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东南风刮起来了,无棣河上激荡起了浪潮。

    武好古站在船头,风卷起他的衣襟,飘飘荡荡,很有一点吴带当风的意思。

    四处都是一望无际的平原,一片绿色,不知道有多深多远。一道蜿蜒的碧水,就在他的脚下。穿着粗布短衣的宋朝农人,在河岸边上的农田中劳作,戴着斗笠,星星点点散布在绿色的海洋之中。

    终于要到柴家庄了,这些日子没有西门青相伴,过得还真是没滋味啊。也不知道西门青有没有安全抵达柴家庄?这一路她一定也吃了不少苦,若是能在柴家庄团圆,一定要好好宠宠她,然后就再也不分开了。

    想到和西门青再不分离时,武好古的脑海中有浮现出了潘巧莲的倩影。

    这位潘大小姐虽然是宋朝的女人,可是三从四德什么的似乎都不大讲究,多半是容不得自己纳妾的。如果她知道自己有了西门青会不会大发雷霆?

    这事儿,还真不好说啊!

    可是要怎么才能让潘巧莲接受西门青这个第三者呢?

    自认为智比诸葛的武大郎,这下也没了主意,诸葛亮能拿黄月英怎么办?

    可武大郎也不能让西门青再受委屈了,人家和黄头女真丫头罗汉婢是不一样的,罗汉婢是奴隶,妾的名分也不必给,留在身边当个陪床的丫头也没什么不乐意的。可西门青也是大家闺秀,淫奔为妾已经很委屈了……

    唉,自己只不过是想和心爱的女人长相厮守罢了,怎么就那么难呢?

    不是说好了可以三妻四妾的吗?

    说真心话,武好古和潘巧莲的青梅竹马是假的,而他和西门青的一见钟情才是真的……可是他现在又不能和潘巧莲吹了只和西门青好,这样做也不符合大宋封建主义的社会制度啊!

    东南风又大了一些,武好古皱着眉头,背着手,迎风而立,很有一点名士名臣的风范。钟哥儿和林冲站在他背后,看着武好古的背影,心头都不由升起了一股敬意。

    这个是名将风采啊!别看他刚刚开始学拉弓学拔刀,但是禁不住人家能建立功勋啊。

    这次在析津府立了大功,不仅联络上了医巫闾山马家,还勾搭上了渤海反贼光明君,还请到了一个北朝大儒慕容先生……恁般多的功劳,他回到开封府后还不得平步青云?

    现在他才21岁就是堂堂正九品的右班殿直了,那么大的功劳,怎么都要升到小使臣里面最大的东头供奉官吧?至于对寻常人而言很难跨越的大使臣门槛,估计也是拦不住武好古的。

    而且将来等到辽国出了大乱子,朝中谁能带兵渡海伐辽?靠西军名将能行?难道真去打啊?肯定不行啊……靠开封和河北禁军吗?吓都吓死了!

    这事儿最后还得落在武好古身上,上兵伐谋嘛!武好古现在就是在“伐谋”啊!看他现在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一定又在谋划什么了?

    跟着这样的上司,肯定有前途啊!

    钟哥儿和林冲全都是喜气洋洋的,他们一个是“一字”有了着落,一个更开心,带院子的房子一套外加一个有品的武阶官入手以后就不再是林教头而是林官人了!

    张小娘子他爹还会嫌弃有房有官有后台的林冲没出息吗?

    “柴家庄到了!”

    一个沧州口音忽然在武好古、林冲和钟哥儿耳边响起,这是船家的声音。

    武好古抬起头向无棣河北岸望去,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一大庄子的轮廓和飘扬的炊烟。那里正是武好古撞破西门青女儿身的柴家庄,也不知道西门青现在在不在那里?

    想到这里,武好古大声询问:“船家,码头在哪里?何时可以下船?”

    “码头就在前面,官人且稍后片刻。”船家用力摇着船橹,大声应答。

    “船家,且快一些。”林冲吩咐道,“某在给你加两百文钱。”

    林冲的出手果然和武好古很不一样,为了省钱买房,两三百文在他眼里也不是小数了。

    “好勒。”船家应了一声,摇橹的速度明显加快,很快就靠上了一个简易破旧的码头。船下了锚,一个船夫把跳板搭上了码头,武好古等不及第一个就走过跳板下了船。

    他去年就到过柴家庄,现在还记得道路,所以也不等林冲、钟哥儿等人下船,就独自往柴家庄所在的方向快步走去,心却悬到了嗓子眼儿。

    也不知青儿在不在?

    也不知青儿胖了还是瘦了?

    也不知今晚能不能和青儿牵手行家法?

