进士官儿,虽然不得晋升不能任职,但毕竟是文官士大夫的一分子。再高级一些的则是荫补、保举得官了,荫补、保举得官是可以晋升,可以出任实职,若是武官则属于正途出身。而最高级的官,当然就是科举出身的进士官儿了。

    “保举!”武好古一听顿时豁然开朗起来。

    这一次他的辽国之行是立了大功的,而这些功劳也不是他一个人的……西门青没有一份?没有西门青武好古连马植都不会认识,何来辽国之行?若西门青不是女流,就凭她跟着武好古鞍前马后这番忙碌,怎么都得以功劳保一个官了。

    现在西门青不能做官,这个名额完全可以给西门家的人。

    而西门家的人一旦接受了武好古的保举,那么根据宋朝的传统,这人就是武好古的门下了如果西门家的少主是武好古的门下,那么武好古纳西门家的女人为妾也就顺理成章了。

    “行啊!还是柴老员外有办法。”武好古抚掌笑道,“那我得先回一趟开封府,交待了差事,再走个门子,总能得个大使臣,说不定还能有份差遣,到时候保举起来就不会被打回票了。”

    武好古现在只是个正九品的小官儿,而且也没个长久的差遣,不方便保举。不过等他将在辽国立的功劳都报上去,再走一下蔡京的门路,一个大使臣总是有的。

    另外,无论是援助渤海人,还是建设封建主义灯塔,都需要武好古参与甚至主持。

    这样差遣不就来了吗?无论是提举灯塔市还是管勾海贸司,都会有不少属员,西门家亦武亦商的,也正好来办事儿。到时候既有官职,又有差遣,阳谷西门家就从江湖豪侠摇身一变成了朝廷鹰犬啦……西门女侠牺牲一下色相又有何不可?

    “那老夫就先往阳谷县走一遭了,”柴老员外笑着说,“先去和西门老儿说说这事儿。”

    “行,那就有劳了。”武好古拱拱手,“本官还有一请,等本官有了新的差遣,能请几个柴家的好汉来帮忙吗?”

    这其实是在帮柴家的忙,柴家和西门家一样需要官,而且柴家因为财力所限,没有能力培养太多的子弟去应武举,也没有诗书传家的底蕴,要憋文进士就更难了。跟着武好古去做事儿,倒是个得官的捷径。

    “好,”柴老员外一阵惊喜,笑道,“我无棣柴家的人,只要大官人看得上,都能跟着大官人马前奔走。”

    ……

    “跪下!”

    阳谷县城,西门家大宅门内,随着一声怒喝,西门青噗通一声跪倒西门家列祖列宗的牌位之前。

    发出这声怒喝的是西门家的族长,也是西门青的爷爷西门鹤,老头子已经听自己的乖孙女说了和武好古“淫奔”的事儿,也知道西门青肚子里面已经有了武好古的骨肉……不过这都不是事儿,真正让老头子恼火的是武好古已经和潘家将门的女子订了婚姻,西门青只能做妾。

    “你,你,你也不看看我西门家的列祖列宗都是何等人物,那可是世代忠烈啊,你这样对得住祖宗吗?我西门家可是祖祖辈辈无犯罪之男,无再嫁之女的清白人家……”西门老儿说着话猛地咳嗽起来,一边咳嗽还一边抬起胳膊指着西门家祠堂**奉的最大一个祖宗牌位。

    上面写着“大燕国门下侍郎光禄大夫西门忠之位”原来西门家祖上也出过大官的!堂堂门下侍郎和光禄大夫,相当于如今的宰相。

    不过这个西门忠效忠的大燕国有点问题,这个大燕国的皇帝一共有四个,分别是安禄山、安庆绪、史思明和史朝义……这位西门忠是史思明时代的门下侍郎。史思明被儿子史朝义谋杀的时候,他正在范阳辅佐史思明的另一个儿子史朝清。在史朝清被史朝义的大将张通儒杀掉后,率部在幽州城内和张通儒火并,结果壮烈牺牲,算是为国进忠了。

    西门忠虽然为大燕国尽了忠,不过西门家并没有因此灭亡,西门家的一个子弟后来跟着幽州节度使李怀仙混,西门一族也就此成为幽州镇牙兵集团的一员,先后参加了24次幽州军乱,有69人壮烈牺牲……参与杀害了19个节度使。

    后来到了五代,西门家还出过几个刘氏燕国五代时期的桀燕的将军,再后来还跟着赵延寿投降了契丹国,参与了耶律德光的南征后晋之战!

    最后不知道什么原因,就给留在了中原,没有再返燕云,也没有做官从军,而是在阳谷县当了大财主兼职走私。

    还别说,西门家的列祖列宗的确没有罪犯……至少没有被官府抓过,可没谁蹲过大牢或是在法场上让人明正典刑了。

    当然了,这样显赫的家世是不能到处张扬的,所以武好古和现在看上了西门青的范之进并不完全清楚西门家的过去。

    “大爹爹……”西门青看着自家“忠烈祖宗”,又看了看怒气冲冲的西门老头,委屈地说,“孙儿也是为了西门家的门楣可以光大,才不惜牺牲色相的……”

    “胡说!”西门老头猛一拍桌子,吹胡子瞪眼大怒道,“我家的门楣光大用得着姓武的帮忙?他有甚本事?不过就是有几个臭钱嘛!”

    西门青委屈地说:“他还是端王的密友,还是蔡学士的门下……”

    “端王?官家的弟弟?”

    “蔡学士?枢密副使蔡京吗?”

    西门家祠堂里面马上有别的老头发声儿了,自然也是西门家的老前辈。一听说武好古有这样的背景,全都来了兴趣一帮反贼叛军的后代,还端什么士大夫的架子啊!

    “是啊,”西门青点点头,“而且武大郎家还是开封富豪,家产上百万。这一次还给了马世伯一万五千缗让他买节度使。”

    “上百万啊!”

    “青儿,”其中一个西门鹤的堂弟这时问,“那武大郎许了你甚好处?”

    “四弟,你说甚?”西门鹤怒喝道,“你当青儿是甚底人?”

    “大哥,”另一个老头插话道,“你莫生气,都一大把年纪了,气坏了身子可不值当……”

    “是啊,现在生米都成熟饭了,还能怎么办?”

    “怎么办?”西门鹤还是一声冷哼,“逐出家门!”

    逐出家门?

    然后去给武好古当小妾?

    西门鹤到底打什么主意?

    西门鹤的两个兄弟互相对视了一眼,连忙摇头。

    “这可不行啊,青儿可不是一般人。”

    “是啊,她可是我西门家的长房长女,怎么能逐出呢?”

    西门鹤拍拍桌子,“不逐出也不能给姓武的做妾!”

    “那怎么办呢?”

    “是啊,都已经这样了……”

    两个西门鹤的堂弟正劝着,门外忽然有人通报:“族长,四叔祖,六叔祖,县衙的王押司和周媒婆求见。”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