    武好古的脑子里面都是美人倩影,以及那日在马植府上对西门青行家法的荒淫场面。脚下的步子也不知不觉迈得飞快,不一会儿就到了宛如堡坞一般的柴家庄门外。

    柴家庄子的门口和之前武好古到访时一样,守着几个柴家的保丁,看见武好古这个生人就大声询问:“来着何人?”

    “在下……”武好古这时想起自己已经回到了大宋境内,连忙改口道:“本官是右班殿直武好古。”

    是个官?

    守门的柴家保丁有些怀疑地看着武好古,武好古并没有穿官服,不过也是儒生打扮。身穿白色的丝绸儒袍,头戴东坡巾,可腰带上却悬着一柄长剑,还不是那种装饰用的剑,而是外观素朴,剑柄和剑鞘上微有磨损的剑,一看就知道是常用的剑……大宋的儒生可是以仗剑为耻的,这人莫非真是个武官?

    可是看他的年纪和长相,又不大像了。不过二十零丁,怎么可能官至殿直?而且长得也忒清秀了一些,面目上也无甚风霜,一看就不是常在军营里面走动之人。

    而且他自报家门姓武,大宋似乎也没有一个武家将门啊?

    “你真是殿直?你到柴家庄做甚?”

    保丁显然不大相信武好古,武好古身上也没有能证明身份的官诰,于是就只能回答对方的第二个问题了。

    “本官是来寻西门大姐的,西门大姐可在庄子上?”

    “西门大姐吗?”那保丁回答道,“来过的,又走了。”

    “走了?”

    怎么回事儿?不是说好的不见不散吗?怎么自己走了?

    武好古隐约觉得不对,“可知她去哪里了?”

    “不知道。”那保丁回答。

    “那……柴老庄主可在?”武好古接着问。

    “在。”

    “那就请通报一声,说开封武好古求见。”

    “那好吧,你且等着。”

    保丁看武好古没凭没据没官服还自称是官,显然有所怀疑,没有放他入门,而是让他在门外候着,自己去报告族长柴老员外了。

    过来没多久,就在林冲、钟哥儿、郭药师、罗汉婢和另外六七个郭家壮汉都是郭药师的人,带着行礼走来的时候,堡寨里面也涌出一大堆人,那位慕容老先生和张择端居然也在其中,同柴老庄主一块儿走了出来。

    怎么回事?

    武好古心想:慕容老头和张择端在这儿,青儿却走了……这事儿怎么看都不对啊!

    “见过武大官人,恭喜武大官人。”

    柴老头倒是好记性,一眼就认出了武好古,笑呵呵上来相见,还给武好古道喜。

    为什么要道喜?武好古心想:难道是因为自己做官了?

    “同喜,同喜。”

    武好古拱手还礼,“柴员外,西门大姐她……”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柴老头打断了武好古,“且和老朽入庄吧。”

    不是说话的地方?有古怪!

    武好古又看了看慕容老头,慕容苦苦一笑,只是摇头。

    怎么回事?青儿病了?还是……

    一想到自己心爱的西门青可能得了病,武好古再也淡定不了了,连忙跟着柴老头进了庄子,一路到了柴老头的宅院里面,分宾主落座之后,武好古就忙追问道:“怎么了?青儿到底怎么样了?”

    柴庄主和慕容老头互相对望了一眼,都是苦苦一笑,柴老头说:“出了人命啦!”

    啊!武好古大吃了一惊。

    “西门大姐杀……杀人了?”

    “比杀人还麻烦!”慕容忘忧笑了笑,“不是没了一条人命,而是多出一条人命了!”

    多出一条人命?

    什么意思?

    武好古一时没明白,还是钟哥儿这大老粗明白事儿,哈哈大笑道:“西门青怀上崽子了!大郎,你要当爹了。”

    当爹了!

    西门青怀孕了……

    武好古一时间也有些幸福来得太快的感觉,随即又犯了糊涂,“那她为甚不在柴家庄等我?”

    “呵呵,怎么等?”柴老庄主瞪了武好古一眼,“她可是未嫁之身!而且西门家也是阳谷名门……在河北、京东江湖上也赫赫有名,怎么能出了这样一个淫……”

    老头子大概想说**,结果想起武好古现在可是正九品的大官了,连忙把“妇”字给吞了回去。

    “不过你来了就好,”慕容忘忧是辽人,这种不合礼法的事儿见多了,也不当回事儿,“休息一日,明天就一块儿去阳谷县吧。

    有老夫和钟哥儿在,西门家总回把青儿嫁给你的。”

    嫁?武好古的眉头拧起来了,自己不能娶啊!得用纳字儿才对……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